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9 藏龙卧虎(2)

049

藏龙卧虎(2)

一句‘死老头’令场中所有人均愤愤不平暗骂,尤其是明宗的弟子更上想冲上去教训这个污辱他们师宗的家伙,却被士兵给粗鲁地推开。

炎忠明却不见生气,依旧笑容可掬地抚了抚胡须,轻轻地扬起左手,一时所有人的『激』动的『情』绪都平静下来,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只见他走前一步,冲着领头将军温声道:“这位将军,本宗宣扬的是我明宗正宗学说,何来妖言『惑』众之说,更无煽动百姓反叛君主之言,不知将军此话从何说起?”

“什么明宗正宗学说,我们将军说了,你们明宗就是邪宗,所有的学说都是邪说,什么‘非战’,胡扯,像你这种妖人,就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看谁还敢再胡说八道,扰『乱』军心。”领头将军冲上巨台,将手中的刀对准炎忠明,喝斥道。

“放肆,竟然对我们师宗如此无礼,你们将军是谁?如此污蔑我们明宗。”那个明士长老横挡在领头将军的面前,衣袖一摆,傲然喝道。

“你才放肆,老头,听好了,我们将军便是皇上钦封的镇北将军,整个北境就属他就最大,你们明宗竟敢在柳大将军的地盘上讲这些反动言语,实在该死,但我们将军心善,只要你们快快滚出北境,或许还能保住『『性』』命。”冷哼的仰起头,领头将军大喊道,声音竟大到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他带着的士兵便又开始十分粗鲁地推拿百姓和明宗学者,甚至拳脚相向。

“住手,你们太过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一直站在炎忠明旁边的另一个明侠长老看着被打的呜呜叫的百姓,怒喝一声,声音直冲云宵,右手衣袖一扬,带起一阵巨风,吹得那些士兵频频后退。

领头将军被吼得猛然后退了几步,摔下巨台,狼狈地爬起来后,恼羞成怒大喊:“王法,我们柳大将军就是王法,你们明宗竟敢对我们‘动手’,真是反了你们,兄弟们,柳大将军有令,明宗聚众闹事,妖言『惑』众,就地『处』斩,给我杀……”说着,挥着刀,跳上巨台就向炎忠明砍过去,几个士兵也跟着跳上巨台,向凌傲尘等四人砍去,其他的士兵则挥着刀对准无辜百姓和明宗学者。

“啊!杀人了……快跑啊!……”一时百姓惊呼声此起彼伏,人人抱头『乱』蹿,『乱』成一团,不少人都受了伤。

“你们太过分了。”明侠长老大吼了一声,瞬间转移到台下,护住无还手之力的百姓,其余的明侠也出手和士兵打起来。

明显的,那些士兵在明侠的手中就如蚂蚁一般弱小,反被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的。

而巨台上,凌傲尘几乎不动地站在炎忠明身边,只是在士兵提刀砍来之际,懒散地抬抬手,挥挥袖,一下子,除了领头将军,其他的几个士兵早已倒在地上翻滚不起。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咽了咽口水,领头将军,双手紧握手中的刀朝凌傲尘砍过去,半道却转而劈向站在一边的那个书生打扮的明士砍过去,可能以为他比较好对付。

可惜他错了,书生明士棕『『色』』的眼眸一眯,轻轻地夹住了他来势汹猛的刀,抬脚一踢便把他给踢下台,动作快得,别人只看到他衣摆晃动,而看不到他有所动作。

“还不快滚。”明士长老一声大喝,衣袍一挥,便把倒在台上呻*『吟』的几个士兵给挥下台去。

“你们……有种别走,等着我们柳大将军派兵来灭了你们。”领头将军边放下狠话,边捂着自己的腰狼狈逃走,其余士兵也抱头而逃,可见明侠下手都不是很重。

“明风,快看看大家伤势如何?”待那些士兵都跑得无影无踪,炎忠明赶紧对那个明士长老道。

“是,师宗。”明风拱了拱手,立即跑下巨台去检查受伤百姓和明士的伤势,其他未受伤的明侠也帮忙。

“禀师宗,幸而大家伤势不重,明风已为他们包扎,现已无大碍。”明风『处』理完伤势,但对着炎忠明道。

“那就好,那就好。”炎忠明点了点头道。

“炎宗师,那柳大将军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他给个说法。”人群中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场的百姓个个神『『色』』愤慨,直喊着要去找柳大将军要个说法。

