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九十七章 花自流

韩云不禁一呆,看来自己还是想得过于简单了,以为靠自己的力量,当一名逍遥自的散修也能有飞升得道之『日』,自己实还太嫩啊。

难怪说仙道茫茫,其路难行!韩云不禁暗暗打定了注意,这次回去便和昭瑶,玄月报名参加招。

“小子,你就没想过参加招?”韩云奇怪地道。

道老感触良多地叹了口气:“下倒是想去,岁月不饶人啊,想当年我倒是参加过两次,不过两次都是差一点,可惜了!”

韩云不禁无语了,这货还说得煞有介事的,几十岁还是炼气四层,这样的货『色』都差点入选,那南辰八宗绝对是垃圾的乐园了。韩云也不拆穿他,微笑不语,等着他说下去。

道老喝了口仙灵茶,舒服地叹了口气道:“八大宗门招都有严格的规矩,而且名额极为有限,这样才能保证招到顶尖的人才!

其枯木宗的要求为严格,他们只收骨龄是二十岁以下的修者,修为是要炼气层以上,灵根总数不得超起两种,这就得刷下一大批人了!”

韩云心咯噔了一下,年龄二十岁以下,炼气层以上修为,这两条自己符合了,可是灵根总数不得超过两种,这条就把自己排除掉了。

“那其他七大宗门呢?”韩云有点不死心地问,结果韩云的心沉到了谷底,其他七大宗门的规矩是宽松了点,年龄限制提高了五岁,修为要求炼气五层以上,那灵根种数却是不得超过三种。

韩云彻底的傻了眼,看来自己这样五行灵根俱全的垃圾还真的是没人要啊。

“怎么了?韩道友难道想加入八大宗门?”道老见韩云面『色』难看,不禁问道。

韩云嘿嘿一笑道:“随便打听一下,嗯,还记得那天“桃源『洞』府”遇上的花华公子么?”

他一提起那天“桃源『洞』府”,道老就满脸红光,笑道:“记得,花华是神策盟盟主的儿子,栖枫城南城也算是小有名气!”

韩云不动声『色』地喝了口茶:“神策盟?什么玩意儿?”

“神策盟是一个四五十人的三流散修组织,盟主叫花暴,听说半只脚已经踏进了金丹期了!”道老还真是个包打听,对栖枫城的大小人物都了如指掌。

韩云不禁瞳孔微缩,看来这“神策盟”虽是个三流散修组织,也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韩云打赏了道老一灵石后匆匆地离开了“仙家食肆”。道老动动嘴皮,不仅大吃了一顿,还赚了一灵石,心里美滋滋的,正觉得走路都有风时,斜地里靠过来两名修者。

两人同时出手,一左一右地搭着道老的肩头,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半推半抬地把道老重架回了“仙家食肆”。

“你叫道老是不是?”只见一名长随意披散身后的白袍青年,手里优雅地端着青花瓷杯,头也不抬地轻声问道。

QUaNbEn5.com(全。本*网)

道老双腿都有点打起颤来,架着自己的两人可都是筑基期的高手,自己小胳膊小腿,经不得别人随便的一捏。

“回……回……公子话,下是叫道老!”道老有点口吃地回答道。

那白袍青年喝了口茶,慢慢地抬起头来,那对眼看起来很是柔和,但却给人一种毫无焦距的感觉,他的眼神好像看着你,又好像看着远『处』,让人捉摸不定。

“道老,我花自流绝不会为难你,你只要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便马上放了你,还有这一千灵石也是你的!”说着往桌面上扔了一个沉甸甸的灵石袋。

道老双眼倏地大睁……

韩云离开了“仙家食肆”便飞快地回到住『处』,现玄月竟然坐聚灵木下的石桌旁呆。吉吉这家伙无聊地站地树杈上看着玄月呆,这时见到韩云回来了,不禁欢叫一声飞了过来:“啾啾……叽噜……”

韩云顺手把吉吉抓手上“蹂躏”,笑嘿嘿地走了过去玄月旁边坐下。玄月扭头嗔了韩云一眼,坐到另一边去,韩云又死皮赖脸地凑了上去坐下,笑嘻嘻地道:“玄月,一个人什么呆呢?让我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说着不由分说地扯过玄月的『玉』手,装模作样地把起脉来。

玄月面『色』一红,把手抽了回去,恼道:“不用你假好心,反正死不了!”这话怎么有点斗气撒娇的味道。

韩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淡淡地道:“还生我气呢,那我便不惹你!”说完站起来想离开。

玄月不禁鼻子微酸,自己只是稍微给他点冷面就不高兴了,昭瑶骂他打他却还是笑嘻嘻的。

“韩云!”玄月一跺脚,站起来叫道。

韩云就知道这妮子坐这里是等自己,肯定是有什么话要说,所以才故意逗逗她。

“什么事?”韩云淡淡地道。玄月咬了咬樱辰,张了张口,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韩云不禁皱了皱眉头:“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玄月倏地抬起头道:“我要走了!”

韩云大脑呆滞了几秒钟:“你……你说什么?你要走?”

玄月把脸扭到一侧轻嗯了一声,韩云脸『色』倏地黑了下来,冷道:“去哪里?”

玄月倏地回过头来恼道:“去哪里都好,不关你事!”

韩云『胸』口腾的冒起一团火气,忍不住提高声调喝道:“不关我事?你是我买回来,上哪去都得经我同意!”

哐啷~

昭瑶的房间门打开了,一身绿裙的昭瑶走了出来,嗔怪地道:“猪货,你又欺负玄月妹妹了?”

韩云一言不地瞪着玄月,玄月跟韩云对瞪了一会,终于掩着脸背过身去哭了起来。

昭瑶不禁恼火地瞪了韩云一眼,走过去温言安慰起来:“玄月妹妹,好好的怎么就想走呢,那猪货是关心你才这样的,别哭了哦!”

韩云一『屁』股坐石凳上,心头那股火慢慢地熄灭下去了,听着玄月嘤嘤的哭声,不禁暗叹了口气“也罢!既然人家不想留了,勉强又有什么意思!”

“既然你想走,我也不留你了,你走!”韩云淡声道。两『女』一听,都不禁微颤了一下,玄月面『色』煞白,眼泪却是泉水般涌出来,伏昭瑶怀哭得伤心了。

韩云从储物腰带取出两万灵石放桌面上,想了一下!又把那把飞铊刃拿了出来,淡淡地道:“这品灵器级别的飞铊刃关键时刻能用来救命,不过不到万不得意还是别用,你走啊!”说完有点落寞地向自己房间内走去,突然间有种很累的感觉,好想大睡一觉。

“韩云……”玄月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叫了声。韩云头也不回地挥挥手:“走,不用告别了!”

啪的把门关上,翻身上了『床』,倒头便睡!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9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