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29 风流公子

029

风流公子

“二皇子,这趟去元都可有何收获?”并肩王看向脸『『色』』铁青的莫倾廷道。

莫龙恺呷一口酒,终于看向莫倾廷。

见大家都看着他,莫倾廷又恢复那副儒雅的样子,恭敬道:“依儿臣看,天元皇朝现已不过弹丸之地且穷奢极『欲』,不足为虑,其余五『国』都不可小觑,尤其是楚云、齐月两『国』,『国』力之强足以与我『国』匹敌,云玄天、月钧枫都不是简单的人物,绝对是我『国』之劲敌。”

莫龙恺眉头微皱,道:“那依皇儿之意,我『国』要想逐鹿中原,该如何?”

“儿臣以为须加强兵力,我『国』虽富强,然而论兵力之强,实不如楚、齐两『国』,而且楚云皇后是韩霜王是妹妹,齐月与燕雨亦是联烟,战『乱』一起,儿臣怕,我『国』会陷入孤军作战的困境。”莫倾廷分析道。

莫龙恺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思量着莫倾廷的话。

“二皇侄分析得不错。”并肩王点了点头,转头,话峰突然对准倾狂道:“三皇侄,这趟元都之行,你又有什么感受?”眼『露』睿智的『精』光。

倾狂正将她娘亲夹给一筷蟹『肉』放入口中,闻言呛了一下,咳了几下,才道:“感受?就是……就是那么美的『女』子跳舞跳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杀人?我们的人都被杀得落流水,就连那个讨厌的云玄天身边的侍卫都比我们的厉害多了。”

皇帝很无奈得摇头笑了笑,有点责怪并肩王不该问她,但并肩王却带着深思地抚了抚胡须道:“三皇侄正说到了重点。”见大家都奇怪的看着他,又道:“加强兵力固然重要,但宫中无高手,朝中无良将却是最大的问题,我龙麟纵有百万雄兵在握,如无良将也不过是一盘散沙,真正的高手能于百万大军之中直取对方首级,一旦开战,如无护卫高手,恐未打先败。”看向倾狂的眼光闪着亮光。

莫龙恺甚觉得有道理,大笑着『摸』了『摸』倾狂的头,大笑道:“狂儿好样的,哈哈……谁还敢说我儿没用。”爽朗的笑声响彻宫殿。

这场家宴,有人吃得欢喜,有人吃得不是滋味,各有心思,当然最高兴的要数咱的龙麟皇了。

回到狂阁的倾狂,端坐在椅子,一手轻敲着桌案,黝黑剔透的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灵动至极,俊秀的脸庞平静如水。

微风吹过,均是一袭黑衣的叶影和青龙出现在倾狂面前,恭声道:“老大。”在倾狂的要求下,青龙也唤她老大。

“青龙,我知道你善长制造各种器械,这里有一张设计图,我要你在一年之内将它制造出来,利用你的特长,在凤天大陆上建立一个器械王『国』。”倾狂将桌案上的一张纸『交』到青龙手中,那是一张火炮设计图。

接过图纸一看,青龙十分疑『惑』地左右看了看,实在看不出什么,好像是一架筒子,虽不知制造这个有什么用,但他还是相信,他的老大这么做,自有用意:“青龙绝不负老大所望。”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倾狂灵动的眼眸光彩大放,狂妄而霸气道:“一个真正的强『国』,除了强大的军队,财富、『情』报、人才……均不可缺少,十年,我给自己十年的时间,去建立一个这样的强大的王『国』,一个属于我莫倾狂的王『国』,叶影,青龙,可愿与我并肩奋斗?”

十年的时间,够她在凤天大陆之上重建一个更加强大的‘天极门’。

“叶影(青龙)誓死追随左右,为老大披荆斩棘。”叶影、青龙一『激』动,猛然跪下道,灼灼的目光紧紧地锁住眼前的小人儿,内心是抑制不住的狂热,他们相信,十年后,天下风云际会之时,便是她大放异彩之『日』。

莺飞燕舞三月春,二八佳人『『色』』倾城。莫教先境幸得见,神仙莫不下凡尘。

刚刚掌灯,五颜六『『色』』的纱灯就将龙麟元都最豪华的楼宇——听雪楼妆点的更加富丽堂皇,华彩流溢,同时也蒙上了一层暧昧的『『色』』彩。

听雪楼内最高档的竹阁里,丝竹奢靡之音不绝于耳,间夹着『女』子的嘻笑娇嗔,不难想像里头群英『乱』舞的**景象。

竹阁里挤满了莺莺燕燕,她们无不使出浑身解数讨好房中的三个俊美男子,尤其是斜倚在长塌上的那位身着绣金白袍的俊美公子,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玉』面朱唇,丰神俊朗,慵散而随意地躺着,一双黝黑灵动的眼眸因沾染了些酒气而泛着丝『『迷』』『乱』,氤氲中带着几分撩人邪气,『『迷』』得在场的『女』子无不神魂颠倒。

