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6 初入北境

036

初入北境

‘啪’地『玉』骨扇一收,三个持匕首美人全都直直地倒下,而他们手中的匕首,不是『『插』』在自己的『胸』口,就是『『插』』在咽喉,另一个则是『『插』』在自己的腹下,睁大的眼眸连一丝惊恐还来不及闪现,便已一命呜呼了。

“你……”驿丞脸上的冷笑还来不及收敛,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深深骇住了,那表『情』甚是滑稽,冰凉刺骨的寒意从背脊快速地蹿起,看着倾狂就像是在看怪物一般。

“本皇子如何啊?三更阎王……”饶有兴味地眯起眼眸,倾狂拉长音道,嘴角边扬起淡淡地嘲讽。

“你怎么知道……”三更阎王不可置信在瞪大双眼,惊骇之意如此明显。

转动着手中的折扇,倾狂纵声一笑,墨眉轻扬,全身气场为之一变,满身的狂傲毫不掩盖,红唇『荡』漾着狂肆的笑容道:“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三更殿的三更阎王,本皇子怎么会不知道呢!本皇子还知道,外面的卫队已全被你们放倒了,更知道,三更殿的真正主子是我那二皇兄,而今『日』,是他派你们来要我命。”话峰一转,跨前一步:“小小的‘三更殿’在我的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亏得二皇兄还把她当夺位的‘法宝’,可笑至极,今『日』,本皇子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阎王’。”

一瞬间狂风骤起,青丝飞扬,衣袂翻飞,烛光摇曳,映照在俊俏的脸庞上忽明忽暗,狂肆的笑容犹如恶魔,『阴』霾如魅的危险气息充斥着整个大堂,恍若置身于十八层地狱。

三更阎王艰难向后移了几步,刀刃出鞘,双目圆睁,额头上冷汗直流,身为杀手首领,杀人如麻的他,对于这等恐怖的杀气,也感到窒人的压力。

天啊!这真的是世人口中那个不学无术,手无缚『鸡』之力的‘草包皇子’?不,凭着这份气势,他十分肯定,眼前这个恐怖的‘三皇子’绝对是个高阶的高手,心中猛然一惊,被骗了,二皇子被骗了,天下所有人都被骗了。

劲风呼啸而来,三更阎王一惊,忙以兵器挡住这暗含杀机的烈风,饶是他运尽了全身真气,也被‘吹’得步步后退,嘴里不断地溢出鲜血,直至整个人撞在墙上,全身血气逆转,青筋暴起,经脉尽断。

忽而狂风骤止,只剩最后一口气的他颓然倒在地上,有气出没气入,而他的那群手下早已死无全尸了,整个大堂如龙卷风袭过,所有桌椅皆化为木屑,无一完好。

瞪着依旧笑着张狂,无视满地鲜血与碎尸,轻踏着悠闲的步伐来到他身前,就如月下漫步般随意的白衣少年,三更阎王骇然,那是什么武功,不见她有所动作,却在瞬间将他们‘粉身碎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什么三更阎王,她才是真正的‘阎王’,不,她比阎王更恐怖,她是恶魔,比地狱修罗更加恐怖的恶魔。

QuanbEn5.COM(全。本*网)

“三更阎王,哼,还是有点本事,还能留着一口气,虽说我只是用了三成功力。”在离他一步之距『处』站定,倾狂以折扇撑着下巴,状似赞赏地笑道。

三更阎王却听得直想吐血,三……三成功力?只用了三成功力就如此恐怖,那如果用了十成,他突然不敢想像那会是如何的威力,太恐怖了,她不过才是未满二十的弱冠少年,竟有如此骇人听闻的功力,莫说于她多年的隐忍和那睥睨天下的气势,二皇子还如何能与她争夺皇位。

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倾狂傲然挺立,黝黑的眼眸流动着张狂的霸气,冷冷一笑:“本皇子岂会如二皇兄般目光短浅,我莫倾狂要的是将整个天下都握于手中,将万里河山踏于足下,何为王者,睥睨天下,傲视苍穹,撼摇霹雳震山河者为王,呵,可惜这些你是看不的,或许你的主子能看到,乖乖去真正的阎王殿等着你主子去吧!”

『玉』骨扇‘啪’一展,三更阎王立即咽气去见了真正的阎王了。

临断气前唯一的想法:好一个狂傲不可一世的三皇子,好一个野心勃勃的莫倾狂,凤天大陆必在她的手中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可笑啊可笑,二皇子竟还当她是软弱的绵羊,说什么‘杀她不费吹灰之力’,呵,是她杀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二皇子,咱阎王殿再见了!

