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八十二章 毒斑黑面蛛

韩云闪身出了古纹葫芦,本来还以为吉吉让其他一般的妖兽欺负了,可是一出古纹葫芦,韩云便知道自己错了。

只见三头巨型的花斑黑面『毒』蜘蛛正团团地把枯树给包围了,只贼森森的的突眼正冷冷地盯着韩云,八条巨腿带着锯齿状的倒勾,嘴上两根锋利的镣牙不停地对磨着,还渗出恶心的液『体』。

“四级妖兽『毒』斑黑面珠!”韩云面『色』惨变,竟然一下子来了三头,『情』况有点不正常。身边绿光一闪,昭瑶也闪了出来,瞬时也被眼见的惊呆了,轻呼一声,不由自主的躲到了韩云的身后。

嘶……

三头『毒』斑黑面蜘蛛突然嘶叫起来,八条大腿轮翻移动,出咚咚的响声,让人眼花缭乱,奇怪的是没有动攻击,像是等待着什么,二十四条一人高的巨腿把韩云和昭瑶围个严严实实。

“瑶瑶,先退回古纹葫芦!”韩云低声道。三头四级阶的妖兽,实力可是相当于三名筑基期的高手,正面『硬』扛就是找死。

嗖嗖!绿芒一闪,韩云和昭瑶都消失原地。三头『毒』斑黑面蛛愣了愣神,接着嘶嘶的狂叫起来,同时喷出白丝把整株枯树都给封得严严实实,一头巨蛛挥舞着镰刀一样的前足,把枯树给齐根砍了下来。

“猪货,现怎么办?怎么会一下子来了三头四级妖兽?”昭瑶焦急地道。韩云面『色』凝重,大的可能是被御兽宗的人现了,那些巨蛛怎么看都像有人控制的。

“别慌!”韩云轻声安慰道,飞快地把所有家当都掏了出来,清点了一下。

下品灵器蛇形小刀已经送给了昭瑶,还有一把品灵器级别的小剪刀和品灵器级别的飞铊刃,自己能使用的只有那把鬼头小刀。另外还有三十多张三品法符。

韩云把能穿上的防御装备都穿上了,还『硬』让昭瑶把隐身斗蓬给穿上。

“我们得快点突围出去,否则有大麻烦,这是十张三品法符,还有这把剪刀你拿着,冲出去后你集力量攻击其一头,我攻击另一头,还有一头不用理它,打开一道缺口马上逃走!”韩云冷静地吩咐道。

昭瑶轻轻地点了点头,接过那把法符和小剪刀。

“嗯,你先退到后面,我把出口那些蛛丝清除掉!”韩云把那面灵盾放了出来,扬手就是一张“焚炎叠爆”

蓬!烈焰纷飞,整株枯树都着了火,那封着古纹葫芦的蛛丝被烧焦『脱』落。韩云顶着灵盾急飙出去。

“嘶!”三头『毒』斑黑面蜘蛛狂叫一声,两条刺刀一样的巨足咚的切灵盾上,将韩云撞得滚地上,把那着了火的枯树冲得火星四溅。韩云扬手掷出五张“冰华玄封”扔向一头『毒』斑蛛。

与此同时隐了身的昭瑶也扑了出来,先把古纹葫芦收回,同时把十张“焚炎叠爆”掷了出去。

蓬!,轰轰轰……

QUAbEn5.COm。全本小说网

瞬间地动山摇,昭瑶自己也吓愣了神,没想到十张齐爆的威力竟然这么厉害,因为距离近,己方也被殃及了。

嘶……

三头『毒』斑黑面蛛尖叫着向近退开,其一头倒霉的被冰封了,又被“焚炎叠爆”一轰,竟然被轰碎成一块块,死得那叫一个惨烈,这效果是韩云和昭瑶所意料不及的。

“焚炎叠爆”的产生的冲击力把两人向后推得飞跌出去,幸好韩云开启着灵盾,凭着感觉把昭瑶扯到身后,躲过了一劫。

昭瑶暗吐了一下舌头,马上放出青鸾把韩云也扯了上去。

别外两头『毒』斑蛛狂叫一声,八肢挥动扑了上来,张口就是一股漆黑如墨的『毒』水!

滋……

一股腥臭味弥漫开来,韩云身前那面灵盾竟然被腐蚀得坑坑洼洼的。韩云大吃一惊,这可是灵盾啊,要是一般的法盾,岂不是瞬间腐蚀穿。

呼!一头巨蛛已经扑到跟前,“刺刀”带起一阵腥风挫了过来,那被腐蚀得差不多的灵盾一下子被刺穿了,那带着倒刺的前腿把灵盾也给扯走了。

『日』!韩云大喝一声,手鬼头小刀『激』射而出。

噗!正那头『毒』蛛的大嘴,瞬时爆开一闭绿『色』的汁液!

“嘶!”那『毒』蛛彻底的疯狂了,抡起双腿向着韩云当『胸』劈下,这时青鸾已经起飞了。

嘶嘶……

另一头『毒』蛛喷出两条手臂粗的白『色』蛛丝准确地缠青鸾双腿上,使劲一扯,青鸾悲叫一声,被扯得向下坠去。

靠!拼了!韩云把所有灵力都输入那把飞铊刃,正想出!昭瑶已经当先一步把小剪刀放了出去直取那『毒』蛛肚皮下薄弱的地方,蛇形小剑则刺向攻击韩云的那头『毒』蛛。

韩云想都不想,飞铊刃也全力击向攻击自己的那头『毒』蛛!

