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0 重逢行猎(1)

050

重逢行猎(1)

“不止是他!明宗果真是卧虎藏龙,那个他称为明雷的明侠长老至少已是九阶高手,明风是六阶巅峰高手,还有那个书生样的,是五阶高手,真气虽不高,但他刚刚那一手,可知,他的武技更高。”至于凌哥哥,呵,竟已是七阶高手,短短十年,他竟提升了两级,如果不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修练,那么他,便是如她一般,是个怪物了。

将视线转回依旧『阳』光的凌傲尘身上,倾狂在心中补充道。

“好厉害的明宗,幸好明宗只是宣扬学术的学派,否则当真是一大劲敌。”

“那可不一定,明宗的思想是‘非战’,而我,必将要血战凤天,或许,哪一天,他们会嫌我杀戮太重,而出来阻止我。”倾狂似笑非笑道,语气是如此的似是而非,听不出她真实的想法。

“叶影不会让任何人阻止老大。”握紧手中的剑,叶影鹰眸中闪着坚定,管他明宗有多强,只要敢阻他老大路者,杀无赦。

“呵,放心,我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嘴唇『荡』漾起一个狂傲的笑容,倾狂双手负于后,又沉『吟』道:“不过明宗的实力也确实太过惊人,影,通知朱雀,凡是与明宗有关的所有资料,不管事无俱细,我都要知道。”

“是,老大。”

伸了下懒腰,倾狂再深深看了已渐行渐远的凌傲尘一眼,转过身道:“嗯,戏看完,该走了,影,你先回军营,‘照看照看’柳剑穹,毕竟他现在伤还未好,如果那群百姓真的暴动起来的话,你也好出手‘保护’他,呵呵。”

“老大不一起回去。”忍不住还是出口问道。

“不了,我还有点事。”冲他摆了摆手,倾狂径自向外面走去,在经过整个人呆住的白奎身边时,笑着道:“我走了,这个上厢房,你可以随便用,哈哈……”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从她轻快的步伐可见她的心『情』十分之愉快。

目送着她的背景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叶影苦涩一笑,她会去哪?他的心中,已然有了答案,这个答案让他的心撕扯般的痛,明知没有资格,但还是忍不住地嫉妒。

回到明宗在雪兴城的暂居『处』,因那场‘混『乱』’,明宗各人都心『情』不太美妙,炎忠明便让各人先去休息休息,自己则等着明雷的消息。

应该算是最不受影响的凌傲尘依旧是如此悠哉悠哉的模样,就像是那场‘混『乱』’从未发生过,而这次的讲学是如此成功一般。

果真不愧是长年雪冻的北境,就连如今的三月天,梅花也是朵朵盛开,傲然绽放于枝头。

斜靠于梅花树下,换上一袭青袍的凌傲尘修长美丽的手指轻挑着傲梅,嘴角边勾起一抹慵散的笑意,微风吹拂,梅瓣飞落,轻抚其发丝,停落于其肩,真是好一副‘仙人弄梅’图,美、妙、绝!绝世无双啊!

QUaNbEn5.com全本、网

隐于墙头『处』的倾狂看得不觉痴了,黝黑的眼眸显得更加深邃莫测,红唇『荡』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收敛的气息瞬间流『露』出来,暴『露』出她的行踪。

“是哪路的朋友?请出来相见。”依旧斜靠着梅花树,凌傲尘眼眸一扫,懒散一笑道,从在广场时,虽然有万千道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也早已习惯了,然而其中有一道灼热的目光却是如此的不同,哪里不同,他说不上来,但就是能让他无法忽视。

“嘻嘻,不是路上的朋友,是墙上的朋友。”

笑嘻嘻的声音传来,凌傲尘愣了愣地看着那个趴在墙头上的……绝『『色』』大美『女』,柔顺黑亮的长发倾垂而下,发后只缚着一条淡蓝绸带,不施粉黛的绝美脸庞一双灵动的眼眸扑闪扑闪,像星辰,像明月,像『阳』光……一时竟找不到适当地词语复来形容这双动人的眼眸,一袭素白月『『色』』衣裙更衬得她如误入人间的仙子,好美的『女』子啊!他游遍天下去从未见过如此美得『脱』俗的『女』子,只是,怎么感觉很熟悉啊!在哪见过呢?

