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1 重逢行猎(2)

051

重逢行猎(2)

“这个惩罚太重了,要不,换一个吧!别那么残忍嘛!”凌傲尘嘴角不断抽搐,带着侥幸问道。

“咦!奇怪了,我罚的又不是你,你紧张什么,说不定我要罚的那家伙还会觉得这个罚惩太好呢!简直就便宜了他,怎么会残忍呢?”倾狂一副十分天真不解的样子道。

认输地轻叹了口气,凌傲尘扬起一个灿烂如骄『阳』的笑容,张开双臂,将倾狂紧紧地揽在怀中,极富磁『『性』』的声音在倾狂的耳边响起:“子风,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以后我不会再丢下你不告而别的,无论发生何事,我发誓。”

“不会是因为怕去‘当鸭’,才这样说的吧?”不推开他,轻轻地靠在他怀里,再次感觉到他清新充满『阳』光的气息包围着她,倾狂有种恍如隔梦的感觉。

“当然不是,这是我的真心话,子风,我做梦都没想到此生还能再见到你,我……我太高兴了,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我凌傲尘此生决不会再抛下你。”微放开她,凌傲尘眼眸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脸上不再是慵散的笑容,而坚定真诚甚至坚决。

“呐,这可是你说的哦!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这一次我就原谅你吧!”倾狂‘施恩’般一挥手道。

“那凌傲尘谢过子风的不罚之恩啰!”凌傲尘眨了眨眼,一副‘感恩戴德’道。

“不谢。”歪头俏皮一笑。

“子风……”柔『情』一声呢喃,凌傲尘的眼眸里盈满的柔『情』蜜意,看着昔『日』天真可『爱』,美得『精』灵的小妹妹,今『日』美得『惑』人,美得『脱』俗且狡狤灵动的绝代佳人,心里一股无法言喻的『情』愫便不断地涌了上来,二十几年来未曾动过的心此刻却悸动不已。

“嗯。”沉浸在他的温柔里,倾狂直直的迎进他泛着蓝光的眼眸里,心中颤了颤,好漂亮纯净的蓝眸啊!她之前怎么没发现他的眼眸竟是她最喜欢的湛蓝,是因为没注意,还是因为他的眼眸……会变『『色』』。

“凌哥哥,你的眼睛……会变『『色』』?”伸手轻轻地抚上能慑住她魂魄的蓝眸,倾狂疑问道。

她的轻抚让凌傲尘浑身微颤,捉住她的手,笑道:“某种时候会变一下,这是天生的,没办法。”话虽说得云淡风清,然而他心里却是一惊:他的眼睛变『『色』』了?变成蓝『『色』』了?除了在特殊的时候,只有一种『情』况下,他的眼眸才会变『『色』』,但这二十几年来却从未发生过,那就是……『情』动的时候,也就是说,他刚刚『情』动了。

“这么奇怪?不过,我很喜欢蓝『『色』』的眼睛,尤其是像这样的湛蓝,什么时候它才会变?”看着他的眼眸又转为黑眸,倾狂感到很新奇地追问道,显然,她对他会变蓝眸感到很有兴趣。

“原来子风喜欢湛蓝的眼睛,可惜我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变!”他怎么能告诉她变眸的实『情』呢!他可不想吓跑了她。

(QuanBeN5)com。全*本*5

“哦,这样啊!”倾狂感到有点失望,那就是,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如此漂亮的蓝眸了。

不想看她失望的样子,凌傲尘转移话题道:“子风,刚刚忘了问你的,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谁有空去找你啊!我是刚好有事来北境,今『日』盛逢明宗开课讲学的『日』子,所以我也跟前去凑凑热闹,没想到凌哥哥竟是明宗的大人物啊!真让子风吓一跳呢!”

她这话可没骗人,这十年,她是没去找他,而她也是因为刚好有事来北境才会再遇到他,只是省略了初到北境时的那次相遇。

“果然,今天那道灼热的目光便是子风你啊!是不是被凌哥哥的风采所『『迷』』了?”凌傲尘凑近倾狂,邪肆一笑道,却没有看见预料中的脸红,不禁有丝失望,一般的『女』子不是应该会脸红害羞吗?难道是他魅力不够。

绝非他魅力不够,而是倾狂不是一般的『女』子,比起挑逗调戏,她都可以当他的祖师爷了。

“凌哥哥,你今『日』如此的光芒四『射』,在场的『女』子可全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芳心暗许呢!那灼热的目光‘烧’得在场外的我都快成‘灰’了,你竟然还能分得清哪道目光是谁的,厉害厉害,佩服佩服……”扬了扬唇,倾狂纤纤『玉』指点了点凌傲尘的『胸』口,挪揄着道,她莫倾狂是何人啊?凤天大陆上有名的‘浪『荡』皇子’,上青楼就跟逛自己花园一样,想‘挑逗’她,门都没有。

“呃!哪里哪里。”捉住『胸』前作怪的手,凌傲尘扯了扯嘴角笑道,怎么反被‘调戏’了,十年不见,这丫头厉害了,怎么都说不过她。

“我还听说有很多豪门千金都在打听你,说不定明天,不,今天就会有一大堆媒人上门提亲呢!要不要我帮你把把关,选个才貌双全的大美『女』啊?”

