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06 婴儿拜师

006

婴儿拜师()

现任龙麟皇莫龙恺为龙麟『国』第五任君主,是个励『精』图治的英明君主,同时也是个多『情』痴『情』的君主。

以上这些都是莫倾狂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所了解到的她所『处』的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要说她一个小小的婴儿,怎么能这么快就知道这么多呢?大家怎么会跟一个小婴儿说这些呢?嘿嘿,这还就不得不说说咱小倾狂她皇帝老爹的痴『情』史了。

话说,这位英明神武,野心勃勃的龙麟皇在没遇到小倾狂她娘时,那也是个风流的皇帝,娶有皇后,皇贵妃,还有吕妃,德妃,淑妃等嫔妃,直到遇到她娘,立即惊为天人,后宫三千佳丽立即变成了丑八怪,看都不再看一眼,净身(别误会,不是真的自宫)‘从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当时那个叫轰动啊!

像所有电视上演的那样,皇帝与红尘『女』子相『爱』,不顾群臣反对,『硬』要迎娶进宫,这时太后就出场了,咱龙麟皇是孝子,自不敢拂了亲娘的意,但又舍不得『爱』人,便想舍弃皇位,与『爱』人双宿双飞,奈何太后以死相『逼』,正当皇帝左右为难之际,传来『爱』人楚芸烟怀有身孕,为了皇室血裔,太后最终许诺,只要楚芸烟生下皇子,她便不再阻止两人在一起,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倾狂明明是个『女』儿之身却被当成皇子养着的原因。

当时她出生时,娘亲的贴身丫环翠儿见娘亲如此伤心,便大胆出主意,要来个瞒天之计,将公主当成皇子,娘亲为了她的幸福不答应,但翠儿却早已将‘生的是皇子’这个消息通报给皇帝的心腹太监。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她第一眼看到她皇帝老爹时的『情』景:

当时,她刚出世,听着她娘亲那坚定的天籁之声,感受着娘亲对她的无比疼『爱』,暗中立下保护她娘亲一生誓愿时……

‘砰’地一声,门被撞开了,跌跌撞撞地跑进一个身着龙袍,浑身湿漉漉的英俊男子,轻抚着楚芸烟的脸颊,心疼道:“烟儿,辛苦你了。”

“恺,你……你怎么出宫了?”楚芸烟看着如此狼狈的『爱』人,惊讶不已。

“朕一接到消息就立刻赶来,芸儿,你还好吧!”皇帝见心『爱』之人脸『『色』』花白,面『露』悲伤,心像是被针扎的一样,连忙问道。

“恺,孩子,孩子……”楚芸烟吞吐着不知该如何告诉皇帝她生的是『女』儿这个残酷的事实,但该来的还是要来,深吸了口气,刚要开口,却被打断了。

守在外面的李公公这时跟跑进来,对着皇帝跪下三呼万岁:“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喜添了个小皇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什么?”皇帝一听,顿时惊醒过来,刚刚一直顾着芸儿,倒忘了芸儿为他辛苦生下的孩子,皇子?哈哈,太好了,上天有眼,他可以接芸儿进宫了,他可以永远跟芸儿厮守在一起了,还有他们的孩子,顿时喜不胜收,狂笑起来:“哈哈哈,太好了,芸儿,朕的皇儿……哈哈……”

QUAbEn5.COm,【全‘本’网。COM】

“恺……恺,其实,其实她是……”楚芸烟看着皇帝『处』于狂喜之中,实在不想泼他冷水,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总得说清楚,想不到,却再次被打断,这次打断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小倾狂,话说她刚出世的婴儿怎么就会说话,那还不被人当怪物,嘿嘿,高人自有妙招,她虽说不出话,但会哭啊!所以,她使出了最厉害的杀手锏——嚎啕大哭。

“哇哇哇……哇哇哇……”哭声那个叫响亮,吓得屋内所有一跳,不明这个从出生到现在都不声不响,几乎在怀疑是聋哑的婴儿,竟突然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哭声。

其实她当时也不想的,那还不是为了阻止她娘亲说出实『情』,从娘亲跟翠儿的话中,她多少知道皇帝老爹和美貌娘亲的『爱』『情』故事,因太后的一句话,她是男是『女』,可是关乎着父母两人能幸福美满还是悲剧收场。

