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4 上学读书

014

上学读书()

“刺客老兄,眼睛别瞪那么大,我这个小小孩会怕的。”话是这样说,可脸上的表『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倾狂小小的胳膊环在『胸』前,好整以暇地斜睨着黑衣刺客,童声童气笑道。

黑衣刺客差点气岔,小小孩?从她身上发出的真气,绝对是个比他还高阶的高手。

眼『露』凌厉的杀气,将全身真气提到顶峰,当下先下手为强,将真气瞬间冲到双臂上,双臂『交』错,脚下一掠,连环挥舞攻向倾狂。

有头脑!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分析出敌我优劣而采用对自己最有利的作战方法,在战技上取胜,好,倾狂暗赞一声,不慌不忙地侧身避过黑衣刺客的攻击,只守不攻,脚步前后左右移动,看似简单,却每次都在黑衣刺客要打到她时都堪堪避过。

黑衣刺客越打心越急越慌也越气,他实在看不到对方用的是什么身法,如此怪异,如此灵活,别说打到她的,连衣角都碰不到,原以为她一个小孩,顶多就是个内功高手,武技一定很差,想不到,却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他当然没见过这样的身法了,倾狂所用的可是现代的跆拳道加散打中的步法,步幅稍小,步法灵活、多变。

眼见黑衣刺客渐显气竭,倾狂勾唇一笑,玩也玩够了,该出手了,就不知威力如何。

右脚后撤,曲臂,标准的格斗式摆开,真气一提,运于手臂上,在黑衣刺客攻上来之际,侧身,一道右直拳打出,配上混元真气,这道右直拳威猛无比,直把黑衣刺客打飞出去。

“嘿嘿,想不到将现代武术融入古代功法中,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一脚踩在昏死在地的黑衣刺客的脸上,倾狂举起自己的小小拳头,兴奋地自语道。

小手一把将黑衣刺客的面巾拉下来,『露』出一张刚毅的俊脸,看样子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已。

只是个小『屁』孩而已啊!倾狂轻松地将她称为‘小『屁』孩’的黑也刺客扛在肩上,一跃,消失得无影无踪。

黎明的曙光初现天际,晨雾下,一个小小的身影迅如闪电地闪进恺芸殿狂阁,快得不带起一点微风,无人能察觉到。

皇帝被行刺那是何等大事啊!上至皇后,下至嫔妃,皇子皇『女』,不管真心不是假意,全都一脸慌张地跑到恺芸殿来关心关心皇帝和芸妃,那阵势,活像皇帝即将要去见上帝的样子,文武百官也早收到风声,有权有势的高官立即进宫来表表忠心,抓刺客的抓刺客,抓『『奸』』细的抓『『奸』』细,总之是‘人心惶惶’,『鸡』飞狗跳。

任外面闹翻了天,倾狂却是好梦正酣,小小的身子钻在被子里睡得昏天暗地,任翠儿怎么叫唤也不肯起来。

昨晚又是突破六阶,又是什么天有异象,然后相『处』九年的师父又离开了,刚想睡下,又发生刺客事件,还跟那个黑衣刺客‘玩’了一会,弄得一夜未睡,天刚蒙亮的时候才沉沉地睡去,这会就算是天塌下来,也难以叫醒她,这个‘嗜睡皇子’从来就不是说假的。

quANbEn5.com【全本5】

可是,万物相生相克,任她莫倾狂再强,也有克星,而她的克星就是她的——娘亲大人。

这不,楚芸烟一出马,倾狂立即掀被而起,睡眼惺忪地抚镜打扮一番,『『迷』』『『迷』』糊糊地被带出狂阁,来到恺芸殿中她以后上学读书的书房——狂斋。

“见过芸妃娘娘,三皇子。”早已等候在狂斋的杨大学士父子立即上前行礼。

“杨大学士,以后狂儿就烦你费心了。”楚芸烟点了点头,真诚说道,声音温柔似水,让人听着舒服。

“娘娘折煞微臣了。”杨儒诚拱手作揖,犹豫了一会,复又道:“娘娘,微臣听闻昨晚皇宫中出现了刺客,娘娘……您没事吧?”

“杨大学士有心了,昨夜幸而有惊无险,皇上与本宫都平安无事。”楚芸烟优雅一笑道,实则还心有余悸,但在臣子面前也不好失礼,伏下身,轻抚还一副『『迷』』『『迷』』糊糊的倾狂的脸,柔声道:“狂儿,快,见过老师,今天起,你就随杨大学士好好学习,知道吗?”