不再看三更阎王一眼,倾狂跨步向驿馆外走去,洁白的衣袍始终未染沾半点血腥,依旧是如此地出尘『脱』俗,有谁想到,她便是前一刻的‘地狱恶魔’。

果然不出她所料,李将军等一众的卫队全都中了蒙汗『『药』』,昏『『迷』』不醒了。

“老大?”一个纵身,叶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倾狂身边,皱着眉头看着东倒西歪的卫队兵,很敏感地嗅到血腥味,有人来杀老大?

“我没事。”摇了摇头,倾狂嘴角轻勾,问道:“那个吹笛者呢?”

“我赶到的时候只见到地上躺着的五具尸『体』。”叶影神『『色』』平淡回道,他现在比较关心的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虽知道即使有人来刺杀也伤不了倾狂,但他还是懊悔,刚刚没在她身边保护。

“尸『体』?”疑『惑』地一挑眉反问。

“嗯,是无恶不作的北山五狼,五人俱七窍流血,经脉尽断而死,看样子是被强劲的真气所震死,照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情』景来看,杀人者极有可能就是吹笛之人。”

“北山五狼?呵,看来我听到的美妙笛音竟是杀人之音,此人能以笛音杀人,可见其功力不弱,影,暗中追查一下此人是谁?如果可能,我还真想认识认识一下。”倾狂嘴角轻勾道,原以为只是‘风花雪月’,却原是‘血雨腥风’,有意思,有意思。

“是,老大。”顿了一下,又道:“那他们是?”是莫倾乾的人还是莫倾廷的人?想不到才刚出京都就出手了。

知道他的心思全都在那些杀手身上,倾狂微笑着道:“是三更阎王,呵,二皇兄已经出手了,接下来该是大皇兄了,就不知他会在何时出手,哎,看来是我太高估了他们了,一群蠢人,既然如此,也就怪不得我了。”狂傲一笑,仰头望着天边明月,云淡风轻道:“影,通知朱雀,今晚让‘三更殿’过不了五更。”

“明白。”点了点头,叶影转身向驿馆里面走去,他该去清理一下了,可以想像现在大堂里怎样的惨状,哼,敢动老大,‘粉身碎骨’还是轻的呢!

隔『日』,天刚蒙亮,蒙汗『『药』』『『药』』『『性』』已过,昏『『迷』』着的卫队兵也相继醒过来,久战江湖的李将军立即明白过来着了道了,心头一惊,拔腿就往驿馆里跑,要是三皇子有一点差池,他们所有人的『『性』』命都难保啊!

却在进门时猛然撞上一堵‘墙’,后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那堵‘墙’及时拉住他,一定会摔得很难看。

“叶侍卫?”李将军惊呼出声,眼眸中闪着敬仰,叶影虽年纪不是很大,武功之高却一直让他们这些京都守卫佩服不已,突而急切道:“叶侍卫,三皇子……”

“三皇子没事,李将军,传令下去,即刻起程。”叶影淡淡说道。

虽有满腹疑问,但见叶影似乎并不想说,李将军只有讪讪地去传令。

三千兵马阵列齐整,队队排开,重新启程。

李将军不断地回头,虽然对于被下『『药』』昏『『迷』』了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很是好奇,但他更怕三皇子再有什么,因此更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时刻注意着。

此后十天倒是一路相安无事,很快便到达北境地域。

北境景致果然与京都的繁华大不相同,北境地『处』龙麟最北域,以雪藏山为界,与韩霜『国』接壤,雪藏山上终年积雪不化,从山顶往下皆是岩石沙砾地质,寸草不生,烈寒的北风一年里足能吹上十个月,把雪藏山周围百里都吹作了不『『毛』』之地。

刚接近北境地域,三千北巡军立即穿上大衣棉袄,依旧冻得直发抖,一下子‘炎夏’进入‘严冬’,很多士兵都因身『体』受不了而病倒,雄赳赳气昂昂的三千将士顿时宛若‘残兵弱将’。

而坐在车辕的倾狂也裹上了雪白的鹤氅,趁得那张『玉』面更加光彩照人,贵不可言,而此时,她慵散地斜躺在车辕的软塌上,白晳纤细的手指反复玩弄着夜光杯,杯里是红艳照人的葡萄酒,在她的玩弄下却不见一滴溢出,随意闲适的模样一点也不见在人前时那瑟瑟发抖的冷意。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