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8 敌军来犯

038

敌军来犯

“镇北将军麾下副将韩墨恭迎三皇子殿下。”军营前,早已接到消息的韩墨领着一众将士对前车辕行礼,高声道。

扫视了迎接队伍一眼,只有几个将军,『独』『独』少了那个镇北将军,倾狂嘴角勾了勾,好个镇北将军,这么大驾子,她堂堂一个‘皇子’来了,也敢不出来迎接。

“韩副将,柳大将军呢?”没有出来,倾狂斜卧在软塌上,慢条斯理地问道。

韩墨眼角掀了掀,平淡无波地答道:“久等三皇子车驾未到,镇北将军军务繁忙,前往边境巡查,命末将在此等候。”语气虽然无波,但任谁都听得出他话中的无礼及轻视。

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他话中的意思:是你三皇子迟到了,而我家将军忙得很,没空一直在这等你,所以有我这个副将在这迎接你,算是给你面子的了。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副将竟敢对三皇子这么说话,还不快让镇北将军出来迎接。”倾狂还未说话,李将军便跳出来斥责韩墨道,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虽然按官阶而论,韩墨比他官职更高,但京都的将士总会自认自己给边疆的将士高人一等,而且如今他随侍在皇帝最宠『爱』的三皇子身边,自然是更加趾高气扬了。

“你是何人,这里轮到你说话吗?”韩墨斜着李将军一眼,喝道,他们最看不惯的便是这种只会耀武扬威,却没实际战功的京官,简直是丢尽他们军人的脸。

“你……本将军乃北巡卫队统领,你敢对三皇子不敬,本将军……”李将军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地喊道。

“李将军。”轻飘飘的三个字从车辕里飘出来,虽轻却轻易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着慢慢从车辕里出来的白『『色』』身影。

倾狂出来的那一刻,不无意外,在场的北营军将士集『体』倒吸一气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恍若天人下凡的倾狂瞧,有些夸张嘴角还有不明『液』『体』存在,天啊!他们从没见过如此俊美的人,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玉』面朱唇,丰神俊朗,裹着鹤氅的她不仅不显得笨重,反而将一张『玉』面衬的越发矜贵,灵动眼眸一转,端的是灵气『逼』人。

“三皇子。”李将军立即跑到车辕边,要扶倾狂下车。

北营军将士一听李将军的称呼,痴呆的眼神立即转为不可置信,继而是不屑与婉惜,即使身『处』北境,‘灾难皇子’、‘草包皇子’、‘游『荡』皇子’的‘美名’对他们来说依旧是‘如雷贯耳,因而当听到此次的押送军响物资的钦差大臣是三皇子,简直觉得皇帝那是在胡闹,想不到如此贵气灵慧的天人,竟就是那个‘臭名远播’的三皇子,可惜可惜啊!可惜了这副好皮囊,肚内却全是草包。

将他们的眼神变化看在眼里,倾狂轻轻一笑,自行从车上跳下来,踏着悠闲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到韩墨面前站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明明是个没用的草包,为何在她的注视下,感到如此大的压力,这样的气势甚至超过大将军,韩墨皱着眉头想着,本来昂着头慢慢地垂下,额际也渐渐地渗出水珠。

“韩副将是吧?柳大将军军务繁忙,本皇子能理解,也不会怪罪,但是现在,本皇子已经到了,不知,是不是该找人去‘请’咱们的‘战神’回来呢?”倾狂侧身站在韩墨的身侧,轻拍了他的肩膀,斜睨着道。

“是是……”韩墨只觉得无边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只得诺诺地道,哪有半点刚刚倔傲的模样。

很满意他的回答,倾狂点了点头,轻笑道:“很好,那本皇子就先到主帐等着柳大将军。”说着,自行越过他,大摇大摆地往军营里走去,叶影自然紧随其后。

倾狂一离开,韩墨立即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恍过神来才想起刚刚她所说的话,再看看旁边一脸疑『惑』看着他的其他战友,懊恼地低声吩咐身边的士兵去请柳大将军回来,自己无奈地快步跟上去。

看着走在前边的白『『色』』身影,韩墨不停地暗骂自己竟被一个‘草包皇子’的气势给压倒,枉自己还是身经百战的军人。

正纠结中,前边的人却突然停了下来,害得他差点撞上去,幸而及时稳住,不耐烦地抬起头,又怎么了?

