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3 按兵不动(2)

043 按兵不动(2)

“什么天下无敌的‘风鸣暗兵’,就这么让一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骑兵’给打得落花流水,让龙麟军从眼皮底下撤走了,全都是废物。”燕达朗坐在以狼皮铺垫的主位上,粗哑着声大吼。

坐于下方的一干燕雨将军噤若寒蝉,额头冒着冷汗,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从于左下首头带黑『『色』』斗笠的紫衣军师身上。

“燕皇子,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轻而充满压力的声音从斗笠下逸出,带着『阴』森,让人不寒而粟。

“本皇子说话态度怎么了,告诉你,在这军营里,本皇子是元帅,是最大的,你……”燕达朗正生着怒气,涨红了脸,鼻孔朝天,咧咧地就要开骂,却被坐在右手边的副将郝尔给打断了。

“二皇子。”郝尔出声阻止了不知轻重的燕达朗,转过头,带着讨好的笑容道:“军师莫怪,不能一举歼灭龙麟军,二皇子心『情』不好,才会一时口不择言,绝非有意。”

紫衣军师却是沉『吟』不语,沉重得令人窒息的低气压盈满整个主帐,压得所有人连呼吸都不敢,连不服气的燕达朗也不禁闭上了嘴。

“军师,我家二皇子只是……”郝尔顶着压力,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道。

“这次就算了,燕皇子,这种话我不希望再听到第二次。”紫衣军师终于‘大发慈悲’地摆了摆手,淡淡道,话语里总是充满着『阴』寒的味道,让人头皮发麻。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管是怀着怎样的心思,都不希望自己被这种『阴』森的恐怖气压给吓死。

“咳,军师,那支奇怪的‘战骑’是什么来历?竟这么厉害。”坐于左手边第二个位置的一名皮肤雪白的将军轻咳了一声,问道,表面上他是此次燕雨的先峰将军,实则,他是韩霜『国』的将军高禄。

其他将军也倾身等着紫衣军师的回答,这里,有的有参加那场战役有的没有,但他们都对那如天降的奇兵充满好奇与恐惧。

“各位应该有听过‘玄罗军’吧?”黑『『色』』斗笠下的眼眸扫视了所有人一眼,紫衣军师低沉的声音道出的那个‘三个字’让所有人脸『『色』』大变,眼眸流『露』出深深的惊恐之『『色』』。

“玄……玄罗军?他们……他们是玄罗军?”坐于郝尔下位的贺图颤抖着声喃喃道,身子抖得如秋风落叶。

燕达朗整个人都因‘玄罗军’这三个字而骇得差点从主位上摔下来,如果今『日』看到战斗力如此惊人,作战手段如此强悍的‘战骑’让他惊吓的话,那么此时,‘玄罗军’三个字给他的就是惊恐。

“军师,请容我问一句,不知军师带来了多少‘风鸣暗兵’,能打得过那数千名‘玄罗军’吗?”即使是在此刻,依旧带着浅浅笑意的童『阳』问道,娃娃脸上那双幽黑的眼眸深不见底。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如此是别人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一定会让人生气,但一见那还略带稚气的脸上闪着极强求知『欲』,便也不从生气,这也是他以小小年纪便在燕雨朝堂上大肆活跃,而深受燕雨皇帝甚至是几位皇子喜『爱』的原因。

紫衣军师静静地看了童『阳』半响,低沉的嗓音里发出一声弱不可闻的叹息道:“是否能打得过,未可知,毕竟玄罗军的真正实力,连我也说不清。”他知道,这里的每个人,一直想『摸』清‘风鸣暗兵’的底,但他又不是笨蛋。

知道他依旧不肯透『露』‘风鸣暗兵’的实力,童『阳』也不再紧抓不放,接下去道:“如此,有玄罗军保护,那我军要攻下北境,岂不是很悬?”

