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3 初试身手

013

初试身手()

但说真的,也难怪皇帝老爹会找这杨文鸿来给她当侍读,先不说他是杨儒诚的儿子,就说他本身,从小就是京都有名的神童,文采风流,结『交』的朋友均是他『日』的栋梁之才,而他将来成就也必不在杨儒诚之下。

莫倾乾有太尉武忠这一派的势力,莫倾廷有丞相杜恒的支持,只有她,这个三皇子,在朝中无权无势,皇帝老爹这是在为她铺路,建立属于她的势力啊!

“不论适合不适合,父亲总是想把最好的给自己最喜欢的‘儿子’!此话果真不假。”倾狂放下手中的资料,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

前世,她父亲也对她使用‘美人计’是为了毁她,今生,她父亲为对使用‘美人计’却是为了成就她。

心中被满满的亲『情』所占满,想着皇帝老爹的用心良苦,想着娘亲的疼『爱』有加,倾狂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迷』』『『迷』』蒙蒙间,耳边传来细微的打斗声,接着是清晰的一声声:“有刺客,护驾,快护驾啊!来人啊!……”

有刺客?皇帝老爹?娘亲?

一惊,倾狂立即翻身而起,小小身子如惊鸿般一闪,便消失在夜幕之下。

仅身着一袭中衣,倾狂踏空而行,飞快闪进内殿,翩然停在横梁之上,无人发现。

恺芸殿内殿中,刀光剑影,数十个持刀黑衣刺客跟一群侍卫战在一起,另一队侍卫护在皇帝和皇妃身前。

侍卫明显比黑衣刺客多了不止一倍以上,然而如此多的士兵,黑衣刺客不仅没有显『露』出半点的惧意,反而全都眼『露』不屑,剑光闪闪,攻上去的侍卫全都被一剑封喉,回老家去了,可见这群刺客必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侍卫流下的鲜血似乎刺『激』到了黑衣刺客,每个人眼中都闪着兴奋与嗜血,出手快、狠、准,侍卫只觉眼前一闪,还没做出反应,喉咙便被割断了,一个接一个,不一会儿,地上躺满了侍卫的尸『体』。

倾狂眉头深深蹙起来,这些侍卫武功未免太弱了吧!这样的身手怎么保护得了皇帝老爹啊?

皇帝莫龙恺面容冷峻,眼见黑衣刺客狠如来自地狱恶魔,杀人如同切菜一手一个,依旧镇定自若,紧紧拥着楚芸烟,不时地低头安抚她,让她莫惊。

“恺……”楚芸烟一声惊呼,一个黑衣刺客的剑已刺到莫龙恺面前。

莫龙恺一个侧身,避开剑峰,一掌打出,黑衣刺客立即吐血而亡,可见莫龙恺武功并不弱,那边,已来好几个黑衣刺客冲破侍卫的包围,齐齐向莫龙恺刺来,莫龙恺双拳难『乱』四手,堪堪避开杀招,却被迫与楚芸烟分开。

“芸儿……”伸手想去拉住楚芸烟,却被一个黑衣刺客的剑峰所阻止,莫龙恺一个后翻,脚一踢,黑衣刺客被踢飞开去,好死不死,竟倒在楚芸烟脚边,一抹厉光在眼眸中闪过。

(QuanBeN5)com。全*本*5

倾狂暗道一声不好,果然被踢飞的黑衣刺客一刀就砍向楚芸烟,倾狂手中凝力,还未出手,已经有人先一步挡住了黑衣刺客的刀,却是另一个黑衣刺客。

楚芸烟吓得脸『『色』』苍白,下一秒便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不断涌入的侍卫再次将两人保护起来。

倾狂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灵动的眼眸带着兴趣注视着那个‘救了’她的娘亲的黑衣刺客,凭她的内力,即使那人说得再小声,她还是听得见那句话:‘我们的任务是杀龙麟皇帝,她不是我们的任务。’

这样的刺客还真逗啊!这些黑衣刺客中,就他的武功最高,至少是个四阶高手,而且手法狠辣,真不知道在他眼中,这些侍卫又是什么的存在呢!应该也不是任务吧!

一眼瞥见楚芸烟发抖的身子,倾狂眼眸闪过嗜血的光芒,敢吓坏我娘亲者——死!

一眼瞥见楚芸烟发抖的身子,倾狂眼眸闪过嗜血的光芒,敢吓坏我娘亲者——死!

