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2 探幻炎楼(2)

022

探幻炎楼(2)

‘哧’,微弱的火光勉强照亮了前路,叶影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拉着倾狂,正想往前走,却发现身旁之人,站着不动。

“怎么啦?你放心,那个人,我相信他。”知道倾狂怀疑这条秘道,叶影解释道。

“我相信你,既然你认为那人可信,那便没问题了。”扬起一个信任的笑容,倾狂反拉住叶影的手,踏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去,要想得到她的信任很难,但一旦得到了,那么她就会无条件是信任那个人,包括那人识人之力。

被那只柔软的小手拉着,叶影的心中也变得十分柔软,她的话,不异于在他柔软的心中注入暖流,活了十五年,此刻,他才觉得他的心是活着,或许该说是眼前这个小孩给了他一颗心。

走到前边的倾狂,不知道身后之人看着她的眼神已经变了,带着某种决然的坚定与不再犹豫的莫名『情』愫。

通过长长的阶梯,却是无路可走,平滑的墙面看不出有什么机关。

“没路了?”叶影皱了皱眉,在每面墙上敲了几下,没什么发现。

“必有路。”倾狂笃定道,歪着头,细细地观察了一会,半响,幽深的眼眸亮起来,带着深深的笑意,垫起脚尖,小手左边的一面石壁砖轻敲了三下,又在斜下左边的那道石砖轻敲了七下。

挡在前面的一堵墙‘轰’地一声,向右边移去,一阵阵耀眼的光芒从墙后『射』了出来,照亮了『阴』暗的暗道。

好家伙,竟然还用上了九宫之术,幸好我前世研究过,前面等待着她的,还会有什么呢?倾狂暗想着。

两人闪身而进,石墙‘轰’地又再次关上,他们一下子被眼前所见给惊呆了,明显,他们现在所『处』的是一间宽大的秘室,四面墙上镶着四颗超大的夜明珠将整个秘室照得有如白昼。

“蓝夜之光?”盯着那四颗夜明珠,倾狂的嘴边勾起一个诡谲的笑容自语道,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蓝夜之光’这四颗夜明珠是天元王朝的皇室至宝。

叶影对什么夜明珠不感兴趣,也不知道什么叫‘蓝夜之光’,倒是墙上刻的画,引起为他的兴趣,指着其中一幅对倾狂道:“你看。”

只见,除了正东方向的那面墙,其他三面都有一幅巨大的雕刻画,正南方半面墙上刻的好像是一个身着战袍的将军带领军队在作战,脚下是堆积如山的尸骨;正西方刻的像是人间炼狱,滔天的大火中无『情』的刽子手狰狞地笑着,死在刽子手刀下有男『女』老弱『妇』儒,每个人死状各异,极其痛苦;正北方的那一幅最是奇怪,也是叶影指着的那一幅:画中,太『阳』,明月竟同时出现在天空之中,而下面跪着许多人,其中有身着龙袍的之人,有身着战袍之人,有身着官服之人,每个人都好似在忏悔……

QuAnBen5.CoM全,本网

“奇怪,这三面墙上好似在讲什么故事。”倾狂喃喃自语,低头想着,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讲什么故事?”叶影好奇地问道,倒像是一个好奇学生在虚心请教,两人的相『处』已是如此自然了。

“我怎么知道,人家不过是个九岁小孩子而已,你当我是万事通啊!”倾狂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自顾走到一边去翻箱倒柜找秘密去了。

“你哪是小孩,分明是个怪物。”叶影撇了撇嘴,喃喃自语道,想通之后,他的心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了。

“你说什么?”眯着眼,倾狂很危险地看着他,问道,别以为他说得小声,她就听不见。

“没,没什么,我,我去那边看看。”被抓包,叶影紧张地猛摇着头,脸涨得通红,朝离倾狂最远的那角落跑过去。

真可『爱』!暗笑一声,倾狂继续研究着手中的东西,咦?有个『精』致的小铁盒,上锁了,呵,一个小小的锁怎么能难得到我莫倾狂,拔下一根头发,熟练地『『插』』入锁孔里,软软的一根头发一拨,‘卡喀’一声,锁开了。

