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39 风鸣暗兵

039

风鸣暗兵

“既然不敢,那就跟本皇子说说是怎么回事?怎么在京时,从未听说过?”像是听不出他语气的不对,倾狂挑了挑眉问道,燕雨『国』于十天前整装出发,三天前入侵雪冥城的事,她虽已早一步得到消息,然而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从刚刚的军事记录看,战况很是不妙,难怪柳剑穹明知她要来,还去巡什么边境,。

虽不愿意,但皇子问了,他身为臣子还是得据实以报:“三『日』前,燕雨军队突而悄无声息地绕过韩霜『国』边界,攻打我北境雪冥城,我军因事先未得到一点消息而准备不足,仓促应战,大败而归,仅一『日』,雪冥城已被燕雨『国』占领,本将已上折向皇上请罪,并奏报燕雨『国』入侵之事,是以三皇子并未听闻。”雪冥城失守是他一生的耻辱。

皱了皱眉,战况比她想的还要糟,燕雨军何时如此勇猛了,即使是偷袭,凭柳剑穹的军事才能,也不可能在一『日』内就打下雪冥城啊!

微微坐正,倾狂点了点桌案,问道:“敌军有多少人马?现在战况如何?”

柳剑穹微愣,刀眉扬了扬,终于拿正眼看向倾狂,赤瞳中的厌恶变为疑『惑』,似是不相信,正位之上坐的是‘三皇子’。

“柳大将军,本皇子问你话呢!”淡淡的眼神飘过去,自有一股迫人的气势。

那样淡而傲的眼神让柳剑穹一颤,语气不自觉带上敬意道:“照探子回报,燕雨军有骑兵五万,步兵十万,盾兵五万,还有一支『精』锐的铁甲兵,总共有三十万兵马,主帅是燕雨第一勇士燕达朗,副将是骁勇善战的郝尔,还有一个神秘的军师,目前还不知道他的身份。”走到地势模型前,指着其中一『处』『『插』』着黑旗的地方道:“敌军的主军队现在就驻扎在离我军五百里外的赤峡波,此地易守难攻,这两『日』,两军『交』手数次,燕雨军一改以往直攻直打的做法,诡计频出,且对于这一带地势十分了解,又善于在雪地中做战,我军吃了好几次亏,损失了不少兵将。”最后这一句,说的既气愤又伤心。

以手抵着下巴,倾狂微闭上双眸,将柳剑穹的话在脑中整理了一遍,古怪,太古怪,燕达朗虽是第一勇士,然而有勇无谋,郝尔虽是有勇有谋,然而比起柳剑穹还差得远,从以前的几场战役便可知,因而就算兵马多出三倍,也不可能打得柳剑穹束手无策,至于那个神秘的军师?看来多是他在‘捣鬼’,神秘军师?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神秘。

看着倾狂只是闭着眼睛,一言不发,韩墨等将军不屑地冷哼一声:你就装吧!就不信将军说的这些,你会懂?‘草包’就是‘草包’,哪懂得什么行军打战的事?

柳剑穹也觉得刚刚自己那是错觉,一个养尊『处』优的‘草包皇子’怎么可能会有那样气压群雄的王者之气?

qUAnbEn5.Com(全。本*网)

‘嘟嘟……’一阵低沉的鸣笛声响起,让柳剑穹等人脸『『色』』大变。

一个通报兵的声音从帐外响起:“报,禀大将军,发现敌军正向我军而来。”

柳剑穹沉稳地下令道:“传令左营,立即集合。”

“得令。”通报兵接令而去。

“陈将军,李将军,随本将前往迎敌,韩副将,镇守军营。”

“得令。”韩墨及身后的另两名将军,抱拳沉声道。

“赵将军,带三皇子回营帐,好生保护。”

“得令。”赵将军不『情』不愿接令道。

“三皇子,敌军来犯,请留在营帐,切勿『乱』跑。”微点了头,『交』待一声,不等倾狂说话,柳剑穹便掀帘而出,韩墨等也跟着而出,不久,便传来出战的鸣鼓声。

哎,怎么她一来就开战了,存心不让她再逍遥会,倾狂郁闷地想着,不理那一脸‘屈才’样的什么赵将军,径直走出主帐,在士兵的带领下,朝左边最大的营帐走去。

坐在专属于她的营帐里,倾狂将身上的鹤氅『脱』下,看着守在外边的士兵,勾唇一笑道:“影,咱们这就去见识识能让柳大将军束手无策的燕雨军,是如何地神勇。”

