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0 指挥作战(1)

040

指挥作战(1)

“老大,燕雨军的这些步兵个个是高手。”叶影微感震惊道,这样的一支军队,难怪能杀得柳剑穹的『精』兵无还手之力,『精』兵再厉害也比不过一支由高手组成的军队。

“看到他们手中的兵器,影想到他们是谁吗?”深邃的眼眸染上冰冷,可嘴角边却『荡』漾起一个更加狂肆的笑容,诡异非常。

兵器?叶影闻言再次看向在战场上飞腾跳跃的燕雨步兵,奇异的兵器上染上的是无数龙麟士兵的鲜血,那是……

“金钩银刀?他们是风鸣暗兵?”叶影惊骇出声道,鹰眸般的眼睛带着不可置信,风鸣暗兵怎么会在燕雨『国』的军队中?

“风鸣暗兵,齐月『国』‘仁太子’月钧枫秘密建立的一支奇兵,果然,齐月『国』也有份,不,或许他才是此次入侵的主谋。”倾狂说得云淡风轻。

风鸣暗兵,五年前突然出现的一支神秘军队,极少出现,平时混在普通士兵中看不出来,无人知它的主人的是谁,是哪一『国』的军队,朱雀用了一年的时间,出动朱雀楼所有力量,才查出它是由月钧枫一手建立。

月钧枫,钧枫哥哥,那个有双温和朦胧眼眸,对她总带着宠溺笑意的大哥哥,世人口中仁义无双的‘仁太子’,呵,想不到,世人想不到,她也想不到,这样一支足以与她的玄罗军对抗的奇兵竟会出自他的手。

“齐月『国』不是因月公主猝死燕雨而与燕雨决裂吗?怎么会……”叶影疑『惑』地问道。

“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天下,在利益面前,一个公主的死算得了什么,何况,我一直都在怀疑月公主的死根本就是两『国』为制造不合假像来『『迷』』『惑』其他各『国』而有意为之,如今看来,真相多半如此,这就是帝王家的无『情』。”倾狂看着已成变得血红的天地,轻飘飘地话飘『荡』在寒风中,却比风雪更冰冷,何止是帝王家,就是普通百姓家,为了利益,亲『情』,『爱』『情』,友『情』,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齐月的朱雀员怎么没传来齐月有所异动?”牺牲一个公主能换来天下,对于那些皇帝来说,确实连眼都不用眨一下,可是燕雨都已经打了过来,齐月却不见有任何消息传来。

“月钧枫的风鸣暗兵能让朱雀费了那么大劲,用了那么多时间才被挖出来,可见他的心思有多缜密,朱雀员没消息传来,也可以理解,但我相信,以朱雀员的能力,慢则三『日』,快则这一两『日』就会有消息传来。”倾狂深邃的眼眸闪动着自信的光芒,勾起一个冷然的笑意:“以燕雨为掩护,再联合韩霜攻打我龙麟,这个局看来已布了多时,月钧枫,你真的有如此大的野心么?”

那个心思虽深沉却散发关淡泊气息的钧枫哥哥真的对天下有这么大的兴趣,如果是真的话,那么很遗憾,钧枫哥哥,我们就只能是敌人了。

quANbEn5.com。全*本*5

韩霜也有份?如此复杂,难怪老大会坚持亲自来北境,必定是看已看出了端倪了,老大就是老大,叶影炽热的眸光似要融化冰雪般看着背对着他的倾狂,只是炽热中还带着点什么压抑的『情』愫。

‘叮’一声尖锐的声音传过来,倾狂眸光一闪,直盯着已身中数刀却拼死带着将士冲围的柳剑穹,那一声尖锐的声音正是他用尽全身的真气,抖动着手中的宝剑而响起的‘鸣’声,剑光四『射』,包围在四周的‘风鸣暗兵’全被这声‘鸣’声震得气血翻腾,靠得较近的全被剑气所伤。

然而这一剑只是暂时喝退了敌人,风鸣暗兵的战斗力之强果然惊人,很快,龙麟军又被堵死了,根本突不了围。

轻摆着衣袍,倾狂勾起一个狂肆的笑容:“柳剑穹虽不愧为‘战神’,但对于这种诡异的阵形还是只有举手投降的份了,呵呵,是时候该出手了,我倒要看看,风鸣暗兵,有多厉害?”