最远角落里的叶影一直都在注视着倾狂,此时见她用一根头发就轻易的打开铁盒,眼『露』佩服,天啊!她还要给他多少惊吓,简直就是万事能。

铁盒一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牛皮低,拿出来一看,倾狂一时笑开了脸。

“是什么?”见倾狂笑得这么『阴』险,叶影背脊发凉,有点怕怕地问道,直觉有人要倒大霉了。

“幻炎楼的机关分布图。”倾狂扬了扬手中的牛皮纸,『『奸』』『『奸』』一笑,有了这张地图,幻炎楼将不再神秘。

收起地图,倾狂再次将整个密室扫视了一遍,最终将视线定在正东方向那面平滑的墙上,慢慢地踱步过去,在那面墙上轻抚了一下,凭感觉,她觉得这面墙有古怪。

退开两步,灵动的眼珠子转动着,半响,勾唇一笑,在墙边的那张长桌子『摸』索了一会,终于让她在桌子的左下角边『摸』到一『处』不寻常的突起,一按,‘吱’地一声,墙上的正中的地方『露』出一个小格子,格子里就只放了一块墓牌。

奇怪的是,墓牌上并没有写字,而是画着一条龙,喷着火的龙,火龙上面一个太『阳』和月亮。

又是太『阳』和月亮,怎么那么像『日』月神教的教徽?难道不是‘古墓派’而是‘『日』月神教’,倾狂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怎么想到这里来了,只是这里的一切『处』『处』透着诡异,太过奇怪了。

“这是……”叶影话还未说完,便被倾狂捂住嘴,快速地按上机关,两人闪身至柜着后藏起来。

几乎在他们藏起来的同时,‘轰隆’一声,正南方那面墙的左边打开了,走进来四人,三个黑衣蒙面,还有一个身着玄衣,头带斗笠。

“事件准备得怎样?”玄衣之人问道,听声音,挺苍老的,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男子。

“已准备就绪。”其中一个黑衣人恭敬答道。

“很好,楼主已传下命令,端午之『日』动手,五级六级出动。”玄衣男子道。

“是。”三人齐声答道。

怎么不说话了?正暗自疑『惑』中,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倾狂一惊,暗道声,不好,拉着叶影,旋身飞起,衣袂翻飞,落地时,还不忘扯出一条白巾蒙住脸。

“你们是何人?”玄衣男子隐于斗笠下的双眸一眯,锐利的眼神直视着眼前一黑一白两个蒙面人,如此娇小之人,应该不是楼内中人,怎么能来此?

倾狂沉默着,幽深的眼眸紧紧地锁住这四人,凭气息,那三个黑衣人,均是五阶以上高手,一个甚至在她之上,应该就是叶影所说的五六七层的层主,而这个玄衣男了必定就是所谓的首领,至于是几阶高手,还感应不出来。

手心渗出了汗,怎么这么倒霉,不是说这个首领难得出现吗?怎么她一来就碰上了,如果只是那三个黑衣人,她还有办法对付,但面对这个高手中的高手,就有点没底了。

“杀无赦。”惊讶于两人散发出的气势,尤其是穿白衣那个,玄衣男子冷冷吐出这三个字,不管他们是何人,都必须死。

三个黑衣人得令,瞬间移动,如鬼魅般飘身而上,人未至,气先到。

倾狂眯着眼,沉稳如山,直至掌风扑面而至才侧身一避,同时右手扬起,出掌,刚劲而连绵不绝的掌力直袭黑衣人的后背,黑衣人一惊,一个后空翻,避过,强劲的掌力印在墙上,一击不成,倾狂还未发动第二击,另一个黑衣人已是一脚横踢而来,这一脚迅猛无比,带着强劲的真气,『硬』接的话肯定两败俱伤,倾狂瞳孔一缩,点足拔地而起,于半空360度旋转,变幻身形,一招连环腿直踢过去,黑衣人没想到,倾狂在半空中竟还能变幻身形,待反应过来已是来不及了,被一脚踢中咽喉,飞了出去,撞到墙上,倒地而亡。

解决掉一个,倾狂微感轻松了点,却依然不敢放松,因为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七阶高手,刚刚她是取巧,才能这么轻易地解决一个六阶高手,如今怕是没那么容易,何况一边还有一个更高的高手,得尽快想办法『脱』身。

“啊!……”那边叶影终是不敌,被打飞了出去,倾狂猛晃了一个虚招,避开与自己对打的黑衣人,飞身接住叶影,却被袭来的掌风击中,两人双双摔倒在地,嘴边逸出丝血迹,染红的白面巾。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