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3 小露锋芒

033

小『露』锋芒

“大皇兄莫不是在开小弟玩笑,小弟再逍遥怎么比得上大皇兄,大皇嫂可是咱龙麟有名的绝『『色』』美『女』,天天有美相伴,大皇兄岂不快乐似神仙。”倾狂折扇一展,一副暧昧的样子眨了眨眼笑道。

此话一出,大殿百官均倒吸了口气,神『『色』』各异,二皇『党』的一副看戏的模样,大皇『党』的脸『『色』』铁青,大气不敢出地看着黑着脸的大皇子,谁人不知,大皇子妃在未嫁给大皇子之前曾被三皇子‘调戏’,从此芳心便遗落在当时只有十五岁的三皇子身上,死活不肯嫁给大皇子,闹得满城风雨,最终还是皇帝一纸圣旨赐婚才平息了风波。

站在莫倾乾身后的太尉武忠跨上前一步,皮笑『肉』不笑转移话题道:“三皇子肯上进,来上朝听政,相信上至皇上,下至百官都会很高兴,只是这身衣服……呵,三皇子似乎忘了该穿朝服吧?”皇子有皇子的朝服,上朝不穿朝服视为对皇帝的不敬,那可是杀头大罪。

“朝服?本皇子不喜欢便不穿,有问题吗?”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倾狂斜睨了武忠一眼,说得云淡风轻。

被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给征住,明明是很大的问题,但被她这样云淡风轻地问出来,好像真是没问题,不喜欢就不穿了,很正常啊!

“皇上驾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朝服’话题到此结束,百官各就各位。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齐齐跪下高声喊,声音响彻整个大殿,倾狂也跟着单膝跪下,一身傲骨的她,上不跪天,下不跪地,今『日』她跪的是她最『爱』的父亲,而非皇帝。

大殿左侧,一身龙袍的莫龙恺步履沉稳地走向龙座,坐下,一瞥眼间,很快就发现在文官之中那个异常醒目的白『『色』』身影,一身惯常白袍锦衣的倾狂在百官中就如鹤立『鸡』群般。

莫龙恺先是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稍后难掩『激』动地微颤着身子,尽力稳了稳颤抖的声音高声道:“平身。”

倾狂站起来,抬起头,向龙座上的皇帝望过去,心头猛颤,黝黑深邃的眼眸涌起波涛,她看到了,她英明神武的皇帝老爹只因她站在这里就『激』动得成这样,那『精』亮有神的眼眸泛起的水雾,竭力抑制的颤抖声,无一不在表达他身为一个父亲,对最『爱』‘儿子’的‘上进’感到无比的欣慰。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太监总管照例用他尖锐的声音高喊道。

三个时辰之后,各项奏本基本完毕,这期间,倾狂均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是她想这样,实在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让她提不起半点兴趣,上朝果真够无聊的。

终于,百官奏事完毕,莫龙恺从总管太监手中接过一本奏折道:“这是周将军递上的折子,昨晚他突生疾病,无法押送军响物资到北境,朕已准了他的告假,众位『爱』聊,认为该派谁接替周将军前往北境?”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百官立即议论纷纷,却无人出列‘自告奋勇’,毕竟北境这样的不『『毛』』之地,谁愿意去‘送死’啊!

“怎么?无人可派?”莫倾凛冽的目光一扫,低沉的声音不威自怒。

“父皇,儿臣愿意为父皇分忧,前往北境。”昏昏『欲』睡的倾狂突而站出来,昂着头,高声道,她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时,所有人都被她给骇住了,莫龙恺更是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他那个‘不成器’的『爱』儿?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

“启禀皇上,三皇子以皇子之尊亲往北境,一定能让北境军民感受到吾皇龙恩浩『荡』,微臣认为由三皇子前往北境此议……”兵部尚书出列道,‘甚好’两字还未出口,便被皇帝的威喝声打断。

“朕不答应,皇儿自小身子娇弱,北境寒苦之地,若有个闪失,如何是好?”莫龙恺黑着脸,沉声道,狂儿‘懂事’是一回事,去北境是另一回事,如果真有个什么事,那他宁愿她一辈子都当个荒唐的皇子,不要‘懂事’来得好。

