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8 回国之日

028

回『国』之『日』

毕竟是个高手,芸玄天很快便醒过来,睁开眼,眼前放大的一张『精』致的脸庞,在月光的晃耀下,显得吓人,立即惊坐起来,却感到全身无力,一时冷汗直流,尤其是看到那张笑得邪恶的熟悉的脸,凉意更是从脚底蹿上背脊。

“你……你想干什么?”云玄天艰难地向后挪去,声音带着颤抖。

“你说呢!啧啧……真不愧是‘狐狸『精』’,看看,这副受惊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啊!看得本皇子心动不已,来,让爷好好疼你……”倾狂『『色』』『『迷』』『『迷』』地边说边不顾他的反抗,小小的身子压在他身上,伸手一『摸』,一拉,便将他的中衣给解开,『露』出粉嫩的『胸』膛,小手也跟着『摸』了上去,啧啧,手感真好,这云玄天还真有做‘受’的潜质。

“你,放开我,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叫了。”云玄天挣『脱』不得,急得口不择言,毕竟还年少,从未受过这种污辱的他,眼眶已泛起了水雾。

“你叫啊!就是叫破了喉咙也没人理你,哈哈……”得意地大笑起来,她终于明白为何那些登徒子总喜欢在『逼』迫‘良家『妇』『女』’的时候,说这句话,真的太爽了,太有成就了,哈哈哈……

眼见着那小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起来,云玄天竟急得晕了过去,陷入黑暗的前的唯一想法便是:难道我云玄天今天就要毁在莫倾狂这个恶魔的手中,总有一天,这笔帐,我会讨回来的……

没用,这么容易就晕了,也不想想,她一个九岁孩童能对他做什么?笨蛋一个,倾狂从他身上爬起来,不屑地轻哼一声,嘴角边勾起一个邪恶的笑容,真正的惩罚才开始呢!嘿嘿……

天『『色』』刚蒙蒙亮,倾狂翻身而起,一番梳装打扮,铜境里的小人儿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玉』面朱唇,丰神俊朗,一袭绣金白袍衬得高贵灵气,真是好一个钟灵俊秀的小皇子。

当她『精』神抖擞地出现时,立即夺去了所有人的呼吸,今『日』的倾狂给他们的感觉似有什么不同,然而却说不出有何不同,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心惊的感觉。

“倾狂皇子,身子好些了吗?钧枫哥哥一直想去看你,又怕打扰到你休息。”月钧枫最先回过神来,走上前,微蹲下身子,疼『爱』地『摸』了『摸』她的头,道,眼眸中一直带着宠溺的笑意。

“早就没事了,钧枫哥哥,你要来龙麟『国』看我哦!不然我会想你的。”倾狂仰着头,『摸』了『摸』月钧枫的带着笑意的眼眸,乖巧地笑道,这双温和的眼眸下为何会隐藏着淡淡的忧愁,看似温润的他其实却带着极重的心思,温和朦胧眼眸掩去他真实的心思,她发现,各『国』皇子王爷中,她最看不透的便是他。

“钧枫哥哥会去看你的,倾狂皇子要等我哦!”因这句话,月钧枫展颜笑开了,『摸』在她头上的手竟带着不可察觉的颤抖,仿佛她抚上的不是他的眼眸,而是他的心。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不许失言哦!”掩去眼底的深思,倾狂高兴得笑开了。

站在一旁看着的其他人也跟着轻轻一笑,心中均暗道:果然看错了,哪有什么不同,还是那个被宠坏的‘草包皇子’。

“咦?玄天太子呢?”元启左右看了看,却没看到云玄天,不仅疑『惑』问道,最怕又出了什么事。

这时楚云『国』同来的侍卫,急急地跑过来,对着他们侍卫统领道:“统领,找到太子了,可是,可是……”

楚云『国』侍卫统领脸『『色』』大变,也不说什么,揪着那个侍卫便跑开了去,各『国』皇子王爷相视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驿馆外墙角边围着许多百姓,楚云『国』侍卫正在驱赶着,拔开人群,走进去一看,刚好看见,云玄天光着上身,前『胸』写着‘我是狐狸『精』’,后背写着‘任君品尝’,脸上四个大字标明的他的身份‘楚云太子’,犹带『『迷』』蒙的桃花眼表明他刚醒过来,还没弄清怎么回来。

这次元启的动作便是挺快,立即下令将所有百姓驱散。

而那边,已反应过来的云玄天羞红了脸,赶紧套上衣服,一转头,瞥见笑得前俯后仰的倾狂,立即怒火冲天,咬牙切齿一声怒吼:“莫、倾、狂。”

