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7 不可一世

027

不可一世

“我才没害怕呢!而且我不叫小妹妹。”倾狂撅着嘴,佯装生气道,在‘天使’面前,她会不自觉地卸下面具。

“好好,你没害怕,是哥哥害怕,那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天使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磁『『性』』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笑意道。

“我叫子风,哥哥你呢?”倾狂天真地说道,她告诉他的是她前世的名字。

“子风?好听,小子风,你记住了,哥哥叫凌傲尘,你可以叫我凌哥哥。”凌傲尘低声呢喃着倾狂的名字,柔声道。

“凌傲尘!”重复着‘天使’的名字,倾狂似是要将这个名字刻在心里一般,翻过身,可『爱』一笑,一手抱住凌傲尘的胳膊,深吸他身上的清新气息,『『迷』』『『迷』』糊糊地闭上双眼,累了一天的她就这样安心地睡过去,临睡前,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傲尘,傲尘,果真是位笑傲红尘的少年郎,凌哥哥。

看见沉沉睡去的如『玉』般人儿,凌傲尘不禁扬了扬嘴角,心头涌现一阵喜悦,她似是很喜欢自己,而自己也挺喜欢这位美得『精』灵的小妹妹,说不明原因,只知道,自己很想宠着她,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宠她一辈子,但现实总不能让人如愿。

一声细微的笛声传来,凌傲尘不可察觉地轻叹了一声,不舍地轻轻地移开那双紧抓着他的柔嫩小手,起身,再回看了带笑沉睡的小人儿一眼,似要将她永远刻在心里般深深地看着,半响,才终于狠了狠心,悄无声息地飞身离去,此时他庆幸,这一趟的元都之行他有来。

凌傲尘不知道,在他转身离开之时,本应沉睡的人儿却突然睁开双眼,目送他离去,灵动的眼眸幽深难懂。

踏着落『日』的余辉,倾狂满怀心事地走回驿馆外,足尖轻点,悄无声息地跃入驿馆,刚回到房间,屋外便传来声音,暗自庆幸回来得及时,连忙『脱』掉那一身『女』装,躺到『床』上去。

叶影从倾狂的房间出去,迎面便看到莫倾廷走了过来,心中忐忑,如果被他发现老大不在,那就不妙了。

“三皇子醒了吗?”莫倾廷温润地问道,还不待叶影回答,便已推门进去。

叶影想阻止已来不及了,急忙跟进去,待看到躺在『床』上的人儿,才放下心来,不禁疑『惑』:老大什么时候回来的?

“三皇弟醒醒,三皇弟……”莫倾廷坐在『床』边,摇了摇倾狂唤道。

倾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猛然坐起来,紧紧地抱住莫倾廷,颤抖着道:“二皇兄别走,倾狂怕。”呵,他好像受伤不轻呢!也是,幻炎楼虽撤走了大部分高级杀手,但留下的三、四级杀手也非他所能对付的,能活着离开也亏得那些侍卫高手的保护。

“咝……三皇弟莫怕,二皇兄已经将坏人杀掉了,不会再来吓到三皇弟了。”身上还带着伤的莫倾廷被一抱,痛得直抽冷气,却强忍着安慰道,拍在倾狂肩膀上的手恨不得直接掐在她脖子上。

qUAnbEn5.Com。全*本*5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倾狂邪恶一笑,‘不小心’地正好紧抓住莫倾廷受伤的地方,不确实地问道:“真的吗?”

“真……真的……”莫倾廷疼得冷汗直流,口齿不清地点头道,眉头紧皱,用力地推开倾狂,站起来,眼眸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与狠意,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温润:“二皇兄说的都是真的,好了,三皇弟好好休息,明『日』我们就可以启程回『国』了。”

“真的,我们可以回去了,太好了。”倾狂一听,‘高兴’得跳起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各『国』至少还要在元都再逗留些时『日』,游玩一番,但因刺客事件,弄得各『国』游兴全无,天元皇朝也怕会再多生事端,当然恨不得各『国』早点离开,因此,既然幻炎楼‘已灭’,那么明『日』离开也在『情』里之中,但她心里明白,幻炎楼的事还没完。

说了几句,莫倾廷便以准备回『国』事宜离开了,倾狂知道,他是急着去『处』理裂开的伤口去了。

“叶影,怎样?”倾狂盘腿坐在『床』上,没头没尾地问道。

她虽问得没头没尾,但叶影立即便会意她问的是什么,答道:“他已经出来了,正在『黄』岭峰等着老大。”

