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0 结下梁子

020

结下梁子()

“喂,小子,把踘球拿过来。”一声粗野的声音响起,带着目中无人的蛮横。

倾狂斜眼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着短袖,面黑『体』胖,阔嘴虬髯,一派粗鲁的男子高仰着头,浓眉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环眼爆出『精』烁之气,冲着她大呼小叫,分明是个蛮族样。

灵动的眼眸一转,涨红着脸,大喝一声:“王八糕子在叫谁啊?”

“王八糕子在叫你。”那个有身躯没大脑的粗鲁男子想都没想,立即接道。

倾狂嘴角轻勾,将手中的踘球向上一抛,又接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原来是你这个王八糕子在叫爷我的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笑开了,又很快停住,只能憋笑,因为某个黑脸已经涨成红脸了。

“臭小子,你找死。”粗鲁男子一把冲上去,想打扁倾狂,奈何被人拉住。

“你要找屎啊?得到茅厕去。”倾狂摊了摊手,不怕死地继续耍着他道。

“你……啊!……”粗鲁男子面子大失,恼羞成怒地推开拉住他的人,伦起拳头就朝倾狂挥去,却在半道被人挡住。

“燕兄,何必跟个小孩斗气呢?”清润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着劲装的男子带着笑意挡在粗鲁男子的面前。

“哼,看在月兄的面子上,本皇子就饶了她这一次。”粗鲁男子冷冷哼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手,道。

劲装男子依旧带着笑意,转过身,蹲下来,与倾狂平视,道:“你就是龙麟三皇子吧!久仰大名哦!”

倾狂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了真诚,不带丝毫虚伪,此人如果不是真的如此和善,就是天生的演员,不客气地问道:“你是谁啊?”

“我,呵,我是齐月『国』太子月钧枫,那位哥哥……”指着粗鲁汉子道:“是燕雨『国』皇子燕达朗,我们刚刚在玩蹴踘,一时用力过猛,以至球出界,差点打到你,哥哥在这给你道歉。”

哦,原来是齐月『国』那位有名的‘仁太子’啊!燕达朗?燕雨皇最宠的儿子?不会吧!就这熊样?

“原来是‘仁太子’,倾廷早已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一旁看好戏的莫倾廷带着儒雅的笑容上前道。

“倾廷兄说笑了,龙麟二皇子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月钧枫回以招牌一笑,道。

“呵呵,几位皇子都是人中之龙,元启有缘与诸位相识,是元启的荣幸。”元启趁机地上来攀『交』『情』道。

倾狂轻易地看到燕达朗脸上那毫不掩饰的轻蔑之『『色』』,圆碌的黑眸一转,心中已是有底了。

“倾狂皇子,是不是对踢蹴踘有兴趣啊?想不想学啊?”见倾狂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蹴踘,月钧枫以为她对蹴踘有兴趣,便轻声地问道。

倾狂刚想回答,一个带着不屑的取笑声响起:“看她那弱不禁风的样子,学蹴踘?别笑死人了。”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寻声望去,回廊杆上,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斜坐在栏杆上,一脸的傲慢与轻视。

看着那少年,倾狂幽深的眼眸中有什么正在翻涌着,带着燎原之势。

这个少年让她想到一个人,她前世的男朋友——苏浩东,说真的,在不知道他是她爸爸找来‘勾引’她的时候,她是真心在跟他『交』往,倒是不是说『爱』上了他,只能说喜欢,她向来喜欢美人,而他,很对她的味,所以她在众多美人中选择了他当男朋友,只是想不到,哼,她第一次用了真心,却是那样的结果。

眼前的这个少年,不过十三四岁模样,皮肤白胜雪,眉如墨画,面如桃瓣,虽然年纪不大,但可以想像得出,几年后,必定是个‘妖物’,比那个苏浩东好看几百倍,不过,他有一样跟苏浩东很像,就是他的眼睛,一双美丽的丹凤眼,眼角上翘并且狭长,眼神似醉非醉,令人有点朦胧而奇妙的感觉,会放电,会教人心『荡』意牵,就是这美丽的眼眸对她的味,吸引了她。

但是现在,一看到这双眼眸,她就感到厌恶,感到怒火中烧,恨不得毁了它,很不幸,这个傲慢的少年将会因有这双眼眸而付出‘惨痛’代价。

“狐狸『精』,你说谁弱不禁风?不就是蹴踘嘛,就是足球,连卡卡都比不过爷,小小蹴踘更不在话下。”倾狂小腿往上一踢,一副嚣张不可一世大喊道,看着傲慢少年完全蒙的样子,她就想暗笑,就是故意说足球,说卡卡,让你纠结去。

不止傲慢少年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除了倾狂外,其他人也都皱着眉在暗想,这足球还有什么卡的,是什么啊?