犀利的眼眸直视刚刚举刀要砍楚芸烟的黑衣刺客,倾狂运用法门将丹田中的真气,运到食指中指两指,出指疾如闪电,势道威猛无俦,一道无形的真气『脱』指而去,直『射』入那黑衣刺客的厥『阴』俞『『穴』』。

黑衣刺客一顿,还来不及目『露』惊恐,已然断气,直直定住,围攻上来的侍卫不知,一刀砍下,黑衣刺客这才倒下,在所有人看来,是被侍卫砍死的,实则是被倾狂凌空一指,点中死『『穴』』了。

倾狂嘴角轻勾,暗爽,不错不错,有内功就不一样,杀个人都这么容易,一点都不比现代的手『枪』差,不仅不用消音,连痕迹不留。

瞥了眼渐渐不敌的侍卫,倾狂勾起一个『阴』森的笑容,依样画葫芦,再凌空点中另一个正接近莫龙恺的黑衣刺客,不着痕迹地又成功解决一个,如此暗中送了那群黑衣刺客几指,场面立即转变过来。

剩下的黑衣刺客又惊又恐,不明白自个的同伴怎么突然这么没用了,就被这些三脚猫的侍卫给了结了,而皇宫侍卫却是大受鼓舞,越战越勇,加之有倾狂在暗中相助,很快黑衣刺客就只剩下一个了——那个‘救’了楚芸烟的奇怪刺客。

莫龙恺也甚觉奇怪,这些黑衣刺客的武功有多高,他很清楚,绝非这些侍卫能对付得了的,就算采用人海战术,消耗他们的『体』力,也不可能突然间就瘪下去啊!除非……有高人暗中相助。

锐利的眼眸扫过内殿,莫龙恺凝神细察,却终无所获。

倾狂如今已是六阶高手,只要她不泄『露』气息,除非是比她更高阶的高手,否则谁也不能发现她的存在。

剩下的那名黑衣刺客虽只是个四阶内功高手,但他外修功夫却绝对比倾狂这个六阶高手厉害,而且招招是杀招,每招都快、狠、准,就算是五阶高手也未必就能擒住他。

倾狂眼眸一眯,抬起两根小小的手指,『『奸』』『『奸』』一笑,对准他的足三里『『穴』』一指,运气于指,指至气亦至。

黑衣刺客突觉下肢一麻,动作一顿,刀峰一闪,『胸』前已被划下一刀,汩汩鲜血直流,气血已伤,却仍力敌数十侍卫,伤人无数。

不错啊这家伙,一抹赞赏从倾狂的眼眸中掠过,浅浅一笑,带着狡狤。

为了表扬这个家伙,她决定再送她一指,嘿嘿嘿……

这次对准的是他的太渊『『穴』』,气至刀落,黑衣刺客只觉仰掌、腕横纹之挠侧凹陷『处』一疼,手中的刀『脱』落,一瞬间,他的身上又多出了几『处』刀伤。

“留活口。”莫龙恺威喝一声,黑衣刺客因这一声而堪堪避过一个侍卫的杀招。

此时身受重伤又无兵刃在手的黑衣刺客,就只有两条路可走,其一,被擒被杀,其二,尽最后一点真气,逃走。

刀光又至,黑衣刺客赤手一掌击毙近身的一名侍卫,借助他软下的身子,轻功一施展,飞出内殿,聪明地选择第二条路——逃走。

不错不错!倾狂灵动的眼眸亮光一闪,随即消失在横梁上,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捉活的。”莫龙恺黑着脸一声令下,这么多人还让一个身受重伤的刺客给逃了,皇宫的侍卫真的不行。

月黑风高,黑衣刺客逃出恺芸殿便向东方掠去,熟门熟路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宫是他家呢!

猛然停住脚步,戒备地感知四周,如鹰眸般的眼睛在黑暗中灼灼发亮,他感到危险的气息,一种连他都不禁颤抖的『阴』冷气息,然而他却无法感知那气息的方位,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但他很肯定,那只属于一个人的气息,龙麟皇宫中何时有这种高手?

“喂,刺客,找我吗?”一道慵散的悦耳笑声在黑衣刺客的耳边响起,似远若近,好似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又似在他耳边呢喃细语。

黑衣刺客顿觉『『毛』』骨悚然,猛然向前看去:小小少年身着一袭白『『色』』中衣斜坐在假山之上,晃着两只小脚丫,在黑暗中虽看不清相貌,但从身影上看,也不过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

难道那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高手会是这个小孩?这不可能吧!黑衣刺客随即否认了这个想法,暗中嘲笑自己一声,一定是疯了,这是不可能的。

但下一刻,全身一抖,瞳孔猛然紧缩,惊诧地盯着瞬间来到他跟前的小小身子,粉嫩嫩的『玉』面上挂着的一抹狂侫的笑容,灵动幽邃的双眸如同看到猎物般紧紧地锁住他,一股寒意从脚底直蹿进心头,这样的笑容,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身手,天啊!这是个什么怪物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