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九十五章 弄巧反拙

昭瑶把阵法撤去,满脸疲惫之『色』,额上的头都被汗水打湿了,紧沾额上。闭目修炼的韩云微微睁开双眼,正对上昭瑶那微恼带嗔的目光。

“呵呵,瑶瑶你辛苦了!”韩云笑嘻嘻地走过去给昭瑶抹去头上的汗水。

“哼,谁让你进来了?”昭瑶心里很是受用韩云的『体』,不过却是沉着俏脸把韩云的手推开,这猪货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偏偏自己还生不起气来,这样下去,自己就真的彻底变成这坏家伙的娘子了。

韩云嘿嘿一笑道:“没办法,外面正打得热闹,玄月的伤怎么了?”

昭瑶一愣,什么打得正热闹?

“先别管了,等隔两天我们再出去收取战利品!我看看玄月!”韩云凑到玄月跟前。昭瑶轻哼了一声,酸溜溜地道:“你的玄月妹妹没事,休养一段时间便可以康复了,不过你现好不要动她!”

韩云急忙收回手来,只见玄月『胸』口一起一伏,鼻息也平稳了许多,显然没什么大碍了,只是面『色』稍嫌苍白了些。

“嘻嘻,没想到瑶瑶竟是名『女』神医!”韩云死皮赖面地搂着昭瑶亲了一口。昭瑶羞急地把韩云推开,有点心虚地看了一眼昏『迷』的玄月,沉下面恼道:“可恶的猪货,从今天起,不许再碰我半根指头!”

昭瑶越来越觉得韩云对自己有点肆无忌惮了,动不动地搂抱亲,偏偏自己也是越来越不忍抗拒,还有点喜欢上这感觉,这男人对容易得到手的东西是不会珍惜的,昭瑶有点后悔担忧起来。

“碰一下都不行啊!”韩云苦着脸道,昭瑶轻哼了一声走到一旁,拿出一块灵石修炼,恢复灵力。

韩云一愣,这次看瑶瑶的脸『色』好像是认真的,不禁有点慌了神,无意间瞥见自己左手,韩云眼珠一转,皱着眉头昭瑶手边坐下:“瑶瑶,我也受伤了!”。

昭瑶果然睁开眼,看了一下韩云的左手,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小祖宗注定把自己治得死死的,伸出手去给韩云解开那包扎得极为难看的布条。

布条上沾了血『肉』之类,看得昭瑶一阵心痛,恼道:“看你弄得乱七八糟的,啊……”只见那伤口『处』被剜去了一大块『肉』,差点连骨头都见着了,上面洒了些止血粉,却还是有着淡淡地血水渗出来,看得人触目惊心。

昭瑶不禁看得眼圈微红了,拿出“神木之心”,运起灵力输了进去,那“神木之心”出一圈圈绿芒射韩云的伤口。韩云只觉得伤口那麻麻『痒』『痒』的感觉没了,一阵清爽的凉意涌了上来。

隔了好一会,昭瑶这才收起“神木之心”,面上的疲惫之『色』浓了,从怀取出一条干净的手帕撕成小布条给韩云重包扎上。韩云见昭瑶那眼帘低垂的疲惫样子,习惯『性』地伸出手去,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昭瑶台头瞄了韩云一眼,主动地靠了上来,挨入韩云怀,低声呓语般道:“人家躺一会,坐好,不准乱动!”那疲惫娇憨的样子还是昭瑶次表现出来,韩云看得心神一荡,急忙猛点头道:“你睡,我保证不动!”

quANbEn5.com(全。本*网)

昭瑶这才舒服地往韩云怀挤了挤,不一会就睡着了,香肩随着呼吸微微地起伏着,看来还真的很累了。韩云双手规矩地环昭瑶的腰间,静静地看着她那吹弹得破的俏脸,一股淡淡的幸福味道涌了上来。

这一觉昭瑶足足睡了三天三夜,韩云这才明白昭瑶到底有多累了,看来给玄月治伤所耗费的『精』气神着实不少。

昭瑶那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接着又动了两下,这才慢慢地睁开,晶亮的目光正好和韩云对上了,两人对视了两秒,昭瑶轻嘤了一声合上眼睛,俏脸韩云怀蹭了蹭,忽然脸『色』酡红,像从了箭的兔子般弹了起来。

“猪货!你……龌龊!”昭瑶那张脸艳若春花,猛地一跺脚,羞恼地极了。韩云双手还保持着搂抱的姿势,抱了三天三夜,双腿双手都又麻又僵。

“瑶瑶……呃……那个自然现象……我也控制不了的!”韩云苦着脸道。

“总之就是你使坏,龌龊下流!”昭瑶气恼地扭过身上,腰后那『硬』『硬』*热热的感觉好像还一般,一想到被韩云那东西顶腰间,昭瑶就有些双腿软,脸如火烧,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

