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4 按兵不动(3)

044 按兵不动(3)

“将军,你要做什么?吩咐末将就行了。”韩墨立即扶住柳剑穹道,却见他摆了摆手,示意扶着他到帐中的桌子边坐下。

幸而右臂没受伤,柳剑穹在韩墨的帮助下,提笔写下一道奏折,微喘着气,道:“韩墨,立即派人以八百里快马将这道奏折送去京都。”

等韩墨领命接过奏折后,又低下头,在一张纸上快笔疾书,然后『交』给另一名将军道:“快马送往北关口给欧『阳』将军。”希望能来得及调动兵马来支缓。

待做完这些后,柳剑穹额头上已是密珠满布,摇摇『欲』坠了。

“将军。”李将军担忧地唤道。

摆了摆手,柳剑穹强撑起『精』神道:“传令下去,各路探子严密监视燕雨军的动向,全军暂时按兵不动,只要敌军不是来攻的话,都不要轻举妄动,违令者军法『处』置。”

柳剑穹刚发完命令,韩墨与另一名将军正要出去时,营帐外便响起一个气得众人吐血的高喊声:“听闻咱们的柳大将军受伤了,本皇子来看看来了,应该还没死吧?”话音未落,裹着一袭华贵白『『色』』鹤氅的倾狂便大大咧咧地掀帘走进来。

“哟,这不是好好的吗?还在用功呢!是哪个混帐东西敢欺骗本皇子,说柳大将军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的,看本皇子不砍了他的头。”倾狂一眼扫过均是一脸敢怒不敢言的众将军一眼,最后落在脸『『色』』惨白,却依然挺直着腰杆的柳剑穹身上,一副已经为柳剑穹出气的样子,声音更大地保证道:“柳大将军,你放心,本皇子早已经下令,要是哪个家伙胆敢诅咒将军,本皇子就将他抽筋扒皮,然后给众将士下酒喝,哼,也不想想,你柳大将军可是战无不胜的‘龙麟战神’耶,谁能伤得了你,就凭燕达朗那个笨蛋,怎么可能打得过你。”

太过分了,堂堂一个皇子对一个大将军说出那样的话已是足以气死人的,竟然还在这里冷嘲热讽的,太过分了,韩墨等一众将领均气得把牙齿咬得滋滋响,这里谁不知道柳将军打败仗和受伤是事实啊!她这么说分明就是讽刺柳大将军这个‘龙麟战神’名不符实吗?哪有这样的皇子啊!

然而柳剑穹却并未有一丝一毫的生气,相反,惨白的脸上带着震惊与不可置信,一双赤瞳在看向倾狂时变得幽深而不见底:可能吗?不,应该是巧合,她……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心思,或许她本意真的是想污辱他,而误打误撞地帮了他一个大忙。

要知道,柳剑穹三个字在北境众将士的心目中代表的是怎样的一个含义,那是个不败神话,只要有他在,北境的所有军民就相信,他们的将军会保护他们,可以说,他就是军中的灵魂。

自燕雨入侵以来,龙麟军『处』『处』失利已是让北境军民心中不安,但还是因相信他而士气不减,如果他打败战,受重伤而昏『『迷』』不醒的消息传出去,一定会让造成人心恐慌,以至于士气更加低落,军心不稳。

Www.quanben5.coM。全*本*5

本来他还在担心他因陷入昏『『迷』』还来不及封锁消息,韩墨等将军虽然作战勇敢,但绝不会想到这一层,现在,他可以放心了,有三皇子这道狠命令,他昏『『迷』』的消息便不会流出来而造成军民人心不稳。

“三皇子,谢谢你。”柳剑穹强撑着站起来,对于倾狂真心道,无论她是坏心做好事,还是……她,三皇子根本就不如表面般是个‘草包’,而是……总归,她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也救了无数的军民。

“将军?”韩墨等将军不可置信地看着柳剑穹惊呼道,如果不是他们幻听,就是他们的将军受伤过重,脑袋不清楚了。

“不用谢,这是本皇子应该做的,你柳大将军可是我父皇最寄以厚望的大将军,一个小小燕雨『国』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打得过我龙麟的将士,燕达朗那个只长个子不长脑袋的家伙就算给他再多的军队也抵不过柳大将军的一兵一卒,哼,我父皇喜欢的人怎么可能那么没用。”摆了摆手,倾狂仰着头,鼻孔朝天地冷哼一声,甚是嚣张无比。

闻言,柳剑穹先是皱了皱刀眉,脑袋一丝灵光闪过,浑身立即为之一震,猛然撞进那双幽黑深邃而又充满灵气的眼眸里,像是有魔力般,深深地吸住了他的灵魂,让他的心跟着她眸光的闪动而跳动着。

柳剑穹的一震,让韩墨以为他是被气到了,口气很不善地冲着倾狂道:“三皇子,北境的天气很冷,您刚来,一定很不适应,还是赶紧回营帐吧!冻着了就不好了。”完全一副赶‘瘟神’的样子,他就想不通了,这军响物资都已经送来了,她怎么还不赶紧回京啊?

