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04 异世灵魂

004

异世灵魂()

说着,一道厉光直『射』着百官,看得百官直觉背脊蹿上丝丝凉意,均点头拱手道:“丞相大人说得是,立谪不立庶,立谪不立庶……”

“丞相大人此言有理,却也不对。”蓦然响起一道威武粗犷的声音,惊得百官更是手脚发软,对着来人点头哈腰道:“下官见过太尉大人。”

太尉武忠昂着头,跨步地走到杜恒面前,冷哼一声道:“丞相大人与众位大人熟读圣贤书,难道不知长幼有序的道理吗?长子承继家业,天经地义。”

百官这时都识相保持沉默,满朝文武谁不知丞相与太尉向来不对盘,尤其在立储之事上,更是明争暗斗,都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当今皇上子息微弱,唯有三子,除却三皇子,其他两位皇子都有极其深厚的外戚背景,大皇子是皇贵妃所生,是为长子,太尉武忠便是皇贵妃的亲哥哥,当然支持自己的外甥了,而丞相杜恒是皇后的父亲,支持的自然是皇后所生的二皇子。

如今又多了个三皇子,虽说无权无势无背景,但是其母芸妃极为得宠,如今又传出这样的传言,看来储位之争将会越来越『激』烈了,这绝非龙麟『国』之幸。

“皇上驾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剑拔弩张的场面一下子缓和了下来,百官纷纷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大殿左侧,龙麟皇帝亲手怀抱一个由『黄』布裹着的小婴儿,步履沉稳地走向龙座。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齐齐跪下高声喊,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皇帝皱了皱眉,忙看向怀中的『爱』子,就怕这百官巨大的喊声惊吓到他,却在看到婴儿平静如斯的面容时舒展开眉头,化为浓浓的宠溺,微降低声音道:“平身。”

扫视了下面百官一圈,皇帝轻拍着婴儿,带着自豪微扬声道:“众『爱』卿,今『日』乃我龙麟『国』三皇子满月之喜,朕依祖训,于皇子满月之时亲赐名,今,朕为三皇子取名倾狂,莫倾狂,天上『精』华兮倾扬,万物同喜皆『欲』狂,朕之皇儿得天『独』宠,世人皆将为其痴狂……”声音回『荡』在整个龙极殿,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期望与骄傲。

站在文武百官最前面的杜恒和武忠脸『『色』』瞬间顿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但多年的官场生涯已经将他们锻炼成『精』了,很快便恢复如常,带着百官又再次跪下,高呼:“臣等恭贺皇上,恭贺倾狂皇子满月之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倾狂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哈哈……今『日』之宴是为倾狂皇儿所设,来,众为『爱』卿,不要拘谨,尽『情』畅饮,君臣同乐。”皇帝心『情』正畅,一手怀抱小倾狂,一手举杯,开怀畅笑道。

“谨遵皇命,谢吾皇赐宴。”百官同举杯,向皇帝敬酒。

丝竹乐声起,龙极殿一派和气融融,皇帝龙颜大悦,百官自也是慢慢放下拘束,开怀畅饮起来,有些大胆的更是趁机在君前表现自己,大肆歌功颂德,直把三皇子说得天上有地下无。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宴会推到最高『『潮』』,皇帝眯着眼睛笑得高深莫测,突而站了起来,高高地抱起小倾狂,扬声道:“今『日』是三皇子的满月之喜,朕这个当父皇的要送皇儿一件大礼。”顿了一下,很满意地看着群臣疑『惑』的表『情』,才宣布道:“传朕谕旨,三皇子莫倾狂聪慧灵敏,敦厚仁『爱』,礼义仁孝,甚得朕心!今立为太子,以昭天下!”晕,这刚满月的婴儿就能看出聪慧灵敏,敦厚仁『爱』,礼义仁孝,这个皇帝有够强的。

此话一出,朝野震惊,连皇帝怀里的小倾狂都似听懂般,猛然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眸,随后又不着痕迹地闭上,嘴角边挂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乱』成一锅粥的百官和皇帝都没人注意到这个小小婴儿的变化。

朝野之中虽早有立三皇子为储君的传言,然而传言必竟是传言,一旦成真,还真的引起了不小的反弹,一阵混『乱』之后,由丞相跟太尉带头,齐齐跪下,直呼让皇帝三思,惊天动地的反对声,都快把大殿给掀,半点也没顾忌到小倾狂耳膜的承受能力,而皇帝的笑容早已消失,脸『『色』』越来越『阴』沉。

“皇上不可啊!立储乃『国』之大事,怎可如此轻率决定。”一位较为年老的文官在杜恒的示意下率先发难。

“皇上,小皇子既非长子亦非谪子,况其母只是个……”一位武将在接到武忠的示意后也紧接着出列反对道,见皇帝脸『『色』』大变,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还是坚持反对道:“请皇上三思。”

“请皇上三思……”哗哗,满朝文武全都跪下请皇帝三思,估计,百官的心从没这么齐过吧!

