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19 初到元都

019

初到元都()

汗,不会被看出来吧!这位并肩王果真名不虚传,一来就来试探她了,就是不明白,这么『精』明能干的父亲,怎么就生出那样的一个疯子来呢,难道是基因突变?

“两位皇弟可别被她给骗了,什么真人,她别的不会,打架耍浑最拿手。”莫龙恺摆了摆手,一副‘别丢人现眼’的样子道,其实,心里却十分开心有人赞他儿子。

“父皇,你还没说,你们刚在聊什么呢?”倾狂又跑回莫龙恺身边,晃着他的手问道,她是想去元都,她不是来给他们研究的。

“父皇正在跟你们两位皇叔和二皇兄商讨有关一个月后十年一度七『国』聚会的事,看,都被你给打断了,好好坐着,别出声!”莫龙恺将倾狂抱在腿上慈『爱』道,抬起头,又是一派皇帝威严的样子,道:“廷儿,此次去元都要小心行事,不可失了我龙麟『国』的面子,相信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儿臣不敢稍忘父皇教诲。”莫倾廷起身恭敬回道,已是十六岁少年的他也是有名的美男子,一派的温文儒雅,素有‘小贤王’之称。

“元都?听说元都有很多美人,父皇我也要去元都。”倾狂不失时机地再次抱住莫龙恺的胳膊嚷道。

“胡闹。”莫龙恺脸『『色』』一沉,佯装生气喝斥道。

倾狂会怕才怪,继续缠着:“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去嘛!”

最后莫龙恺给缠得没法,灵机一动,摊了摊手道:“元都远在千里之外,就算朕同意你去,你母妃也舍不得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你也不想让她担心吧,听话,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父皇亲自带你去玩,怎样?”

威『逼』加利『诱』,嘿,可惜这次我可是铁了心,非去不可,倾狂状似低头想了一下,就在莫龙恺以为她被说动时,突然跳出他的怀抱,故意曲解道:“就是说,如果母妃答应我去,父皇就不会阻止了?好耶,我这就去问母纪,父皇,君无戏言哦!我走了……”说着不待莫龙恺反应过来,就往外冲出去。

急于去说服她娘亲的倾狂,没发现在场面『『色』』各异的其他三人那眼眸中闪烁的光芒。

想当然尔,她娘亲是不会同意倾狂去元都的,而且是跟着莫倾廷一起去,搞不好怎么死都不知道。

所谓有志者事竟成,莫倾狂想做的事,没人能阻止,闭门思过的一个月,倾狂『日』『日』夜夜的缠着她娘亲,缠到她皇帝老爹想杀了她的心都有,最后在再三保证,外加一口气将《礼记》全给背出来,楚芸烟那个『激』动啊!终于在大队人马即将开拔前纤手一挥,准了,楚芸烟一点头,莫龙恺也只得点头答应的份,就这样,倾狂终于能如愿地前往元都了。

因为有了皇帝最宠『爱』的三皇子同去,所以卫队整整多加了一倍,那个大阵仗啊!活像要去打仗,最后还是在并肩王的劝说下,外加派出最『精』锐的侍卫左右保护,才将那一卫队给撤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京都城门外,皇帝莫龙恺拉着倾狂的小手,敦敦嘱咐道:“元都可不比在龙麟,不可任『『性』』胡闹,不可与人动手结怨,知道吗?”

“知道了,父皇。”倾狂乖巧地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想:她这次去元都就是要去动手的,恐怕不能听话哦。转头,偷瞥了一眼,站在她车辕边,身着龙麟侍卫服的叶影,暗笑一声,就算你不服输又怎样,最后还不是得乖乖听话。

“廷儿。”莫龙恺转头叫了立在一旁的莫倾廷一声,低沉着声道:“好好照顾你三皇弟,朕要她毫发无伤地回来。”眼眸『精』光一闪,带着迫人的王者之气。

莫倾廷浑身不可察觉一震,恭敬回道:“儿臣会好好照顾三皇弟,请父皇放心。”

“表弟,表弟……”

“狂狂,狂狂……”

突然从人群中传来叫喊声,太过吵杂,这样稚嫩的声音很难听得清楚,但对于倾狂来说,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听得冷汗直流,立即对还想嘱咐什么的莫龙恺道:“父皇,再不起程,天就要黑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天啊!她可不想再被那两个‘疯子’缠住。