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一闪,诺大的营帐中已不见任何人影。

宽广的平地上,两队人马在冰天雪地中对峙着,身上的盔甲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耀眼。

“哈哈……柳大将军,本皇子念你是个人才,只要你投降,等本皇子拿下了这个天下,一定封你个王爷当当,如何?”身着黑『『色』』铠甲的士兵的最前边,骑在黑兵上的一个身着黑『『色』』战甲,面黑『体』胖,阔嘴虬髯的男子嚣张地喊道,声音又大又粗野,浓眉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环眼爆出『精』烁之气,带着胜利的光芒『射』向对面。

柳剑穹一身金『黄』铠甲,挺直着腰杆傲然端坐于马背上,对于对方的嚣张,只是沉稳道:“燕达朗,你无端侵犯我龙麟边境,挑起战争,我柳剑穹必要你燕雨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哼,想取这个天下,痴人说梦。”声音清冷平缓,清晰地传到战场上每个士兵的耳边里。

“是不是痴人说梦,打过才知道,既然你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那么今『日』之战场,就是你柳大将军的葬身之地。”说着,挥舞起手中的大刀,大喊一声:“杀。”

“擂战鼓,摆阵,杀……”柳剑穹抽出手中的佩剑,往上一指,下令道。

随着双方战鼓擂动,阵形列开,一场你死我活的撕杀开始上演了,前一刻还活生生的生命,随着这战鼓的响起,下刻可能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不多时,遍地尸『体』,鲜血染红了白垲垲的雪地,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离战场『处』不远的山头,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关注着战局。

山峰之上,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丰神俊朗的绝世容颜在雪光的映照下光采慑人,黝黑深邃的眼眸闪动着嗜血的光芒,一眨不眨地盯着山下的修罗战场,傲然挺立的绝代身姿让天地为之失『『色』』。

寒风吹过,青丝翻飞,是如此的狂肆不羁,仿若天地间唯她『独』尊,如此峰芒四『射』的风采,天下谁能与之争锋。

站于身后,一身黑『『色』』长衣的叶影不看战场上的撕杀,如鹰般的眼睛里满是带着狂热,眸光紧紧地锁住风雪中傲立的人,这样的老大,才是真正的倾狂,轻视天下,狂妄如斯,天地在她眼里算什么,只要挡她道者,天挡诛天,地挡毁地,天下万物以至万千生灵在她心里抵不过她在乎的一个人,说她无『情』冷血,天下间怕是无人比她更无『情』冷血,她可以为了一个下属灭了一个门派,可以为了一个小乞丐屠杀数千人,手段『阴』狠残忍至极。

确实,她是个魔鬼,但那又如何,正如青龙所说,她拥有天人的智慧,魔鬼的狠决,将天下踩在脚下的狂妄,然而,在面对她所在意的人时,却保有一颗赤子之心。

正是这样的她,给了他们这些真心追随她的人希望,给了绝望中的他们温『情』与丰富的人生,给了受尽屈辱的他们傲人的武功才智还有丰渥的生活,天极门中无一不誓死效忠于她,奉她为一生的信仰,即使只知‘圣尊’其人,不见‘圣尊’其面,也如此。

只是有谁知道,令人闻风丧胆的‘圣尊’,其实是……她。

深邃的眼眸琉光一闪,倾狂双手负后,勾起一个狂谑的浅笑:“果然,影,你看。”说着『玉』指直指着战场旗鼓相当的两方军队。

收起心思,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下去,只见从燕雨大军的左右两翼突而驰出两队骑兵,冲入身着暗『黄』铠甲的龙麟阵队中,原本阵形完好的龙麟军顿时一阵慌『乱』,中中间被『硬』生生撕出一条裂缝,前后无法接应,阵脚立即大『乱』,而燕雨的先峰步兵却不急于上前杀敌,反而后退至盾兵之后,另一队步兵从大军中出列,手持奇特兵器,冲入战场,对还未来得及重装队形的龙麟军一阵砍杀,身手灵活,龙麟士兵就如待宰的羔羊般任其宰杀。

瞬间战局一面倒,龙麟军被杀得溃不成军,柳剑穹下令撤退,却被封住后路。

“哈哈,柳剑穹,如今你还会认为本皇子夺取天下,是痴人说梦吗?哈哈……”燕太朗高声大笑,仿佛看到他的铁骑横扫七『国』。

柳剑穹微皱着刀眉,不去理燕达朗得意的大笑,专心应敌,寻找破敌之法,然而燕雨军阵形太过诡异,一时之间竟无法找出破绽,何况敌军步兵竟是出奇的厉害,以一当十依旧游刃有余。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