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02 父女相残(2)

002

父『女』相残(2)()

驱车来到了一座豪华地如城堡的大宅,大门自动向两边敞开,莫子风一踩油门,呼啸而进,停车,下车,一边玩弄着手中钥匙一边举步向前进,一切的动作都带着无可挑剔的洒『脱』。

她本身本就是个洒『脱』不羁,不愿『爱』束缚的人,天高地阔任鸟飞,没人能束缚住自己,也没人能控制自己,她注定站在最高『处』,俯视着芸芸众生,冷眼看世间,这是她的志愿,从她懂事起的志愿。

世人只看到她的光华,有谁知道这光环底下是如何的丑恶与不堪,她生长在一个大家族里,父亲是个风流且严重重男轻『女』的男人,母亲是个嫉妒心重且偏『激』的『女』人,两人的结合无关『爱』『情』,只为家族利益。

从小,她所谓的父亲便极少归家,夜夜在外面风流快活,不断地传出一段又一段的绯闻,而母亲则三天一大吵,七天一小吵,跟父亲的‘『情』人们’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稍不顺心或被父亲所冷落,便会找她出气,从小她的身上便天天会有不同的伤痕出现,那些全是她亲『爱』的母亲的杰作,而她对她说得最多的话便是‘为何你不是男孩子’,呵,是啊!因为她不是男孩子,所以父亲在她出世时说了一句‘赔钱货’便从此不再看她一眼,母亲因她不是男孩子,最后用来抓住父亲的筹码没有了,父亲出去是找『女』人,父亲的风流都是她的错,到最后,母亲因去捉『『奸』』意外死亡还是她的错,一切都是她身为『女』孩子的错。

而如果她只是个平凡、逆来顺受的『女』孩,那么或许她可以做一个表面风光的千金小姐,最后为了家族利益而卖给哪个集团公子,走上跟母亲一样的老路,但可惜,她这个父亲眼中的赔钱货偏偏是个智商高达300的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而且天生的叛骨,不愿受束缚,自有一种傲视天下的傲骨。

幸好,她还有个疼她如珠如宝的爷爷,要不然,早熟的她,极有可能在这种爹厌娘恨的环境里变成心理扭曲的疯子,但爷爷不能护她一辈子,这一点她从小就知道,所以为了能『『操』』纵自己的人生,她在学习各种应学的知识之余,还暗中学习各种中、西武术、『枪』击、医术等各种她认为对她有用或有兴趣的技能。

十三岁那年,她秘密成立天极门,待她十八岁成年之际,最亲的爷爷骤然离世,临终遗命,大出所有人意外,她,莫子风接任莫氏帝『国』新一任掌权人,在所有准备夺权的亲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大刀阔斧,一举将他们清除掉,牢牢掌握着大权,其中天极门便起大极大的作用,而这些人之中就包括她的父亲,而她看在他有贡献一颗『精』子的份上,手下留『情』,可某人就太不识趣了,不仅没认清事实,好好做他的太上皇,还变本加厉,枉想只要把她嫁出去,便能从她手中夺过大权,还特地找了个男人来勾引她。

QUAbEn5.COm。全*本*5

刚走进奢侈如宫殿般的大厅,大门便在她身后‘砰’地一声关上,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凶恶男子守在两旁,呵,看来是场鸿门宴呢!

莫子风依旧噙着笑,走过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莫青卫,她的爸爸,两旁站着十个黑西装打扮的男子,呵,不是说找她来商量婚事,怎么搞得跟黑社会一样。

“爸爸,不好意思,公司事忙,来晚了,浩东呢?”状似抱歉地勾唇一笑道,直接往其中的单人沙发一坐,随意地靠着,那副随意,慵散,不羁的样子与说话的内容完全不符。

“公司?哼,一个『女』人,在家相夫教子才是正道,在外面抛头『露』面,成何『体』统。”莫青卫厌恶地瞥了莫子风一眼道,并没打算回答她的问题,拿出一份文件道:“结了婚后,你就是苏家的媳『妇』了,莫氏的掌权人该由莫家人来当,把这个签了。”

拿过文件一瞄,莫子风冷笑了声,往桌上一丢,双脚也架在桌子上,双手抱『胸』,斜睨着她所谓的爸爸,不紧不慢道:“结婚?呵,我几时说过要结婚了?。”

