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5 灭幻炎楼

025

灭幻炎楼

“快叫太医。”一向温润的月钧枫难得脸『『色』』如此难看,对着躲在龙椅后的天元皇帝父子大吼了一声。

天元皇帝早就吓得手脚发软,现在再看各『国』皇子王爷恶狠狠的眼光,更是如倾狂‘一般’华丽丽的晕倒,剩下的太子立即连滚带爬地边冲出大殿,边大喊着:“来……来人,传太医。”

驿馆龙苑,房间里,倾狂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在天元太医即将把上她脉膊时,突而睁开双眼,大叫一声:“杀人了!……”然后一拳就朝太医的脸上打过去,直把那太医打晕了。

“三皇弟,你醒了就好,为兄还有事要去『处』理,就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莫倾廷一挥手让人把太医抬下去,看了抱着团被子余惊未消的倾狂淡淡地说道,转身便离开,一点都没有在人前紧张的样子,在踏出房门之际,又沉声道:“好好保护三皇子。”这句话是对留在房里的叶影说的。

莫倾廷一离开,倾狂惊恐的眼眸一变,带着深深的笑意,跳下『床』,看着房门,『摸』着下巴,不知在想什么。

一旁的叶影看着瞬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倾狂,实在不得不佩服她演戏功夫,想了想,上前问道:“主……老大……现在各『国』都怀疑刺客是天元皇帝安排的,你认为呢?”在倾狂强烈要求下,他终于将‘主子’改为‘老大’,虽然很不明白为何要叫‘老大’,但正如他所说的,不论她说什么,他只要相信她就行了。

“天元王朝上至皇帝,下至百官,没有一个人有那个能力一手策划幻炎楼这个神秘诡异的组织。”倾狂一笑,笃定道。

“那会是哪一个『国』?”皱了皱眉,叶影问道,努力在脑中搜索在幻炎楼时有没有什么蛛丝蚂迹,结果一无所获。

“会是……”倾狂食指点唇,慢慢道,叶影伸长了脖子等着答案,倾狂却摊了摊手,道:“我也不知道。”

“啊……”叶影错愕地‘啊’了一声,一副‘你也有不知道时候’?

他的样子逗笑了倾狂,扑噗一笑,道:“叶影,你还真把我当神,有很多事,其实我也想不通。”负手,走到桌案前,从怀中掏出‘幻炎楼机关分布图’,边轻敲着桌面边道:“比如,幻炎楼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它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那个首领所说的楼主又是谁?”还有老头所说的将有祸事发生,又是否与这神秘的幻炎楼有关?

看着对图深思的人儿,叶影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会是一个九岁的孩子,那种睿智,那种气势,远在任何人之上,在他心目中,她就是神,他的神。

‘噔’,倾狂重敲了桌案一下,抬起头来,『『奸』』『『奸』』一笑:“叶影,照着这幅图再画出七份,暗中送到七『国』手中,相信他们会很有兴趣会会这个幻炎楼。”七『国』高手围攻幻炎楼,一定很有趣,如此一来,或许还能引出背后之人,就算不能,将幻炎楼连根拔起,也可探探七『国』的反应,一举两得。

qUAnbEn5.Com。全*本*5

叶影一愣之后,很快就想明白,点了点头,绝,这招确实绝,如此一来,幻炎楼便不再神秘,何况七『国』皇室高手联合,任幻炎楼再厉害也挡不住。

好好的一个端午七『国』聚会因宴会上出现了刺客而至血溅大殿,各『国』皇子王爷均受伤,纷纷要求天元皇帝给个说法,龙麟皇最宠『爱』的三皇子更是因受惊而‘卧『床』不起’,一时闹得元都人心惶惶,就怕六『国』一个不高兴举兵来犯,无论是哪一『国』,都不是如今的天元皇朝所能抵挡。

而天元皇帝更是吓得不顾所谓的天朝圣主的尊严,亲自到六『国』驿馆赔礼道歉,哆嗦着一再保证此次刺客事件与天元皇朝无关,而且必定倾力全力追查此事,然而刺杀事件发生在皇宫是事实,刺客美姬是天元安排是事实,刺客只针对六『国』也是事实,天元皇帝根本就是百口莫辩。