“我认输了,子风,你就别再取笑我了。”举手投降,凌傲尘笑说道,怕她还再说下去,立即牵起她的手,咧开一个『阳』光的笑容道:“今『日』我们能重逢,应该要好好庆祝庆祝,子风,凌哥哥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玩。”

这句话,让她想起了十年前,他也说带她去玩,结果……

“凌哥哥,你不会又要带我去扑蝶吧?”这下轮到倾狂嘴角抽搐了。

想起十年前,花丛追逐着飞舞着的斑斓蝴蝶的『精』灵人儿,想起那清灵脆生生的笑声回『荡』在繁花似锦的山头,想起两人于花丛中玩闹、追逐的『情』景,凌傲尘心里便被填得满满的,很想很想再重温年少时的美梦,可惜……

拍了拍倾狂的头,凌傲尘并没有看到倾狂嘴角的抽搐,竟带着歉意笑道:“虽然凌哥哥很想再带你去扑蝶,但是这里是北境,冰冻千里,根本不可能有蝶可扑,不过,你放心,等凌哥哥把这里的事办完,便再带你去扑蝶可好?”

这下倾狂可就不只是嘴角抽搐的问题,整个就直接被雷到了,他还真想再带她去扑蝶啊?如果被叶影那些个家伙知道她去扑蝶,绝对会被他们笑到死,从此,她威严必定扫地。

“子风……”她的表『情』为什么这么奇怪?难道他会错意了?

“凌哥哥,你不是说有个好玩的地方,要带我去玩吗?那我们快走吧!”怕他再说什么扑蝶,倾狂反拉着他的说道。

“嗯,好,抱紧啰!”点了点头,凌傲尘一手揽过倾狂,朗声道,心『情』甚是愉悦。

笑了笑,倾狂伸手抱住他的腰,侧看着『阳』光下他俊美无铸的侧脸,任他将她带走。

就如十年前一般,凌傲尘拦腰抱着倾狂,足尖一点,身子一掠,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比起十年前的踏竹而行,现在的他竟能凌空而飞,在空中借力而行。

虽则两人十年未见,十年前也仅见过一面,然而却依旧熟悉得如朝夕相伴一般,丝毫不见有所隔阂,或许这就是灵魂深『处』的相『交』,也或许因这十年,他们从未忘记过彼此。

感受着怀里的柔软,凌傲尘满足地一声叹喟,黑瞳里泛着满满的笑意与柔『情』。

雪藏山半山以上终年落雪,无雪地段也是砾石地面,常有野兽动物等蹿行其中,本是猎人猎物的好地方,然而却少有人敢来此,只因传言此地有妖灵,当然也有说是仙灵。

今『日』,空寂的雪山脚下却传来了马蹄声,惊吓了不少动物。

“吁……”勒住马,凌傲尘笑看着身边的倾狂道:“子风,马技不错啊!”

“别小看我,我还有很多本事是你不知道的,到时可别被吓到哦!”高傲地哼了一声,倾狂似假非真地说道。

“好,那就让我来看看子风有什么厉害的本事,能吓得到我?”爽朗一声大笑,凌傲尘扔给倾狂一张弓箭,扫了一眼木丛中的小动物,道:“今『日』,我们来打猎。”

“打猎?”倾狂兴奋地握住手中的弓箭,一直伪装成手不能提的‘草包皇子’,自是没好好打一场猎,如今能畅快地于雪山中行猎,自是最开心不过了。

“哈哈,看你兴奋的,我果然想的没错,你与一般只会绣绣花的『女』子不同。”十年后再见,他从她身上感到一股更往以往的豪迈,一股有别于他以往认识的『女』子不同的气质,所以没问过她,便临时起意带她来行猎。

“那是自然,我是天下『独』一无二。”傲然昂起头,倾狂灵动的眼眸闪动着狂傲的光芒。

“好一个『独』一无二。”赞赏地一拍掌,朗笑道,看着寒雪中,她单薄的身子傲立于马背上,绝美的脸庞上散发出慑人的风采,灵动的眼眸一转满是自信,凌傲尘心中一动:好一个『独』一无二的子风,恍然间她已不是十年前那个被『毒』蛇‘吓’得脸『『色』』苍白,躲在他怀里的小『女』孩了,但依旧是他怜惜的,想宠着的子风,无论她变得怎样。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