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0 玄武暗卫

030

玄武暗卫

“坏消息?本公子倒想知道梓兰姑娘为我们带来了什么坏消息。”莫羿轩不在乎地一笑道,大掌肆无忌惮地在花娘的身上的流连。

“就是……”何梓兰故意拉长了音,吊起三人的胃口,才揭秘道:“萧姑娘就快到竹阁来了。”

果然不出所料,此话一出,莫羿轩立即惊得脸『『色』』惨白,猛然推开攀在他身上的花娘,四『处』找地钻,边满屋子『乱』转,边喃喃道:“惨了惨了,男人婆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惨了惨了……”

“哈哈……”屋内的所有花娘皆笑成一团,她们早就见怪不怪了,无论‘三公子’出现在哪个勾栏院里,‘萧姑娘’必随后就到,然后上演一场‘大闹勾栏院’的戏码,打得莫小王爷哭爷喊娘,不过,幸好,只有萧姑娘一个来而已。

“哈哈……小轩轩,你的‘『女』友’又追来了?哈哈……”倾狂怀抱着何梓兰,幸灾乐祸地大笑道,话说,她的萧大姐也确实强悍,直把莫羿轩这个风流种吃得死死的。

“你……你别幸灾乐祸,她看见你,也会连你一块教训的,还不快躲起来。”莫羿轩慌忙中还不忘顶倾狂一句。

“我才不怕呢!”倾狂一手拿起一旁的折扇,展开,潇洒一笑道,被骂两句又不会少块『肉』。

何梓兰却在这时笑笑地又加上一句:“莫公子,梓兰还有一个坏消息忘了说,那就是,云公子也跟着来了。”

“哇,什么?惨了惨了……”此话一出,倾狂再也镇定不了,赶紧蹿起来,也四『处』找地躲,说起这个云公子,真是让倾狂恨得牙『痒』『痒』的,不就是整他一下吗?用得着像个狗皮膏一样贴着她不放吗?害得她一见有他出现的地方,就赶紧躲开。

一众花娘一听‘云公子’来了,也立即鸟作四散,倒不是‘云公子’有多难看,相反他美得勾人,美得她们在他面前黯然失『『色』』,但是他每次一来就会用愤恨的目光直瞪着她们,好像他的‘夫君’被她们勾引了一样,‘萧姑娘’、‘云公子’一起出来,绝对会搅得听雪楼天翻地覆。

“莫公子莫急,跟我来吧!”何梓兰上前牵住倾狂,带着她从另一扇门闪出去,来到她居住的‘兰居’。

一进门,倾狂一改方才慌『乱』,『『迷』』茫的眼眸一敛,华光流转,神彩飞扬,哪有半点酒『『色』』之徒的模样,端的是一个光芒四『射』的狂傲贵公子。

何梓兰看了看四周,将门关好,一转过头来,不无意外地再一次看呆了去,烛光摇曳之下,丰神俊朗的少年习惯『『性』』地勾着邪肆的笑容,深邃灵动的眼眸充满着自信,气度闲适,一身傲气,当世无双,即使华光收敛,依旧可见从她身上隐隐透着的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梓兰,发什么呆啊?”手中『玉』骨扇一展,倾狂风度翩翩地一笑道,却不似刚刚的风流模样。

QUAbEn5.COm,【全‘本’网。COM】

“呃,老大,我……”何梓兰脸『『色』』一红,微低下头,心口不争气地又狂跳起来,哪有一点妩媚孤傲的花魁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邻家小妹妹。

“别我了,你老大我时间不是很多,所以我们可以走了吧!”倾狂好笑地说道,却让何梓兰脸着的脸越发的红润,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书架旁边,转动架后的机关,墙上挂着的一幅巨大山水画瞬间向上升,一条秘道便出现在她们面前。

倾狂率先走了进去,何梓兰看着那个傲然的背影,抚了抚自己的心口,柔『情』一笑,也跟着走了进去,只要能一直跟在她身边,就是她何梓兰这一生最幸福的事。

半响,两人从秘道出了听雪楼,骑上快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夜『『色』』中。

与此同时,竹阁里正闹得『鸡』飞狗跳,小王爷莫羿轩双手抱头,夺门而出,萧若夕手持长棍边追着他打,边大吼:“你风流,逛青楼,老娘才懒得管你,可你竟然把狂狂也给带坏了,看我不打死你……”

