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8 前往元都

018

前往元都()

呃!这人莫不是被她揍疯了,得了,那她也不用道歉了,跟个疯子没啥好道歉的。

“哈,三皇子,哦,不,父王说照辈份,该叫你表弟,哈哈,表弟,你知不知道,从听闻了你一岁烧了皇贵妃的寝殿的光荣事迹之后,我就特想见见你,后来又听说了你那么多的‘英雄事迹’,我就对你特崇拜,虽然你比我小,但是我对的景仰还是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更如那『黄』河泛滥之水,一发不可收拾……”莫羿轩咧着嘴,扑闪了一双熊猫眼,连绵不绝地表达着自己的崇拜之『情』。

“停……”实在忍受不住这种‘星爷式’的景仰,倾狂黑着一张俊脸,做了个停的手势,喊道,一不小心,连英语都出口了,她现在可以肯定,这人不是疯了就是那种不安分的主,否则怎么会把她这个‘灾难皇子’当偶像呢!

莫羿轩还真特听话地闭上那鼓噪的嘴,但是没让倾狂清静几秒,又开口道:“我问个问题,问完我就闭嘴,那个‘死『洞』’是什么意思?哪『国』的语言?我怎么没听过?”

废话,那是英语,你当然没听过,倾狂白了他一眼,道:“那是我自创的语言,不行吗?意思是让你闭嘴。”

“哇,你还会自创语言,真是太厉害了……”只听得前句,没听得后句,莫羿轩又准备开始他的长篇景仰之『情』了。

幸好,在倾狂忍不住,想一掌了结他时,一个声音响起,成功地救了莫羿轩,也救了倾狂的耳朵。

“败家子,你又在吵什么吵啊?”随着一个娇喝的声音响起,一身火红的小姑娘风风火火地冲进来,对着莫羿轩就是一脚踹下去。

“男人婆,你……你今天不是不来吗?”莫羿轩『摸』着挨了一脚的『臀』 ,刚恕吼一声,就被那红衣『女』孩给瞪得瞬间没了气势,委委屈屈地问道,哪还有昨天对着倾狂的那个跩样啊。

“本小姐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想来,你有意见啊?”红衣『女』孩特有气势地手叉腰,眼一瞪,吼道。

“没,没意见。”莫羿轩缩了缩头,拼命地摇摇头,小声道。

野蛮『女』友?倾狂有丝错愕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第一个闪入脑海的就是‘野蛮『女』友’这四个字,这个小『女』孩太强悍了,可是更强悍的还在后头呢。

“哇……好可『爱』的小公子,来,姐姐抱抱。”正在大耍雌威的红衣『女』孩一眼发现倾狂的存在,立即爆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扑上来,就给了倾狂一个狼抱。

“大姐,你快闷死我了。”想不到这个红衣『女』孩看似挺弱小的,力气那么大,倾狂不得不出声抗议,一个六阶高手如果就这样被一个小『女』孩闷死了,多丢人啊!

“大姐?”红衣『女』孩一听,微放开倾狂,眨了眨眼,就在倾狂以为她要生气时,猛然再一个更夸张的狼抱,边跳边大声道:“哈哈,以后我有个可『爱』的弟弟了,哈哈……”

QUAbEn5.COm。全*本*5

这人的曲解能力,真是让倾狂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喂喂,男人婆,你再抱下去,我兄弟就要被闷死了。”莫羿轩终于看不下去了,拉开红衣『女』孩,将倾狂拯救出来道。

“她是我弟弟,什么你兄弟啊?”红衣『女』孩一手拉住倾狂的小胳膊,一手叉腰,十分野蛮道。

“什么你弟弟,你知道她是谁吗?不知道吧!我来告诉你,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三皇子,我的倾狂表弟,你一天骂了不止十次的‘草包皇子’。”莫羿轩一手扯住倾狂的另一只小胳膊,得意地介绍道。

什么?大名鼎鼎?还一天骂了不止十次?她是杀了她全家,还是哪得罪她了?倾狂很郁闷地想着,可是她绝对想不到,有一天,她会被人当面骂得那么惨。

红衣『女』孩一听,疑『惑』地看了倾狂一眼,咻地一手扯住倾狂的耳朵,开始喷口水道“你就是三皇子?我说你这死小孩,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那么浑啊!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学武,当个有用之人,丈着皇上的宠『爱』,为非作歹,搞得神憎鬼厌的,你说说你,你活在这个世上有什么样,丢不丢人啊你……”那样子,活像她是倾狂她妈。

