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6 幻炎重现

046

幻炎重现

因为叶影是三皇子的贴身侍卫,他的营帐便设在倾狂营帐的旁边。

斜坐在躺椅上,耳听着外边嘈杂了半响便完全静了下来,倾狂轻笑道:“柳剑穹果真是带兵的好手,这样一位有能力又忠心不贰的将军,难怪父皇总是对他称赞有加,将整个北境的兵权都『交』给他,也难怪两位皇兄一直想拉笼他。”

“以他淡泊名利,只想保家卫『国』的『『性』』格,经过今晚之事,老大以为他会选择‘三皇子’吗?毕竟老大还没让他知道你真正的实力。”叶影侍立在一旁问道。

“他会的,他是个聪明的人,很明白,早晚有一天,他都得做出选择,之前一直想办法保持中立,一则,父皇正值壮年,帝位之争还不到白炽化,他是抱着能避一时是一时的想法,窝在这北寒之地,二则,大皇兄、二皇兄两人实力相当,一文一武,表面上看,两人都有那个能力继承皇位,而父皇却中意于我,然而我却是个‘草包皇子’,他是个忠君『爱』『国』的人,所以无法选择,可是,今晚发生的事,会让他意识到,他已经到了必须抉择的时候了,以他的『精』明,只要稍一想,便会想到,那十个人是大皇兄趁换防时安『『插』』入北营军的。”

勾唇似赞赏般一笑:“呵,自从二皇兄在驿馆动手,我就一直在等他动手,倒没想到,他将『毒』计设在此,这一计好『毒』啊!既可杀了我,又可将罪名嫁祸给柳剑穹,一箭双雕,一旦此计成功,他便可除去我这个‘大阻碍’,又可借父皇之手除去他不肯臣服于他的柳剑穹,趁机夺取他手中的军权,再加上武忠和他自己手中的兵权,哼,二皇兄也不会再是他的对手,那样,他就可以稳稳当当地当上太子,说不定父皇会因‘痛失『爱』子’而心灰意冷,他再稍一『逼』宫便可直接当上皇帝了。”

“确实够『毒』,可惜他弄巧成拙了。”经倾狂这一说,叶影明白地点了点头。

“呵,没错,他弄巧成拙了,如果我真的是个‘草包皇子’,那么这计一箭双雕确实是好计,可惜啊!我不是,今『日』,我稍加提点了柳剑穹,凭他的聪明,一定会想到,我是在韬光养晦,再经过今晚这么一闹,他便会选择投入‘三皇『党』’,而且只要他将这十人送回去给大皇兄,也就完全是断了后路,但以他的高傲,恐怕还未真正的臣服于我,不过,这就够了,本来,也只是为了利用他继续平衡两位皇兄的势力而已,毕竟现在,还不是内斗的时候,我就先忍了这口气,等时机一到,我会让这两位所谓的皇兄为他们的愚蠢付出惨痛的代价。”

话虽是笑着说,但语气里的『阴』狠嗜血却让久待在她身边的叶影都不禁一颤,以他对老大的了解,这个‘惨痛的代价’绝对比今晚那十人要惨上千倍万倍。

(QuanBeN5)com(全。本*网)

“看来今晚是没觉好睡了,幸好睡了一下午,现在倒是还有『精』神。”倾狂突而伸了一下懒腰,无奈地轻笑道。

经倾狂这么一说,叶影凝神细听,果然,一里之外,有人正急速而来,气息隐得很好,不到半响便已到达帐外。

“进来吧!”来人是谁,从这熟悉的气息中,叶影已感觉到了。

话音刚落,一个黑『『色』』如鬼魅般闪了进来,直接朝着倾狂和叶影单膝跪下道:“开『阳』星童『阳』参见圣尊,见过圣使。”说着,扯下脸上黑面巾,『露』出一张带着浅浅笑意的娃娃脸。

“起来吧!”倾狂点了点头,伸手虚扶了一下道。

玄武暗营下的玄武七星分别为天枢星、天璇星、天玑星、天权星、『玉』衡星、开『阳』星、摇光星,七星分别暗伏于七『国』之中,个个均身居要职,其中,开『阳』星童『阳』则为燕雨宠臣。

“嘻嘻。”童『阳』笑嘻嘻地站起来,这个笑容是发自真心的开心,全不似平时的虚假:“圣尊到北境多『日』,童『阳』迟来朝见,请圣尊降罪。”语气却不见半点惶恐,他知道圣尊是不会怪罪他的。