“莫公子,来,吃一颗葡萄。”一个美艳的花娘将一颗剥了皮的葡萄喂入莫公子的口中。

莫公子毫不客气地吞掉葡萄,连带着将花娘的手指含住,嗯,不错,果真又香又甜。

“公子,你好坏啊!”美艳花娘不依地娇嗔道,整个丰满的身子却更加贴近莫公子,花痴地紧盯着邪美无双的‘客人’。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莫公子邪笑着一手挑起美艳花娘的下巴,调戏着道,完全一副风流浪『荡』子的模样,直逗得欢场老手的花娘羞红了脸。

“不嘛……莫公子好不公平,只喜欢欢姐,都不理我们了。”一旁的花娘都嫉妒地依了上去。

“理,怎么不理?公子我疼你们都来不及,怎么会不理呢?”莫公子犹沾胭脂的嘴角一勾,乌黑长发斜飞过俊美的脸庞,更添蛊『惑』之意。

“公子……”一旁的花娘纷纷向前挤去,腰枝扭摆,尽显妖娆。

“哈哈……”这边一派风流快活的痍靡之像,可西墙软塌之上的男子却是正襟危坐,如『玉』般的脸庞泛着红晕,亮如明星的眼眸对攀在他身边的美丽花娘视若无睹,紧紧地锁住风流得不知今昔是何昔的‘莫公子’,如翠竹的双眉紧皱。

感受到他的目光,莫公子抽空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笑道:“文鸿哥哥,这里是勾栏院,不是监子院,她们是解语花,不是老夫子,不用这么严肃哦!”

“没错,没错,不要每次都像人家欠了你百八十万一样,那么不解风『情』,会伤了美人的心的,是不是啊?美人。”旁边另一长塌上身着白底金绣锦袍的贵公子艰难地从一堆『女』人堆中伸出头来,接下去道,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倾狂,羿轩,我还是觉得我们不应该来这里,要是被爹知道了……”杨文鸿眉头越聚越紧,都快可以夹死苍蝇了,看着那些『女』子偎在她的怀里,真的让他很不舒服。

“文鸿哥哥,你这句话已经说了五年了,可不可以换点新鲜?”‘莫公子’很不客气地打断杨文鸿的话,无奈地笑说道。

没错,这三人正是三皇子莫倾狂、小王爷莫羿轩、皇子伴读杨文鸿,自从五年前轰动一时的花魁大赛上,三人惊现之后,花街枊巷上经常会出现这三人的身影,无数的芳心就这样遗落在三人的身上,人称‘三公子’,即使后来三人的身份‘大白’,在青楼楚馆中,大家还是有默契地一律称他们为‘三公子’,管他是什么‘灾难皇子’呢?在这些美丽花娘的眼中,她就是一个金主,而且是一个美得人神共愤的大金主,还极有可能会当上‘『国』主’的金主,怎么能不让她们紧紧地抓住呢?只是……

“换什么新鲜啊?”伴着着如娇莺的美妙声音响起,敞开的门口『处』走进一位绝代的佳人,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肩若削成,腰如约素,随着走动,阵阵暗香飘来,让人心神『荡』漾。

“亲亲梓兰,你终于来了,可想死我了。”倾狂轻推开围在身边的花娘,伸手一拉,便将绝代佳人圈在怀里,暧昧一笑道,语气甜得腻死人,旁边的花娘纵使不愿,也只得让位,谁叫人家是花魁呢。

何梓兰身若无骨地倚在倾狂的怀里,『玉』臂攀上她的肩头,妖啧着道:“就你嘴甜,那么多的红粉知已,你哪有空想起我啊?”

“我的梓兰吃醋了?你放心,我对她们都是逢场作戏,只有你才是我的最『爱』。”勾唇皮皮一笑,倾狂安抚着大美人道,真不愧是花魁,比起那些庸脂水份就是不一样。

“就你这张甜嘴,树上的鸟儿都被你给哄下来了。”何梓兰捂嘴娇笑道,枊眉一挑,略带着神秘道:“三位公子,梓兰不想坏了三位的兴致,不过,有个坏消息还是要告诉三公子。”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