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八十六章 自毁容貌

第二

-------

两名膀大腰圆的男修气势汹汹地扑了过去,黑脸大汉莫三刀噌的拔出长刀,冷喝道:“老子看谁敢动手!”

声如炸雷,自有一股凛凛之威,那两名男修都是炼气层,哪里会怕莫三刀,冷笑着冲过来。

“停手!”白衣『女』子突然开声淡淡地喝道,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漆黑的匕,架自己的粉脖上。

木棉面『色』马上一变,此『女』竟然还藏着一把匕,娇喝道:“停手!”

那两名侍卫马上停了下来,白衣『女』子面『色』复杂地看着黑面大汉,眼带泪花地道:“莫大哥,你走!不要闹了!”

“玄月!我一定会把你赎出去的,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大哥没用,凑不够一万灵石,不过我今天就算拼了也要把你救出去!”莫三刀大声吼道,想扑过去,又被两名侍卫给挡住。

“你走!再不走,我就马上死你面前!”白衣『女』子手上微微一用力,那雪白的脖子上马上现出了一道血痕。

“快拦住她,别把脸蛋给弄花了!”那名白袍青年急吼吼地站起来大喝道。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拥出了一大批护院侍卫什么的,把大厅层层围住了。

一名紫衣『女』子怒气匆匆地从楼上飘了下来,只见她身形一闪便到了莫三刀面前,轻出一掌,莫三刀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拍飞出去。

“莫大哥!”白衣『女』子惊呼一声就想扑出去,紫衣『女』子冷冷一瞪道:“站住,再敢向前一步,你的莫大哥就死定了!”

白衣『女』子马上站定,面『色』凄惶地哀求道:“三『洞』主,你就行行好放过莫大哥!”

紫衣『女』子皱了皱眉头,把手伸了出去,淡淡地道:“把匕拿来,乖乖站好,我可以放过莫三刀!”

白衣『女』子猛地把匕抱入怀,摇头道:“我可以答应你们任何事,绝不反抗,这把匕不能给你!”

“来人,把莫三刀给杀了!”紫衣『女』子冷冷地道。白衣『女』子面『色』煞白,急忙把匕递了过去,悲声道:“给你,给你还不成!求你放过莫大哥!”

紫衣『女』子接过匕看了一下,淡淡地道:“这匕我先放着,等觉得合适时候再还你!”说完一摆手道:“继续!”

一众护院眨眼退得干干净净,莫三刀也让人拖了出去,马上有人把场地重收拾好。

“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家的雅兴,木棉你退下,这次移花会由本座主持!”紫衣『女』子两根纤长的大腿左右『交』替,走到屏峰前,每个动作都透着一丝高贵和典雅。

紫衣『女』子星眸扫了一眼全场,突然启齿一笑,众人马上如沐春风一般。那名白袍公子这回倒是规规矩矩地坐着,面上带着一丝敬畏。

“你是花华公子?”紫衣『女』子微笑地看着白袍公子,朱唇轻启道。

白袍公子受宠若惊地站起来行了一礼道:“嘿嘿,紫荆姑娘竟然知道下的薄名,下正是花华!”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云这才听明白,这名白袍公子原来是姓花名华,正好叫花花公子,他老爹也太有才了。

“嗯,花华公子请坐下!”紫衣『女』子摆手作了个请的手势,花华恭敬地坐下,半边『屁』股沾椅子上,不敢坐实,竟然敬畏到这程。韩云不禁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紫衣『女』子,竟然看不出修为多高,显然是隐藏了。

韩云只是注目了一下,那紫衣『女』子竟像先知先觉一般,一下子对上了韩云的目光,启齿笑了笑。韩云淡淡地回了一笑,把目光转向玄月,心暗叹了一口气:“她怎么弄成这样呢?”

韩云心里内疚不已!

玄月一直低着头,脖子上的那道伤痕是那样的明显,不过反倒越衬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来。

“花华公子出价一万灵石,有谁出价比他高?”紫衣『女』子微笑着道,玄月的姿『色』摆那,而且又是炼气七层修为,所以她不用说什么鼓动的话,待价而沽就是了。

“老夫正缺一名炉鼎,这『女』娃正合我意,一万一千灵石!”一名胡子花白的老头淡淡地道,身上透出隐隐的威压,像示威一般,这人是场的几个筑基期修者高的。

“哼!下一万五千灵石!”坐花胡子老头左手边的那名年修者冷冷地道。

“两万!”

众人都不禁把目光投向那人,只见此人长着一撇老鼠须,只有炼气四层的修为,都大为惊讶。道老见众人把目光都投过来,不禁有点怯场,看了一眼面『色』淡淡,安坐如钟的韩云,心里便安定下来,底气十足地挺了挺腰,老板说了灵石不是问题,还怕个鸟!

“三万!”那花华咬了咬牙报了个数!

