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1 突破六阶

011

突破六阶()

看着杨文鸿羞涩的模样,倾狂心中一阵狂笑,太好玩,这个杨文鸿的反应实在太好玩了,哈哈……

调戏,这是赤『『裸』』『『裸』』的调戏!这是在场所有人,除了两个当事人以外,一致的心声。

堂堂皇子大庭广众之下,当子皇帝的面,调戏大学士之子,未免也太猖狂了吧!

“狂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还不快放开文鸿。”莫龙恺脸『『色』』挂不住,大发皇帝龙威,威声喝道,自己的儿子当着所有人的面,调戏了人家的儿子,还说这种胡说,这让他在臣子面前的威严何在,身为九五之尊的面子又往哪放?最重要的是,他的一片苦心不能付之东流啊!

“我不,我就喜欢文鸿哥哥。”楚芸烟刚想劝皇帝消气,倾狂却嘴一撅,跟皇帝唱起反调来。

“三皇子……”又是震惊又是欣喜,还有种不明的『情』绪在他小小的心里滋生。

“你……逆子。”莫龙恺气得直指着倾狂,浑身都发抖,说不出话来,这骂吧!倾狂别的没有,歪理一大堆,弄不好到最后还觉得是自个错呢!打吧!舍不得,打在儿身,痛在娘心,这妻儿都痛,他更痛!但不教训又不行。

哈哈,皇帝老爹的反应不错,倾狂心中暗笑,对自己的杰作十会满意,皇帝老爹你为了我能‘成才’,暗中做了那么多事,如果我不做点事回报回报一下,那不是太不孝了吗?

“狂儿!”楚芸烟见势不对,嗔怪地看了倾狂一眼,扶住皇帝发抖的身子,为他顺了顺气。

“知道啦!”倾狂见娘亲不高兴,便低着头,讪讪放手,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走回去坐下,心里却在『『奸』』笑:反正也‘报复’得差不多了,该试探的都试探了,要是真把皇帝老爹气出个什么来,娘亲可不会放过她。

倾狂一离开,杨文鸿顿觉失落,却也不得说什么,何况,他……

“皇上请保重龙『体』,三皇子未曾读过诗书,只知率『『性』』而为,也是不为过,况且三皇子喜欢与鸿儿亲近那是也是犬子的荣幸,今后更能与三皇子和睦相『处』,劝导三皇子认真读书,这也是一件好事。”杨大学士打圆场道。

莫龙恺本在楚芸烟的安抚下,早就没怎么生气了,听了这话,更是什么气都没了。

见皇帝脸『『色』』缓和下来,杨大学士又对着双脚跷在桌子上,一点皇子样都没有的倾狂,又不失时机地以一副师者的口吻教育道:“三皇子,须知身为皇子,一举一动皆代表皇室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封建礼法规范,三皇子,刚刚的举动就不合礼法,今后切不可再犯了,就算是心里喜欢,也不能表现出来。”

难怪后世史学家总说,莫要投生帝王家,看似荣华,其实无异于一生都困于牢笼,没有自我。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倾狂表面一副不受教的样子,心里却不禁感慨,想想她前世,虽不是生于帝王家,但又有何区别,从小就不能按自己的意愿过活,不敢付出真心,不敢真心去喜欢什么,因为一旦付出真心,就会在乎,而在乎就会变成弱点,成为敌人攻击她的最好的武器。

今世,她要照着自己的意愿活着,率『『性』』而为,又有何不可,只要她够强,谁又能说得她什么,只要站在顶端的是她,什么世俗规则,都由她来定。

倾狂这副目无尊长的样子,着实又把皇帝气得半死,连楚芸烟也看不过去,倒是杨大学士依然一副温和的师长模样,不生气,倒是对着杨文鸿道:“鸿儿,今后你就是三皇子的侍读,当谨记自己的责职,若有失职之『处』,就算皇上不追究,为父也定惩不饶。”

“孩儿谨记。”杨文鸿立即恭敬道。

倾狂不禁对这位一直温温和和的杨大学士侧目,好个杨大学士!这可是变相的威胁啊!相信在场的人都听得明白,如果我这个皇子不学好,做出什么失德的事,受『处』罚的就会是她‘喜『爱』’的文鸿哥哥,如果他杨大学士一个不爽,一个辞呈上来,杨文鸿当侍读的『日』子就会立即终止,两人从此‘相见无期’。

