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6 揍小王爷

016

揍小王爷()

倾狂由于一时不注意被推开了,但还是紧拉着小『女』孩的手,挑了挑眉,流里流气道:“她现在是爷的『女』人,爷我想怎么抱她亲她都行,岳母大人,该放手的是你。”

哇,够狂,够流氓,够风流,连京都最有名纨绔子弟也得甘败下风。

“你……你无耻,你这个流氓,谁是你岳母,快放手。”『妇』『女』气得破口大骂,她怎么能让『女』儿落入这个纨绔流氓手中,那一生可就毁了。

“哼,那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流氓!”倾狂小脸一黑,一个用力狠狠推开『妇』『女』,将小『女』孩抱了个结结实实,还在她脸上亲了一大口。

“三……倾狂……”杨文鸿惊呼了一声,平淡无波的眼眸涌上怒火和不明意味的『情』绪。

倾狂对众人那完全被雷焦的见鬼表『情』视若无睹,灵动的眼眸带着坏笑,只盯着木头一样的小『女』孩看,不放过她任何细微的变化。

“大胆狂徒,天子脚下,竟敢强抢民『女』,还不快快把小姑娘放开。”人群中,一道稚嫩的威喝声如晴天霹雳般响起。

倾狂斜着眼看过去,人群中走一个大约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公子,身着白底金绣锦袍,头带『玉』冠,一身的贵气,趾高气扬的跩样,一点都不下于她,应该也是京都中的权贵家的公子,有趣。

“爷就不放开,你能怎样?”倾狂瞥了瞥嘴,一副跩上天的样子,挑衅道。

“放肆,知道小爷是什么人吗?竟然跟我这么说话,不想活了吗?”贵小公子跨着小步上前,一把抓起倾狂的衣领,瞪着眼睛恶狠狠道。

“爷我管你是什么人?爷只知道你再不放手,就连人也做不了。”倾狂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狂妄道,小手扣上贵小公子的揪着她衣领的手,一用力,很轻松地掰下来,没内力,只是个嚣张的小孩而已。

贵小公子手上一疼,立即呀呀地大叫起来:“疼疼,放手,快放手……”

“哼,没用的草包,只会哇哇大叫。”倾狂不屑地一甩手,哼了哼道,跩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贵小公子被一甩,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而一个小厮扶住了他,一站稳,就推开那个小厮,冲着倾狂气愤道:“你……你说谁是草包,你才草包。”语无伦次,看来被气得不轻,估计是从小到大,没人敢这样对他。

“谁刚刚哭爹喊娘,谁就是草包,会叫的大草包。”倾狂得意的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取笑道。

围观的人都大笑起来了,好笑地欣赏着由‘卖『女』还债’,到‘强抢民『女』’,再到‘俩小孩伴嘴’这一连串的大戏,不得不让人感叹世风『日』下,这『国』民的素质太低了。

贵小公子被众人这一笑,觉得没脸子,再看倾狂一副尾巴快要翘上天的样子,一下子急了,红着眼,不顾形象地冲倾狂扑了上去,一拳就往她脸上招呼。

QuanBen5(cOM)全,本网

倾狂皱了皱眉,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显『露』武功,侧着身堪堪避过,狼狈在地上一滚,灰头灰脸地站起来,心中无比郁闷,这个死小孩,没内力是没内力,身手还挺快的。

“倾狂,你没事吧?”杨文鸿赶紧蹲下拍了拍倾狂的衣袍,低声问道,淡然的眼眸中写满的紧张。

“我没事,文鸿哥哥,你让开。”倾狂灵动的眼眸微闪,瞬间又是那副张狂的样子,轻轻地推开杨文鸿,冲着那个洋洋得意的贵小公子,一拳就往他右眼上招呼。

“哎哟……”贵小公子虽然动作灵敏,但依然躲不过倾狂这‘轻轻’一拳,立即变成‘单熊猫’了,倾狂看着觉得不好看,在贵小公子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再送上一拳,直接将他变成‘『国』宝’了。

很快,在京都最繁华的听雪楼门口发生了两个小公子为‘夺美’而大打出手的事件。

倾狂年纪虽小,却是稳占上风,没用上什么内功武术,完全是打浑着来,免不了身上挨上不痛不『痒』的几拳,外加衣裳凌『乱』,看起来挺狼狈的,而贵小公子更惨,除了一双熊猫眼,脸颊还肿得像个猪头,十足个熊猫加猪头的混合『体』,真的‘连人也做不了’。

