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2 上朝参政

032

上朝参政

四年前,她皇帝老爹五十寿辰,各『国』均派使臣前来祝贺,而楚云『国』真给面子,来的竟是一『国』之储君,知道他是‘来者不善’,但没想到他竟在她老爹的寿宴上直接跟她‘杠’上,明褒暗贬,气得她恨不得当场就劈了他,不过看在她皇帝老爹的面子上,不想让两『国』都没了面子,便装傻充愣地『硬』将他的‘嘲讽’当赞美。

宴会之后,她屡行自己当初在元都许下的‘诺言’,找了好几个肌『肉』发达的‘猛男’去招呼他,当然,以他的身手,那些‘猛攻’是碰不到他的,这点她很清楚,只是当一群肌『肉』发达的‘猛男’衣裳不整地从他房间里跑出来,其余各『国』使臣那个暧昧的眼神直把脸皮厚得堪比城墙的他羞得几天不敢出房门,谁叫当初那场‘『『裸』』男戏’是在各『国』皇子王爷的面前上演呢!‘狐狸『精』太子’之名在凤天大陆之上,可是大大有名哦!

本以为他一定会羞得逃回『国』,从此他们就算‘恩怨两结’了,但是,她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这才是他们孽缘的开始。

她错了,错在太过低估他当‘狐狸『精』’的潜质,他的脸皮简直是厚到连机关『枪』都打不透,‘发生’了这么丢脸的事后,他竟然还敢找借口留下,说什么‘杨太傅是天下有名学士,他仰慕已久,希望能向杨太傅学习一二’,皇帝老爹虽然怀疑他别有目的,但也不能拂了他面子,只好答应,只是想不到,他这一‘学习’就是四年,简直是把龙麟『国』当成他家了,而楚云『国』倒像是他‘娘家’,有事就回去一趟,没事就赖在龙麟不走,谁叫两『国』相邻呢!

这四年,简直就是她莫倾狂的恶梦,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处』『处』‘找碴’,还时不时做一些暧昧的动作,最要命的是,以他这副‘狐狸『精』’样,再加上她的‘风流’之名,尤其是他还常常跟着萧若夕到青楼楚馆去‘捉『『奸』』’,搞得『鸡』飞狗跳,两人就这样很顺理成章地、光荣地成为百姓口中的‘断袖『情』人’,连他皇帝老爹也常常对着她长吁短叹,要她赶紧娶‘皇子妃’,当个正常的‘男子汉’,直将她雷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而他云玄天倒好,面对这样的谣言,一个甩手,一句‘本太子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不仅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让她很怀疑,他根本就是乐在其中,报复,赤『『裸』』『『裸』』的报复!

“谁说本太子不够资格管?”云玄天一声怒吼,拉回了倾狂的思绪,见她又冷冷地看着他,头发一甩,妩媚一笑,‘风『情』万种’地走到她身边,修长的手指勾起她垂在『胸』前的青丝,桃花眼一眨,万瓦电流『射』出,轻吹着气道:“别忘了,咱们可是‘『情』人’,这个身份应该够资格管你吧!小狂儿……”

QUaNbEn5.com【全本网】

好冷啊!倾狂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被‘电’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妖孽,妖孽啊!

“云太子,请自重。”叶影板着一张俊脸,沉声道,眼眸中掩藏着极度的不悦与敌意,虽然这个云玄天不知老大的‘真实身份’,但他看老大的眼神还是让他很不舒服,尤其是那些谣言和他时时做出这种亲昵的举动,更是让他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本太子与你家主子说话,你一个小小的侍卫『『插』』什么嘴?”云玄天不悦地瞥了叶影一眼,慢吞吞道,语气不威自怒,自有一股王者的风范。

“云玄天,少在我的地盘摆你云太子的架势,告诉你,如果想继续呆在龙麟『国』,就给本皇子安份点,好好学你的‘诗词歌赋’去,不要在本皇子面前『乱』晃。”不客气地将云玄天推开,倾狂眯着眼睛,凛冽的寒光直『射』他,口气中含着怒气,她可以容忍他的‘粘人’,但她无法容忍他在她面前这样对待叶影。

倾狂的眼中的寒光令云玄天不由得一颤,略薄的嘴唇一抿,眼眸一转,带着讽笑的意味暧昧道:“怎么?心疼了?确实,叶侍卫长得虽然不如本太子,但也是少见的英俊少年,风流的三皇子怎么可能放过呢!是吧?”漂亮的丹凤眼中却带着连他自已没察觉到的妒意。