所以,她当时毅然决然阻止她娘亲说出真相,既然决定了要让娘亲一生不受伤害,那么为了娘亲当一个区区的男子,又算得了什么。

“皇儿不哭,皇儿不哭……”皇帝手忙手『乱』地抱过莫子风,笨拙地轻哄着,这是他的儿子,真是越看越喜欢,见婴儿真的不哭了,更是欢喜的像个孩子一样:“芸儿,你看,皇儿好像听得懂我的话,真的不哭了,呵呵……”

“恺,她……”

楚芸烟刚一开口,她就使劲地大哭,皇帝就轻声摇哄,如此一来二去,楚芸烟半句话也说不出口。

“呵,这孩子怎么回事,好似不让你这个当娘的开口的似的。”皇帝饶有兴味逗着她笑道,一时屋内的人都笑开了,除了楚芸烟,若有所思地看着小婴儿。

当时她感受着父亲宽厚手掌所带来的安全感,再加上初到异世的『情』绪波动,便在温暖的亲『情』中甜甜睡去。

第二『日』,她还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睡梦正酣的时候,她办事效率极高的皇帝老爹便亲自将她与美貌娘亲被接进宫中,立即封娘亲为芸贵妃,赐住恺芸殿。

从此后一个月,她享受到了在现代从未享受过的亲『情』,爹疼娘『爱』,视若珍宝,当真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了,感动得她恨不得立即跳起来,抱着亲爹亲妈大哭一场,当然,她还没这个本事。

而她皇帝老爹也确实够绝的,对她的宠『爱』何止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除了上朝,他一般都会留在恺芸殿,连政事也全搬到恺芸殿『处』理,就连接见朝臣也不例外,所以在恺芸殿中有个小御书房,方便皇帝『处』理政事,而说他绝,是因为不管他在『处』理政事还是接见朝臣,都会抱她。

莫倾狂一想起她皇帝老爹那温暖宽厚的怀抱,不禁又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突而笑容一滞,灵动的眼眸中闪过点点寒光,她虽只是个婴儿,但前世所锻练出来的对于危险的敏锐感觉依然存在,很清晰地感觉到寝室内突如其来的危险气息,虽然很弱,但她还是感受到。

看看自己小小的身子,缩在这个小摇蓝里,莫倾狂第一次有一种束手被杀的无力感,她不会天真的以为伴随这道危险气息出现的会是她父皇或娘亲。

果真,伴随着这一道若有似无的危险气息,一个长得高大雄壮的‘太监’小心地左右查探,见四周无人,冷冷一笑,直接跨步来到摇蓝前,邪恶地盯着小倾狂,自语笑道:“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皇子,可惜啊!就是有人看你不顺眼,要你的命,要怪就怪自己不该投生在皇家。”

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烛光的映照下,反『射』出丝丝寒光,对准莫倾狂的心脏慢慢地刺下去。

几滴冷汗从莫倾狂的额头滑落,黑眸紧盯着那把可能在下一刻就要她命的匕首,老天啊!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这么快就要收回我的幸福,哼,那可不行,我莫倾狂就要在这当莫龙恺和楚芸烟的‘儿子’,想收回我的命,晚了,重生的我,不会再被命运所捉弄,我命由我不由天。

就在明晃的匕首刚触及皮肤,一只小小的手突然抵住了‘太监’的手,虽然那点小力是毫无作用,但‘太监’却因这一几乎可以忽略的小力停止了动作,惊恐地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死盯着那只小小小小的小手,『揉』了『揉』眼,确信,抵住他手的不是什么摇篮的边框,而是这个他要杀的刚满周岁的小皇子,不,不,不可能,一个小婴儿怎么会有意识,怎么会知道有人要杀她而自保出手。

巧合,巧合,绝对是巧合,‘太监’猛地摇了摇头,告诉自己,这只是个巧合,刚好这小子挥着手碰到他而已,刚好她觉得这个动作挺舒服的,所以不再动一下。

边进行自我心理辅导,边握紧匕首正要一股作气一刀下去,却在瞥了一眼小倾狂后,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崩溃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那样让人望而生寒的眼眸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婴儿所拥有,那眼眸中的『阴』狠、戾气、霸气,足以震慑任何人。

天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不断涌现出的恐惧让他想拔腿而逃,耳边却响起一个『阴』沉的声音:“完成不了任务,你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浑身一个打颤,紧握手中的匕首,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一步一步重新走回摇篮边,凸红着眼,狠狠道:“不管你是什么怪物,今『日』,你都必须得死。”手中,手中的匕首狠狠往下刺去。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