推开要来扶着他的侍卫,冲到她的面前,一掌就要打下去,却被月钧枫阻止了:“玄天太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是她将我弄成这副德行,害我出此大丑,不杀他,难以消我心头之恨。”云玄天愤恨地指着倾狂,一想起昨晚她‘非礼’了自己,又将自己扔在这里,成为七『国』的大笑柄,真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说不定,这些话正是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平时不敢做,然后借着梦游做出来呢!嗯,我觉得这个最有可能了。”说着,倾狂还很重重地点了点头,心里却笑翻了天,云玄天,跟我莫倾狂结下梁子,绝对是你一生做得最错误的一件事。

“你……”云玄天指着她,语气一滞,确实没什么证据,昨晚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一想起昨晚被她压在身下的『情』景,也不知是羞还是怒,妖冶的脸庞蹭地一下就烧起来了,幸好脸上画着字,看起来不太明显。

“你看,无话说了吧!既然这是你的『爱』好,本皇子也只能为你们楚云『国』有这么位‘变态’太子而默哀了,现在,本皇子要回家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本皇子不介意邀请你到龙麟『国』再‘秀上一秀’,记得事先通知我哦,本皇子会事先为了准备上等‘猛男’,包君满意。”倾狂摊了摊手,勾唇一笑道,潇洒转身,挥了挥手,任云玄天在后面气红了脸。

莫倾廷憋着笑,拱了拱手道:“舍弟无知,玄天太子别见怪,就此别过,请。”说着,再抱了抱拳,转身跟上倾狂,他快憋不住了。

“玄天太子,我等也要先走了,请。”其他各『国』的皇子王爷也憋笑憋得满脸通红,在场谁不知这等杰作是‘灾难皇子’所为,没有证据,云玄天也只能吃哑巴亏了,也暗自庆幸幸好没有得罪那个‘小魔头’。

沦为笑料的云玄天忍不住高喊:“莫倾狂,你等着,我云玄天这一生跟你没完。”看着那远去的潇洒背景,桃花眼中蕴藏着风暴。

六『国』同时回『国』,元都四门同开,龙麟『国』阵容盛大的大队人马从东正城门出城,倾狂坐在车辕里,回头,看着越来越小的元都,眼眸隐讳莫深。

元都最高峰上,迎风站着两个人,目送着六『国』队伍的离开。

“还没查到那个高手?”如鬼魅般让人从心底发颤又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霸气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高峰上显得骇人。

“楼主请恕罪,那人太神秘了,无论属下怎么查都查不出。”玄衣男子惶恐回道。

“哼,这次刺杀行动失败,连老窝都被人挑了,圣老很是生气,已经严令‘神秘高手’的事不用我们管了,他自有安排,你也不用再查,尽快安排所有人撤离元都。”

“是。”玄衣男子颤抖着道。

大队人马带着奔波路途的疲惫回到龙麟『国』都时,皇帝莫龙恺亲自出城迎接。

远远地,莫倾廷便看见了,急忙跳下马,快步上前,一跪道:“儿臣见过父皇。”

“起来吧!”莫龙恺略带冷漠地摆了摆手,越过他,向车辕走去,抱过从车辕里出来的倾狂,宠溺笑道:“狂儿回来了,累不累?听说遇到刺客了,有没有事?”慈『爱』喜悦的目光上下打量,舐犊之『情』溢于言表。

“孩儿可是堂堂龙麟『国』的皇子,怎么会有事?父皇不用担心。”倾狂伸手搂住莫龙恺的脖子,感受着‘父亲’身上久违的温暖,乖巧地笑道。

“没事就好,你母妃可是很想你,我们回宫吧!”莫龙恺慈『爱』地笑道,抱着倾狂上了龙辕,浩浩『荡』『荡』地回宫了。

看着远去的龙辕,莫倾廷紧握的拳头都握出血: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那个‘草包’,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为什么?我不甘心。

当晚,皇帝在恺芸殿摆宴,为两位皇子洗尘,之所以选在恺芸殿,是因为这是家宴。

一张大圆楠木桌上,皇帝坐于首位,左右是两位皇子,皇子旁边坐着自已的母亲,下首对面是贤王和并肩王。

元都大殿上的刺客事件,吓坏了莫龙恺和楚芸烟,家宴刚开始,两人就拼命地给倾狂‘压惊’,而将皇后母子两人给凉在一边,脸『『色』』那个叫难看啊!最后还是并肩王出来打圆场。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