“就是,原来这玄罗军竟是龙麟『国』的军队,太可怕,本来龙麟『国』便是七『国』中实力最强的,再加上玄罗军,想要打下它,恐怕……”高禄紧皱着眉头道,心中有点后悔,当初不该劝皇上与齐月、燕雨两『国』联盟,共同先除去最为强大的敌『国』——龙麟。

“这可不一定。”紫衣军师淡淡地打断高禄的话,他岂会不知他心中所想,想打退堂鼓,晚了,竟然参与进这场战争,就绝无法『独』自『脱』身。

“难道军师还有什么后招?”童『阳』兴奋地问道。

燕达朗也『精』神大振道:“齐月『国』的实力本来就不弱于龙麟,如今再加上我燕雨还有韩霜『国』,就算他有玄罗军又能如何,军师还有‘风鸣暗兵’呢?说不定,还有更厉害的,所以这个天下,还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是不是?”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着贪婪。

紫衣军师高深莫测一笑道:“有什么后招,这个你们以后就知道。”语气一转,轻甩了一下衣袖道:“我说的不一定,并非指此,而是其他,一则,依柳剑穹要见到玄罗军时的反应可知,身为龙麟皇最为器重的镇北将军也是第一次见到玄罗军,所以,玄罗军今『日』虽然相助龙麟军,但它是否是龙麟的军队?本军师还是有所保留,二则,攻下北境,本军师自有把握,即使有玄罗军,也阻挡不了三『国』铁骑踏平北境,直至整个龙麟。”

“哈哈……有军师这句话,本皇子就放心了。”燕达朗仰头大笑,黑白分明的眼眸一转,恨恨道:“听闻那个混帐皇子莫倾狂也到北境来了,哼,来得正好,这一次,本皇子一定要让她这个‘灾难皇子’知道什么叫做‘灾难’,让她再也嚣张不起来,哼……”他还记恨着,十年前元都那场‘恩怨’,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皇子’当着各『国』皇子的面难他的难堪。

郝尔自是不似燕达朗般没头脑,依旧不放心问道:“那……军师以为,我军现在该如何?”他的心还是总是不安,能打下北境自是好,如果不能,这场出师无名的入侵之战,是以燕雨的名义发动,表面上也是他一『国』在攻打龙麟,一旦失败,所有的后果都将由燕雨『国』来承担,龙麟皇真的震怒的话,灭了他们『国』家都有可能,而齐月、韩霜两『国』极有可能不仅不相助,反而会落井下石。

沉『吟』了一会,紫衣军师道:“暂时先按兵不动,待查探出玄罗军是否还在保护龙麟军再说。”

众人都点了点头,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龙麟军营元帅营帐里,众将军面带担忧地看着躺地『床』上昏『『迷』』不醒的柳剑穹。

“柳将军醒了,醒了……”韩墨突而惊喜道,高兴地走至『床』边。

众将军也赶紧走过去,果然,柳剑穹的手指动了动,眼皮也掀了掀,然后慢慢地睁开,赤瞳里一时闪过一丝『『迷』』茫,扫视了围在他身边的所有人一眼,然后挣扎着要坐起来。

“咝……”身子一动,牵动了伤口,痛得柳剑穹倒抽了一口气,刀眉微微地皱起,看来他这次伤得不轻啊!

“将军慢点。”韩墨立即弯身将他扶起,帮他坐好。

“我昏『『迷』』了多久了?”因刚醒过来,柳剑穹的声音变得沙哑低沉。

“将军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了,我们都担心不已,幸而,终于醒过来了,我们的心也就放下了。”李将军答道,通红的眼睛里满是『激』动,受伤的手臂还吊着呢!

“让你们担心了。”柳剑穹依旧是淡淡的语气,然而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话中带着内疚,话峰一转道:“韩墨,此役,我军伤亡如何?”昏『『迷』』前那场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战役再次在他脑中浮现出来。

韩墨等人脸『『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道:“回禀将军,那一役,我军损失骑兵五千,步兵一万,陈将军战死沙场,余下将士也均受伤,如今营中士气低落,幸而燕雨军不知为何,按兵不动,并非再进攻。”

“他们一定是震慑于玄罗军,可一旦燕雨『国』得知玄罗军已离开,必定会再次进攻,他们手中握有‘风鸣暗兵’,以我军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柳剑穹刀眉紧紧地皱起。

他虽然手握五十万兵马,然而其余四十万兵马镇守在北关口,远水解不了近渴,而最近的洛斯城的二十兵马却听命于大皇子,他根本无法调动,就凭他手中的十万兵马对抗燕雨的三十万『精』兵本就困难,如今再加上‘风鸣暗兵’,更是难以抵挡,真不想到,燕雨『国』竟握有‘风鸣暗兵’,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玄罗军?风鸣暗兵?”韩墨等将领大受惊吓,不禁惊呼出声,这两支‘奇兵’竟同时出现?

“嗯,这事,我以后再跟你们详细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抵挡燕雨军。”柳剑穹点了点头,挣扎着要起来道。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