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1 狐狸太子

031

狐狸太子

“也得亏得老大教得好啊!”何梓兰歪头一笑道,她虽只是五阶高手,然而这一身的轻功却连六阶高手也自愧不如,而她的老大就不更不用说了,如此诡异的身法轻功本就是她所创,其本身的轻功之高自是惊世骇俗。

“什么时候也学得像白虎那么嘴甜了?”倾狂取笑道,不无意外地再次见到某脸皮薄的人羞红了脸,其实她不也想逗她的,只是自从发现两人『独』『处』的时候,她总那么容易脸红,而且又红得那么美,出于对美人的喜『爱』,她就是忍不住想逗她。

“不跟你说了。”何梓兰扭过头,小声嗔道,纵身一跃,便从峭壁的另一边跳下,呀!可别误会,她的心脏能力还没弱到被逗几句就跳崖『自杀』。

“哈哈……”爽朗的笑声从倾狂的口中逸出,也跟着跳了下去,更加别误会,她绝不是跟着‘跳崖殉『情』’。

半山峭壁之上,两人停在一个小到几乎不可察觉『洞』口,机关一转,『洞』口的铁栏打开,两人走了进去。

来到一『处』足足有几十平方米大的宽大石厅,十名身着青玄衣男子站列在正中央,狂热地眼眸紧紧地盯着走进来的那个一身飘逸白『『色』』男装,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少年,那眼神无异于是在看神。

早已等在这里的叶影立即迎了上去,道:“老大,玄武十暗卫已到。”经过多年的洗礼,如今的叶影更加沉稳内敛,也更加刚毅俊美,身为‘三皇子’贴身侍卫又兼皇室暗卫统领的他,也是众家千金追逐的对象,可惜他却始终无动于衷。

玄武十暗卫立即单膝跪下:“参见圣尊。”

他们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圣尊了,那种『激』动的心『情』真的无法用心『情』形容,原来他们心目中的神竟是如此年少的俊秀人物,天啊!她才多大啊!要知道,如今的凤天大陆,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便是‘圣尊’之名,却少有人能见到‘圣尊’真身,仅凭一个名字,便能在大陆上呼风唤雨,各『国』无不退避三分。

“起来吧!”倾狂洁白衣袍一挥,淡淡的语气中蕴含着傲视天下的霸气,勾唇一笑,随意踏步向前,每走一步,众人的心中均敲了一下,灼灼地目光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一个踏步,一个眼神,一个轻笑,如此随意稀松的举动,却被她演绎地如此憾动人心,就如天生受人瞩目的王者般,是如此的狂傲。

在暗卫面前站定,倾狂黝黑幽深的眼眸扫过个个沉稳而带着狂热的脸庞,沉稳道:“你们都是经过千挑万选而被选中的暗卫,本尊相信玄武的眼光,也相信,你们不会让本尊失望,是不是?”

“是。”齐声答道,带着高昂的兴奋,心中翻涌个不停,能得到圣尊的信任,就算要他们立即死去,相信他们也会含笑而终。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好。”倾狂轻点了下头,衣袖一摆,数道亮光『射』出,亮光过『处』,十暗卫的肩膀『处』便多出了一条腾飞的龙,“从今『日』起,你们便是龙麟皇室暗卫,专职保护龙麟皇和芸妃的安全,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的安全第一。”只要皇帝老爹和娘亲的安全得到保障,她才能放开手去做该做的事。

“谨遵圣命。”十暗卫单膝跪下,抱拳领命道。

倾狂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对叶影道:“影,他们加入皇室暗卫的事就由你安排。”

自当年幻炎楼的刺客事件以来,皇帝老爹便着手成立一批武功高强的皇室暗卫,专门负责皇室安全,暗卫全由并肩王全权负责,而叶影则在数年前,在她的特意安排下进入暗卫,很快便得到并肩王的赏识成为统领,更被她皇帝老爹派来当她的贴身侍卫,一切都照着的计划进行,如今天下时局已开始发生变化,战争一触即发,是时候将玄武暗卫安排进去了,有他们在皇帝老爹和娘亲的身边,她才能更放心。

“是,老大。”皇室暗卫武功虽高,但比起玄武员来说,还是弱得可以,而且皇室暗卫不可全信,就他们所知,里面已经被其他两位两皇子安『『插』』的人手,不可再信了,幸得老大心思缜密,早就暗中训练可信的玄武暗卫,这就是他的老大,他的神,总是会为她心中在乎的人想得周到,绝不许他们出一点意外,但对于敌人,手段之狠厉『毒』辣,犹如地狱修罗。

