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八十九章 匕首斩魂

第一……

------------------

“嘻嘻,韩公子怎么又来了?昨天刚抱美人归,怎么就舍得撇下人家跑来打野食,咯咯!”焙茗笑意盈盈地把韩云迎了进去。韩云昨天一掷万金把一名划伤了脸蛋的人给买走了,蓬莱仙『洞』的姐妹们既羡且妒,自己怎么就没遇上这样有『情』有义的男子。

“呵呵,焙茗姑娘说笑了,昨天那位姑娘是下的朋友!”韩云微微一笑道。焙茗幽怨地飞了韩云一记媚眼,颇有点吃味地道:“恐怕是红颜知已?一下子就花了八万五千灵石,韩公子还真豪爽,姐妹们都羡慕得眼红,要是有人肯为奴家这样,奴家就算死了也值了,况且奴家也值不了八万灵石,有个五万灵石就够了!”说着偷瞄了韩云一眼,含羞带怯,一副任君采拮的俏模样儿。

韩云干笑了两声,要是让她知道小爷身上目前只剩下几灵石的穷光蛋,此『女』会是什么反应呢?

“焙茗姑娘,希望你会找到,嗯,我这次来是找你们三『洞』主,方便通传一声么?”韩云不想再耽搁下去,直接说出了来意。

焙茗一愣,眼神微黯,暗道:“他竟然看上了三『洞』主?果然是名大家公子!”

“那韩公子稍坐!”焙茗转身袅袅娜娜地出了去。

一盏茶的工夫,焙茗回来了,神『色』怪异地看了韩云一眼,笑道:“三『洞』主有请韩公子移步!嘻嘻,咱三『洞』主从来都不会绣阁会客,这次竟是对韩公子例外了!”

韩云讪笑了一下,便跟着焙茗进了后院,这儿的环境显得是清静优雅,假山『处』『处』,庭树森森,竟然还有一道活溪水环绕,少了前院的粉红和暧昧。

焙茗领着韩云来到了一幢被紫藤萝缠绕着的绣楼下边。

“芳华妹妹,禀报三『洞』主,韩公子带到!”焙茗对着一名站过道口的清纯小姑娘道。那小姑娘好奇地上下打量了韩云一下,转身上了绣阁,不一会便下来把韩云领了上去,上了绣楼后,又有另一名待『女』把韩云领进去。

韩云不禁暗暗咋舌,这些侍『女』的修为都不低于炼气层,单单一名三『洞』主就这么大的排场,那二『洞』主,大『洞』主呢?韩云一想到大『洞』主就有种怪异想笑的感觉,好好的姑娘家叫『洞』主,“大『洞』主”不知『洞』有多大?谁给这『洞』作主?

正韩云鄙视自己思想猥琐的时候,已经到了地方了。

“三姑娘,韩公子带到!”那名待『女』站定福了一福。韩云透过珠帘,隐约看到昨天那名紫衣『女』子正侧躺绣榻上,左手慵懒地撑着香腮,双目微闭,那紧身的紫衣把凹凸有致的身躯表露无遗留。

“嗯,退下!”紫衣『女』子微睁开眼,淡声道。那么侍『女』应声退了出去。

“韩公子进来说话!”紫衣『女』子仍然横躺榻上,对着韩云招了招手,那动作也极为慵懒。韩云犹豫了一下,掀开珠帘走了进去,紫衣『女』子眼微过一丝赞赏,翻身坐了起来,那对白皙、可『爱』、秀气的赤足就那样一踢一踢地悬榻外,面上的神『情』轻松,这形象就像邻家小『女』孩一般,全然没了昨天端庄高贵的样子。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云不禁呆了呆,拱手一礼道:“韩云拜见三『洞』主!”

“咯咯,韩公子唤人家紫荆便可,叫『洞』主忒的生分了!”紫衣『女』子笑嘻嘻一道。

韩云不禁暗暗腹诽:“这些地方的『女』子都是自来熟么?”

“韩公子这次来是为了这把匕?”紫衣『女』子把“斩魂”拿了出来手上把玩着。

韩云略微点了点头,紫衣『女』子伸出手指尖轻触着匕的刀身,啧啧地道:“好锋利的一把匕,果然是神物自晦未开锋,锥囊尖自露!”

韩云心里咯噔一下,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匕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嘿嘿,紫荆姑娘出口成,说什么锥啊锋的,下浅薄鄙陋,实是听不懂,难道这匕还有什么秘密不成?”韩云不动声『色』地道。

紫衣『女』子别有深意地看了韩云一眼,微笑道:“这柄匕是韩公子送予玄月的?这妮子可是藏得够密的,『硬』是没让出来!”

韩云大方地点了点头,这匕要真的有什么秘密,断不能牵扯到玄月身上。

紫衣『女』子面『色』一变,左手『床』上一按,嗖的到韩云的面前,韩云刚想后跃,斩魂已经抵了韩云的咽喉,紫衣『女』子面罩寒霜,目露杀机,冷冷地盯着韩云。

韩云微皱了皱眉头,淡定地道:“紫荆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栖枫城,你还敢随意杀人不成?”