战场上,龙麟士兵被冲杀得七零八落,柳剑穹既要顾及不断变幻阵形的燕雨骑兵,又要抵挡武功高强的步兵,已是力有所不殆了,紧紧地勒住马绳,坐骑也似乎感到主人的不安,马蹄『乱』踏。

一个不慎,柳剑穹左肩被骑兵砍中一刀,与此同时,四个‘风鸣暗兵’飞身而起,从四方斜刀直刺过来,下盘又有骑兵执长『枪』横扫而来,全都对准他的死『『穴』』,所有的路都被封死,刚刚使出的那一剑耗损了太多的真气,现在的他根本无力同时『逼』退这上下夹攻,难道今『日』便是他战死沙场之『日』?他不甘心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柳剑穹感到一股十分强劲而霸道的气流破空而来,从他头顶砍下的燕雨步兵动作突而一滞,直直地掉在地上,一命呜呼了,同一时,攻他下盘的骑兵也倒栽在地上,死得莫明其妙。

柳剑穹一惊,冷漠的脸庞上七彩变幻,赤瞳紧紧地盯着倒在地上被战马践踏着的步兵,他们的额头上均有一个黑孔,那便是他们的致命伤,他敢肯定,他刚刚并没有看错,那一道快速而强劲的气流是以雪水融化而成的水柱,高手!这附近有高手!如果刚刚那一道‘水柱’是打向他的话,此刻倒在血泊中的便是他了。

这个想法猛然蹿入他的脑海中,浑身一颤,一剑挥开又攻上来的骑兵,抬眼扫视四周,茫茫的天地只有被血染红了的雪地,还有『激』动的敌我双方,却没有看到所谓的高手,也感不觉不到一丝不一样的气息存在,如果不是血泊中那几具尸『体』,他一定会以为刚刚那道气流是幻觉。

天啊!那是怎样一个绝世高手啊!以雪水为器,于千军万马之中杀人于无形,且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气息,太可怕了!

“柳大将军,再发呆下去,你的军队就要全军覆没了。”柳剑穹正因暗『处』有这样的一个高手而惊得暗生冷汗,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猛然传入他耳中。

密音入耳?柳剑穹再次惊吓到,失传已久的秘学密音入耳?

惊吓归惊吓,柳剑穹表面上却神『『色』』未变,赤瞳里映的是不断倒下的军中兄弟,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全军覆没,可他却无能为力,这一刻,他真觉得自己很没用,枉为‘龙麟战神’。

“想救你的军队,就听我的。”戏谑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带着不可抗拒的霸气。

几不可察觉地轻点了一下头,柳剑穹知道隐入暗『处』的‘他’看得见,虽然不知那人是谁?但不管怎么说,那人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愿意相信‘他’是友非敌,也从心里相信‘他’能助他们『脱』困。

“很好,传令,收兵,听我指示。”山峰之上,倾狂嘴『『色』』轻勾,一一地发出指示。

“步兵为中,盾兵掩护,弓箭手紧随在后,骑兵断后,鸣鼓,收兵。”依照指示,柳剑穹用内劲高声发出收兵命令,声音无比清晰地传入战场中每一个将士的耳中。

柳剑穹虽清冷却浑厚有力的声音让龙麟将士士气大振,慢慢地按命令靠拢,很快便在敌人的冲杀下摆好阵形。

“哈哈……柳剑穹,不要再做垂死挣扎了,你们是『脱』不掉的,摆什么阵形都没用的,哈哈……”燕达朗见龙麟军迅速靠拢,发出很不屑的大笑声,在他看来,这支军队是无敌的,柳剑穹不管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那就试试吧!”一直紧抿着的薄唇轻勾,柳剑穹自信一笑道,随着那个神秘高手的指示,他的心里顿时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