莫青卫十分不满她的态度,一拍桌道:“我不管你说没说过,这件婚事就这么定,明天全『国』各大报社都会报道,所以你就给我好好地结婚,不要到了这个档口还耍小姐脾气,莫家丢不起这个脸。”从来就看不起『女』人的莫青卫压根就没察觉到子风那迫人的气势,寒着脸说完,便向身旁的人示意了一下。

站在莫青卫身旁的一个身着黑西装的高大男子会意拿起被子风丢到桌上的文件,递到子风跟前,很有一种胁迫她签的意味。

“呵呵呵……”低低的笑声从莫子风的口中逸出,一声一声低而沉的笑声震地在声的所有人的心都颤了颤,莫名地觉得恐惧。

拿过文件站起来,往后一抛,‘啪’地一声,文件在空中划了个弧度,重重地躺地上,莫子风双手撑在桌子上,忽地抬起头,墨如星辰的眼眸直视着莫青卫,浑身散发着令人无法『逼』视的狂傲之气,低沉带着嘲讽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呵呵,爸爸啊爸爸,你还真不了解你『女』儿,你以为天底下还没有我莫子风会怕的东西么?想利用舆论和莫家的声誉威胁我,呵,真是愚不可及。”

“你,放肆,这是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吗?逆『女』。”莫青卫一拍桌,怒斥道,气得满脸通红,其实也是因为恼羞成怒,不止为她的话,还因自己竟被她那一身的狂放之势给震住,心生惧意。

“父亲?呵呵呵……哈哈哈哈……”莫子风像听到什么天大笑话一般,渐渐地越笑越大声,直至后来的仰天长笑,笑到所有人都心里发『『毛』』,双腿直打颤,才渐渐停下来,但嘴角依然挂着深深的笑意,道:“您认为您自己又是否把我当成『女』儿呢?如果不是为了从我手中夺走莫家的掌权,您老会看我一眼,主动让我回来吗?莫、先、生。”说着,嘴边的笑意更深。

“你……”指着莫子风,莫青卫脸上青白『交』加,最终却笑开了,拍了拍掌,道:“不错不错,莫子风,看来你比你那死去的母亲有自知之明多了,不过,还是太幼稚了,竟然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别怪当父亲的撕破脸了。”

啪地一拍桌,站于两侧的十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猛地从怀里拔出手『枪』,同时指着浅笑依然的莫子风。

莫青卫双手环『胸』,冷冷地笑着道:“怎样?莫子风,看在你身上流着我的血的份上,只要你签了这份让渡书,自动『交』出莫家的掌权,你还是莫家的千金,苏家的媳『妇』,否则,呵,今『日』便是你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见莫子风依然不变的神『『色』』,继续冷笑道:“呵,不要以为我只是吓吓你而已,知道吗?莫家、公司,都已经在我的控制之中,你早已被架空了,呵,所以,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我现在杀了你,也不会有人追究,懂吗?”

“懂,怎么会不懂。”莫子风伸出修长的手指,轻吹了一下,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一点也没即将那十把手『枪』看在眼里,一步一步向莫青卫走过去,一边不重不轻地道:“你莫先生好手段,跟黑道龙兴会结盟,利用龙兴会的势力暗中威胁控制公司的董事和高层人员,秘密成立青华集团,打击莫氏集团,趁机吸收股份,无所不用其极,呵,莫先生,您说,我说的对也不对?”话音一落的同时,莫子风也站住,此时的她离莫青卫只不过三步之距。

莫青卫早已被莫子风所道出的事给惊得愣在当场了,她知道,她竟什么都知道,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想不到,她竟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此时被说出来,让他有种心慌的感觉,但转念一想,就算她知道又如何,结局已定,就不信她有扭转乾坤之能。

“哈哈……莫子风你果然厉害,怪不得老头子放心将大权『交』到你手上,但,『女』人就是『女』人,终究成不了大事,就算你知道又如何,从你踏进这里开始,你就输了。“得意地大笑着,莫青卫轻蔑道,手慢慢地举起,又道:“说吧,签还是不签?”只要她一摇头,立马变成马蜂窝。

莫子风还就只不怕死地轻轻摇了摇头,嘴角边的笑容依旧变,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升到了极点。

“哼,那你就别怪当父亲没给你活路。”莫青卫冰寒着脸,手缓缓的放下,两边的黑西装男子慢慢地扣动板机,空气在这一刻慢慢地凝住。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