“好,天一黑,我们就去,现在,先让我好好睡一觉。”倾狂说着,往后一倒,眼一闭,就睡去了,脑中不自觉会浮现跟凌傲尘追逐扑蝶的『情』景,嘴角边跟着勾起一个深深的笑意,总感觉那个‘天使’少年是她的一个梦,一个属于少『女』的梦,梦醒了,她也就该去做她该做的事了,或许,此生,与这个‘梦’再也无缘了。

炎夏的夜空繁星点缀,灼灼发亮,肆意地闪烁着。

在这片夜『『色』』的下的『黄』岭峰上,一位黑衣蒙面男子迎风而立,背脊挺得直直的,平静地凝望着前方,他在等,等待他未知的命运。

豁然,一个玲珑清脆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里:“等久了?”

黑衣蒙面男子猛然转过身来,距离他不到十步之外,一个不足十岁的孩童嘴角边带着轻狂的笑意,双手负后,在星光之下,灵气『逼』人,宛若手握天下的王者般傲然而立,这样绝代的人物,难怪能收服叶影,这样天生的王者,确实有让天下所有人臣服的资本。

如果她没出声,他一点都没感知到她的到来,看了一眼立在她身后的叶影,黑衣蒙面男子开口道:“为什么找上我?”此话问的是倾狂。

“因为你的本事。”倾狂含笑道,接到两人疑『惑』的目光,才继续道:“你只是个四级杀手,我看中的自然不是你的武功,而是你缜密的心思和胆大的作为,叶影带我走的那条秘道是你挖的吧?能在幻炎楼中不动声『『色』』地挖出那样一条直达七层的秘道,你的本事,还不值得我注意吗?”

“你怎么知道那条秘道是我挖的?”黑衣蒙面男子灼灼的目光直『逼』向倾狂,不答反问,连叶影都不知道的事,她只走过一回,便知道?

“呵呵,很简单,‘幻炎楼机关分布图’中根本就没那条秘道,而你却知道,那么只有一条可能,那就是它是你的杰作。”倾狂轻笑着回视他的目光道。

不自觉得点了点头,黑衣蒙面男子隐于面巾下的嘴角边带上一抹笑意,看向叶影,大笑道:“叶影,你说得对,她值得我追随。”说着,‘砰’地一声跪下,高声道:“青影见过主子。”他一生从未真心向谁臣服过,今『日』这一跪,他青影便从此臣服于她,愿意为她披荆斩棘,为她差遣,他相信叶影说的话,她虽只是个孩童,却终能带领他们开创属于他们的新天地。

“哈哈……好。”倾狂大笑一声,上前将他脸上的黑面巾拉下,『露』出一张平凡却带着坚毅的脸庞,小手微放开,黑面巾便随风飘走,『黄』岭峰上回『荡』着稚嫩却狂傲不可一世的声音“我莫倾狂本只想逍遥一生,但既然生于『乱』世,生于皇室之中,为了父皇,为了龙麟,为了心中在乎之人,就算在凤天大陆之上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又如何,这天下,终将会是我龙麟之物,夷靡『乱』世,必终止于莫倾狂之手。”

或许她之前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然而幻炎楼一事,让她明白,她还不够强大,并非所有的事都能在她的掌控之中,而她这样的身份,必将卷入『乱』世这个漩涡之中,要想生存,笑傲天下,唯有将这个天下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两人深深地为她所震憾,狂,太狂了,天下间也只她能说出如此狂妄不可一世的豪言,也只有她能将这番狂言演绎为传奇,他们相信,不用多久,这番狂言将会成为事实,因为她是莫倾狂。

“青影,从今『日』起,你叫青龙,建立一股别于七『国』之外的势力将是我莫倾狂问鼎天下的第一步。”小手顺着明月一指,天生的霸气油然而生。

朗朗夜空之下,小小的人儿迎风而立,明月星辰也不禁因她的狂傲之气而黯然失『『色』』,天下风云,万里乾坤,将由她来演绎。

回到驿馆,倾狂并没有直接回房,而是悄无声息地潜入楚苑,明天就要离开了,她还有一件事未做呢!

云玄天房间里,倾狂轻轻地靠近好梦正酣的某人,盯着那双连睡着都如此美丽漂亮的狭长眼睛,嘿嘿一笑,拿出早已准备的好的墨笔在他妖冶的脸上做起画来。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