“少说场面话,直接说重点。”笑骂道,倾狂暗忖:她是不是对他们太好了,搞得他们老没大没小的,还经常拿她来开玩笑。

“遵命。”双脚并拢,童『阳』抱拳一本正经抱拳道,随后咧开嘴笑着道:“童『阳』之所以没有立即来朝见圣尊,是因为那个从齐月『国』而来的神秘军师,他太『精』明了,怕被他发现,所以不敢前来,直至今晚,才让我找了空隙溜出来,妈的,实在憋得慌。”收到圣尊也到北境来的消息,他可『激』动得三天三夜都睡不着觉,好不容易来了吧!还不能立即来见,心里那个急啊!恨啊!真想一炮嘣了那个装模作样的‘鬼军师’。

汗,这个孩子(貌似倾狂比她还小)怎么‘出口成脏’了,应该不是她教他们的吧!倾狂额头上冒出三条黑线,轻咳一声道:“咳,文明点。”

“哦。”清清了喉,童『阳』收敛玩笑,微肃然道:“此次三『国』联合入侵龙麟北境,是齐月『国』一手策划,先假装与燕雨决裂,麻痹各『国』,之后放出消息,燕雨与韩霜结盟,将借道韩霜东界攻打齐月,而齐月则可明正言顺装军备战,实则军队暗中到达韩霜边界,三军秘密会合,想是为了保密,齐月『国』事先打过招呼,此事只有燕雨皇和韩霜皇知道,当童『阳』知道燕雨军队暗中准备的行囊却是棉袄大衣时大吃一惊,立即让朱雀员将消息传给圣尊,而齐月『『操』』控三『国』联合之事,童『阳』也是等到了北境才知道,所以来不及通知圣尊,圣尊便已亲自到来了。”

“如今三『国』联军中,各**力分布如何?联军中有多少是风鸣暗兵?”倾狂以指轻敲着膝盖问道,与她猜测不差不毫。

“表面上,此次入侵之战是燕雨发动的,所以主帅、副帅,还有我这个参将是燕雨『国』的,手中的军队是五万主军和五万右营燕雨军,先锋将军、左营将军是韩霜『国』人,握有的是先锋营、左营各五万韩霜军,其余十万『精』锐中路军是齐月『国』的,中路将和军师则来自齐月,至于风鸣暗兵,只有那个军师知道,他们参杂在三军之中,难以辨认,我多次试探,也难以撬开军师的口。”

“那么说,风鸣暗兵是握在那个神秘军师的手中,如我所料不差,那『日』擂鼓之人,便是他了。”

点了点头:“没错,他军师不仅是齐月的代表,也是此次三『国』联军的领军之人,所有的计策都出自于他手。”

“哦!看来他在齐月的地位不低啊!『摸』清他的底细吗?”神秘军师果然来自齐月,跟月钧枫会有关系吗?

“他太神秘了,一直带着斗笠,看不到他的真面目,听声音也听不出是老是少,大家只叫他军师,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依童『阳』多『日』来暗中的观察,得到有三,一,他心机深沉,诡计多端而且『阴』险『毒』辣,给人十分『阴』寒的感觉,二,他武功高深莫测,虽然他从未显『露』武功,童『阳』也感知不到他的真气,但从他沉稳的步伐和呼吸吐纳可知,他并非毫无武功之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是个比我更高阶的高手,三,也是刚刚才发现的一个惊人的内幕。”说着,故意停顿了下,冲倾狂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故意吊她味口,想引她发问。

可惜,倾狂是何许人也,岂会让他得逞,微闭上眼睛,等他自己说,而自己则在脑中暗自整理下童『阳』刚刚所说的话,也在脑中搜索是否有相对应之人。

照尹衡传回的齐月『国』的信息中可知,齐月『国』真正『处』于高位得到齐月皇信任者不外乎有三,这第一人自是齐月‘仁太子’月钧枫,他虽心思极重,却也不见得『阴』险『毒』辣,而且他只会给人温和的感觉而不是『阴』寒,另一人则是齐月皇的亲弟弟德王,此人文采风流,善于舞文弄墨,只是个文臣,根本不会武功,而且『体』弱多病,排除,还有一个,主司祭祀的月殿神『女』,『『性』』别不符,排除。

三人都不是,然而三『国』联盟如此重大的事,齐月『国』不可能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出来,如果这位神秘的军师不是当朝权贵,却能主导三『国』入侵之战,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是月钧枫的人,齐月皇向来身『体』不好,一『国』大权全在月钧枫之手,如此倒也顺理成章。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