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5 十足纨绔

015

十足纨绔()

杨文鸿却把她的表『情』解读为为难痛苦,顿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哈……”

这才是一个十几岁少年该有笑容,有活力!倾狂看着笑得开朗的杨文鸿暗想道,很想,能一直看着他拥有这种笑容,如果她苦着的脸,能让这个笑容保持着,又有何不可呢!

“好了,别苦着脸了,如果你真的背不了,那……那咱就不背了。”快感过后,却是深深的不舍,杨文鸿停止了大笑,拍了拍倾狂的小肩膀,哄道。

闻言,倾狂歪着头,笑了笑道:“不背?被老师知道了,文鸿哥哥可是要受罚的哦!”

杨文鸿却俏皮一笑,怪声怪气道:“能为三皇子受罚,是文鸿的荣幸。”完全是一副谄媚的样子。

倾狂一愣,灵魂的眼眸中涌上丝丝感动,她岂会听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岂会感受不到他对她的关『爱』。

“文鸿哥哥,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莫倾狂的兄弟,以后,我罩着你。”倾狂小手一挥,用力拍在杨文鸿的肩膀上,豪气道,此话,绝对是她的真心话。

前世的经历注定她必是个无『情』冷血之人,人命算什么,礼法道德算什么,就算天下人都死在她面前,她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因为那些人与她莫倾狂无关,她只保护她想保护之人。

而今天,眼前这个少年,从此刻起,便是她莫倾狂此生除了皇帝老爹和娘亲外,第三个想保护之人,只因他给予她的温暖。

“呃!三皇子是皇子,文鸿可不敢当三皇子的兄弟。”杨文鸿一愣,随即笑了笑道,只当倾狂是小孩子在说玩笑话,但她的话,确实让他心里暖洋洋的。

“本皇子说当得就当得,以后也不要叫我三皇子,就叫我倾狂好了。”倾狂绷起脸,一副‘我是老大,我说了算,你少啰嗦’的样子挥了挥手道。

“三……”杨文鸿见倾狂真的不像是在说笑,便想阻止,这可是与礼法不合啊!但在倾狂充满霸气的眼眸一瞪下,咽了咽口气,出口的话变成了:“倾……倾狂。”

“哈哈,好,文鸿哥哥,现在身为你兄弟的我,有件事,想让你帮忙,你答不答应?”倾狂早有预谋,大笑着道。

“什么……什么事?”他有不好的预感,‘灾难’三皇子的事绝不是什么好事。

小手招了招,倾狂伏在杨文鸿的耳边,贼兮兮道:“趁今天没人管,你带我出宫去玩。”来这里九年了,天天困在皇宫里,她早就闷坏了。

京都最繁华的东大街上,人来车往中出现一位翩翩佳公子,青竹素也袍子,眉如翠羽,眼若明星,淡雅如仙,一身书卷气,脸上是深深的无奈,身边跟着个十分俊俏的小公子,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玉』面朱唇,脸上是比春风还要粲然的笑容,实在是讨人喜极了,二人一出现,立即引起连锁反响,男『女』老少全都看呆了去,一场『女』人间的战争如火如荼地在街头展开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好俊的公子啊!跟我真是绝配啊!”花痴甲『露』出一口大『黄』牙,一脸痴『『迷』』道。

“你少在这丢人现眼了,如此才子,当配如我佳人……”一自称名门才『女』者丝帕半掩,很努力做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朱唇‘轻启’恶狠狠道。

“少胡说,惺惺作态……”众『女』子狠狠地一瞪,不屑攻击道。

那边『乱』成一团,这边两人优哉游哉地朝目的地而去,不,该说只有那个小公子优哉游哉,而那个翩翩佳公子表面淡然,实则已是一身冷汗,他好想打退堂鼓,奈何迫于某人的『『淫』』威,只有怀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前进了。

“兄弟,行『情』不错啊!”倾狂瞥了眼越演越烈的场面,小手勾上杨文鸿的肩膀,坏坏地笑道。

杨文鸿难得如此大『情』绪地瞪了倾狂一眼,虽然他听不太懂这话的意思的,但大概也知道是在笑话他。

咦?神仙公子也会瞪眼?哈哈,看来她很有将圣人『逼』疯的潜质。

倾狂刚想再说上两句,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声响起,让她的坏笑一下子僵在脸上。

“好可『爱』的小公子啊!爹爹,爹爹,我要嫁给她。”

