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八十六章 蓬莱洞,移花会

道老带着韩云七转八转便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这里一排房子都是极阔大,清静幽雅,粉红『色』的外墙,设计得很有暧昧『情』调。

“道老,你葫芦里埋的是什么『药』?”乾云看了一眼四周,甚至有点怀疑这家伙想谋财害命。

道老嘿嘿一笑道:“韩道友莫急,前面这一间就是了!”说完加快脚步来到一『处』朱漆大门前停下来。韩云定眼一瞧,只见门外竟然像凡间的大户人家一样摆放了两只威风的石狮子,大门顶上挂了个古『色』古香的牌匾,匾上写着四个古朴的大字:蓬莱『洞』府。

门两侧对联如是写道:花径不曾经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道老上前敲了敲门,那两扇大门缓缓地打开,一股雾气散溢出来,弄得真的似的,粉红『色』的花瓣随风飘散出来。韩云吸了吸鼻子,一股淡淡的花香渗人心肺。

“欢迎贵客光临!”一把动听如拔动琴弦的声间从里边传来,带上点飘渺的感觉。

“嘿嘿,韩道友请!”道老笑眯眯地伸手作了个请的姿势。

韩云拂掉肩头上的落花,举步走了进去,门都开了,没理由扭得就就走的,那样太没面子了,就当去长长见识,不过看这排场,恐怕消费不低。

踩着落花进了院子,只见院正是万紫千红,落樱纷纷,树下还挂了几具秋千。两名身穿粉红『色』宫装的爆『乳』丽人笑意盈盈地迎了出来,对着韩云和道老福了一个万福,娇声道:“欢迎两位公子!”

道老偷瞄了一下韩云的面『色』,嘿嘿地笑道:“哈哈,这位韩道友才是公子,道某只是公子的跟班!”

两对妙目齐齐瞄向韩云,顾盼多『情』,那妩媚的神态让韩云小小的荡漾了一把。韩云轻笑了一下,下第一次来,两位姑娘前面带路。

“是,韩公子!”两名丽人娇声应道,行了一礼才转身款款前行,那走路的姿势也是让人赏心悦目,如飘行于云雾间的仙『女』,蜂腰猿背,鹤势螂形,挺翘滑圆的臀儿左右微晃,让人心『痒』『痒』的忍不住把注意力集那里。

韩云扫了一眼道老,这货是不堪,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了。两名『女』子领着韩云二人穿廊过院,转过月亮门进了一『处』房间坐下。

两名『女』子飞快地摆了茶具,点上了檀香,优雅地煮起茶来。

韩云两人这气氛下都不禁坐得斯了一点,静静地看着两人『赌』茶。这两名『女』子的修为都有炼气七层,韩云不禁暗暗咋舌,笑问道:“两位姑娘可见告芳名?”

两名『女』修一边煮茶,还不时拿眼瞄上韩云等人两眼,偶尔启齿一笑,让人永远不会感到被冷落了。

“奴家焙茗,她叫扫红!”那名拿着扇子扇炉子的『女』子娇笑着答道。

“公子这次来是品花呢,还是移花?”扫红多『情』地看了韩云一眼。韩云一愣,扭头看了一眼道老,这家伙一对眼正不住地向着两『女』『胸』口那两团半露的雪白圆球偷瞄。

QuAnBen5.CoM【全本5】

“喂,小子,我们是来品花还是移花?”韩云小声地问道。道老面『色』微红,尴尬地轻咳一声:“韩道友随意就是了!”

靠!随意个『屁』啊!韩云连什么叫“品花”和“移花”都不知道!

“噗!看不出韩云子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嘻嘻!奴家给公子启蒙一下!”焙茗端起一杯沏好的茶款款地送到韩云的面前,一股淡淡地茶香沁人心脾,韩云端起那碧绿『色』的茶杯喝了一口,不禁暗赞了一下,一口把剩下的喝光,果然是唇齿留香,转回味。

两『女』不禁一呆,接着捂着嘴偷笑起,这位韩公子看来是名粗俗之人。韩云不禁面『色』微红,道老端着茶杯优雅的品了一口便放下,眯着眼睛,装模作样地回味着。

“妹的,这货就会装!”韩云不禁暗暗腹诽。焙茗挨着韩云坐下,毫无顾忌地半倚地韩云的一侧。韩云闻着人家那淡淡的『体』香,不禁有点不自然起来,焙茗见状吃吃地笑着坐直身子,看来这韩云公子果然是名刍儿。

“韩公子,这品花嘛,就是我们府姐妹里面挑选一人春风一渡,移花嘛,嘻嘻!你要是看了咱府哪名姐妹,可以花灵石“移”回家去的意思!”焙茗抱着韩云的左手,凑到耳边轻声侬语地道。韩云感受着压手臂上那软软的事物,无耻地起了反应,不着意地把手抽了回来,呵呵地道:“能不能只赏花呢?”

“噗!公子真会说笑了,这赏花怎及品花好,等你试过那『欲』仙『欲』死的滋味,保证你来一次还想来,我们这里的姐妹手艺活儿可是一绝,口艺儿是一绝!”焙茗的纤纤手滑向韩云的小腹。

韩云马上像了箭的兔子般跳了起来,脸『色』通红,吃吃地道:“我们……还是去移花!”

