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八十章 瑶瑶的同情心

“你……你上那赚这么灵石的?”昭瑶算是彻底的服了。韩云得意地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不是偷来就是抢来的!”

“噗!你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昭瑶嗔道,修真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所以昭瑶也不觉得韩云做得有什么不对,能抢得到这么多灵石那叫本事。

韩云神秘地拿出那只纤碧暖『玉』的盒子放昭瑶的面前,得意地道:“瑶瑶,猜猜里面是什么东西!”

昭瑶拿起那只『玉』盒,惊讶地看了一眼韩云,这猪货越来越神秘了,不知还藏着什么好东西,要不是当初自己亲手把他从安宁村带出来的,昭瑶甚至有点怀疑韩云是修炼了数千年的老怪物,故意隐藏修为来戏弄自己的。

“打开看看!”韩云双手抱『胸』,很享受昭瑶的目光。昭瑶小心地把盒盖打开。

“啊!五品灵『药』?”一股浓郁的花香和灵气从盒冒了出来。韩云伸手把那只“筑基果”拿了出来,把盒子盖上。

“这枚是筑基果,我知你快要筑基了,所以到『迷』瘴谷摘了一个来!”韩云轻描淡写地道。

昭瑶一对明亮的眸子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呆呆地看着韩云,韩云虽然说得很轻松,不过傻子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以为“筑基果”是长你家果树上的梨子,想摘就摘!这东西能分之一筑基成功,历来都是金丹期以上的修者才能夺得,这猪货竟然得到了,其绝对是经历了千难万险。

“嗯?瑶瑶,你做什么?啊!唔!”韩云反手把昭瑶给楼着,热烈地回应着昭瑶的主动献吻,这长长一吻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松开。韩云砸了砸被吮痛了的舌头,原来瑶瑶『激』动起来竟然也这么放……是热烈!

“干嘛又哭了?不就是一枚筑基果么!”韩云轻搂着眼泪滑下的昭瑶安慰道。昭瑶吸了吸鼻子道:“人家是高兴,太开心,呜……这眼泪讨厌死了!就是忍不往想哭,都是你这坏蛋惹的,为了什么筑基果跑去『迷』瘴谷,你不要命了!”

“呵呵,没那么夸张!如果有生命危险,我才不会去呢,只是路过遇上便顺手摘来骗骗你这笨『女』人的,你别自作多『情』了!”韩笑嘻嘻地道。

“胡说!我咬死你!”凑到韩云的耳边,伸出丁香小舌『舔』了一下韩云的耳边,韩云差点心都醉了,双手趁机抚昭瑶的翘臀上揩油,结果真脖子上真的挨了一口重的。

“瑶瑶,等你筑基成功我们再一起到南辰去修炼,等达到金丹期再回来找罗老头给老丈人报仇!”韩云一只手轻搂着昭瑶的肩头,一手把那筑基果放回纤碧暖『玉』盒,眼下昭瑶还没到冲击筑基期瓶颈的时候,筑基果放纤碧暖『玉』盒能保证『药』力不流失。

“呸,没羞没臊,不许胡乱叫我爹爹……哼,我看你是想到南辰找玄月!”昭瑶有点吃味地道。韩云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奇怪地道:“怎么有股酸味儿?有人吃醋了!”

QUAbEn5.COm【全本5】

昭瑶伸手韩云腰间使劲拧了一下,恼道:“就算到了南辰也不许你见那玄月!”

韩云不禁苦起脸来:“当时让她一个人到南辰,我已经觉得愧对人家了,要是到了南辰不去看看她是否安好,我心里不免觉得有点内疚!”

昭瑶不禁沉默了,从那天躲一旁偷看玄月看韩云的眼神,同为『女』人的昭瑶自然是知道那叫玄月的姑娘显然喜欢上自己的猪货了。

“想来这玄月姑娘也够可怜的,孤『独』一人,跟自己一样,要是我昭瑶不是遇上韩云,我现会是什么样子?”昭瑶暗暗地问自己,当初跟韩云失散,『独』自狩猎的一年时间里,昭瑶才感觉到一个人的孤『独』无助,有一次还差点丧生一头妖兽的利爪下,修为低下的散修活着真的不容易,尤其是『独』自一人的『女』修。

这『女』修要是长得歪瓜裂枣倒还好,要是稍微有点姿『色』,不选择依附侍奉别的强大男修,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别说成长起来,另一条出路就是回到凡世之,找一个人家嫁了得了。可当一个人接触了修仙这条路后,有几个愿意回头呢!

一句“可得长生否?”,不知吸引多少凡人孜孜不倦地追求,即使不能长生,弄个几几千年的寿命也算是脚下“白云苍狗”的仙道之人了,人世凡人皆为蝼蚁!

昭瑶叹了口气,不禁同『情』起玄月来,她没自己好运气。自己跟她虽然『爱』上了同样一个男人,不过自己幸运地占了先机,先把这猪货套住了,要是换了玄月先遇上韩云,恐怕会是另种光景,或许这就是缘分!自己当初要不是偶然跑到南辰去,也不会把本应山野乡村平凡地过完一生的韩云带了出来,一切解释只能是“缘分”两字。

“她……她会枯木宗等你?”昭瑶轻声道。韩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玄月当初跟我说认识枯木宗的弟子,或许她会枯木宗,不过很难说,此去南辰路途遥远,御兽宗的人又追查她,她一个弱『女』子……好不要出什么事才好,总之我们到了南辰便到枯木宗打听一下!”