“如此,我就可以放心去北境了。”倾狂舒心一笑。

“老大要去北境?”他怎么从没听她说过,叶影不禁疑问道,他天天跟在她的身边,却从未见她有离开京都的打算,怎么这么突然了,她从没瞒过他任何事,这次却……

见叶影皱着眉头,知道他在想什么,倾狂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一笑道:“别『乱』想了,去北境的事也是刚刚才决定的。”顿了一下又道:“这几年,各『国』间已是不再平静,虽然没有大的战争,但是小规模的侵扰边境却时有发生,尤其是燕雨与齐月更是因月公主猝死燕雨而闹得不可开『交』,近『日』更有不寻常的举动。”

“朱雀员有消息传来?”叶影眉头舒展问道,看向何梓兰,既然朱雀一起跟来,那么必是北境朱雀员有消息传来。

“嗯,朱雀员传来消息,燕雨已于三『日』前暗中跟韩霜结盟,准备近期内借道韩霜进攻齐月,军队已经开始集结,而军队暗中准备的行囊却是棉袄大衣。”何梓兰,也就是天极朱雀答道,绝没有人想到艳名传遍七『国』的花魁梓兰竟会是朱雀楼的‘朱雀神君’。

世人只知凤天大陆上于七年前突然凭空出现一个神秘莫测的天极门,门内之人各各神秘异常,所有人只知它的可怕,却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个怎样的门派,只知‘圣尊’之名威赫天下,却不知她底下还有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方亦正亦邪的势力。

叶影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齐月地『处』炎热地带,在此三月天更是酷暑,准备棉袄大衣的唯一可能就是以进攻齐月为名,实则要入侵的是龙麟的北境,那里终年酷寒,雪冻千里,也是龙麟最为薄弱之地。

“可是,这也无须老大亲自去啊?”叶影还是不想倾狂去北境那个危险的地方,虽然相信即使是再强大的军队也伤不了她,但他还是不想去去那个苦寒之地受苦。

“影,无须担心,北境之行,我势在必行,不过你放心,我会带你一起去。”倾狂笑着安抚他道,有他们的关心在意,再严寒的地方也只会让她觉得温暖而已,虽然燕雨入侵还无须她亲自去,但那里有她要的‘东西’,她就非去不可,她既然说了要保护他们,就必然不会让他们有事,即使再危险的地方,她也一定要去。

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叶影依旧猜不透她的心思,但也一如既往地选择了相信。

“老大,我也要跟你一起去。”何梓兰一手挽上倾狂的胳膊,道,这一趟离开,不知多久才能再见,她舍不得,明知这个要求很无理,但她依然忍不住开口道。

“梓兰,你就别跟着湊热闹了,京都的事还需要你呢!而且你的身子不宜去那么严寒的地方,听话,乖乖在京等我。”倾狂像哄孩子一样哄道,心中同时郁闷地想着:梓兰明明就比她大,怎么在她面前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止是她,叶影,白虎,连老大不小的青龙,玄武也是,一个比一个会撒娇,一个比一个粘人,貌似最小的她吧!怎么反过来,全都要她哄着,难道是因为她历经两世,看起来很是‘老气横秋’?

“那好吧!”何梓兰整个人瘪了下去,老大的决定,向来是不容改变的。

明月,繁星,夜风温暖而清新。

但如果没有眼前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的话,那今晚真是太完美了。

“去哪了?现在才回来?”恺芸殿门前,云玄天双手环『胸』,斜倚在木柱旁,口气不善地问道,感觉特像质问晚归的‘丈夫’去哪风流去了。

“云太子,容本皇子再提醒你一句,这里是龙麟皇宫,不是你楚云『国』,我莫倾狂是龙麟皇子,不是楚云皇子,所以本皇子去哪?什么时候回来,你,还不够资格管。”倾狂同样口气不善道,眉头微微蹙着,每次一看到他,她的心『情』就很不爽。

孽缘,孽缘啊!有时,她都会忍不住学起佛家老道摇头叹息,真是孽缘啊!要是知道这个云玄天会这么死皮赖脸地真的‘杀’到龙麟『国』来,她当初一定忍下那口气,不去招惹他,悔啊!悔不当初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