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八十一章 韩云的危机感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间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都说山无岁月,一梦已千年。一两年的时间对于修真者来说仿佛只是过了一两天时间。

昭瑶也终于月前触摸到那层筑基的瓶颈,并靠着筑基果一举成功突破到筑基期,终于算是踏入了修真的殿堂,拥有了五年的寿命。

看着神彩飞扬,气质容貌似乎胜从前的昭瑶,韩云高兴之余,心却是暗暗焦急,自己跟瑶瑶的修为差距拉开了一个大层次,这不仅关乎面子问题,重要的是韩云产生了危机感,『女』人越优秀,追求者自然就越多,要是自己再继续原地踏步那就危险了。

虽然韩云不愿意相信瑶瑶会嫌弃自己,但如果瑶瑶成功结成了金丹,自己还炼气期徘徊,到时自己也不好意思再死皮赖脸缠着人家。几十年过后,自己恐怕已经老得『鸡』皮鹤,走不动路了,而瑶瑶还是那样的青春美丽。

一想到这些,韩云就有一种紧迫感,所以这两年来韩云极为刻苦的修炼,那株五品灵『药』“雪参芝”和“『玉』蝶春”已经被他吸收了,一开始那株“雪参芝”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那海量的灵气成功把韩云的《烈焰劫》推动到炼气七层,连带那《青木修》也达到了炼气七层。

一举提升了两层的境界,这让韩云惊喜不已,趁热打铁般又把“『玉』蝶春”用化灵净瓶炼化了,可惜这次效果没第一次好了,修为每进级一层所需吸收的灵力必须翻倍,把“『玉』蝶春”的五朵花全部吸收完后,韩云的《烈焰劫》才恰恰达到炼气八层,倒是《青木修》这『黄』级低阶的功法一举冲到了炼气层。

这样的修炼速是极为可怕的,而韩云自己却还是极不满意,差着一个大层次,就意味着天与地的差别。炼气期修期的寿命跟普通凡人一样,而筑基期却有五年寿命,而且还可以学习御物了,眼下瑶瑶正拿着韩云给的那《初级御剑术》练习御剑,韩云只有站一傍干瞪眼的份。

“看来是不能再呆下去了,得出去想办法弄点高级灵『药』来,否则以我这五行灵根的『体』质,要达到筑期基是不可能的了!”韩云一只手撑着下巴呆,另一只手却蹂躏着吉吉。

嗖!眼前寒光一闪,一股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

“嗡!”那把下品灵器级别的蛇形小剑恰恰停韩云眉心三尺远的地方,把韩云吓了一大跳。

“噗!格格……”昭瑶格格笑着一招手,那蛇形小剑便嗖的飞回昭瑶手,昭瑶接住小剑,嗔了韩云妩媚的一眼。

“好啊,欺负我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韩云翻身弹起,快如闪电般扑了过去。

“猪货,想收拾我,得看你有没那本事了!”昭瑶双脚微微力,嗖!的便没了影,那对飞云靴可是能加速三成速的。

“嘿嘿!让我抓着非打肿你的『屁』『屁』!”韩云贱贱地笑着叫道,脚下飞云靴动,如影随形地追了上去。

quANbEn5.com【全本5】

昭瑶羞恼地嗔道:“你敢!”脚下却是一点也不慢。

论修为,昭瑶比韩云高出一个大层次,但论灵力的储量,两人却伯仲之间,韩云的《烈焰劫》是玄级高阶功法,而昭瑶的只是玄级低阶功法,所以论灵海的灵力储量,昭瑶占据的优势并不是太多。

两人数十平方大的空间内像穿花蝴蝶般追来追去,韩云就是差那会点儿抓不到昭瑶,昭瑶也没办法拉开距离。韩云看着昭瑶那动人的腰肢就前面了,伸手却是够不着,一扬手喝道:“十丈春藤!”

绿光一闪,凭空现出十多条手臂粗的藤蔓向着昭瑶卷去!

昭瑶娇吒一声,那蛇形小剑飞出,打了个旋转,那十多条藤蔓被瞬间切断。

“呀!”韩云一声惨叫捂着右手倒地上。昭瑶大吃一惊,两人距离太近,昭瑶学御剑又没多久,运用不是很灵活纯熟,还以为伤着韩云了,急得面『色』白,扔掉蛇形小剑扑过来。

“猪货,别吓我!伤到哪了?”昭瑶焦急地把韩云半抱起来。

“嘿嘿,还不捉住你!”韩云脸上痛苦的表『情』一扫而空,双手疾伸,死死搂住昭瑶的腰用力把她给推倒,翻身压了上去。

“可恶,坏蛋!无耻……呀……嘤……”昭瑶挣扎了几下便无奈地放弃了。韩云压昭瑶身上捧着她那美得让人窒息的俏脸就是一顿狂吻,后寻着那樱唇覆了上去,使出“探龙取珠”逗弄了很久才意犹未地松开来『舔』了『舔』嘴唇。

昭瑶一张脸红如春花,小嘴微张轻喘,一对明眸似能滴出水来,韩云看得心猿意马,一俯身吻向她的眼帘。昭瑶乖乖地合上双眼,只觉眉上一凉,那可恶的猪货竟然还探出舌头轻『舔』*起来,双手也不老实地滑向自己『胸』口的禁地。昭瑶急忙一把推开韩云坐了起来,轻拨了一下散乱的头,半含羞半含怒地瞪着韩云:“无耻,老是使诈!”

