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2 良苦用心

012 良苦用心()

打开一看,除了龙麟『国』百官的身家资料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书籍,什么兵法啊谋略啊!帝王之术啊!治『国』策啊!连天文星象的书都有?这老头搞什么啊!给她弄那么多东西干嘛!别说这些东西她上一世不知学过多少看过多少,就是来到这里的这九年,皇宫内藏书阁的书也早让她翻了个遍,再拿这些东西来不是多此一举吗?

“知识是无穷尽的,这些书是我多年来的珍藏,绝对对你有用,好好学着吧!”知道倾狂在想什么,明修率先开口道,正经的口气一点也像是那个疯颠老头。

“老头,这么正经的样子可不像你。”放下那些书籍,倾狂蹙了蹙眉。

“臭丫头,说什么呢!”明修气呼呼地瞪了一眼,随后又叹了一声,走至窗前,仰望着满布星辰的天际。

“老头,有什么不对吗?”倾狂小小的胳膊负于身后,学着明修瞭望天际,除了看到比平常漂亮许多的满天星辰,也没看出有什么好看的,顶多还有就是月亮明亮得很是诡异,但她知道,老头看到的跟她看到的不一样,嗯,看来得好好学学天文星象。

明修抚了抚胡须,指着天际,道:“你看,天『阴』至盛,灵气汇集,今晚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阴』之夜,『阴』气外泄,天地灵气汇聚,万物『精』华至鼎盛……”

闻言,倾狂恍然明白,今晚练功何以进度如此神速,比之以往进阶更快!她以婴儿纯净元始之身,吸纳天地灵气,修练混元天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进阶提升,而今晚恰逢极『阴』之夜,灵气汇聚,运行混元天诀时,『体』内自然而然地如往常般不断地采天地『精』华为已用,真气暴增,才能一举突破六阶,此等机遇想不到还真让她给碰上。

明修突然像想到什么似地停了下来,怪异地打量了倾狂一下,道了一声:“接招。”

话音一落,平平一掌当『胸』向倾狂袭来,倾狂嘴角一勾,伸出右掌平平地迎了上去,两掌相碰,倾狂的六阶真气毫无保留地倾泄而出。

明修的眼中闪过丝丝异彩,『露』出惊讶而又十分满意的笑容,豁然放声大笑:“好,丫头,好啊,有望,有望,哈哈哈……”

“老头,今晚应该不只是极『阴』之夜那么简单吧!”倾狂见明修的笑容依然带着忧虑,问道。

明修笑容微敛,浅浅笑道:“就你丫头聪明。”顿了一下,才道:“确实,极『阴』之夜,汇星如棋,天生异象,贪狼星闪耀,光彩倍常,与紫微遥相呼应,突显天界,主凤天大陆之内将有祸事发生,而且……”停下不语。

“而且什么?”倾狂不禁追问。

“你这丫头不要管那么多,这些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等你学会了夜观星象再说。”明修赏了倾狂一个爆粟,明显不想再说下去。

quANbEn5.com全,本网

“死老头,会疼的。”『摸』着额头,倾狂不悦地一声怒吼,心中甚感奇怪:老头是在隐瞒着什么?他未说完的话又是什么?难道跟她有关?有望?是什么有望?

“不疼我打你干嘛!被你气了九年,收点利息也不为过。”相『处』九年,明修也学会了倾狂的现代语。

意外的,这次倾狂没顶回去,只是淡淡地的一句:“你什么时候走?”从见到他带来了那么多书籍时,她就知道,陪伴了她九年的师父要离开了。

明修一惊,随后浅浅一笑,这丫头聪明得都快不是人了,怎能瞒得过她呢!

