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3 血溅大殿

023

血溅大殿

叶影紧张地扶起连站都站不住的倾狂,暗恨自己没用。

“你是幻炎楼内的四级杀手?”刚刚跟叶影对打的那个黑衣人认出叶影的武功招式,沉着声问道。

“原来是出了内贼,哼。”玄衣男子『阴』侧侧地冷哼一声道,他刚刚在一旁早就看出来,却也并不把他放在眼里,目光一直紧紧地锁住那个白衣人,依她的气息应是个六阶高手,但所爆发的力量怕是连七阶高手都无法企及,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玄衣男子带着怒火的话让站着的两黑衣人浑身一震,浓烈的杀气瞬间散发出来,齐掌朝倾狂两人打去。

倾狂等的就是这一刻,本是虚软的她突而用力推开叶影,身子一滑,绕到两人的身后,化掌为爪,抓了下去,两个黑衣人一时大意,虽已察觉,侧身避开却已来不及,只觉肩上一阵钻心之痛。

“啊……”两声惨叫声,两条手臂随着倾狂双手一甩,飞了出去。

断臂的两个黑衣人急忙伸手点住『『穴』』道止血,倾狂趁机再一掌当头拍下,七阶黑衣人急运真气护住灵台,虽保住了一命,然这一掌来势迅猛依旧让他伤重不已,另一黑衣人却当场七窍流血而亡,『情』势急剧变化,玄衣男子瞳孔阵阵紧缩,猛然出掌。

见玄衣男子出手,倾狂低声对叶影道了一声:“捂住鼻。”便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两颗臭球,往地上一丢,伴随着浓浓的烟雾而出的是一股无比忍受的臭味。

趁着玄衣男子捂鼻看不清的时候,倾狂往旁边墙上一按,‘轰隆’,石门打开了,拉着叶影闪出密室,朝右边跑去。

拐过一个回廊,倾狂伸手转动了壁烛,拉着叶影闪进另一『处』通道,贴着墙壁,轻喘着气,幸而七层高手不多,不像四层那样,有黑衣人来回走着,如此竟安全地通过一道又一道的石门,直至进入秘道,两人向前走去,终至一个『洞』『『穴』』『处』,『洞』『『穴』』外全是水,应该也是在湖底,然而湖水却不全涌出来。

“从这里出去。”指着那个『洞』『『穴』』,倾狂率先跃进去,叶影紧跟而上,两人再次闭气,顺着『激』流,往湖面上游去。

‘砰’地一声,从湖里升起两条水柱,水柱中飞出两个人影,踏水而行,瞬间来到湖边,稍一点足,直朝密林而去。

‘砰砰……’数声响,升起十数条水柱,待得水柱落下,从湖底蹿出十数个黑衣人,直追两人而去。

入得密林,眼看黑衣人已追了上来,倾狂突而停下来,对着旁边的一棵大树一掌打下,随即身子一飘,刚刚她站过的地上,『『插』』满了闪着幽光的箭,显然箭头都淬了『毒』,叶影会意,依样触动其他机关,一时,无数的密箭开始从四周『射』过来,止住了黑衣人的脚步。

QuanbEn5.COM(全。本*网)

两人趁机飞离密林,直至安全地才停下来,调整气息。

倾狂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嘴角边还流着一丝血迹,衣袖一抹,盘腿运息,源源不断的真气从丹田涌上,流遍全身,所到之『处』,受伤之经脉竟奇异自行修复着,一圈运行下来,所受之内伤竟痊愈了。

豁然睁开双目,眼眸中变幻着奇异的『『色』』彩,勾起一个张狂的笑颜,暗想:哈哈,想不到混元真气竟有自行疗伤的功能,而且疗效如此之快,刚刚那一掌可是打得她气息混『乱』,血气翻腾,这一番调息,便立即气血顺畅,『精』神大振啊!