最讨厌他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讽笑别人也不忘自恋一把,真受不了,倾狂冷哼一声道:“是又怎样?这是本皇子的『私』事,云太子如果嫉妒的话,不妨再去投胎,只要不再长成这副‘鬼样’,本皇子或许也会‘心疼’你,现在,麻烦您老人家让让,本皇子和我家影影要去睡觉了。”说着,推开云玄天,拉起叶影向狂阁走去。

叶影轻轻一颤,黑夜掩去他俊脸上泛起的红晕,任倾狂拉着他走。

看着两人越走越远,云玄天双拳紧握,漂亮瞳眸里映着相携而去的两个身影,闪着复杂的光芒,略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仿佛要咬出血来一样,而他的心却突然痛了起来:他到底是怎么啦?难道真的是假戏真做,『爱』上了‘他’?不,不,不可能,‘他’是个男子啊,还是个风流荒诞的‘灾难皇子’,他云玄天怎么可能会……可是,他那又酸又痛的心,又是怎么回事?

黑夜下『独』自立着的身影虽坚挺直背脊,但却是那么地孤『独』与寂寥。

第二天一早,倾狂难得早早地起『床』,倒把进来伺候她的宫『女』吓了一跳:她们这位小祖宗平时最会赖『床』,今儿个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各位姐姐,发什么呆啊?”自己已经整装完毕的倾狂站在铜镜前理了理衣领,头也不回地勾唇一笑道,铜镜里的俊美少年也绽放一个绝美的笑容,在初晨『阳』光的照『射』下渡上一层浮白『『色』』的光芒,只是这样随意一站,便散发着慑人的光彩。

进来伺候的宫『女』瞬间石化了,愣愣地看着风采『『迷』』人的主子,两眼桃花状:三皇子好帅啊!

“怎么全站在这啊?还不快……”楚芸烟的贴身丫环翠儿,现在的翠嬷嬷看着全堵在门口的宫『女』,边走进来边喝道,然而在看到倾狂的那一刻,也不由得呆住了:今天的小主子怎么如此……慑人心魄。

“小主子,今天起得真早。”恍过神来,翠儿一边招呼着宫『女』为倾狂洗脸梳头,边取笑着道,她从小看着倾狂长大,自是十分亲厚。

“不早赶不上早朝。”转过身,倾狂轻笑着回道,上早朝,真不是人干的活,幸好她只去这一次,要是让她天天这么早起来上什么朝,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慢半拍,翠儿才反应过来:“啊!小主子,你,你刚刚说什么,你要……上早朝?”很是怀疑自己刚刚是幻听,这怎么可能,小主子要上早朝?

早就料到她们会有这个反应,倾狂笑笑,拿起随身带着的折扇,潇洒地挥了挥手,向外走去。

“啊!小主子,你不能穿成这样去上朝,小主子……”翠儿追了出去却已不见倾狂的身影,赶紧拔腿跑去向楚芸烟禀报:今天的小主子不正常了……

‘咚咚咚’三声钟响,早朝开始,百官按品阶步进龙极殿,却被站在殿中的那个白『『色』』身影给骇住了,不停地『揉』着自己的眼睛,他们不会看错吧!那是……三皇子,三皇子来上早朝?

虽然龙麟『国』向来有规定,年满十五的皇子便要跟着百官上早朝,参与『国』事,但他们这位‘小皇子’却仗着皇帝的宠『爱』,从未上过早朝,倒是天天上青楼『赌』馆报到,更甚至于豢养‘男宠’,十足的‘浪『荡』皇子’,扶不上墙的烂泥。

可是,今『日』是吹了什么风,还是太『阳』从西边升起,她竟然会出现在这庄严的大殿?还真有大臣伸出头,去看外面的太『阳』是不是真的从西边升起,晕啊!

倾狂依旧习惯地勾起一抹笑意不明的轻笑,扫视了均是一副‘活见鬼’的百官,当然,那个同样笑得高深莫测的并肩王除外。

“三皇弟,难得,难得啊!”二皇子莫倾廷走到倾狂身侧,似笑非笑道,其中的挪喻之意甚是明显。

“是啊!三皇弟,许久不见,听闻你越发的‘潇洒’了,真让为兄好生羡慕啊!”刚从边境回来的大皇子莫倾乾更是冷嘲热讽道,看着一派洒『脱』的她,眼眸中燃起熊熊烈火。

自倾狂一岁时,两人结下的不解之仇后,莫倾乾便『处』『处』明里暗里地‘欺负’她,可惜每次被气得半死的都是自己,幸好,在倾狂九岁之后,他就去了军营,难得回京,不然一定‘早生华发’。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