厉害,呵,可惜,我莫倾狂最讨厌的就是威胁,最不怕的也是威胁,看来以后的『日』子会有趣多了。

“狂儿,以后要好好跟杨大学士学习文学礼仪,朕每半个月会抽查一次。”莫龙恺『摸』了『摸』倾狂的头,用眼神瞥了瞥杨文鸿,笑得如狐狸一般道。

倾狂一瘪,闷闷道:“知道了,父皇。”

莫龙恺与楚芸烟相视一笑,向杨大学士投去赞赏的眼光,三人视线在空中『交』汇,迸发出一种胜利的光芒。

这一切,倾狂都看在眼里,苦笑在心里,如果不是她愿意,他们如何设计得了她,如何『逼』得了她。

今『日』过后,百姓茶余饭后就多了一件趣谈——三皇子当众调戏大学士之子,新上任的皇子侍读。

深蓝『『色』』的天空,布满繁星,点点闪烁,如棋子布于棋盘般,甚是奇异。

恺芸殿狂阁中,倾狂曲腿坐于『床』上,看似不像是在打坐,随意的样子却像是在睡觉,坐着睡着了。

忽然浑身一颤,倾狂双目豁然睁开,脸上『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之『『色』』,随即展开一个张狂的笑靥。

她自满月之『日』起修练混元天诀,短短一年之内以惊天之速进阶,直入三阶,尔后,每修练一阶,难度相应增大许多,三岁进入四阶,之后,用了四年的时间才进入五阶,如今她九岁,尚『处』于五阶进阶『处』。

原本按照她的估计,至少要再修练五年,方才能突破混元天诀第六阶,可是,今晚,当她进入修练境界之后,如往常一般,默念心法,在意念的控制下,『体』内的真气顺着经脉而行。

却在即将收气之时,突感丹田之中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内劲如排山倒海般袭来,『体』内的经脉迅速被狂涌而至的真气所充斥,几乎快要爆炸开来了,不知不觉,她的混元真气竟已达到了五阶的巅峰,无数真气又从四肢百骸中集中起来,慢慢在丹田汇聚,并且沿着固定的路线运行着,一个接一个循环在『体』内慢慢地积蓄着强大的能量。

强大的真气在『体』内的经脉百骸中沉稳地运行着,终于,『体』内的真气积蓄到了顶尖,意念的控制也到达的极限,那汹涌澎湃的真气一时如同破堤之洪水,直冲丹田而去,一切就像水到渠成,没有一丝一毫的阻碍,成功地突破进阶,直入混元天诀六阶。

比之前更加强大许多的真气在『体』内如细水长流般汩汩流动着,身『体』内似乎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在叫嚣着,有一种豁然间将天地纳入『体』内的狂气。

“哈哈……真不到这么快就晋升至五阶巅峰,还一鼓作气进入六阶,如果让那老头知道,恐怕就不只是惊跳起来那么简单了,非把我拆开来研究不可。”倾狂拿起放于身边的《混元天诀》,眼中变幻莫测,笑意十足地自语道。

咦!那老头回来了?正在狂喜中的倾狂突而柳眉一扬,心中不确定的惊疑一声。

自明修成为她师父的那天起,倾狂就一点**也没有,那老头常常神出鬼没,一声不响地出现在寑殿中,就算她修练了混元天诀,只要集中『精』神就能感知方圆五里之内细小的声音,可却依旧无法探得明修的气息。

现在,她竟可以感知到,虽然很弱,弱到如非她刚进阶,『精』神『处』于最高度集中,是无法发现的,但依旧让她心『『潮』』无比澎湃,其一,混元六阶相较于前五阶,明显不只是量的飞跃,而是质的飞跃,其二,最重要的,她终于看到希望了,可以不用再忍受那老头的突然袭击了而气得半死却又无奈何的希望了,那个叫『激』动啊!

倾狂正暗自『激』动中,明修正如鬼魅,哦,不,应该说如仙人般突然出现在寝殿中,却不似以往般疯疯颠颠地一出现就跟倾狂斗气,而是面『『色』』复杂,似喜若忧。

“老头,你干嘛?”倾狂甚觉疑『惑』地问道,这老头不跟她斗嘴还真不习惯呢!

“丫头,这是你要的所有宗卷,还有一些,我想对你有用『处』,也给你弄来了,你看看吧!”明修边将背上的一个大大的包袱拿下来边道。

倾狂伸手接过,哇,好沉啊!至少有上百斤,如果没有内功,就算是一个壮汉也拿不起啊!而老头背着却如同无物,不得不感叹有内功就是好,连她这个九岁的孩童都能轻易拿起。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