就在元都百姓都以为战『乱』必起的时候,六『国』却突然不在紧『逼』朝廷,而天元皇朝却派出大内高手聚集驿馆,一时谣言四起。

外面闹得天翻地覆,而本该‘卧『床』不起’的倾狂却并没有乖乖地躺在『床』上,正要向倾狂禀报的叶影正疑『惑』于人到哪去时,屏风之后一阵‘娑娑’的响动之后,走出一位身着洁白纱裙的小美『女』,那是怎样一个小美『女』啊!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一身灵气绝世无双,尤其是那一袭白『『色』』翠烟衫,是那么地适合她,看起来似误落人间的『精』灵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好个钟灵毓秀的小人儿啊!

看得叶影整个人都呆了,连那个小美『女』连唤了他数声,都没听见,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好美啊!这小美『女』是谁?怎么会在老大房间?难道是老大金屋藏娇?

“叶影,你中邪了?”连唤了数声不应,‘小美『女』’小小的手掌搭在叶影的肩膀上,伏在他耳边大吼一声。

这一声大吼果然有用,呆住的叶影猛然回过神来,咦?这个声音很熟,好像是……呃,不会吧!再次上下打量近在眼前的小美『女』,突而瞪大双眼般,嘴巴张得可以塞下好几个蛋,结结巴巴道:“你……你……老大……你是老大?”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是谁?怎样,好不好看?”说着,倾狂后退一步,转了一圈,摆一个美美的姿势,媚眼一抛,娇声问道。

叶影立即被电到了,失了魂般征征道:“好看,好看……”天啊!天底下竟有如此灵气『逼』人的人儿,穿男装的她,丰神俊朗,穿『女』装的她,娇媚无骨,一颦一笑动人心魄,清新淡雅,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她不过是个九岁的孩子,就如此魅『惑』人心,长大了还得了?幸好她是个男孩子,否则绝对是个‘祸水’,对啊!她是个男孩子耶!怎么……

“老大,你……你怎么穿『女』孩子的衣服?”叶影的神志算是真正清醒过来,疑『惑』地惊问一声,他终于想起哪里不对劲了。

“人家本来就是『女』孩子嘛!”倾狂说的理所当然,既然将他视为自己人,她就没想过要对他隐藏她本为『女』儿身的事,她相信他,就算知道这个天大的秘密也不会说出去。

‘轰’晴天之雷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劈下,直劈得叶影摇摇『欲』坠,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直接石化了:老大是『女』孩子?龙麟皇最宠『爱』的三皇子是……是『女』的?这怎么会,这样一个文武双全,智盖天下的狂傲之人竟会是个『女』的?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她真的是『女』的,她竟会是『女』的,『女』的,『女』的……

错愕、震惊、惊喜……种种『情』绪瞬间涌上,占据了他满副心神,然而最终只化为坚定,不论她是男是『女』,他只知道,她是他的老大,他的心目中的神,他一生誓死相护的主子。

“老大,你想穿成这样出去?”想明白之后,叶影又恢复正常,疑『惑』问道,难道老大不怕身份被拆穿?

不错,接受能力挺强的,倾狂满意地点了点头,巧笑嫣兮道:“呵,七『国』高手已经出发前往幻炎楼,这场好戏,我怎可错过,不过,龙麟三皇子因‘受惊’而‘卧『床』不起’,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我得换换装,好了,我走了。”

见叶影要跟着,倾狂轻笑道:“你就不用跟着,通知那个人,让他趁『乱』出来与你会合,夜晚在『黄』岭峰等我。”

“是。”点了点头,目送着倾狂瞬间消失在房间,方才紧紧地捂住狂跳不已的心口,为她是『女』儿身这个事实,也为她竟将这个足以引来杀身之祸的秘密毫无保留地让他知道,这份真心相待,让他原本因她而温暖起来的心更加如火般炽热。

元都城郊外密林里,倾狂斜坐于参天大树之上,嘴角边习惯『『性』』地挂着一抹狂肆的笑容,看着湖泊旁七『国』高手大纷纷在主子的带领下跃入湖泊,很快便消失无踪。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