焙茗吃吃地笑起来,那边的扫红笑得一对媚眼都能滴出水来,道老面『色』怪异,暗道:“这家伙原来是有贼心没贼胆,看来是婆娘管得太严了!”

“嘻嘻,韩公子要移花啊,这就好了,前段时候来了一批姐妹,一个赛过一个水灵,就是没经过训练,恐怕没咱姐妹侍候得周到!”焙茗款款地站了起来。

“呵呵,没关系,就看看!”韩云讪笑道。

“那奴家便领公子到移花阁去!”焙茗幽怨地白了韩云一眼,道老向韩云使了个眼『色』,韩云马上回意地赏了两人各二十块灵石。

焙茗和扫红立即喜上眉梢,眉目含春,一左一右地抱着韩云的手臂,道老不禁眼红了一把。

三人来到一『处』开阔的大厅,只见厅已经坐了数十人了,看到韩云等人进来,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了过去。

韩云吓了一大跳,这些人当有年轻公子,有年大叔,有头胡子都白了的老者,筑基期修为的修者也有几名。焙茗和扫红领着韩云二人寻了一『处』座位坐下。

“韩公子稍坐一会,移花会很快就开始,到时公子没看的,可以再来找奴家哦!”焙茗深『情』款款般嗔了韩云一眼。韩云打了个哈哈敷衍道:“一定一定!”

焙茗和扫红便退了下去,另有一名长相甜美的小姑娘给韩云二人上了茶。韩云游目四望,竟然意外地现昨天决斗场的那名黑面修者也,只见他端端正正地坐一角,双手拳紧握放腿则,眼神带着一丝焦虑,看样子挺紧张的。

韩云把目光移开,暗道:“这货看似忠厚老实,没想到也会来这样的地方混!”

坐前排的其一名白袍公子正翘着二郎腿,吊二郎当地玩着手里的一块『玉』佩,长得还算英俊,只不过面『色』过于苍白,一看就是酒『色』过的样子。

座的人彼此都不认识,除了喝茶就是闭目养神,若大的厅静悄悄的。

这时,大厅正央那扇屏峰后边转出了一名大红长裙的『女』修来,此『女』大概三十来岁,风韵犹存,樱桃小嘴儿微向上翘,好像一直都微笑,让人看着有种亲切感。

众人的目光马上集此『女』身上。

“各位道友,这次由奴家木棉主持“移花会”!”『女』修启齿一笑道,声音听起来很有磁『性』。

“木棉姑娘,废话就不要多说了,马上亮货『色』,老子就是来看看有没有上等的原装货的,要是有可心的,买回去『爱』怎么干就怎么干,要是没有,老子马上走,别浪费时间了!”那吊二郎当的年青男子拉长声调道。

周围的人都吩吩附和起来,那叫木棉的『女』子面『色』微红,眼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愠『色』,转眼又换上了一副笑容道:“既然各位道友都这么心急,那奴家也不多说了,有请姑娘们!”

话音刚下,一队盛装打扮的『女』子被两名炼气层的壮实男子从屏峰后面驱赶了出来。

这些『女』子一个个面『色』木纳,眼带着丝丝屈辱,却没人敢反抗。所有人的目光扫过这群『女』子,几乎同时定格间那名身穿白衣的『女』子身上。

只见此『女』面如皓月,目若星辰,鼻似悬胆,唇如施脂,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闪着莹莹光泽,难得的是修为竟有炼气七层,不过表『情』木纳,没有一点生气,看起来有点樵粹,管如此,反倒增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气质。

韩云瞬间呆住了,强行按奈住扑上去把她拖下来的冲动,手上的茶杯也因为用力过被捏碎了,茶水洒了一地。道老见状不禁凑过头来轻笑道:“韩道友莫『激』动,看上了便出价买下,要是怕你家婆娘吃醋,下还可以给你多找一幢院子,嘿嘿,你到时可以偷空隔三差五的快活一把!”

韩云眼闪过一丝杀气,道老吓得马上住口坐好,暗暗凛然,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韩云,心惴惴的。

韩云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小子,你负责给我把那白衣『女』子买下,多少灵石你不用考虑,办得好!打赏大大的有!”

道老双眼倏地放出光来,马上活力四射,频频点头表示晓得,就差捋袖子拍『胸』了,跟着这样的老板就是爽,底气十足。

“我的个乖乖,来了十多次,终于遇上个极品了,一万灵石,老子要了!”那白袍青年一拍桌子道。这货一下子就开出一万灵石,其他人不禁侧目而视。

黑面大汉双目一直痴痴的没离开过那白衣『女』子,这时听到白袍青年一下子开出一万灵石,双眼倏地急红了,大喝道:“五千灵石再加上老子一条命!”说着把背上那把大刀当的拍桌面上,把桌上的那茶杯给砸得粉碎。

那白衣『女』子听得声音,不禁抬起头来扫了一眼黑脸大汉,眼闪过一丝『激』动,接着又变回木纳的样子。

“莫三刀,够胆子我蓬莱『洞』府撒野,咱『洞』主已经给足你机会了,十天内你没凑齐一万灵石,怪得了谁,把他给老娘撵出去,他要敢动手,手上通知执法队!”那叫木棉的『女』子黑着脸叉起腰来。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9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