韩云不禁尴尬地轻咳一声,暗道:“这小兄弟功能正常且强大也不能怪咱?我也是受害者!”不过却是不敢说出来,否则昭瑶非把他揍成肿猪头不可。

“我看看玄月怎么了!”韩云找了个借口,挣扎着站起来,那走路姿势左歪右拐,双手僵尸般向前伸着,让人忍俊不禁。昭瑶忍不住噗的笑出声来,拉着沉下脸走过来拉过韩云的手轻轻地揉拍着,那样子像是贤惠的妻子,韩云嘻嘻一笑,瑶瑶就是口『硬』心软。

“呃……玄……月,你醒了!”韩云正想趁机占昭瑶一点便宜,却现玄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正愣愣地看着自己和昭瑶眼下亲密的样子,眼神微黯扭过头去,不知想些什么。

昭瑶有点尴尬地松开韩云的手,扭过身走到玄月身边蹲下微笑道:“玄月妹妹,你觉得怎么样了?”说着伸手把了一下玄月的脉搏。

“好多了,谢谢昭瑶姐姐!”玄月扭过脸来,勉强地笑了笑道。昭瑶轻戳了玄月那光洁的额头一下嗔怪道:“我们是一起的伙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倒是你,下次千万别那样了!”

“嗯,要是再有下次,我便把你关房间里,再也不带你出猎了,省心省事,瑶瑶为救你,累得睡了三天三夜!”韩云微黑着脸道。

玄月瞄了韩云一眼,眼圈一红,当时她看到韩云受伤了,心一急,只想着把黑水巨蛇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好让韩云逃开,其他根本就没多想。这时让韩云黑着脸一通斥责,不禁又是委屈,又是伤心,眼泪花直眼眶里打转。

昭瑶见状不禁狠狠地瞪着韩云,暗恼:“这猪货,这个时候还责备玄月!不知道玄月这是为了救他么!”急忙扶起玄月搂入怀安慰道:“玄月妹妹,你别理不识好人心的坏人!猪货,你出去!”

昭瑶向韩云打了个眼『色』,韩云摸了摸鼻子无奈地走了出去,嘴角露出一丝『奸』笑:“嘿嘿,这一招果然有效,看来幸福『日』子不远了!”

韩云出得古纹葫芦,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小岛上的礁石几本被扫平了,坑坑洼洼,到『处』是血迹和被撕碎的血『肉』,不过一头妖兽的尸『体』都没有。韩云不禁遗憾了一把,本来还以为可以捡两头妖兽的尸『体』的。

三人岛上住了十多天,待玄月的伤势好了些才放出飞行座骑向传送法阵的小岛赶去。

韩云有点郁闷地看着共乘一骑的昭瑶和玄月,两人有说有笑,亲密得像亲姐妹一样。自从那天后,玄月对韩云是『爱』理不理的,反倒跟昭瑶热『情』起来,两人姐姐妹妹的沾乎,一开始韩云还是蛮高兴的,暗觉自己的“苦『肉』计”凑效了。

后来却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头了,玄月对自己是越来越冷淡,昭瑶也没有了以往的亲热,恢复以前“二胡子”时代的冷冷淡淡,韩云谄着面往昭瑶身上凑,结果便挨了一顿爆栗。韩云郁闷得想吐血,本来还以为左拥右抱的『日』子来了,结果现只能抱自己的左手了。

“猪货,能不能快点!”昭瑶回头娇嗔道,看着韩云那垂头丧气的模样,昭瑶是又好气又好笑,差点就心软了。

韩云急忙催动紫凰追了上去,三人飞了数个时辰便回到了西猎妖海传送阵的小岛,三人『交』了三十块灵石的入城费用,以及块灵石的传送费用便传送回了栖枫城。

三人刚从传送阵消失,大厅的一角便转出了三名筑基期修者,正是那天小岛上的那三名修者,旁边还站着一名传送大厅的工作人员模样的炼气期青年修者。

“就是他们三个!”青年修者肯定地道。

三名筑基期修者对望了一眼,其一人拿出一袋灵石扔给青年修者,三人便快步走到传送阵前,『交』了灵石传送回栖枫城。

三人出了传送阵,飞快地追出了传送大厅,却是不见了韩云三人的踪影。

“分头找,就算把整个栖枫城翻转过来,也要把那三人给揪出来,不过记住先不要动手,查清住『处』就行!”那老大吩咐道。

三人分开各向一个方向顺着街道追去。

这时,从传送阵一侧的树丛转出了三名身穿黑斗蓬的修者,三人匆匆地转入一条横巷。

韩云三人回到居住的院,把斗蓬就『脱』下。

“坏人,你是怎么现有人跟踪我们的?”昭瑶终于忍不住问道,玄月她微微地侧过头来,『色』依旧是淡淡的,不去正眼看韩云一眼。

韩云其实也没现有人跟踪,只是估计那些花家的人会传送阵附近等候,自己当『日』众目睽睽之下出手伤了花华,那些人迟早会查到的,到时肯定会附近蹲点等候自己。

没想到还真让韩云给猜着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9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