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6 天使少年

026

天使少年

过了一会,倾狂才以白巾蒙面,纵身也跟着跃入湖中,这次她从一层进入,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一至三层满地躺的都是黑衣人的尸『体』,第四层开始,在黑衣尸『体』中也有了七『国』高手的尸『体』,血流满地,尸『体』遍陈,触目惊心,满目的狼藉表明刚刚发生过怎样的恶斗,而对于这一切,倾狂却始终挂着狂肆的笑容,信步其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观赏怎样的美景呢!

直到第六层,狂肆的笑脸才微微有了变化,看着依旧铺满地的尸『体』,倾狂微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直至到第七层,隐于暗『处』,看着七『国』皇子王爷带领剩下的高手围攻幻炎楼仅余的黑衣高手,才恍然是哪里不对。

太容易了,这次的围攻胜得容易了,依她上次夜探幻炎楼来看,这里高手如云,藏龙卧虎,天元大殿上的刺客事件也可看出,楼里的杀手不仅是内修的高阶高手,而且更注重的是外修,杀人之技,这样的绝顶杀手,又岂会那么容易被杀,即使是偷袭,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打到七层来。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原来她在六层时心中一闪而过的困『惑』便在于此,以她所知的双方实力,从五层开始,七『国』应该就会死伤惨重,可是却只有寥寥几个七『国』高手的尸『体』,六层也依旧如此,这就不对劲了,七『国』来人中,最高的高手也就是刚到元都的那个楚云『国』大内高手,也不过是个六阶高手,其余的均是三、四、五阶,本来她还想在暗中相助,可是想不到,竟一路顺顺利利地攻到了七层来。

再看这些与七『国』高手对抗的所谓七阶高手,哼,除了那个断臂的七层层主是七阶之外,其他黑衣大都是三、四阶高手,连个六阶高手都没有,难怪会节节败退,可想而知,那些在五、六层的杀手,必定只是些低阶高手,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呢?

在倾狂思索间,七『国』高手已将幻炎楼剩余的杀手杀得片甲不留,虽然各『国』均死了很多高手,但总『体』来说是大获全胜,欢呼声响彻了整个幻炎楼,却没有人发现,一抹小白影瞬间轻轻来,又飘飘地离开了。

出了密林,倾狂边低头理清心头涌现出来的怪异的感觉,边无意识地向前走去。

幻炎楼的高级杀手到哪去了?为何低级的杀手会上到高层去,而且,七『国』围攻幻炎楼这么大的事,那个首领竟没出现过,这太奇怪了。

幻炎楼就这样灭了?不,不对,幻炎楼的真正实力还在,只是被转移了,或许该说,幻炎楼早已知晓七『国』将要围攻一事,而事先将真正的高级杀手撤离,可是,如此的话,他们又为何不直接全部撤离,而要留下那么多杀手,白白牺牲,而且如此一来,在世人眼中,幻炎楼已在今『日』被七『国』所灭,将不复存在了,这对于他们又有何好『处』?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不知不觉走到一『处』竹林里,倾狂斜靠在一棵绿竹上,闭着双目,全副心神都在幻炎楼这件事上,尚不知危险正在向她靠近……

‘咝咝……’一条通『体』遍红的赤蛇蜿蜒地从竹子上垂下来,尖利的牙齿对准倾狂细嫩的脖子,而倾狂却尚未感觉到,直至一股强劲的气流破空而来,才恍然回过神来,心头一惊,强劲地气流已从她耳迹划过。

猛然转过头,饶是轻狂如她也不禁吓得冷汗直流,只见离她不到半寸的竹子上,一条赤红蛇正张大着嘴,锋利的牙齿闪着幽绿的光芒,只要再慢一点点,这两颗尖利的『毒』牙便会刺入她的脖子,以她对『毒』物的了解,这条赤红蛇『毒』『『性』』极强,比见血封喉的『毒』『『药』』还『毒』,一旦被咬到,命即休矣。

该死的,警戒『『性』』怎么这么低,差点就一命呜呼,被『毒』蛇咬死,多冤啊!幸好这片小小的竹叶救了她,倾狂稳了稳心神,暗骂自己一声,眼眸一眯,倒是对这片救了她的竹叶起了心思,不,该说,对救了她的那位高手起了心思,一片竹叶却有那么强的杀伤力,可见她的这位‘救命恩人’是位高手,也就是这附近有高手。

