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7 明宗讲学

047

明宗讲学

久不见倾狂开口问,甚至闭上眼养神,童『阳』终还是自己忍不住开口道:“这第三嘛,童『阳』时刻注意着齐月军师的一举一动,自那一役之后,便发现有几次入夜之后,总有神秘黑衣人进入他的营帐,怕被发现,所以我不敢接太近,今晚趁黑衣人离开之时,我派『阳』卫在半路试探他,惊讶地发现他的武功与圣使偶尔使出的武功同属一路。”

“幻炎楼?”倾狂猛然睁开眼眸,黝黑深邃的眼眸厉光一闪,叶影以前是幻炎楼的杀手,偶尔会使用幻炎楼的武功,七星也曾由叶影亲授武功,自是认得出来。

“没错,依圣使所形容的幻炎楼,童『阳』肯定此人是幻炎楼中人,军师下令按兵不动,除了是忌惮于玄罗军外,似是在等待着什么,现在想来,一定与幻炎楼有关。”点了点头,童『阳』得意地说道,等着倾狂的赞赏。

看着他闪亮亮的眼睛像是个等着要奖赏的小孩一样,倾狂无奈地轻笑道:“童『阳』,做得好。”想不到经过了十年,幻炎楼终于又现世了,果然,十年前幻炎楼并没被灭掉,消失了这么久,她也暗中查探了这么久,想不到如此让人意想不到地出现了,倒真的是惊人内幕。

“嘻嘻……”像得到糖的小孩,童『阳』笑得无比开心。

好笑地摇了摇头,倾狂自语道:“幻炎楼,幻炎楼,想不到连幻炎楼都扯进来了,三『国』联军、幻炎楼、风鸣暗兵、神秘军师、月钧枫……所有的这一切都像一个网,笼罩住的的不仅是龙麟『国』,而是整个凤天大陆,这幕后之人,会是月钧枫吗?还是,他也只是其中的一颗棋子,真正执棋者一直在暗中『『操』』控这一切,他会是谁?呵,好好,好啊!”真的很好,她最喜欢挑战,尤其是这种足以与她匹敌的对手所出的挑战。

看着她灵动的眼眸闪着兴奋的光芒,叶影和童『阳』相视一眼,也带着跃跃『欲』试的光芒看着她,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吧!这么些年,可真是憋死他们了,尤其是看着明明是天纵奇才的她一直掩藏自己的光芒,被说成是没用的‘草包’,他们就按耐不住想出手,哼,让天下人好好看看,他们一看不起的‘草包’,是怎样地风华盖世,怎样地让天地为之变『『色』』。

将两人眼眸中灼人的兴奋光芒看在眼里,倾狂勾唇轻笑道:“影,幻炎楼你最熟,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只要找出它的所在就行,童『阳』,继续注意那个军师的一举一动,查查他怎么会和幻炎楼扯上关系?小心点,不要让他察觉到你,。”

童『阳』一听,可就不依了,嘟着嘴道:“圣尊,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你还不准备出手吗?”怎么能这样,害他白高兴,他不想再呆在燕达朗那个莽夫身边啦!他想跟在圣尊身边,真羡慕圣使天天跟在圣尊身边。

quANbEn5.com(全。本*网)

“怎么?你手『痒』了,要不要我陪你练练手啊?嗯,我好像很久没试试你的武功了,一定又偷懒不练功了。”倾狂转了转自己的手腕道。

闻言,童『阳』脸『『色』』大变,娃娃脸立即变得扭曲,连连摆手:“不,不用了,我绝不敢偷懒,圣尊你就饶了我吧!前不久,玄武神君才试过我的武功,把我打得三天下不了『床』,您老就放过我吧!”

“呵呵,谁叫你们七星一个比一个懒,玄武也是恨铁不成纲。”衣袖轻摆,倾狂取笑道,随即坐起来,勾起一狂肆的笑容道:“你也别觉得屈了,再过不久,我自会让你回来,呵,出手,自是要出,但要看怎么出。”

“那,圣尊准备怎么出手?”童『阳』扑闪着亮晶晶的双眼,好奇地问,实在很想问,再过不久是多久啊!他是恨不得立即回来的,还有其他六人也是,每次见面,总要发一发牢『『骚』』,幸好,他不是最惨的,所以也就平衡了。

倾狂高深莫测一笑,答非问道:“两个月后就是十年一度的端午宴了,现在连幻炎楼也出现了,这次的盛宴绝对比上次更有趣,真期待啊!”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雪后,那绵绵的白雪装饰着雪兴城,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景象。