“呵,韩副将,是不是在想美『女』?这么入神,还有,你不在前面带路,本皇子怎么知道主帐在哪?”

戏谑的话传入耳里,瞬间让韩墨脸红了红,轻咳了声,道:“三皇子,这边请。”说着昂首挺『胸』跨步向前走去,也不理后边的人跟不跟得上,有点像是落慌而逃。

军营主帐是军事商议之所,正中摆着整个北境的地势模型,上面『『插』』着各种小旗,两边是两排椅子,正位一张椅子一张桌案,桌案上摆着笔墨纸砚和各种军事书籍,帐中的一边还挂着一张地图,上面做着各种标记。

倾狂一进主帐,便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径自走到主位上坐下,随手翻起桌案上的书籍。

韩墨等随着进来的将军不无气愤地看着她,虽然她以皇子之尊坐在主位没什么,但在他们心里,除了柳大将军,谁也不能坐那个位子,何况看着倾狂坐没坐相,更是觉得这是对他们的将军的不敬。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倾狂玩弄着手中的『『毛』』笔,在心中暗忖:步履沉稳,气息若有若无,看来这位镇北将军不仅是个用兵如神的将军,也是个高阶高手。

主帐帐帘被掀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负手走了进来。

倾狂噙着笑容看过去,只见来人长身傲立,高大的身躯给人无形的压力,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一双赤瞳灼灼发亮,凌厉无比,配上那两道刀眉,天然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嘴唇紧抿着,昭示着此人冷漠的『『性』』格,一身金『黄』铠甲因背光的关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天神下凡。

眼眯微眯,倾狂放下手中的『『毛』』笔,『摸』了『摸』下巴,勾嘴轻笑道:“镇北大将军柳剑穹,呵,不错不错,真不错。”

柳剑穹,年仅二十八岁,便拜为镇北将军,统领北境十万兵马,以治军有方,用兵如神名闻各『国』,素有‘龙麟战神’之称,他是个孤儿,有今『日』的成就,全都是他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深受底下将士的『爱』戴,是个难得的栋梁之才。

在来北境之前,倾狂早已让朱雀员将柳剑穹的身世背景调查清楚,今『日』一见,果然不错,一看就知是位铁骨铮铮的汉子,对她味。

可是她的‘不错’在别人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尤其再看她‘『『色』』『『迷』』『『迷』』’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意『『淫』』’人家柳大将军嘛,谁叫她是个‘浪『荡』皇子’,怪不得人家往不健康『处』想。

韩墨等人握紧拳头,差点忍不住上前打掉倾狂那双‘『『色』』眼’,幸而柳大将军在这时候开口了,不然一定会有惨剧发生。

“见过三皇子,恕本将愚钝,不知三皇子所说的‘不错’是何意思?”微欠了欠身,柳剑穹道,声音一如倾狂所料般清冷。

斜看了暗生怒气的几人一眼,倾狂慢慢站起来,身子前倾,双手撑在桌案上,邪笑着道:“就如各位认为的那个意思,就不知,各位认为的是什么意思呢?”将问题抛还给他们,让他们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柳剑穹刀眉微皱,甚是厌恶倾狂此等风流公子的挑衅模样,自己没什么本事,只靠着自己出生好就耀武扬威,整天不事生产,就知吃喝玩乐,他最看不起这种人,但厌恶归厌恶,人家是皇子,是他的主子,不伺候还不行呢!

“三皇子长途跋涉,一定累了,本将已派人准备好营帐,三皇子可先往休息。”转移话题道。

“不急,柳大将军啊!本皇子刚刚看了这本军事记录,怎么?有敌军来犯?”倾狂重新坐回主位上,拿起刚刚看过的一本小折子,扬了扬道。

柳剑穹快步上前,拿过小折子,沉下脸道:“三皇子,这些军事机密,不可随意碰,请三皇子回营帐。”

“柳将军难道还怕本皇子通敌卖『国』不成?”

“不敢。”话是这样说,但语气却不是那么回事,在他看来,卖『国』倒不至于,但被骗到是有可能,毕竟有传言,她跟楚云『国』的太子关系暧昧吗?搞不好会在打得‘火热’的时候,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