“哼哼,栖枫城是没人敢明着杀人,不过本座有千种办法让你销声匿迹!只有那金丹后期的傻子才当街杀人。

言归正转,这把匕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它的原主人哪里?有半句假话,本座倒是不介意动一动手指头的!”紫衣『女』子声音也冷了下来。

韩云心微凛,淡淡地道:“那三『洞』主认为我是杀了这匕的原主人,还是这匕的原主人把匕送给了我?”

紫衣『女』子瞳孔微缩,问道:“她现哪里?”

韩云一愣,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紫衣『女』子柳眉马上竖了起来,冷声道:“凭你的修为是绝对杀不了她,要不是她送给你的?这把“斩魂”如何落到你手上的?你又如何会不知她的下落?”

原来这刀竟然真的叫“斩魂”,跟韩云胡乱想出的名字居然惊人的重合了。

“老实说,这把匕是我从一名邪修手得到的!”韩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是那纳虚戒的事只字未提。

紫衣『女』子不禁陷入了深思之,面『色』也是放缓了下来,韩云不禁暗暗把那只“烈『女』吟”香包收好,本来打算兵行险着,必要时把这紫衣『女』子放倒,总好过比对方撂倒,现看来暂无『性』命之忧。

“除了这把匕还有别的东西没?”紫衣『女』子抬起头来,目光锐利,像要刺穿韩云的身『体』一般。

“还有些功法之类的『玉』简,嗯,这块『玉』简比较特殊!我想应该是原主人的,上面记录了他自己的经历,貌似此人是从五行界回来的,却不知怎么落到那名邪修的手,还有我昨天给你的品灵石也是从那邪修手得来的!”韩云把从纳虚戒得到的那块『日』记『玉』简递给紫衣『女』子。

韩云这话确是属实,所以听起来也没什么破绽可寻。紫衣『女』了扫了一眼那『玉』简,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紫荆姑娘还有什么要问的么?”韩云淡淡地道。

紫衣『女』子面『色』复杂地看了韩云一眼,松开架他脖子上的匕,淡淡地道:“暂且相信你,要是让我现你有半句假话,哼哼……”

韩云淡淡一笑,把手伸出,冷冷地道:“现请物归原主!”

紫衣『女』子犹豫了一下,把斩魂还给了韩云,叹了口气道:“留着也没用,便给了你!”

韩云接过匕,拱拱手道:“告辞!”说完转身掀开珠帘出了门去。

韩云刚走,两名绝丽『女』子便从里间走了出来,两人就好像两朵争奇斗艳的花儿一般。

“大姐,二姐!”紫衣『女』子娇声唤道。

“嗯,三妹,你觉得这小子说的话可信么?”那名穿着白『色』衣裙,像海棠花一样的『女』子问道。

“嗯,他说的话没什么破绽,那品灵石也提到了,看来是没说假话,而且你们看这块『玉』简!”紫衣『女』子『交』给二『女』。

两『女』看了一眼便沉默了。

韩云出了“蓬莱『洞』府”,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让韩云感到意外的是玄月竟然坐聚灵木下的石台旁呆,吉吉这家伙无聊地站树杈上瞌睡,看到韩云进来了,欢叫一声飞了过来,啾啾叽噜地叫个不停。

韩云看到昭瑶的房门紧闭,多半是修炼,犹豫了一下便走到石台旁坐下笑道:“什么呆呢?怎么不去修炼?”

玄月抬起头来看着韩云,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韩云心一动,笑嘻嘻地道:“是不是想那你莫大哥了?要不我给你找找去?”

玄月面『色』微变,眼闪过一丝惊慌,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头不敢看韩云。韩云一愣,接着勉强地轻笑道:“跟我说说这两年多来,你是怎么过的?”

玄月面『色』微沉,眼神坚定下来,冷冷地道:“没什么好说的!”说完站起来向房间内走去,哐当的把门关上。韩云原来的房间现变成了玄月的住『处』,韩云便死皮赖面地搬到了昭瑶的隔壁去。

韩云看着玄月的背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掏出一瓶子雄『黄』酒喝了两口,吉吉这小家伙闻到酒香,飞快地扑过来落韩云的肩膀上,蹭了蹭韩云的脸,瞪着两只纯净的大眼睛盯住那酒瓶子,『舔』了『舔』嘴:“啾啾……啾啾叽噜……叽噜……”

韩云只把把酒瓶子凑到吉吉嘴边灌了它两口,两团红晕马上“脸蛋”上升起,双目冒着小星星,一头栽倒韩云怀。

“吃货,这点酒量还老是想喝,浪费我的大补酒!”韩云笑骂了一声,把吉吉塞到衣服去面。这瓶雄『黄』酒是韩云用“『玉』蝶春”炼化后的『药』丸泡的,效果一点也不差,韩云觉得自己现的『体』魄果然强健了许多,就不知抗打击能力有没有增长,韩云自己也没试验过,总不会找个人揍自己一顿对比五。

-------------------

今天书榜后一天,求票求收藏!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9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