噗!噗!绿汁飞溅,那头『毒』蛛的肚皮被击个稀烂,连续了三把灵器,就算身『体』再强悍也受不了,出一声长嘶轰然倒地。另一头『毒』蛛被剪刀打肚子上,痛得马上收回了蛛丝,转身就逃。

“瑶瑶,别让它逃了!”韩云大喝一声,自己只有干瞪眼的份,射飞铊刃已经把他的灵力全部给掏空了,连『激』法符也做不到。昭瑶娇吒一声:“十丈春藤!”

十多条手臂粗的藤蔓把那『毒』蛛给缠了起来,可是『毒』斑黑面蛛那八条带着锋利倒刺的长腿一挣就把那些藤蔓割得寸寸碎裂,出尖声的嘶呜,快如电闪般逃远。

昭瑶一咬牙,手捏法诀一指,那柄『插』另一头『毒』蛛尸『体』上的蛇形小剑腾空拔了出来,化作一抹白光刺入了那头逃跑的蜘蛛尾部。只见那头『毒』蜘的尾部绿汁飞溅,惨叫一声倒地上扑腾挣扎。昭瑶又御使着蛇形小剑猛扎了几十下,直到那『毒』蛛不再动弹才恋恋不舍地停下手来,面上满是兴奋之『色』。

这是她第一次御剑斩杀,那份兴奋和鲜就甭提了。韩云面『色』怪异地看了一眼“爆菊花”爆得满脸兴奋通红的昭瑶,轻咳一声道“瑶瑶,快点把东西都收起来,速离开!”

昭瑶飞快地把两头『毒』斑蛛的尸『体』收起,取回几把灵器,就连那头碎开的『毒』蛛的妖核也捡了回来,两人急匆匆地放出飞行座骑溜之大吉,这次虽然损失了一面灵盾和十五张三品法符,不过击杀了三头四级阶妖兽也是值了。

“可恶,谁敢击杀我御兽的驭兽!”一名红衣老头从远『处』风驰电掣般飞来,身后浓云滚滚,显然是灵力『激』荡到了极致,头顶上罩着一团光影法相。

此人正是“『迷』瘴谷”跟『黄』衣『女』子争夺筑基果的那名蔡老头。蔡老头面上杀气腾腾,一下子就到了打斗的现场,见到满地狼藉,还有爆碎了的『毒』斑蛛尸『体』,不禁怒火烧。

突然,蔡老头腰间的小葫芦飞出了一只暗红『色』的小昆虫,那小昆虫原地飞了一圈,便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蔡老头一愣,接着狂喜,用储物腰带取出一把小剑,口大喝:“现杀害大长老孙子凶手的踪迹,速封锁向南的通路!”

说完打了一道光芒剑身上,那小剑嗖的飞了出去。

蔡老头想了一下,右手一招,那把小剑又飞了回来,收入储物腰带,自己跟着那小虫子追了下去。

原来韩云杀了御兽宗大长老的唯一孙子白殿风,白崇震怒不矣,就连御兽宗的大宗主也出面安抚,并亲自下令让门下弟子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凶手抓来,并许下了极为丰厚的奖赏——上阶法宝级别的剑器一把,还有一株品灵『药』。

蔡老头自然不想让人抢了功劳,所以本来想着报告的他考虑到这一点便把“传信飞剑”收了回来,准备自己把人抓住,那样上阶法宝剑器和品灵『药』都是自己一人『独』得。

“该死的虫子就不能飞快一点!”蔡老头焦急地跟那暗红『色』小虫后面,其实这小虫已经飞得很快了。

这种小虫是用白殿风的本命蛊培养出来的,御兽宗坐下弟子几乎是人手一条,只要杀害白殿风的凶手出现五十里的范围,它就能感应得到,比母蛊厉害得多了,而且飞行速极快。

御兽宗门下弟子上万人,要是韩云和玄月还北辰活动,总有一天会让现的,幸好培殖那些暗红『色』小虫子需要一段时间,这才让玄月得以逃到南辰去,韩云也有了一段缓冲期把昭瑶给抢回来。这两年来韩云一直躲古纹葫芦的空间内,所以侥幸没让现了,结果今天一出来便让蔡老头给碰上了。

韩云吞了两粒回灵丹,消耗的灵力慢慢地恢复着,但是心里总是有一股不安,所以不停地回头看。

“猪货,看什么呢?”昭瑶今天御剑爆了『毒』蛛,那股兴奋劲儿还没过,笑容满面,加上她那张绝美的容颜,管韩云早就看习惯了,还是有点心摇神醉。

韩云轻笑两声,婉转地道:“瑶瑶,你怎么不把面纱戴上?”

昭瑶一愣,马上明白了韩云的意思,俏脸微红,却又有点不甘心地道:“干嘛要把面纱戴上?”

“嘿嘿,我不喜欢我的瑶瑶被别人盯着看,『私』下你就算什么也不穿也没所谓!”韩云半开玩笑地道。昭瑶伸手就去扯韩云的耳朵,恼恨地道:“你再说些腌渍话,休想再碰我半根指头!”

韩云嘿嘿一笑,盯着昭瑶那盈盈一握的纤腰:“我不碰指头!”

“你作死!”昭瑶羞恼地背过脸去,不过还是把面纱给戴上了,她也知道自己那容貌的妖孽程,要是不戴面纱肯定会招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这次到南辰,人生地不熟悉的!

“糟糕,那是?”韩云不经意一个回头,只见后面浓云滚滚,隐隐见到一粒红点迅速地放大着,一股惹有惹无的灵识扫了过来,那股气息很弱,不像是修者的神识,不过却是牢牢地锁定自己。

韩云面『色』大变,马上催促着紫凰向着下方的一条河流冲去,昭瑶也不用韩云打招呼,把那古纹葫芦拿了出来,自己率先躲了进去。

韩云接住葫芦,纵身跃入湍急的河水。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9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