『日』近中午,倾狂一行终于在皇帝和百官的目送中,前往元都。

天元王朝,中央之主已是名存实亡,所以百年前建『国』时立下的这十年一度各诸候『国』上朝进贡便演变为各『国』皇室贵臣前来游山玩水,炫耀『国』威的所谓七『国』聚会。

端午前夕,元都东正大街上人『『潮』』涌动,百姓纷纷驻足相望,只见,阵容盛大的大队人马从东正城门进城,天元朝丞相亲自出城迎接,在侍卫队中间,白马之上是一年少美男子,脸上挂着儒雅的笑容,着实『『迷』』倒不少『女』子,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队伍中竟那辆华贵的车辕,两匹纯白一『『色』』的骏马扬鬃甩尾,如椽的车辕架着沉香乌木的宝盖华车,『玉』石琅琅,连车厢里遮光的帷帘都是金丝绣成,『阳』光下闪闪光彩,好不华贵。

而让人注目的不是这辆车辕的华贵,想天元王朝的皇子皇孙,贵族大臣最是极尽奢华,再华贵的车辕他们也见过,真正引起他们兴趣的是,历来前来参加聚会的各『国』为彰显『国』威,马上雄姿,从来都不坐车辕,而今『日』,最为强势的龙麟『国』竟用了车辕,莫不让人好奇,这车辕中坐的是何人。

驿馆门前,天元王朝太子元启亲自等在驿馆前,一见龙麟二皇子莫倾廷到来,立即上前,迎道:“二皇子一路辛苦了,元启失迎了。”

这个太子模样倒是挺俊俏的,只是面『『色』』腊『黄』,双目无神,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人,此时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尤其猥琐,天元王朝有这样的太子,不想亡『国』都难,倾狂边从车辕跳下来,边暗想道。

“元太子客气了。”莫倾廷儒雅而又不失大『国』风范道,一眼瞥见倾狂跳下车辕,眼眸闪过丝厌恶,表面却亲切地拉着倾狂到元启面前道:“元太子,这是我皇弟三皇子莫倾狂,三弟,这位是天元太子。”

元启早在倾狂出现的那一刻,就发现了,眼睛都看直了,貌似嘴角边还有可疑『液』『体』,连莫倾廷说话也没听见。

靠,这个家伙还有恋童癖啊!倾狂眉头一蹙,嚣张无比喝道:“看什么看,又不是美『女』,口水都快流满地了,恶心的家伙。”

咝!意料中四周地响起了阵倒抽气声,本来听到这个可『爱』得不得了的小少年就是那个闻名整个龙麟『国』的‘灾难皇子’,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后退,这会再看‘灾难皇子’大发‘神威’,纷纷能退多远退多远,就怕被‘灾难’波及。

元启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青,变幻不定,却不敢发作。

莫倾廷见差不多了,便真如大哥哥般道:“三弟不得无礼。”又上前对元启笑道:“倾狂还小,不懂礼数,太子莫怪。”一句话,显得自己的大家风范,又明白地告诉所有人,她龙麟三皇子只是个不懂礼数的家伙。

“呵呵,不怪,咳,两位皇子先入驿馆吧!”元启尴尬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道。

驿馆是专为七『国』聚会时,六『国』使臣临时居住地,分有龙苑、楚苑、齐苑、燕苑、韩苑、凤苑,每一苑都按各『国』风俗『爱』好而修建,豪华无比,此时,各『国』使臣早已纷纷到来,龙麟『国』是最晚到达。

倾狂一行刚进驿馆,正要向龙苑走去,突然一个不明飞行物直直朝倾狂砸去。

真倒霉!倾狂暗骂一声,不能在人前显『露』武功,要想避开这个来势汹汹的‘球『体』’,有点难度。

正当倾狂想着是就地驴打滚躲开呢?还是直接让它砸下来算了的时候,眼前身影一闪,一个侍卫身手敏捷地挡在她面前,稳稳地接住那个不明物,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三弟,你没事吧?”莫倾廷紧张地问道,扫了那个年纪不大的侍卫一眼,担忧的眼眸中闪过愤恨。

脸『『色』』惨白的倾狂拍了拍『胸』口,从‘侍卫’的身后走出来,带着余惊颤抖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小小的手从‘侍卫’手中接过个那个由竹滕制成的球『体』,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用带着满是深深笑意的双眼,看了她的‘救命恩人’——叶影一眼。

叶影自是看到她带着笑意的眼眸,不自在的撇过头,退开,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看到她有危险会挺身而出,那一刻,他根本就没想过,对方的武功比他还高,根本用不着他保护,出手只是本能的反应,本能地想保护她。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