韩云嘿嘿一笑:“谁让你修为比我高,我抓不着,只好使诈了,谁叫你笨!”

“你……你就不能上进一点!老想着使诈,要是遇上厉害的敌人,看你怎么使诈!”昭瑶有点恨“铁不成钢,恨钢不成饭”地嗔道。

得!又来了!这话韩云不知已经被教训了多少次,真是太没面子了,韩云黑下面道:“筑基期又怎么着,我还是炼气五层时就杀了不少!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昭瑶有点气结了,每次说他都不接受,自己这不是为他好,让他上进一点,这有错么?

韩云一见昭瑶生气,不禁有点怵了,可作为男人就等有点气场,这样老是让自己的『女』人指着教训怎么行,所以韩云很“男人”地背过身去翘起二郎腿哼哼。

昭瑶见状,不禁眼圈微红,『赌』气地背过身去。

吉吉这小家伙这两年来没长个儿,还是老样子,一对纯净的眼睛骨碌碌地转,飞快地溜了出去,通常这『情』况出现,吉吉就很机灵地不掺和,否则会成为出气的对象。

“嘤嘤……呜……你是厌恶了人家是不是?嫌我唠叨,你说出来啊!”昭瑶肩头一耸一耸地竟是哭了。韩云那那爷们骨气马上萎了,谄着脸挪了过去,从身边搂着昭瑶的蜂腰。昭瑶像征『性』地挣扎了两下便任由韩云搂着,可还是轻泣着抹眼泪。

“呃……瑶瑶,我怎么会嫌你厌你呢!别乱想!”韩云柔声道。昭瑶扭过脸来,撅着嘴道:“那人家每次说你怎么都不高兴,还不接受,别人我还懒得管呢!”

韩云尴尬地轻咳一声,凑到昭瑶的耳旁轻吹一口气,嘻嘻地笑道:“是我不对,我今天心『情』不好!以后你教训我的时候,我拉长耳朵听着就是了!”

昭瑶啐了韩云一眼,恼道:“谁教训你了,说得那么难听,听着好像我是你娘亲一样!”

“瑶瑶就是我娘亲,嗯,娘亲,云儿要吃『奶』!”韩云恶心地轻叫着,猥琐地把头凑向昭瑶的『胸』口。

“噗!你作死!”昭瑶破涕为笑,闹了个大红脸,把韩云的头推开。

“嘿嘿,不生气了!”韩云得意地道。昭瑶却是面『色』一整,认真地道:“猪货,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修为比你高?”

韩云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急忙摇头否认道:“胡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修为比我高呢!”

“你说慌,那怎么我筑基成功,你好像不怎么高兴,还整天绷着脸修炼?你是觉得比『女』人修为差丢脸是不是?”昭瑶目光炙炙地看着韩云。

韩云叹了口气,移开目光道:“瑶瑶,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我得拼命修炼追赶,落后大太多,我怕自己配不上你!”

昭瑶面『色』不禁柔和下来,把脸埋到韩云的『胸』前,动『情』地道:“笨蛋,猪货,你是怕我会嫌你,离开你!”

“咳……有一点点!”韩云轻咳一声道。昭瑶不禁微恼,仰起脸韩云的脖子上轻咬了一口,恼道:“让你这样想我!我你心就是这样的人么?”

韩云呵呵一笑道:“我总得有点作为男人的尊严!”

昭瑶面『色』一柔,反手紧搂着韩云的腰,轻骂道:“你个笨蛋,你已经很厉害了,你不知道么?你才十七岁就已经炼气八层了,而且你还是五行灵根,就连那些天级单灵根的人也不及你,你还觉得自己不足么?笨蛋!你这样的修炼速简直可以用天才来形容,不出两年你就赶上我了,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昭瑶会嫌弃!”

韩云听着不禁喜上眉梢,嘿嘿地笑道:“听瑶瑶这么一说,我才觉自己原来是个天才!”

“赞你一下尾巴就翘起来了!”昭瑶不禁嗔道。韩云贱贱一笑,意气风地道:“瑶瑶,你已经成功筑基了,要不明天就出到南辰去,再这样下去我都快要闷疯了!”

昭瑶不禁俏脸一绷,淡淡地道:“跟我一起是不是很闷?”

韩云只觉一缕寒气从腰间升起,急忙罢手摇头:“那能呢,跟瑶瑶这样的大美人一起,我韩云可是走了八辈的运才换来的!嘿嘿,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却吃不到,憋得慌!”说完像兔子一样飞快了弹开,果然,昭瑶一把掐了空『处』。

“坏蛋,『色』狼!就是让你吃不着,憋死你!明天找你的玄月吃去!”昭瑶气急败坏地追杀起韩云来。

正这时,吉吉突然慌慌张张地从外面逃了进来,身上也受了点伤,眼泪花眼眶里打转,对着韩云和昭瑶啾啾地告起状来,小手朝着外面猛指。

昭瑶心疼了抱着吉吉抹『药』,韩云面上露出一股怒『色』,倏的便闪身出了去。

---------

p:第二,求点收藏票票!南辰之行即,地图开启!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