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4 如斯温情

034

如斯温『情』

果然,一直沉默的并肩王适时站出来,奏道:“皇上『爱』子之心,臣深感明白,但温室花朵,难以成才,这个道理相信皇上也清楚,何况……”看向一直微笑着看他的倾狂,『精』烁的睛眸一震,笑得意味深长道:“说不定,从北境回来,皇上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三皇子。”此话一语双关,他相信倾狂听得明白,至于皇上,大概也会明白。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怀疑他这个侄子并不如她表面那样‘不学无术’,今『日』算是肯定了,虽然不知她的底牌到底有多强,但一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真期待啊!

莫龙恺眼眸微微一眯,想起倾狂从元都回『国』之『日』,当晚,并肩王曾说了一句令他费解的话:‘或许终有一天,皇上会很放心将龙麟『国』『交』到三皇侄手中’,再看大殿中神态悠闲,自信傲然,浑身散发着慑人光采的倾狂,恍然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又似乎还是不明白,但他已有了决定。

转身,走回龙椅,坐下道:“来人,拟旨,封三皇子为北巡钦差大臣,赐尚封宝剑,三『日』后,前往北境,所到之『处』,如朕亲临。”

“谢父皇。”倾狂拱手笑道,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中,至于她娘亲那,就『交』给皇帝老爹伤脑筋去了。

“退朝,并肩王,狂儿,你们随朕来。”莫龙恺一摆衣袖道,便已下了龙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又跪下恭送皇帝,直到皇帝已从龙极殿离开,百官这才站起来。

倾狂深邃的眼眸扫过脸『『色』』各异的百官,‘啪’地折扇一展,嘴角边『荡』漾着狂肆的笑容,跟着并肩王离开龙极殿,心中暗忖:虽然现在还是展『露』实力的时候,但她不介意趁着这次的早朝给他们打打‘预防针’,聪明的话,就停止愚蠢的内斗,要不然,别怪到时候她会‘六亲不认’。

很显然,他们并不是很‘聪明’。

数道恶『毒』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倾狂,直至再也见不到那个白『『色』』的身影,莫倾乾、莫倾廷、杜恒、武忠的脸『『色』』还是变幻不定。

“依下官看,那些话一定是杨太傅教给她的,再有气势,三皇子还是那个三皇子。”一个惯于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官员道。

莫倾乾等人脸『『色』』虽然还是难看,但比起刚才还是好多:确实,‘草包’就是‘草包’,再怎么装,还是改不了是个‘废物’这个事实,只是今『日』这个‘莫倾狂’真的让他们心惊,无论如何,北境将是她的葬身之地。

御书房里,气氛很是诡异,‘父子’俩在大眼瞪小眼,‘叔叔’在悠闲地喝着茶,直接将两人忽视掉。

“说吧!为什么突然想去北境?”莫龙恺先败下阵来,开口道,今天突然肯来上早朝,又语出惊人地非要去北境,还挖了坑让他跳,怎么能不让他怀疑呢?

QuanBen5(cOM)【全本5】

“当然是为了帮父皇您分忧,押送军响物资去给北境的将士。”倾狂答得理所当然,手一撑,很没形象地坐到龙案上去。

“小子,别把你老爹我当白痴?”莫龙恺一手斜撑在龙案上,白了倾狂一眼道。

“噗……咳咳……”正在喝茶的并肩王猛地将刚入嘴的茶水喷出来,引来了两人的侧目而视,天啊!他们龙麟『国』最为英明神武的皇帝耶,怎么这么……粗俗啊?哎,一定是被他的‘好儿子’给教坏了。

瞥了咳得『乱』没形像的并肩王一眼,倾狂一手揽着莫龙恺的肩膀,一副哥儿好的样子道:“谁敢说老爹你是白痴,我家老爹是天底下最英明神武的皇帝,嘻嘻,不然,怎么会有我这么聪明得人神共愤的‘儿子’呢?”

真是自恋得够可以的,强,真够强的,并肩王边顺气边暗想着,不敢再喝茶了,就怕这对‘父子’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他可还想多活几年呢!

“别以为这样说就能忽悠过去,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次可别再跟我说是要去看美人了。”莫龙恺哼了一声道,还不忘了取笑倾狂一下,当初倾狂要去元都的‘原因’便是去看美『女』,北境美『女』是没有,‘雪人’倒是一大把。

“呀,所以说我的父皇就是聪明,还真被您老人家说中了。”倾狂一脸的吃惊道,继而又陶醉道:“听闻北境有个雪山『女』神……”

莫龙恺立即赏了倾狂一个爆粟:“你小子就知道美人。”

“人不风流枉少年嘛!”倾狂捂着头,边跳开边道,见莫龙恺还想再‘教训’她,立即向外跑去,空气中只传来她一句极为气人的话:“母妃那就『交』给父皇了,毕竟圣旨是您老下的,儿臣回寝宫补觉去了。”