啊!那双灵动的眼眸,十年来,每每伴他入梦的眼眸,她……她不会是……不会吧!眼前人绝美的脸庞与一直深刻在他脑中的小小人儿重叠的那一刻,凌傲尘猛然站直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整个人都傻住了,眼眸中波光闪动,有『激』动,有不可置信,有惊艳,有痴然……

“你看够了没,还不快来帮我。”倾狂见他看得整个人都傻愣着,完全没半点洒『脱』从容的样子,知他已想起她了,灵动的眼眸闪过一丝狡狤的光芒,提高声喊道。

这一高喊终于喊回了凌傲尘的神智,看着某人动作十分笨拙地趴在墙头,气嘟嘟的样子煞是可『爱』,张大的嘴巴终于慢慢地合上,『荡』起一个宠溺的笑容,足尖轻点,下一秒,两人安全落地。

“终于落地了。”拍了拍『胸』脯,倾狂笑说道。

“不知这位墙上,哦,现在是在墙下的朋友,你以这种特殊的方式驾临寒舍有何贵干?”忍住满心的『激』动,凌傲尘扬唇一笑道,『阳』光的笑容中竟带上一抹邪谑,并没有立即来个抱头痛哭。

“没什么贵干,就是来讨账来了。”双手环『胸』,倾狂斜眼看着他道。

“讨账?不知是谁欠姑娘钱了?”邪谑的笑容一僵,带着点心虚问道。

“钱财不过身外事,哪劳得动本姑娘来爬这破墙头啊!姑『『奶』』『『奶』』我是来找十年前趁我睡着后落跑的坏蛋算帐。”衣袖一挥,纤纤素手拍上凌傲尘的肩膀,倾狂邪恶地笑道。

呃,这话,怎么听怎么怪啊!有点儿……有点儿像是……

“呵呵,这个,想必他当时也是因为有急事才会不等你醒来就离开,并非有意丢下你不管,何况,呵呵,何况都已经十年了,那个,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就,你就原谅他吧!”凌傲尘讨好地笑道,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几点冷汗从他的额际流下,乖乖的,她的笑容为什么让他觉得怕怕的,当年那个天真的小妹妹怎么变得这么凶悍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怕怕,怕怕。

“原谅他?一个将小『女』孩拐到‘荒郊野地’,然后以有急事为由趁她睡着就跑了,害得她差点被野狼给吃了的家伙,不好好地惩罚惩罚他,就原谅他,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倾狂微眯着眼,恶狠狠道。

拐到‘郊荒野地’?还差点被野狼给吃的?这……这从何说起,明明就是好心带‘受了惊吓’的她去玩,怎么变成了拐了,而且那里可是他好不容易发现的仙境,哪来的野狼啊?这分明是污陷嘛!

然而他哪敢将此话说出来啊!抹了抹冷汗附和道:“该罚该罚。”又小心翼翼地问:“你想怎么罚啊?”

“正在考虑中。”『摸』了『摸』下巴,倾狂一边状似思考一边绕着他上下打量起来,突而一拍手道:“有了。”

“什……什么?”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凌傲尘怎么觉得自己像是被放在砧板上等着主人决定是将他清蒸呢还是红烧的可怜羔羊啊!

“我最近开了间‘鸭店’,想来个大酬宾,就罚他去我店里客串客串,嗯,这个主意不错。”在凌傲尘的面前站定,倾狂兴奋地说道,似是在为自己这个主意喝采。

“呃!鸭店?去卖鸭?”不会吧!让他去卖鸭?一想起他『露』着个大胳膊,伦着菜刀天天砍着油腻腻的烧鸭,在市集上冲着行人喊‘热腾腾的烧鸭,大家快来买啊!’,他就一阵恶寒。

“不不……”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倾狂『露』出一个『『淫』』笑道:“不是让你去卖鸭,而是让你去当‘鸭’。”

“当鸭?”他好好一个人怎么当鸭?

“没错,当鸭,嗯,看你这低智商,是听不懂的,还是我给你解释解释吧!这‘鸭’啊!不是你脑袋里想的那种可以用来吃的‘鸭’,而是用来‘用’的鸭,想必你应该没少上过青楼吧!人家那‘『女』的’,叫做‘『妓』’,而我这‘鸭店’呢!是‘男的’的,叫‘鸭’,懂不?”倾狂好心地为他解说道,咦,她之前怎么没想过开个‘鸭店’啊!嗯,应该挺能赚钱的,回头跟白虎说说,让他去弄一个出来。

这下他可算是听明白了,所谓的‘鸭’就是让他去当‘男『妓』’,太,太狠了吧!他宁愿被清蒸加红烧,要是还不行,再来个油煎也行,但是让他凌傲尘去当‘男『妓』’,这个惩罚也太狠了吧!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