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09 灾难皇子(2)

009

灾难皇子(2)()

“不好了,娘娘,三皇子来了……”

话音刚落,顿时如鸟兽散,那速度真是让令叹为观止啊!

热闹非凡的御花园一时静得鸦雀无声,唯剩百花不畏三皇子的‘声威’,竭力绽放。

不多时,一位身着绣龙白袍,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神清骨秀的小皇子便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御花园,所经之『处』,所有能走能动的生物立即退避三尺,就怕迟一点就会惹上无妄之灾。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今年已是瑞宁二十二年,距当年火烧贵妃宫殿的事已过了八年,而‘凶手’莫倾狂已是九岁小少年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嗜睡皇子’的称号已晋升为‘灾难皇子’,表示只要有她在的地方,铁定灾难不断。

龙麟皇帝莫龙恺英俊不凡,是七『国』有名的美皇帝,楚芸烟,当世艳名风靡整个凤天大陆的名『妓』,其美貌气质更是不用说了,莫倾狂完全承袭了两人所有美貌于一身,小小年纪,已是美名冠绝全『国』,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玉』面朱唇,丰神俊朗,加之因修练混元天诀,多年来吸取天地之『精』华,当真是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一身灵气绝世无双。

如此人儿,当应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何以会落得个人见人怕,神鬼皆惧呢!

自小倾狂一岁火烧宫殿后,后宫灵异的事件便接二连三的发生,不管小倾狂去哪位妃子的宫殿‘拜访’,那里铁定不是火烧就是水淹,要不就来个蛇虫鼠蚁横行,吓得那些妃子卧病不起,形容俱悴,从此闻‘小皇子’而『『色』』变。

而当这位被皇帝宠上天的小皇子到了能跑能跳的年纪时,那才是后宫所有人恶梦的开始,不是恶整这个妃嫔,就是捉弄那个太监宫『女』,常常搅得后宫『鸡』飞狗跳,但没办法,谁叫人家小倾狂有个最强『硬』的后台呢!

莫倾狂昂首跨步,嚣张不可一世,对于大家避她如蛇蝎的举动恍若未闻,嘴边依旧噙着一抹坏坏的笑容。

殊不知,造成这种神憎鬼厌局面,正是她自己有意而为之,起先,只是单纯地想帮美丽娘亲出气,让那些心怀诡计的笨『女』人不敢再找娘亲麻烦,也少在皇帝老爹面前卖弄风『『骚』』,而后,却故意让所有人知道是她在捣蛋,而将她视为依仗皇帝而胡作非为的混世魔王。

穿过汉白『玉』打造的拱桥,在湖中央有一座四角亭,亭中早已摆放了无数『精』美的点心,倾狂不理会站在亭中抖得跟秋风落叶似的太监宫『女』,大大咧咧地往石椅上一坐,抓起点心就往嘴里塞,跷着二郎腿,一副典型二世祖的样子。

“皇上驾到。”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

一身『黄』袍的龙麟皇携同光彩照人的楚芸烟在一群太监宫『女』的拥簇下走进亭子。

“父皇,母妃。”莫倾狂塞了一嘴的点心,口齿不清叫道,依旧坐着不动。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楚芸烟宠溺地点了点头,走过去,温柔地帮倾狂将嘴角边的糕屑擦掉,皇帝看着坐没坐相的『爱』子,无奈地皱了皱眉头,严厉道:“狂儿,你是个皇子,不是流氓,看你坐没坐相的,一点皇子的样子都没有。”

他就不明白了,为何他的狂儿会成了这副德行?

“可是父皇,我觉得这样坐着很舒服啊!皇子的坐相太痛苦了。”莫倾狂继续抖着二郎腿,痞痞道。

嘿嘿,她就是故意要让她皇帝老爹觉得她不像皇子,不是个可造之材,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是朽木不可雕,这样,皇帝老爹就不会三天两头地说要让她当什么储君了,虽然她不认为自个是『女』儿之身就不能当什么皇帝,但她可不想一辈子就困这在这个皇宫里,当个每天天还没亮就得起『床』上早朝,然后再整天对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奏折,跟一群忠臣『『奸』』臣耍什么帝王之术的英明君主,她要的是天高任鸟飞,逍遥天下,何况,如果她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那么大家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大皇兄、二皇兄跟那些支持他们朝臣就不会变着法地想除去她,虽然她不怕,也自认没人能伤得能她,但她也不想让娘亲天天为她担心,既怕她『女』子的身份被拆穿,又怕她哪天莫名其妙地被人杀害了。

再说,她还要把上世没享受到地幸福童年,在这一世尽『情』地享受呢,当个任『『性』』的小孩,当个让父母头疼的小孩,也不错啊!谁叫她有一对宠她上天的父母呢!