“皇上,正因为三皇子身子娇弱,借此正可以让三皇子磨练磨练,相信以三皇子之‘聪明’,来『日』必定大有作为。”一向最懂得察颜观『『色』』的丞相杜恒这次顶着『枪』口出来和皇帝唱反调,可见其多么想借此时机除掉倾狂。

“皇上,微臣赞同丞相大人的话,镇北将军向来心思慎密,有他照应,三皇子必不会有差池之虞,吾皇尽可放心。”武忠也站出来道。

“请皇上放心让三皇子出去历练,成全三皇子的孝义。”大皇『党』和二皇『党』均纷纷跟着‘领头人物’跪下齐声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三皇『党』’,看,多么地支持三皇子啊!

在对付自己这件事上,这两个死对头倒永远是站在一线上,真正应了那句‘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倾狂冷冷地暗忖道,抬头,她的皇帝老爹的表『情』如她意料中的难看,对不起了,皇帝老爹,要让你同意我去北境,还是得‘发动’这些恨不得我死的百官才行了。

“你们……你们就这么恨得不得朕的皇儿去送死,是不是?”霍地从龙椅上站起来,莫龙恺气得手指着跪倒一地的百官,冷喝道。

“臣不敢,皇上息怒,皇上息怒。”龙颜大怒,非同小可,何况‘送皇子去送死’这顶大帽子一扣下来,非诛九族不可。

“父皇。”引起这场风波的倾狂终于出来说话了,她再不说话,估计她皇帝老爹真的会气得大开杀戒,虽然杀几个人对她来说无关紧要,但她去北境事,铁定也要跟着告吹了。

“狂儿,父皇知道你有孝心,但北境穷山恶水,不是你能去得了的,知道吗?”莫龙恺慈『爱』道,哪有半点怒气的样子。

“父皇,儿臣知道父皇是舍不得儿臣,怕儿臣受不了北境之苦,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身为皇室子孙岂能只会贪享荣华,父皇,你说儿臣说得对吗?”倾狂跨步踏前,一派正义凛然道,浑身散发的是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仿佛她天生就是一个高高在上之人。

那样的自信,那样的傲然,那样有条有理的话语,震得满朝文武全都愣住了,整个朝堂上鸦雀无声,针落可闻:眼前这位真的是‘不学无术’的‘灾难皇子’?真的是那个只知斗『鸡』遛狗,逛青楼,泡『赌』馆,打架斗殴的‘浪『荡』皇子’?真的是那个让名闻天下的杨太傅都束手无策的‘草包皇子’?开什么玩笑?她会有这样的风采,会说出这么有‘文采’的话?

皇帝更是瞪大双眼,向前走了两步,『激』动地猛点头道:“对,对,皇儿说得对,皇儿说的真对。”在群臣面前如此失态他,还是第一次,好一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说得真好,他的狂儿,终于长大了。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倾狂只不过小『露』一下风采,就如此大失皇帝威严,要是知道她的‘真面目’,估计会『激』动到‘疯’了吧?

“而如今正好有一个历练的机会摆在面前,儿臣请缨前往,父皇应该会支持儿臣吧?”轻勾起嘴角,倾狂继续挖坑让皇帝‘跳’道。

莫龙恺正『处』于『激』动中,想也没想就点头道:“嗯,父皇一定会支持你的。”

正等着这句话,倾狂一撩衣袍,拱手道:“儿臣谢过父皇。”

虽然震惊于倾狂突然‘变了样’,但毕竟是早已成‘『精』’的官场老手,杜恒、武忠领头一齐跪下,齐呼道:“皇上英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的齐呼声让莫龙恺恍过神来,脸上的笑容一僵,看着笑得狡狤的倾狂,恍然明白自己掉入‘陷阱’,这下可就进入两难的境地了,毕竟君无戏言,当着百官的面,说出去的话就是圣旨,不管他是否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说出那句话,都是不容改变的,何况他的狂儿说得不无道理,她又难得‘懂事’,怎么好反对她呢!但他又真不想让她去北境,搞不好一去无回。

龙极殿中一时气氛有点僵了,皇帝不言不语,百官大气都不敢出,倾狂却是老神自在,她已然看出她皇帝老爹虽还是不愿,但心已经动摇了,只须再添上一把火,北境之行便可成,而这把火,呵呵……也该出来点了吧!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