莫龙恺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并肩王笑道:“你这个皇侄是没救了。”语气却是如此的宠溺。

“有没有救?皇上心中应该已经有数了吧?”并肩王笑着看向莫龙恺道,他这个皇侄还真是厉害,本来皇上叫他们过来,是要理清心中的疑『惑』吧,可是就这么三两下,她就把他们给糊弄过去,‘逃之夭夭’了。

莫龙恺一愣,臭小子,又被她给忽悠了,转念一想,勾起嘴角笑开了:“有数?是越来越没数了,越来越糊涂了。”

并肩王点了点头,接道:“糊涂好,难得糊涂,哈哈……”能把如此『精』明的他们弄糊涂,是没两把涮子怎么行。

“对,难得糊涂,哈哈……”爽朗的笑声回响在御书房。

一想起芸儿很快就会知道她的宝贝要去北境,莫龙恺就一个头两个大,搞不好,又得『独』守空房了。

好不容易将皇帝老爹和『精』明的并肩王糊弄过去,从御书房回到狂阁,正想补个回笼觉的倾狂在进入寝宫的那一刻,立即有种进入狼窟的感觉,三只狰狞的‘狼’正在等着她。

她可不可以逃啊?答曰:不可以,因为她已经被‘狼’包围了。

“狂狂,外面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要去北境?”萧若夕最先发难道,双手叉腰,标准的萧大姐姿态。

“嗯。”

刚点了一下头,意料中了迎来的猛烈的炮轰:“还嗯,我说狂狂,你是脑袋让驴给踢了,还是被鬼上身了,竟然自告奋勇地非要去北境,你是觉得自己活得太舒坦,想找点罪受,还是觉得自己活得不耐烦了,想找死啊!没关系,无论哪一种,本大小姐都可以满足你,保证让你死得十分**……”

“男人婆终于说了句人话。”莫羿轩将倾狂转向自己,道:“表弟,不管遇到再悲惨的事,你都要好好地活着,千万别想不开,大不了,以后你看上的姑娘,我都不跟你抢,你喜欢的姑娘,我帮你抢过来,你不要的姑娘,我帮你的接收……你看小王是那么是英俊,书呆子是那么地呆,男人婆是那么地不像『女』人,都还是勇敢地活着,你是我的偶像,怎么能想不到不开呢,!亲『爱』的,睁开你的眼睛,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那么地美好,听雪楼的姑娘是那么地美丽……”

“败家子,你说的是什么废话啊!”萧若夕忍无可忍,一声大吼,直把还在滔滔不绝的莫羿轩给踹到墙上去。

绝配,倾狂看着还摆着踢腿动作的萧若夕和整个人被踢得趴在墙上的莫羿轩,脑袋里立即浮现这两个字,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合起来简直就是‘很『黄』很暴力’的经典代表。

“倾狂,为什么要去北境那么危险的地方?”如清泉滴石般的声音将倾狂从‘不健康’的幻想中拉回来,抬起头,看到的便是杨文鸿如『玉』般的脸庞紧绷着,眉宇间带着深深的担忧,如明星般的眼眸里闪着复杂着的『情』绪。

“文鸿哥哥,不用为我担心,我只是去送送‘东西’,很快就会回来。”伸手『揉』了『揉』他紧皱的眉宇,倾狂轻声道,她知道,他们都是在关心她,担心她,她的心真的很温暖,一直以来,他们都在用他们方式保护她,关心她,而现在,该是她来保护他们的时候了,任何想侵犯龙麟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不能不去吗?倾狂,我……我们真的很担心你。”握住她的手,杨文鸿犹豫着道,身为皇子侍读,是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但他心里很矛盾,有两个声音一声在他脑袋里打架,让他头疼『欲』裂,快要疯了。

“圣旨已经下了,不可能不去,文鸿哥哥,萧姐姐,表哥,我答应你们,一定安全地回来。”深深地看了三人一眼,倾狂保证道。

三人相视一眼,知道她是铁了心要去,劝不动她了,悠悠地叹了口气,萧若夕抱着倾狂道:“这是你说的,如果你敢有什么闪失的话,姑『『奶』』『『奶』』我一定饶不了你。”

一边脸‘毁容’的莫羿轩不高兴地拉开萧若夕,在她的怒视下缩了缩脖子,小声喃喃道:“男『女』授受不亲嘛,要抱也应该是我抱啊!”说着,扑闪着眼睛,张开双臂:“表弟,来,咱们兄弟俩拥抱个。”

“莫羿轩,你讨打是不是?”萧若夕挡在倾狂面前,手叉腰,大吼一声,无敌铁沙掌就这样对准他完好的一边俊脸拍下去。

莫羿轩当然不会站着挨打了,两人绕着倾狂的寝宫追跑起来了。

“哈哈……”倾狂看着耍活宝的两人,笑得欢畅,没注意到一直看着她的杨文鸿平淡无波的眼眸闪过一丝厉光,快得让人抓不住。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