“胡闹,赶紧给我坐好。”莫龙恺一听,更气,板起脸,教训道。

莫倾狂脸一垮,嘴一扁,哀怨地看向她亲『爱』的娘亲:娘亲,你老公骂我!

“恺,狂儿还小,你这样会吓到她的。”楚芸烟见『女』儿委屈的样子,顿时心疼得不得了,责怪地瞪了皇帝一眼道。

莫龙恺气势一瘪,小声地反驳道:“还小?想当年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早已经在学习帝王之术了。”

“你说什么?”楚芸烟眯了眯,拉长了音问道,别看她柔柔弱弱的,还是挺有威严的,尤其是在皇帝面前。

“没,没说什么。”莫龙恺连忙摆了摆手道。

倾狂在一边捂嘴‘偷偷’地大笑:哈哈,皇帝老爹,你真是标准的妻管严啊!比起隋文帝杨坚与唐中宗李显更有过着而无不及啊!

见倾狂如此明目张胆地‘偷笑’,莫龙恺真是气得快要吐血,在心里狂喊:慈母多败儿,慈母多败儿啊!幸好他是个帝王,惯用帝王之术,立即采用怀柔政策,放柔声音道:“芸儿,狂儿如今已经九岁了,可是,你看她,除了会做些『乱』七八糟的事,还会什么,三年前,让她上上书房跟皇室子弟一起念书,可是她呢!”

说到这,不禁提高声量,直指着倾狂道:“竟然气得傅学士吐血,烧了王学士的胡子,推她二皇兄下湖,吓得皇族子弟无人再敢去上书房,躲她跟躲什么‘瘟疫’似的,好了,既然她不想念书,那便让她学武吧!可是……”气息已经开始不稳,显示着他正在极力压住上涌的怒气:“可是她倒好,叫她扎马,站不到片刻,就说太『阳』晒,躲树『阴』底下睡觉去,教她打拳,说流太多汗,不肯练,教她『射』箭,说弓太重,拿不起,倒会用弹弓把教她的侍卫给打得倒地不起,就连耐心极好的程将军都不肯教她,说她非练武之才。”

深吸了一口气,莫龙恺已是深深地转为无奈了:“我一心想立她为储君,做了多少功夫,费了多少心思,可是,你看看,你看看,她已经九岁了,没读过一本书,又手无缚『鸡』之力,文不成,武不就,我如何放心将龙麟『国』百年基业『交』给她。”话语中满是恨铁不成纲的无奈。

“这……”楚芸烟这下无法再帮『爱』子说话了,谁叫皇帝说的是事实呢!

倾狂一见,坏了,赶紧对着楚芸烟挤眉弄眼:娘亲,你可得坚守住阵线,不要被老爹策反成功啊!

莫龙恺见楚芸烟开始动摇,得意地向不断挤媚弄眼的倾狂扬了扬眉,立即再接再厉道:“芸儿,你应该知道,当今天下正值『乱』世,天元王朝气数已尽,各『国』皆蠢蠢『欲』动,销烟一起,就算狂儿是皇子,如无能力,怕也难存于『乱』世之中啊!”

楚芸烟浑身一震,此话正中她软肋,紧张地拉着莫龙恺的衣袖,不安道:“恺你说得对,不能再让狂儿这样下去了。”

倾狂一听,一拍额头,完了,没了娘亲的撑腰,她的幸福『日』子到头了。

莫龙恺暗中对倾狂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安抚着楚芸烟道:“芸儿莫急,正如你说的,狂儿还小,只要咱们狠下心来,一定可以将狂儿教成一个文武双全的皇子。”

“嗯,恺,你怎么说就怎么做,我,我绝不阻拦。”楚芸烟点了点头,终下决心道。

“母妃……”倾狂哀叫了一声。

可惜还没来得及为自己争取的时候,已经被她『『奸』』诈的皇帝老爹先下手为强了:“有芸儿这句话说行了。”莫龙恺一拍手,高声道:“来人,传杨大学士及其公子见驾。”

杨大学士?上书房那些老头口中的‘铁血太傅’?敢『情』皇帝老爹是早有预谋啊,倾狂咬咬牙,不爽地想道。

抬头看去,拱桥『处』,随着太监身后,款款行来一位身着官服的男子,跟皇帝老爹差不多年纪,挺温和的一个人,怎么也无法跟‘铁血’扯上边,而他身后跟着……哇……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