“小『屁』孩,你说谁狐狸『精』?”傲慢少年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不再纠结着足球,怒火冲天地翻过栏杆,冲到倾狂面前,怒吼道,狐狸『精』?他又没勾引谁,干嘛用形容不要脸的『女』人的话来形容他。

“谁应就说谁,看你那样子,不是狐狸『精』是什么,大家说说,他是不是很像狐狸『精』啊?”这么容易生气,又是一个没大脑的家伙。

在场所有人明里暗里打量了一会,得出一个结论,确实像,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可不就是狐狸『精』嘛!

“你看,大家也这么认为了,狐狸『精』。”倾狂头发一甩,冷哼了一声,用鼻孔对着他,非要把他气死不可。

“你……”傲慢少年手指着倾狂,说不出话来,突而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右手往回一缩,在别人看来是做抱拳动作,勾唇一笑,道:“倾狂皇子‘谬赞’,本皇子虽长相俊美,却也不敢当这‘狐狸『精』’三字,或许,这三个字更适合倾狂皇子,不是吗?”掩于左手后的右手中指暗弹。

倾狂一时不察,中招了,膝盖一疼,一软,半跪下去。

“哎呀,就算本皇子说得对,倾狂皇子也不用行如此大礼嘛!”傲慢少年一脸惊讶地笑道,任谁都看得出,他是在装的。

“可恶,你偷袭我。”该死的,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这家伙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太大意了。

“我什么时候偷袭你了?你可别冤枉我。”傲慢少年摊了摊手,十分无辜道,却掩藏不住桃花眼中得意的笑意。

倾狂一气,眼眸一眯,第一次吃鳖,却是败在这个她最讨厌的家伙手上,可恶!

“三弟,别再胡闹了。”莫倾廷见倾狂丢脸丢差不多了,怕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出来,上前一步,横挡在两人中间,沉着声道,又转过头,一脸儒雅地对傲慢少年拱手道:“如果倾廷没猜错的话,你是楚云『国』云玄天太子吧!”

“正是。”云玄天傲慢地一仰天道,又来回看了倾狂和莫倾廷一眼,自语自言道:“两兄弟怎么差那么多?”说着,又对倾狂不屑地哼了一声。

“玄天太子说笑,请。”莫倾廷笑了笑道,拉起倾狂就在元启的接引下向龙苑而去。

“狐狸『精』,你小心点,我莫倾狂不会就这样算了。”被莫倾廷拉着的倾狂在临走时放下狠话,现在人这么多,又不知各人底细如何,不好出手,如果泄『露』了武功更是得不偿失,但是她不会让他好过的,这个梁子,他们结定了。

夜深人静,龙苑厢房中,倾狂小小的身子临窗而望,任思绪游走于古今,那双酷似于苏浩东的眼睛让她又想起了前世的事。

叶影立于身后,静静地看着狂傲之人此时所散发出的悲伤的气息,心跟着有点揪疼起来:龙麟『国』最为得宠的三皇子,身怀绝世武功,『胸』藏万千智谋,狂傲不可一世的你,为何会有这种毁天灭地的悲痛,是什么事,令你绝望至斯,是因为云玄天吗?

“你认识云玄天?”话就这样『脱』口而出,叶影惊觉自己将心中所想说出来,不自然地红了红脸。

听到声音,倾狂瞬间收回思绪,又是那个狂傲的莫倾狂,仿佛刚刚的倾狂只是个幻觉而已,然而她却真实存在。

“你关心我?”倾狂转过身,歪着头,走到叶影身边,轻佻地用食指勾起他的下巴,坏坏地笑道。

“没有。”撇开脸,声音细若纹蝇,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到,但脸上那如晚霞的红晕却可看得清清楚楚,其实他只要退开一步,便可摆『脱』倾狂的钳制,但他没这么做,潜意识里,他很喜欢呆在她的身边,她身上有种让他心安的气息。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