倾狂小小的手覆上楚芸烟手,清醒了不少,娘亲的手好冰啊!哼,看来是被昨晚那群家伙给吓得不轻!就这样杀了他们,真的太便宜他们了,不过,不是还有一个吗?嘿嘿……

“知道了,母妃。”乖巧地点了点头,倾狂走到杨大学士跟前,道了一声:“老师好。”

汗,感觉好像第一天上小学的时候,不过,那时陪着她的是她爷爷,那天,她母亲干嘛去呢?哦,捉『『奸』』去了!貌似还大打出手,最后全进医院去了,然后她身子又多出了好几『处』伤痕……

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将她的小手包裹住,倾狂猛然回过神来,怎么又想到这些事了,难道自己还忘不掉吗?

转过头,原来是一直当隐形人的杨文鸿啊!他是在无声给予她温暖吗?虽然他的眼眸依旧平波无波,但她却能看到其中的关切与温暖,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你这孩子就『爱』贪睡,一旦睡不够就是这样一副『『迷』』糊的样子,连老师说话都没反应。”见倾狂兀自发愣,对杨儒诚的话无丝毫反应,楚芸烟以为倾狂还没睡饱,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道。

“小孩子是这样。”杨儒诚伸出手,如楚芸烟般轻拍倾狂的头,附和微笑道,动作是如此自然温和。

三人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家三口一样,楚芸烟见杨儒诚如此喜欢倾狂,高兴还来不及,哪想到杨儒诚此举如此不适宜。

倾狂愣了愣,杨儒诚看着她的眼眸里竟是深深的疼『爱』,甚至是溺『爱』,就像看着自己的『爱』子一样。

杨老师,你搞错对像了吧?你儿子在那边,倾狂瞥了一眼眼神略黯的杨文鸿,虽然只是瞬间,但她还是看到了,实在很想跟杨儒诚说这句话,但介于楚芸烟在此,她还是当个乖乖的孩子。

楚芸烟走后,倾狂便正式开始她的学习生涯,第一堂课,杨儒诚让她练习着写字,结果她『『迷』』『『迷』』糊糊地泼了杨文鸿一脸的墨水,但杨儒诚却没教训她,反而很温和地让她困了就去休息,然后今天就练到这里,剩下的时间就由杨文鸿教她背一首诗就行了,吓得她以为她把他给气疯了。

她实在不明白,杨儒诚为什么那么喜欢她,那么疼她,虽然她长得很讨人喜欢,但那仅限于初次见到她,不认识她的人,一般人听到她三皇子的名号或见过她一面之后,就对她避如瘟疫,可这个杨儒诚却对她疼如亲子,不,是比疼亲儿子还疼,对她耍浑捣蛋的行为不仅不生气,还『处』『处』包容,简直跟皇帝老爹没啥两样嘛!

不明白,实在不明白,难道是皇帝老爹在暗中又做了什么?

恺芸殿狂斋前面是一大片桃花林,倾狂睡了饱饱一觉后,就被杨文鸿拉到桃花林里背诗来了。

拿着本五言诗,倾狂眯着灵动的眼眸,打量着杨文鸿,桃花树下,翩翩少年执书细读,偶尔几缕清风吹过,落红飞舞,黑发飞扬,他却依然沉浸于书中,如无所觉,淡雅如仙,恍若非尘世中人,如此人物却透着孤寂的气息,看着那孤『独』的背影,她有一瞬间,为这个少年感到心疼,很想为他驱散那一身的孤寂。

“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诗吗?”杨文鸿突而转过头来,取笑地说道。

“你脸上没诗,不过,有花。”倾狂一本正经地回道。

“有花?”杨文鸿疑『惑』地伸手往自己的脸上『摸』了『摸』,没有啊!

“嗯,文鸿哥哥长得就跟朵花似的,本皇子百看不厌。”很郑重得点了点头,倾狂说地认真无比,内心地憋笑不已。

“呃?……”杨文鸿完全被打击到了,绝美的脸庞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真正地跟朵含苞『欲』放的花朵儿一样。

“哈哈哈……”看着一副被雷到的杨文鸿,倾狂终于忍不住地大笑出来,这个杨文鸿怎么这么好玩啊!

“不许笑,赶紧背诗,一个时辰内把第一句给背起来。”杨文鸿恼羞成怒,将倾狂拿倒的书抢过来,倒过来,再塞回去,『硬』声道,只是那脸上飘着的红晕却越显红艳。

“啊!……”倾狂的脸难得黑了又黑,一个时辰?背第一句?真当她是个弱智儿童啊!大哥,这种诗她一岁就倒背如流了好不好!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