尤其是今『日』,雪兴城中更是热闹非凡,每人脸上还带着期待兴奋之『『色』』,早早拿着椅子向雪兴城中最大的广场涌去,要问什么事?那你一定是外地来的,今『日』可是明宗学派的掌权人炎忠明亲自现身于广场讲学宣扬‘非战’思想的『日』子,自是全城出动,前往听讲,很多人都想见见这位名满天下的大宗师。

足足有几百平方米的广场上,早已在正中摆着一个巨大的台子,巨台正中是一张类似于春秋战『国』时期的大桌案,那是炎忠明的位置,两旁摆着略小的四张桌案,是明宗学派中主要人物的位置,台子下面数十排莆垫,是明宗其余子弟和雪兴城中主要人物的坐位,外围空地早已被普通百姓占满,至于广场周围酒馆高楼也早已被有钱人家给订满了。

值此时至中午,雪兴知府等一众人人早已在莆垫前排坐定,身着赤月『『色』』长袍的明宗子弟也坐在了后边。

广场外围最高档的酒楼二楼的地理位置是最好的,自明宗传出要在此讲学,便早已被订满了,价格贵得吓人,尤其是最好的一间上厢房,即使贵得离谱,有钱子弟不管是真的崇拜明宗,还是为了面子,均争相要订下它,然而就算他们一踯千金,酒楼老板却只能抱歉地说这间厢房早已被订了,眼睁睁地看着白花花的银子飞走了。

此时,上厢房中,一袭白衣的倾狂斜躺在正对着广场的软塌上,微眯着眼,像是在养神,对于外面的宣闹充耳不闻,叶影依旧立在他身边,一手按着腰挂上的宝剑,如鹰般的眼眸带着宠溺看着因身边‘苍蝇’嗡嗡叫个不停而嘴角不断抽搐的倾狂。

“呜呜……十万两银票啊!张公子出了十万两啊!……”房中一名容貌清秀的锦衣男子站在软塌边哭丧着脸,一直喋喋不休,喋喋不休地心疼他的十万两银票。

“我说白奎啊!要是你真的那么心疼那十万两,要不我把厢房让出来。”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倾狂终是终不住地张开眼眸,掏了掏有点嗡嗡响的耳朵,很是无奈道,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青龙、玄武、朱雀三方的人最怕见到白虎座下的白虎七星了,实在是……啰嗦得让人受不住啊!

白奎,龙麟『国』富商,主要以经营酒楼起家,短短七年间,便成为富可敌『国』的酒楼之王,不仅龙麟『国』各地均有他的分店,其他各『国』也是,其实际身份是白虎暗庄下七星之一的天狼星(奎),白虎七星经营不同的行业,均是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七人均有一个相同点,那就个个『爱』钱如命,啰嗦得像个老太婆。

白虎七星平时虽然啰嗦,但也没这么夸张,归根到底还是倾狂的魅力太大了,只要是在倾狂面前,他们简直就像是几千年没说个话一样,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好像说少了就不能让倾狂注意到他似的。

“啊!那怎么能行呢!虽然圣尊很『体』谅『爱』惜属下,但白虎神君要是知道了,不扒了我的皮才怪,不过就区区十万两嘛,我,我还不放在眼里呢!这么多家酒楼……”努力想做出一副大方的样子,但又实在心疼得要命,白奎的样子看起来甚是滑稽,十万两对他来说确实不过九牛一『『毛』』,然而就算是一个铜板也会让心疼上半天,何况是十万呢!

“停。”打了一个停的手势,倾狂话音刚落,一块黑布飞入白奎喋喋不休的嘴里,不用说也知道是叶影的杰作。

“唔唔……”白奎委屈看看倾狂,又看看叶影,但是却不敢自行将口中黑布取下来,只能等着倾狂大发善心让他拿下黑布。

“影,做得好。”倾狂却一拍手道,这下耳根终于可以清静了,真是唐僧还要唐僧。

叶影也是转过头不去看他,如果不是看在白虎的面子上,他真想把这七星给『毒』哑了,唔,貌似朱雀那边已经有人早有这个打算了。

见两人都不理他,白奎委屈地吸了吸鼻子,看向外面的广场,这时,刚好讲学也快要开始了。

“师宗到。”随着一声高喊,一位身着深赤『『色』』长袍,头发胡须皆白的老者步履沉稳地走上巨台,身后两名身着一『『色』』深赤月『『色』』长袍,只是身上『胸』前的标志略有不同,发须均花白的老者相随左右,再后边,是两名俊逸非凡的男子,右边男子,黑『『色』』长发被松松的绾起,头上带着束发的『玉』冠,标准的文人打扮,皮肤白皙似雪,清秀的面容上有一双棕『『色』』眼眸,一身的书生气质,再配上那一身赤月『『色』』长袍,真是好一派风流韵致的才子模样,然而跟左边的那位一比,顿时逊『『色』』多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