朝堂上明显分为两大派,一派是以丞相为首的文官,拥护二皇子莫倾廷,一派是以太尉为首的武将,支持大皇子莫倾乾,往常斗得你死我活两派,此时倒是难得意见一致,‘同仇敌忾’,『枪』口一致对准可怜的活靶——小倾狂。

皇帝龙颜大怒,他早已料到会出现这种的『情』况,但他主意已定,谁也改不了,当即不顾百官反对,不理要‘以死明志’的所谓忠臣,直接就要下旨昭告天下,最后还是老狐狸杜恒早有准备,抬出老太后的旨意,『逼』得皇帝暂缓立储。

一场立储风波就在皇帝的甩袖离去中结束,小倾狂的满月之喜,第一次亮相就在各种恶『毒』与杀意的视线落幕,可想而知接踵而来必是数不尽的麻烦。

没有人注意到皇帝离去时,小倾狂灵动的眼眸将在场百官扫视了一圈,尤其是站在文官最前边的丞相杜恒和站在武将最前边的太尉武忠,在看着这两人眼中那浓浓的杀意时,灵眸中那光亮一闪而过,如此的充满智慧与嘲讽的眼眸绝非一个满月的婴儿所应拥有的。

恺芸殿中,一位风华绝代,高贵典雅的美丽『女』子不安地频频往外看去,喃喃自语:“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事吧?”

“小姐,你别急,皇上很快就回来了。”身边一个宫『女』打扮的十七八岁的『女』孩轻声安抚着美丽『女』子,虽然她也很着急。

“翠儿,我怎么能不急呢!如果恺发现真相的话……”美丽『女』子因着急而脸『『色』』略显苍白,不安道,话声突而嘎然而止,下意识地扫了四周一眼,空『荡』的宫殿只有她与贴身侍『女』而已,这才放下心,依然难掩不安之『『色』』。

“小姐且放宽心,皇上……”

翠儿刚想出声安慰,殿门口便传来一声尖锐的通传声:“皇上驾到……”

随后,英俊不凡,威严高贵的皇帝怀抱小倾狂,脸『『色』』不好地跨步进来。

看到周身明显散发着怒火的皇帝,美丽『女』子心头巨跳,不安地与翠儿相视一眼:恺还是发现了?

翠儿也是忐忑不安,扶着自家小姐迎接皇上:“恭迎皇上。”

美丽『女』子身子刚微曲弯腰,皇帝立即一个快步走过来,轻扶着美丽『女』子,柔『情』道:“芸儿快快起来,我不是说过,不必行礼吗?怎么总不听话。”虽是责怪的语气,但不难听出其中浓到化不开的深『情』,他以‘我’自称,而非‘朕’,可见美丽『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在她面前,他不是皇帝,只是个『爱』她的男人而已。

美丽『女』子见皇帝对她柔『情』依旧,微放下心来,对于皇帝的话却只是淡笑不语。

“你啊!总是这么固执。”皇帝也似早知道美丽会有这样的反应,无奈地笑道,一手拉着她,一手抱着小倾狂走进内殿。

进了内殿,美丽『女』子便迫不急待地抱回婴儿,带着试探开口道:“恺,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今『日』是她小宝宝的满月之喜,恺不顾众臣的反对,也不顾她的阻止,『硬』要在龙极殿为宝宝摆宴庆贺,还将宝宝抱上殿,害她担心不已,生怕出了什么差池,宝宝的身分会被发现。

“哼,杜恒这只老狐狸,越来越放肆了,竟敢瞒着我找上太后,阻止我册立皇儿为太子,还有那满朝文武,竟敢联合起来反对我,坏了我兴致,坏了皇儿了满月宴。”说起这事,皇帝就一脸气愤,皇者的威严与不容侵犯让他恨不得杀了满朝文武,然而他是明君,所以他不会这么冲动。

“什么?你真的要册立宝宝为太子?”美丽『女』子也就是恺芸殿主人芸妃不禁惊愕出声,虽然她早就听恺说起过,他的皇位只传与她的孩子,然而她怎么也想不到,恺竟会在宝宝满月之时就要册立宝宝为太子。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