凭着高阶真气,倾狂很快便感知到那人的位置,很温和的气息,应该不是敌人,但此地毕竟离幻炎楼不远,突然出现一位高手,不可大意,想及此,倾狂跌坐在地上,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毕竟她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而已。

“小妹妹,那条蛇已经死了,没事了哦!”略带慵懒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带着戏肆的笑意,却不会让她觉得不舒服,相反,那磁『『性』』中带着慵散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般,轻轻地拔动她心中的那根‘弦’。

慢慢地转过头,‘寻声’望去,水汪汪的眼眸下掩藏住内心的波涛汹涌,只见,竹林最高『处』,一枝弯垂着的细竹枝上斜躺着一位身着藏青衣的少年,如泼墨般的黑发倾垂而下,端的是潇洒不羁,此时对着她『露』齿一笑,充满『阳』光的气息,那么的纯净,身子一翻,从垂竹上旋身飞下,衣袍翻飞,黑发轻扬,嘴角边噙着一抹懒散的笑意,宛如天仙下凡般飘落而地,不『激』起分毫尘土,衣角缓缓垂下,踏着悠闲的步伐来到她的面前。

看着款款而来的少年,她恍然以为她见到了天使,征征的目光直盯着他不放,原来真的有天使,像她这种满手沾满血腥的人也能见到天使?

“小妹妹,乖,不怕哦!”‘天使’见倾狂直愣愣地看着他,以为她吓坏了,忍不住伸手将她抱在怀里,轻声的哄着,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不可察觉的疼惜。

靠在他的怀里,倾狂微闭着眼睛,贪婪地吸取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新气息,这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放心地靠在一个刚见面的男子的怀里,只因他身上有她眷恋的温暖。

“不怕不怕,小妹妹,哥哥带你去玩好不好?”见怀里的人儿像是被吓傻了,‘天使’便『脱』口而出道,话一出口,自己都被吓到了,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人口贩子在拐卖孩童了?他什么时候这么莽撞?今天有点不正常了。

但话已出口,再也收不回了,不给怀中人反对的机会,‘天使’抱起倾狂,足尖一点,如惊鸿般飞身而起,踏竹而行,很快便离开了竹林。

靠在‘天使’的怀里,倾狂仰头看着他的完美的侧脸,此时她并不担心他会把她‘卖了’,反而很好奇,他会带她去哪‘玩’呢?

想了千万种可能,直到来到目的地,倾狂顿时哭笑不得,他……他竟然带她来扑……扑蝶!

看着满山遍野的鲜花似锦,蝴蝶纷飞,好一派美丽的景象,可倾狂却有种想晕倒的冲动,让她莫倾狂耍剑还行,去扑蝶!天啊!那绝对是天下最怪异的事,历经两世的她何时像个娇弱小姐那样去扑蝶?

“小妹妹,这里是不是很漂亮?你看,那蝴蝶很美吧!哥哥带你去捉好不好?”见倾狂脸『『色』』怪异地盯着满天飞的蝴蝶,‘天使’以为她很喜欢,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问道。

咬了咬牙,不想拂他好意的倾狂展颜一笑,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猛点头。

这一笑,让‘天使’的心‘咚’地一声猛跳,掩饰『『性』』地拉起倾狂的小手,追逐着飞舞着的斑斓蝴蝶,爽朗的笑声中夹着清灵脆生生的笑声回『荡』在繁花似锦的山头。

奔跑追逐中,倾狂忘记人世间一切的束缚,忘记自己上一世的沧桑,忘记幻炎楼,忘记七『国』纷『乱』……她只知道,此时的自己只是个无优无虑的小『女』孩,一个扑蝶玩乐的小『女』孩。

『阳』光下,繁花中,‘天使’宠溺地笑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妹妹’,突而‘暗器’袭来,‘天使’早已发觉,却不闪不躲,被打得个正着,脸上都是泥土。

“呵呵……哈哈哈……”见他中招,倾狂拍手笑得开怀,真心地笑得无比开心,她岂会不知,他是故意这样做的,就只为了让她开心吧!他真是她的天使!

“你扔我?看我不收拾你。”‘天使’朗声一笑,装恶地追过去。

一白一青,一前一后,追逐着,笑着,玩着,闹着……不知不觉已是『日』落西山,玩累的两人随意地躺在花丛中。

“小妹妹,不再害怕了吧?”‘天使’扭过头,懒散轻笑着问道,旁边躺着的小人儿竟让他移不开眼,因玩闹而显得红通通的『精』美脸庞在『阳』光下散着致命的『诱』『惑』,好有灵气的小『女』孩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