“各位各位,请听本府说一句,柳大将军的为人,大家都很清楚,这事,本府想一定是另有隐『情』。”雪兴知府吊着包扎过的手臂,冲着气愤不已的人群大喊。

这一声喊让『激』昂的百姓稍稍冷静了下来,确实,柳大将军一直都是他们保护神,他的为人,他们是清楚,可是今『日』发生的事也是事实。

“知府大人,我们大家自是相信柳大将军是好人,但是今『日』发生的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那个将军的话大家也是亲耳所闻,无论如何,柳大将军都得给我们,给明宗一个说法。”人群中又有声音响起。

雪兴知府一时不知该回答,另一个声音又响起:“各位,我们现在就到军营去找柳大将军要个说法去。”

附和声随着响起:“对,去找柳大将军要个说法。”

随后,浩浩『荡』『荡』的百姓便全都向城外涌去,雪兴知府想拦都拦不住,最后无奈地也得跟着大家而去。

“明雷,带明侠几个弟子也跟去保护百姓,切记,非到万不得已,不可动武。”炎忠明对明侠长老头。

“是,师宗。”抱了抱拳,明雷瞬间便不见了身影,几个明侠弟子身子一掠,也朝城外而去。

将这场混『乱』从头到尾看在眼里,倾狂嘴角轻轻地勾起,冷冷一笑道:“原来那个神秘军师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那些士兵根本就不是柳剑穹帐下的士兵。”叶影也看出了端倪,除非柳剑穹是白痴,否则他岂会不知明宗在百姓间的威望,岂会不知如此光明正大的派士兵来扰『乱』明宗讲学,势必会引起民愤,何况,柳剑穹治军严谨,手下士兵岂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百姓痛下狠手,而那个领头将军的话明显句句都是在『激』起民愤,好像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柳大将军帐下的将士般高声大喊‘我是柳大将军的将士’。

“他们根本就是敌军伪装而成的,利用百姓的无知,给龙麟军制造混『乱』,那人也是厉害,竟然能悄无声息地将这么多士兵送入雪兴城,而不被柳剑穹手下的岗哨所察觉,经过今『日』这一闹,雪兴城中的百姓一定对柳大将军很不满,非要他给个『交』待不可,呵,柳剑穹这下惨了。”

“那我们要不要帮帮他?”叶影问道,如果让这些百姓去军营闹起来,三『国』联军再趁机攻过来,柳剑穹一定会焦头烂额,到时就算有玄罗军,还真的不一定能抵挡住整整的三十大军,还有暗中的‘风鸣暗兵’,或许还加上行踪诡异的‘幻炎楼’。

“暂时不用,如果连这些百姓都搞不定,柳剑穹也不配当这个镇北将军,不过『处』理起来还是会很麻烦的。”倾狂以手指点了点唇道,黝黑深邃的眼眸却从头到尾一直紧盯着炎忠明。

注意到她的视线,叶影看向已带着明宗子弟离开广场的炎忠明,问道:“他有什么不对?”

沉『吟』了一下,倾狂惊叹地摇了摇头道:“好一个文武兼修的一代宗师,除了老头,他是第一个我无法感知他真气流动的高手,他的武功终究得有多高?”从他出现,她就一直想感知他的真气,却始终只得到‘虚无’。

“老大你已是八阶高手,连你都无法感知他的真气,那么他至少也是个八阶以上的高手,天下间怕是没人是他的对手。”叶影大大地吃惊,如鹰眸般锐利的眼眸紧紧地锁住炎忠明道。

“八阶?呵,或许已是在十阶以上了。”她虽是八阶高手,但她的真气修练是吸取天地之『精』华,所以,除非像老头那样,真正到达顶尖的高手,她才会无法感知,否则如果只是与她同阶或只阶她一两阶者,她只要凝神细感,还可感知,但这位炎忠明,她是无论如何都感知不到。

“十……十阶?”因受惊太过,而把嘴巴张得过大,嘴中的黑布掉下,白奎惊呼出声,妈呀!十阶以上的高手,那得多强大啊!

叶影瞪大眼睛,死死盯住发须发白的炎忠明,紧按住腰间的佩剑。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