昭瑶不禁恼恨地掐了韩云一下,嗔道:“当初你怎么就不坚持把她送到南辰去,你个没良心的男人!”

韩云差点想一头撞墙了,『女』人咋就这么善变?刚才还拈酸吃醋的,眨眼间又同『情』对方,倒是怪起我来!我这还要不要活了!

“当时那『情』况,我怎么好坚持!”韩云无奈地道,也幸好自己没送她,这才遇上了昭瑶。昭瑶戳了一下韩云的脑门,嗔道:“平时看你倒是聪明,怎么就变傻了,她是恼你,你就不能先拿话哄着她!”

韩云眼前一亮,嘿嘿地道:“瑶瑶你同意……嘿嘿……”

“休想!露出尾巴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昭瑶不禁气苦,眼圈了红,扭过头去不理韩云。韩云一下子傻了眼,吃吃地道:“瑶瑶,我……我只是觉得玄月可怜,没别的意思!”韩云暗暗鄙视了自己一下,看来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左拥右抱的梦想,说自己没有的人肯定是虚伪或者是没那个能力。

“到了南辰,如果她过得好好的,你不许再找她,如果过得不好,你才可以帮帮她,不过你不可以生出那龌龊的心思,否则你休想再见到我!”昭瑶扭头气鼓鼓地道,这已经是她能作出的大让步了,毕竟『爱』『情』都是自『私』的,哪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韩云低头亲了一下昭瑶,认真地道:“韩云能得到瑶瑶这样万无一的绝丽『女』子的垂青已经是老天眷顾了,那还敢贪心不足!”

“贫嘴!”昭瑶轻打了韩云一下,心里却是有点不踏实起来,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本应该严禁这猪货再见那玄月才对。

“瑶瑶!我给你看一样东西!”韩云嘻嘻一笑道。昭瑶不禁又来了兴趣,扑闪着剪水双瞳道:“你又有什么好东西?”对于韩云那层出不穷的惊喜,昭瑶都有点免疫了。

韩云储物腰带掏呀掏,终于掏出一粒尖长的黑『色』丹『药』来。

昭瑶看着这粒像老鼠屎一样的丹『药』弱弱地问:“这又是什么东西!”

韩云嘿嘿一笑:“这是本人亲自炼制的第一粒丹『药』,嘿嘿,还是品灵丹呢!厉害!”

昭瑶见韩云那得意模样差点想笑出声来,接过那恶心的丹『药』闻了闻,居然还带着一缕缕清香,上面竟然出现了几道丹纹,不禁好奇地问:“这是什么丹『药』,怎么这么难看!”

韩云尴尬地轻咳一声:“虽然难看一点,第一次嘛,技术还不够熟练,不过总算是一粒丹『药』,这可是我特意给你炼制的定颜丹!”

“这……是定颜丹?”昭瑶有点哭笑不得。韩云嘿嘿一笑,点了点头:“货真价实的定颜丹,不过是失败的作品!”说着面『色』一垮。

昭瑶突然一张口把丹『药』给吞了下去,笑眯眯地道:“我吃啦!”

韩云嘴巴大张,急忙一把按住昭瑶,猛拍着她的后背急道:“这废丹不能乱吃的,搞不好会『毒』,快吐出来!”

昭瑶推开韩云的手嗔道:“没事!有『毒』也『毒』不死我!”

韩云这才醒起昭瑶那神奇的“神木之心”,不禁放下心来!

“嘻嘻,这下你每一次炼制的丹『药』也让我吃了!”昭瑶有点得意地道。韩云贱贱一笑,不怀好意地的滑向昭瑶的臀上,轻声道:“瑶瑶,我也想要你的第一次!”

“呀!别……”韩云把手抽了回来,手背上已经多了五道指甲印!昭瑶还不肯罢休,作势『欲』咬!韩云灵活弹开逃走,昭瑶怒气冲冲地追了两步,忽然皱着眉头捂住小腹。

“嘻嘻,瑶瑶你学坏了,竟然想诈我!”韩云哈哈地笑道。

昭瑶面『色』一阵红一阵白,鼻尖都渗出冷汗来,肚子出一阵咕噜噜的响声。韩云这才慌了起来,急忙过来扶着昭瑶,慌张地急道:“瑶瑶,你怎么了,那丹『药』真的有『毒』?”

“混蛋,猪货,你炼的是什么鬼丹『药』,泻『药』么!”昭瑶差点哭出来了,飞快地跑了出去。

韩云目瞪口呆地看着昭瑶的背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神经质般抓过还狂吃灵石的吉吉猛亲了几口,然后用力往上一抛,咚!吉吉重重地撞壁上,韩云自己却地上翻了两个跟斗,结果吉吉又咚的掉地上,那吃得滚圆的小肚子让重重的颠了两下,差点就翻了白眼,气得啾啾地一阵乱叫。

“哈哈,是真的!竟然是真的定颜丹!师傅老头,竟然真的成丹了!”韩云仰八叉地躺地上兴奋地笑喊道,须灵子老头曾经给韩云说过服食定颜丹后的反应,其就有腹泻这一条,把『体』内积聚的污物全部排出,从而让肌肤净化,进而令到肌『肉』组织不再生长和老化,这就是定颜丹的功效。

韩云忐忑地等着昭瑶回来,要是只是腹泻又没其他效果,自己就等着承受瑶瑶的怒火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