“哇……男人婆,你不能这么黑白不分啊……分明就是她带坏我的,她……”莫羿轩边跑边不服气地反驳,他多冤啊!最风流,最坏的分明是‘表弟’,是她‘『逼』’他来这里的,为什么所有人都怪他,呜呜……

“还敢顶嘴,看我怎么教训你……”萧若夕纶起长棍毫不留『情』的打下去。

莫羿轩身子一转,堪堪避过,拔腿满楼跑,边跑边大喊:“哇,男人婆谋杀亲夫了,表弟救命啊!……”可惜他‘表弟’早已丢下他,走人了。

外面闹成一团,竹阁里也是‘刀光剑影’,波涛暗涌,‘战况’那个叫『激』烈啊!

文质彬彬的杨文鸿端坐在唯一完好的软塌上,若明星般的眼眸竟闪着冷光,冷冷地直盯着斜靠在木桩边的锦衣少年。

“说,她在哪?”锦衣少年沉声缓慢道,语气虽轻且缓,却让人感觉到倍感压力。

“三皇子的行踪,小臣似乎无须向‘楚云’太子禀报吧?”特意加重‘楚云’二字,杨文鸿也‘慢条斯理’地回道,珠圆『玉』润的声音此时却带着极重的火『『药』』味。

他很气,很火大,每次一看到这个楚云太子,他的什么修养,似乎都不顶用了,明明是个大男人却长得……嗯,用倾狂的话说,就是‘狐狸『精』’,而且老喜欢以找倾狂的‘麻烦’的名义粘着她,好像她是他的‘所有物’一样。

“放肆,杨文鸿,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楚云太子云玄天衣袖一甩,喝道,端出一『国』太子的气势出来,丹凤眼一眯,锐利的目光直『射』着杨文鸿。

“身为龙麟三皇子的侍读,小臣不认为这样的说话态度有何问题,楚、云、太、子、殿、下。”霍地站起来,杨文鸿无畏地回视他锐利的目光。

‘噼里啪啦……’两人之间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无数电光在空中燃烧起来,房间内弥散着极重的火『『药』』味。

直至追打的两人冲了进来,打断了两人『激』烈的眼波战斗。

“哇,你们两人又‘干’上了?”莫羿轩捂着受伤的俊脸,咧咧地笑道,他真搞不明白,这两人怎么都互看对方不顺眼,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每一次都火『『药』』味十足。

“你们两个继续留在这大眼瞪小眼,姑『『奶』』『『奶』』我找我家狂狂去了。”萧若夕一手揪住莫羿轩的耳朵,冷哼了一声道,转身便离开,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她可心里清楚的很,狂狂啊狂狂,你小子怎么这么会惹‘桃花债’啊?

“哎哟,疼疼……”莫羿轩边护住自己的耳朵边喊疼。

“哼……”云玄天冷哼了一声,随着也走出了竹阁:莫倾狂,我看你能逃到哪去?

杨文鸿平淡无波的眼眸此时却汹涌翻腾,有种压抑已久而要爆发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眼眸一闭,待睁开时又是朦胧无波的平静,也随着走出了竹阁:倾狂,我该拿你怎么办?

京都城外,一『处』秘密的峭壁下,停着两匹快马,一白一红两个绝『『色』』的身影俐落地下马。

“阿嚏……”倾狂一下马便打了个大喷嚏。

“老大怎么啦?”何梓兰焦急地问道,这三月天的晚上还是挺冷的,一路行马过来,莫不是受寒了?

温暖一笑,倾狂拍了拍她的肩道:“没事,我们过去吧!”

倾狂拔地一跃,左足在光滑的峭壁上一点,身子斗然拔高丈余,右足跟着再一点,再升高了丈余,如此这般,在‘光溜溜的峭壁’上踏步而上,一步便跃上丈许,二十余丈的峭壁三两下便上到了顶峰,轻功之高,确实世所罕见。

何梓兰跟着点足而上,在上到十丈余,力有所不殆时,一条白纱从上方垂下,素手一抓,借力也很快飞身而上。

寒风呼啸,峭壁顶峰之上,倾狂赞赏道:“不错,有进步哦!”虽然还是需要借助于她,不过能自行上到十丈余,已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了,比起上次只能上到八丈余,进步可算是神速了,她果真没有看错人,当年那个沉默的小『女』孩,如今的‘花魁’,骨子里有股跟她相似的傲骨。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