瞥了一眼叶影,头上渗着密密的汗珠,紧皱的眉头表示他调息不畅,受伤很重。

想了想,倾狂起身,走至叶影身后,盘退坐下,双掌轻轻地贴在他背后,源源不断的真气便通过倾狂的双掌流入他的身内。

叶影一惊,没想到她会为他输送真气,她不是也受了重伤吗?转念一想,她年仅九岁便是个绝世高手,在她身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心中一暖,『体』内自然而然地接收这股真气,顺着经脉而行,半响,两人同时收气,虽不似倾狂般痊愈,不过也已好了一大半。

回到驿站,已是天『『色』』将明,这一夜可谓过得真是惊险啊!不过收获也不小。

倾狂坐于椅子上,研究着桌案上的‘机关分布图’,一手轻敲着桌面,思考着什么,叶影垂手立在一旁。

半响,倾狂才开口道:“明天就是端午节,一定会有好戏上场,叶影,你明天不用随我进宫,想办法联系那个人,我要见他。”

“嗯。”点了点头,叶影知道她所指的是告诉他那条秘道的那个人。

“不问我为什么?”倒是挺惊讶于他什么都不问便点头答应,她不记得他有那么听话。

“我相信你自有你的理由,而我,只要相信你就行。”定定地看着倾狂,叶影坚定道。

转头,倾狂灵动幽深的眼眸带着笑意深深地看着,在他的眼眸中,她看到的熟悉的坚定与无言的信任,勾唇一笑道:“叶影,决定了?”

“是,叶影拜见主子。”直直地跪下,倔傲如他,这一跪,是以灵魂去宣誓,对眼前这个小孩一辈的效忠,一生的追随。

跳下椅子,倾狂慢步踱过去,轻扶起叶影,轻笑道:“好。”她知道,她已经真正的收服这个倔傲的‘杀手’,叶影,将是她建立势力的第一步。

过不了一会,天『『色』』大亮,天元太子亲自到驿馆迎接各『国』入宫,共度端午佳节。

天元皇朝虽已没落,但皇宫却是越来越恢宏壮观,宫殿越建越多,天元朝的文武百官倒是以此为荣,一路上,不断地向各『国』使臣炫耀皇宫的辉煌。

天元正殿,本是上朝议政之所,如今,却被天元皇帝用来开端午盛宴,殿上丝竹之声不绝于耳,美艳舞姬翩然起舞,觥筹『交』错间,皆是颓然之『『色』』。

面『黄』焦瘦,目光浑浊的天元皇帝元天海带着讨好的笑容端坐于龙椅上,旁边坐着太子元启,莫倾廷和倾狂坐于左席首位,右手边接下去是齐月『国』太子月钧枫,燕雨『国』皇子燕达朗,右席首位是楚云『国』太子云玄天,接下去是凤尧『国』王爷凤梓月,韩霜『国』王爷霜彦,再然后是天元皇朝的王公大臣,各『国』皇子王爷身后都立着贴身侍卫,人人佩刀。

倾狂睁着圆碌碌地眼睛,小手撑着下巴,『『色』』『『迷』』『『迷』』地盯着美艳舞姬,实则眼角却将在场所有人都观察了个遍。

除了天元皇朝的君臣,如她‘一样’紧盯着美娇娘看外,各『国』的皇子王爷个个眼『露』『精』光,心思全不在美人身上,月钧枫、燕达朗、云玄天她都见过,再加上她二哥,四人都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投向她,月钧枫倒是一如昨『日』所见,始终带着温润的善意,其他三人,不用说,绝对是不屑加厌恶,尤其是云玄天那个死小孩子,不看美人,就直直地盯着她,不停地冷哼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鼻塞呢。

不理他,扫向初见的霜彦,已过而立之年的他,斯文有余而威严不足,值得一提的是凤梓月,在场的‘唯一’『女』『『性』』,年纪稍大,但风韵犹存,眉宇间带着英气,那种王者的气势丝毫不下于在场的所谓男子。

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看来皇帝老爹一统中原的路还是挺有阻力的,但,这些阻力,她会一一清除,龙麟『国』将会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有她莫倾狂在,倾狂捏了一只盘龙琉璃盏,狂妄地想着。

忽而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流淌在四周,倾狂眼眸一扫,除了天元君臣外,其余各人表面虽如常,暗里却是已暗暗凝聚真气。

眯着眼,举着盘龙琉璃盏轻抿了一口,倾狂紧盯着美姬的眼眸中『射』出睿智的光芒:真正的高手岂会如此轻易泄『露』杀气,呵,好戏要上场了。

果然,在她轻放下琉璃盏时,本来正扭着腰跳舞的美姬突而眼『露』杀气,从衣纱里『露』出闪着寒光的剑向在座的各『国』皇子王爷刺过去。

由于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那铺天的杀气上,没想到柔弱艳丽的美姬会是杀手,而且全都高阶杀手,一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暗『处』也跳出了几个黑衣刺客,加上那几个美姬大概有二十几个刺客。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