“天有异象,为师要亲往查探,今晚就走。”

倾狂沉默不语,回想九年来相『处』的点点滴滴,心中有丝不舍,有丝难过。

第一次,师徒两人不吵不闹,沉默相对。

片刻,明修率先打破沉默,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拿到倾狂面前道:“为师就要走了,再送你个礼物——《劲元掌》,自古以来,功法修练者一年内能从一阶晋升到第二阶已属奇才,而混元天诀进阶更是难上加难,像你这样修练混元真气的六阶高手已经是天下间少有的内功高手了,不过,混元天诀是至上的武功心法,用来修练真气,属于内修,而这本武功秘笈——劲元掌,是用来修练武术,属于外修,真正的高手须内外兼修。”

倾狂接过劲元掌秘笈,翻看起来,她前世虽然没修过内功,但中外武术可是样样『精』通,绝对是个高手,此时算起来,她也应该算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了,不知将现代武术融入古代功法中,会怎样?有空要试试看。

“丫头,好自为之,咱们有缘再聚。”

天际传来明修似远若近的声音,倾狂捏紧手中的《劲元掌》,对着遥远的夜空,轻道一声:“保重,师父。”

静默地立于窗前,许久,倾狂才轻呼了一口气,收起《劲元掌》,转身,从包袱里那堆龙麟『国』百官资料中,抽出杨大学士的资料,走到桌案前,细看起来。

杨儒诚,龙麟『国』大学士,正一品,曾任翰林编修,监子『国』院士,为官清廉,正气凛然,从不参与任何『党』派之争,在朝廷中担任的职务都不是什么要职,可算得上是无权无势,两袖清风,就一名整『日』与书为伍的文官而已,然而这只是表面而已。

实则在朝廷之中,凡新进的年青官员,贵族子弟多是监子『国』出身,是他的学生,对他尊崇有加,而且他知识渊博,满腹经纶,通今博古,是天下有名学士,文坛领袖,桃李满天下,每年慕名来找他的青年才俊多如牛『『毛』』,他文弱的身躯背后站的是天下文人学子。

大皇子莫倾乾一派,二皇子莫倾廷一派,一直想拉笼他,奈何他为人温和却十分固执,软『硬』不吃,保持中立,对于皇储之争从未发表过任何意见,九年前更是以修书游历为名远离朝堂,直至一个月前才回京都。

倾狂从明修弄来的杨儒诚的资料中整理出以上信息,灵动的眼睛一转,嘴角轻勾,自语道:“我果然猜得没错,皇帝老爹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演了那场大戏,让我‘同意’拜杨儒诚为师,并不单单是因为杨大学士是位能把‘朽木’教成‘栋梁’的好‘老师’,还因为他手中有这无形的势力。”

皇帝老爹虽做得不动声『『色』』,但又怎么瞒得过她的眼睛呢!从她出生起,皇帝老爹疼她跟疼什么似的,从未跟她说过一句重话,更未对她生过气,即使她再浑再捣蛋都好,就算三年前她大闹上书房,也不过说了她几句而已,可是今『日』,就因为她坐没坐相就发那么大的脾气,就因为她调戏了人家的儿子,说了一句有辱斯文的话,就更得气得一副要打他的样子,还骂她是‘逆子’。

这分明就是在做戏给人家杨学士看,虽然皇帝老爹可以下旨让杨儒诚当她的太傅,但是不是真心当她是徒弟,是不是真心想辅助她,就不是他这个皇帝可以控制的了,所以才会演那场戏,收杨儒诚的心!

倾狂真不知该说她皇帝老爹是世上最好的父亲,还是最偏心的父亲,莫倾乾、莫倾廷为了拉笼这位杨大学士使尽浑身手段,皇帝老爹却使出浑身解数,将杨儒诚推给她,为了这个皇位两位皇兄争得你死我活,想尽办法表现自己,而她不想要,皇帝老帝却是铁了心要将皇位传给她。

为此,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扫了一眼关于杨文鸿的资料,倾狂这下真的只得苦笑了,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他是一个雅素淡泊之人,表『情』打扮可以骗人,但眼睛却骗不了人,他的眼眸平淡无波,似蒙着一层水雾,让人看不透他真正的想法,即使她向他投『射』去百万电伏,他也可以不起丝毫波澜,如不是在调戏他时,看到他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以及复杂不明的『情』愫外,她还真会认为他是一个毫无『情』绪的木头人。

这样一个淡雅少年就算是来见皇帝也不可能会把自己打扮得跟个贵公子哥一样,那样『精』致的打扮虽美则美矣却失了他的本质,绝非他本意,也不可能是杨儒诚的意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皇帝老爹的授意。

相『处』九年,她老爹当然知道她好美之心,却不想连这点也用上,确实用良苦用心,就不怕她真的‘『爱』上’这个‘美人’?要找也找个『女』孩子嘛,将来可以当她的‘皇子妃’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