“花华公子出价三万,还有没有人比他高呢?”紫衣『女』子别有深意地瞄了一眼韩云。

“三万五千!”先前出价那老头有点『肉』痛地叫道,他左手旁边的那名年男修似乎哪他耗上了,马上报了四万,白须老头气得胡子打颤。

价格五千五千的往上加,一下子就到了骇人的八万灵石,那花华公子只好摇头唉声叹气,抱怨自己带的灵石不够。

“八万灵石一次,还有人加价没有,要是没有,这名玄月姑娘就属于他的了?”紫衣『女』子瞄着道老。

道老兴奋得像喝醉了酒,满脸红光,一辈子都从来没这么威风过,一串串自己以前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从口吐出,那感觉就像喷薄的那一刻,飘飘然,全身抖抽搐。

“八万一千灵石!”那白胡子老头犹豫了一下道,场的人都只有摇头轻叹,这老头不是『精』*虫上脑了,花八万多灵石买个炉鼎。

道老想都不想,雄纠纠所昂昂地大声道:“八万五千灵石!”然后眯起双眼瞟了一眼四周,一副志必得的样子。

韩云这时也有点紧张起来,万灵石是自己的底线了,多了也掏不出来,动手抢又没那个能力,心扑扑地打起鼓来,这时大家都知道道老只是个传声筒,真正的幕后老板是道老旁边,稳坐钓鱼台的俊朗青年。众人都暗暗猜测起这名财大气粗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许多人甚至认为韩云是南辰八少之一。

白胡子老头面无表『情』地扫了韩云一眼,心恚怒,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如果对方大有来头,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没人出价了,那这名玄月姑娘就属于那名道友的了,嘻嘻,这玄月姑娘还是『处』子,实属难得!”紫衣『女』子小小的点了一下,白胡子老头咬了咬牙,后还是放弃了,把目光看向另一名姿『色』稍差的『女』子。

紫衣『女』子见状,微微一笑道:“八万五千灵石成『交』了!”

“快拦……”一直留意着玄月的韩云大声喝道。

“啊……你找死!”紫衣『女』子突然娇喝一声,出手如电!

咯咯两声把玄月两边手臼御了下来,只见玄月那本来如皓月一样的脸蛋上多了五道深深的血痕,显然是指甲抓的。

“哈哈,八万五千灵石,我看现一块石也不值了!”玄月傻傻地笑了起来。

“贱人!”紫衣『女』子一掌向着玄月头上拍下去。

“住手!”韩云大喝一声飞扑出去,没想到玄月『性』子竟然如此刚烈,宁愿毁容也不肯这人买走。紫衣『女』子倏的把手掌收回,眼闪过一丝得『色』,心里松了口气,这小子终于沉不住气了,不然老娘的八万灵石就打了水漂。

韩云出手如风,瞬间把玄月『脱』了臼的双手接了回去,后悔不迭地道:“玄月,你……你怎么这么傻!”

玄月猛地一颤,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韩云,眼瞬间凝满了泪水,接着双像退『潮』一般很快又退去了,换上一种死一般的冰冷,默默地低下了头,竟像不认识韩云一样。

韩云不由分说把玄月给拦腰抱了起来,玄月也不挣扎,双手下垂,目光呆滞,像具行尸走『肉』一般。

看着她面上那五道可怖的血痕,韩云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二话不说,把灵石扔下,举步出了门去。

紫衣『女』子接住灵石一看,眼闪过一丝惊讶,接着惹无其事地转身道:“木棉,接下来你继续主持”说完款款上了楼上!

“影子,去看看那小子住什么地方!”紫衣『女』子淡淡地道。暗『处』像鬼魅一般闪出一道人影,。

“是,三『洞』主!”此人倏的化成一缕轻烟般不见了。

韩云抱玄月飞快地奔跑回住『处』,道老紧追后面,见韩云面『色』铁青,本来还想开口要打赏的,这会却是不敢提了,自认倒霉地离开了。

“猪货,你这是跑哪去了……嗯?她是谁?”昭瑶见到韩云竟然抱了个『女』人回来,心里倏地沉到谷底,双目露出警惕的这『色』。

玄月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一眼昭瑶,又默默地低下头来。

“玄月?她……怎么弄成这样?”昭瑶看清是玄月时,不禁一愣,惊呼出声。

韩云也不知从何说起,把玄月抱进自己的房间放『床』上,昭瑶跟了进来,看到韩云动作温柔地给玄月脸上的伤口上『药』医疗,心里酸酸的不舒服。

韩云眉头越皱越深,这一抓用力很猛,恐怕治好都会留下伤痕,一张好好的脸蛋毁了,心『情』不禁沉重起来。

“玄月,到底生什么事?”韩云温声地问道。玄月脸『色』木然,嘴辰紧抿,像块木块般坐那里,一言不。

“韩云,你出来一下!”昭瑶转身出门去。韩云心里格噔一下,这下惨了!怎么向瑶瑶『交』待?

“玄月,你先坐一会,我等会再来看你!”说完轻轻地把房间门关上。

昭瑶走到院的聚灵木下站定,等着韩云把事『情』说清楚。韩云只好把事『情』经过如实地说了一遍。

昭瑶竟然出奇的没有追究韩云跑到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转身朝自己的房间内走去,淡淡地道:“以后不许再跟那道老来往!”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9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