“好,爹爹这就去打听听是谁家的公子,给你提亲去。”

“娘亲娘亲,我也要那个小哥哥……”

“我不要吃糖葫芦,我要吃那个漂亮小哥哥……”

呃!古代的小『女』孩都这么强悍吗?太可怕了太可怕,倾狂额头出现三条黑线。

“兄弟,你行『情』也不错啊!”杨文鸿笑笑地将胳膊搭在倾狂肩上,将原话还了回去,所以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用十年,他就给报回去了。

“兄弟你学习能力挺强的嘛,都会现学现用了。”倾狂一气,白了杨文鸿一眼,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就跨步向前走去,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现在算是领悟到了。

不多一会,倾狂和杨文鸿站立在龙麟『国』最大的勾栏院听雪楼前。

看着冷冷清清的楼前只有三三两两个花姑娘在迎来送往,倾狂皱着皱眉,不可置信瞪大眼睛,自语道:“不是吧!这就是凤天大陆上屈指可数的青楼——听雪楼?这么冷清?”这完全跟她想像中那种纸醉金『『迷』』的『情』景一点都不着边嘛!

“因为现在是白天。”杨文鸿淡雅一笑,好心地解『惑』道。

可是在倾狂看来,他的笑容带着『『奸』』诈,难怪当她提议要来青楼时,他虽反应『激』烈却也不怎么阻止,敢『情』是知道这来了也是白来啊!也怪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一碴呢?上一世,她也是过惯了夜生活的人,当知这种行业都是在晚上『『操』』业的,看来她这九年是过得太舒坦了,才会这么‘无知’地被摆了一道。

正当倾狂愤愤不平地想着的时候,一声哭喊声响起,拉回了她的思绪,不爽地抬头看去,只见听雪楼前,离她不远『处』,一个猥琐的男人拉着一个小『女』孩的手,另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妇』『女』拉着小『女』孩的另一只手,不让那男人把小『女』孩带走。

“妈的,叫你不放手。”猥琐男人一脚踹开那个『妇』『女』,骂道。

“我不放,她是你『女』儿,你怎么能把她推进火坑呢?……”『妇』『女』哭喊着,死死地拉住小『女』孩,可『女』人的力气怎么比得上男人呢!

眼看着小『女』孩就要被拉进听雪楼了,『妇』『女』倒在地上无助地哭喊着,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议论纷纷,然而却没有人上前阻止。

从围观百姓的议论中可知,这个猥琐男人是个『赌』徒叫李三,那个『妇』『女』是他妻子,那个小『女』孩是他『女』儿,老剧『情』,就是老爹『赌』输了钱,要把『女』儿卖进『妓』院的戏码。

“等等。”一声威势十足的喊声成功地让李三停了下来,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只见倾狂鼻孔朝天,甩着小胳膊,迈着小脚,踩着小步子,一副大爷的模样走到李三面前,小手一挥:“你这『女』儿,爷我要了。”

‘砰砰’众人绝倒,天啊!他们不会听错吧!

“小鬼,你捣什么『乱』啊!回去吃『『奶』』去。”李三愣了愣后,恶声恶气要推开倾狂,继续向听雪楼走去。

倾狂一手拉住小『女』孩的小手,痞声痞气道:“爷我现在想吃她,少说废话,爷我就要她,你不是就要钱吗?爷我别的没有,就钱多,开个价吧!”那语气,十足的登徒子加暴发户。

狂,太狂了,太狂傲了,可惜了长得这么副好皮囊却是个好『『色』』小流氓,众人无不可惜瞪大双眼。

“你……”李三气结,正想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却见倾狂一身的贵气,想来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孩子,想着卖到听雪楼还不知能卖几个钱,倒不如卖给这小孩,说不定还能骗个好价钱,当下脸『『色』』一变,一脸讨好道:“小公子,一千两如何?”

一千两?这个狮子的口未免也开得太大吧!不过,瞥了瞥从头到尾没什么反应,连眼皮也不掀一下的小『女』孩,倾狂嘴角一勾,买下这个小『女』孩,一千两,值。

“好,成『交』。”倾狂小手一挥,豪爽道,将小『女』孩拉进自己的怀中,就要叫在一旁早就呆住的杨文鸿付账,却猛不丁地被推开。

“你放开我『女』儿。”原来是那『妇』『女』见倾狂这个小『『色』』鬼当众抱自己的『女』儿,冲上来,推开倾狂,将小『女』孩护在怀中。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