“韩副将,你这是在赶本皇子吗?”倾狂墨眉轻佻,斜眼看过去道,嘴角边勾着嚣张不羁的浅笑。

“不敢。”被她带着莫名笑意的眼眸一盯,韩墨只觉得头发一阵发麻,避开她的眼神,生『硬』道。

“看你的样子,不像不敢吧?”收回迫人的眼神,倾狂无谓地轻笑道:“算了,看在柳大将军的面子上,你这次的不敬,本皇子就不计较了,不过,仅此一次。”

裹了裹身上的鹤氅,倾狂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潇洒地向帐外走去,嗯,该说的说完了,该提醒的提醒了,还是回去再睡个觉吧!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窝在被窝里睡懒觉了。

“将军,三皇子她……她欺人太甚了。”韩墨恨恨地骂道,完全将刚刚的一股怨气给发泄出来。

“就是。”其他几个将军也是一样的愤慨。

回过神来,柳剑穹清冷的声音淡淡道:“韩墨,不管怎样,她是三皇子,身为一个臣子,岂能对主子有不敬之意,以后,对三皇子,不可再有任何不敬,还有,各位将军也是,否则,本将军也保不住你们。”最后一句话,语气变得有点悠远。

“是,将军。”纵是不服,韩墨等人也只得听命,只是对于最后那一句‘保不住你们’却觉得只是在吓他们。

“李将军,立即飞鸽给潜伏在各『国』的探子,查探最近各『国』是不是有不寻常的军事调动。”柳剑穹撑着桌子,慢慢坐下,下令道,刚刚‘三皇子’的话点醒了他。

燕雨『国』的军事实力,他很清楚,根本不可能有那样一支无坚不摧的军队,而且他也不相信,‘风鸣暗兵’会是燕雨『国』的一手建立奇兵,否则以燕雨皇的『『性』』格,早就迫不及待地让各『国』知道他有这样一支奇兵了,再者身为元帅的燕达朗根本就不会用这支‘暗兵’,所以,极有可能,其他『国』也参与这次的入侵之战。

其实早在燕雨『国』仅用一天就攻下雪冥城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的,却因一直只是纠结于雪冥城失守这个耻辱而失去了应有的判断,今『日』如果不是‘三皇子’提醒了他,恐怕他就要这样纠结下去了。

三皇子看似嚣张挑衅的话,实则每一句都暗含有深意,『处』『处』提点他,只要细细推敲,便会发现,她每一句话都提到了点子上去,第一次可能是偶然,然而第二次,第三次,总不可能有这么玄的事吧?

三皇子?或许真的并不是他之前所认为的那样不堪,或许所谓的‘浪『荡』’,所谓的‘草包’,只是她自己所做出来的假像?那样一双深邃灵气的眼眸给他的震憾实在太大了,他不相信一个荒唐的‘草包’会有那样的眼眸,会有如此狂肆霸气的眼神?

夜幕降临,即使是无月光的夜晚,在白雪的映『射』下,天地间还是闪着微弱的亮光。

倾狂窝在被窝里睡得正舒坦,却被营帐里突然出现的一股不寻常气息扰了好梦,很是不悦地从梦中醒了过来:不管来人是谁?敢扰我好梦者,绝对会死得很惨。

一个、二个、三个……刚刚好十个,闭着眼睛,倾狂默数着,从他们气息可感知,他们是训练有素的高手,却不是专业的杀手,太不会收敛气息了。

明晃晃的大刀在雪光的映『射』下闪过丝丝光芒,十刀齐齐往『床』上‘睡’得正熟的倾狂砍下去,‘咔嚓……’,好好的……一张『床』立即被砍成碎块了。

“哇靠,你们真狠啊!这十刀下去,我不成了碎尸了?太狠了,杀人也不是这个法吧!”黑暗中一个慵散的声音响起,似是带着叹息。

这个带着笑意的慵散声音让持刀的十人一惊,忙抬头看去,这一看,更是大惊失『『色』』,本该被碎尸的某人正好整以睱地立在五步开外,双手环『胸』,不甚明亮的光线使他们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他们很肯定,她在笑,笑得让他们浑身发寒。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