“住手,你们两小孩在干什么?”一声威严的喝声平地炸起。

倾狂两人齐齐停了下来,分开,站起来,看向声音的来源。

是他?倾狂暗皱了下眉头,丞相杜恒,她满月宴上见过一面,绝不会认错。

杜恒一见到她,立即一副惶恐的样子,上前行礼道:“呀,原来是三皇子啊!老臣见过三皇子。”

不出意外,现场响起一声大大的倒抽气声,三皇子耶,那个才刚满月皇帝就想立为储君的‘灾难皇子’,谁碰到她谁倒霉,而且文不成、武不就,还调戏侍读,如今看来,这个三皇子比传闻中还要煞还要浑。

倾狂轻易地从杜恒的眼眸中看到一丝恶『毒』闪过,哼,她早就感觉到有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暗中看着她,想不到竟是这个老家伙,故意看到这个时候才出来阻止,顺便告诉大家她是‘三皇子’,给全『国』人民留下‘三皇子’顽劣,不堪为君的印象,用心歹『毒』。

眼角微向上瞥去,酒楼二楼的窗户正好晃了几晃,呵,莫倾廷也来了!

这时小贵公子突然出声:“你是三皇子?”

倾狂怎么觉得这小贵公子的声音里带着兴奋和浓浓的仰慕啊!她一定是听错了,谁能仰慕‘三皇子’啊!还不来及回答,却听杜恒又一声不可置信地惊呼:“小王爷?”

小王爷?这跩小孩是小王爷,天啊!给我一道雷吧!这回轮到倾狂被雷焦了,她把小王爷给揍成‘猪猫混合『体』’了,皇帝老爹不把她劈了当柴烧才怪。

“文鸿哥哥,他是什么小王爷?”倾狂小声地问杨文鸿,希望他只是个不受重视的小王爷。

“我也没见过他,不过看他的样子,倒像是并肩王的『独』子莫羿轩小王爷。”杨文鸿的眉头皱得都可以夹死苍蝇了,这下他可闯祸了,倾狂的名声从此毁了,杜恒这只老狐狸,是故意的。

“三……”贵小公子,哦,是莫羿轩刚想说什么,奈何被打得太重了,华丽丽地晕倒了,这可急坏了他身边的小厮。

杜恒这只老狐狸立即慌张地亲自送莫羿轩回府,整个场面『乱』成一团,李三见金主竟是‘灾难’皇子,吓得拉着自小『女』孩就跑进听雪楼,倾狂此时亦是‘自身难保’了,也无法阻止,拉着杨文鸿趁『乱』逃跑。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倾狂回宫不久便被‘请’到御书房去,一顿好骂是少不了的,差点还挨了打,幸好她娘亲出来保她,让她意外的是杨儒诚也出面为她说好话,皇帝老爹才放过她,其实她今天真的很冤啊!为了她老爹的用心良苦,她真的想收敛收敛,就出去逛一圈,看看这古代的街道是怎样的,顺便去看看穿越者必到之地——青楼。

哪想到会遇到‘卖『女』还债’事件,而且那个小『女』孩很对她味口,便出手‘相救’,顺便试试她符不符合她的要求,反正也没人知道她的身份,可是半路竟杀出个程咬金,还是个小王爷,最可恨的是好死不死,刚好莫倾廷、杜恒也在场,这下她这个三皇子算是坐实了‘纨绔皇子’这个恶名了。

皇子犯错,侍读受罪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对于此次‘案件’,经皇帝老爹、娘亲、杨儒诚三司会审,判决如下:她,莫倾狂,此次案件的主犯,亲自去向莫羿轩道歉,外加闭门思过一个月,杨文鸿,被她连累的倒霉鬼,受杖责十下,外加暂停侍读一职三个月,立时生效。

这可不行,文鸿哥哥既是她想保护之人,又岂能让他因她而被打,经倾狂上诉,外加耍浑,判决改判如下:她,亲自去向莫羿轩道歉,然后在闭门思过一个月内将《礼记》第一篇背起来,以抵杨文鸿十下杖责,暂停侍读一职三个月改为两个月,立时生效,不得再行上诉。

因天『『色』』已晚,道歉一事,留待明『日』执行,楚芸烟丢下这么一句,就拉着倾狂回狂阁,细心地为她检查是否伤到哪?直待莫龙恺来拉人,才肯离开。

楚芸烟一离开,躺在『床』上当‘重伤病员’的倾狂立即生龙活虎地翻身而起,瞬间消失无踪。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