“好了……”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倾狂很聪明地选择了第二种,双手一甩,一声大吼,脸『『色』』黑得不能再黑,看着完全怔住的两人,深呼了两口气,一手指着红衣『女』孩,道:“你,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是怎样的人,用不着你来管,你要耍野蛮,找你男朋友去,少在本皇子面前装大人,也少在那攀亲攀戚的,还有你。”指向莫羿轩,继续道:“我说你是不是被虐狂啊?如果是,找你这个野蛮『女』友去,不要在我面前发疯,否则本皇子让你真的当不成人。”

疯了疯了,她就不应该妥协来什么并肩王府道什么歉,这里的人没一个正常的,都是神经病啊!不行,不能再呆下去,否则,她保不准会不会一掌将两个烦人的家伙给劈死。

可惜,进得了这个门,她就很难再走出去了,既然两人是‘神经病’又岂会这么轻易就被她的气势给吓倒。

“哇,好有气势,不愧是我表弟。”莫羿轩拉住要走的倾狂,一脸的崇拜道。

红衣『女』孩一愣过后,摆出个更凶的架势,不屑地一声道:“切,别以为你是皇子就了不起,能得本小姐这一骂,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好了,看在你刚刚叫我一声姐姐的份上,你就个弟弟我就收了,从今以后,好好听话,知道吗?”说着,小手一挥,拍了拍倾狂的头,一副大姐姐的样子。

倾狂这回真的被打败了,这两人完全没有正常人的思维,可是看着这两人对她的那种发自心底的崇拜和‘恨铁不成钢’,她还就下不手了,甚至有点喜欢上这种带着童趣的热闹气氛,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

足足被那对‘疯子’拉着崇拜(教育)了一天,外加欣赏野蛮『女』友折磨可怜男友的戏码,等到『日』落西山的时候才被恩准放行,而付出的代价是,她得叫那个野蛮『女』孩,哦,不,据说是叫萧若夕为姐姐,然后收莫羿轩为‘小弟’,从此,三人结下不解之缘。

拖着疲惫的身子,倾狂向恺芸殿的小御书房走去,她还要向她皇帝老爹‘汇报’呢!却在走到门口时,被里面她皇帝老爹说的话给征住了脚步。

“一个月后的端午节,是十年一度七『国』聚会的『日』子,廷儿,这次由你代表龙麟『国』前往元都参加。”

“一个月后的端午节,是十年一度七『国』聚会的『日』子,廷儿,这次由你代表龙麟『国』前往元都参加。”

元都?哈,这回真是天助我也!刚好听到这句话的倾狂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经通传,直接推门而入,打断了里面的谈话。

“父皇,我回来了。”一声高喊,倾狂不理御书房里还有其他人,直接蹦到莫龙恺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撒娇。

“回来了,呵呵,怎么去了那么久啊?累不累?”莫龙恺宽厚的手掌拍了拍倾狂的头,慈『爱』地笑着道,一时竟也忘了这时在御书房,而且还有其他人在。

“不累,父皇,你们这是在聊什么啊?”倾狂状似无意地问道,眼角余光却瞥她那位二皇兄,刚好看到他眼底闪过一丝不可察觉愤恨。

莫龙恺这才想起还在其他人在,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道:“咳,狂儿,来,先来见过你两位皇叔,这位是你二皇叔贤亲王,这位是你三皇叔并肩王。”说着,指了指坐在下首最前边的两位身着蟒袍中年男子。

“见过两位皇叔。”倾狂一脸乖巧地上前拱手行礼道,暗中细细地将这两位刚回京都的皇叔打量了一下,坐在右手边外表斯文,笑得和蔼可亲的是龙麟贤王,是皇帝老爹异母同父的亲弟弟,左边一脸正气,颏下五绺长须,谦逊宽容,颇有长者之风的是并肩王,跟皇帝老爹的堂弟,立下赫赫战功,是位传奇人物,嗯,也是莫羿轩那个‘疯子’的父亲。

“好好,皇上,我看三皇侄乖巧听话,一点也不像外界传闻地那样不堪啊!”贤亲王上下打量着倾狂,笑道。

“呵,皇上,你说三皇侄文不成,武不就,臣弟可不那么认为,这文嘛,臣弟就不知,不过就武嘛,呵,轩儿虽然不学无术,不过拳脚功夫也学过两三下,而且比三皇侄大上几岁,可却惨败至斯,恐怕三皇侄是真人不『露』相吧?”并肩王抚了抚胡须,眼『露』『精』光,若有所思笑道。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