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2 一吻卖身(1)

052

一吻卖身(1)

“哈哈,那么我们就闲话少说,出发吧!”倾狂已是迫不及待地想好好驰骋一番了。

“等等。”宠溺地看着不知是因兴奋还是被冻着而红通着脸的倾狂,凌傲尘出声笑道,拿出一袭狐袍子,驱马上前,紧紧地将倾狂裹住,『体』贴道:“虽然行猎免不了流汗,但雪山上十分严寒,你又没有真气护身,这样能暖和一点,如果到时真的太冷的话要跟我说哦!”

“嗯。”抚『摸』着拢在身上的狐袍,一股暖流从心里流过,抬头,暖『阳』下,扬着灿烂笑容的他依旧是十年前那个天使,给予她光明与温暖。

“这雪山上的猎物以兔、狐等小兽为主,少有獐、鹿等肥物及熊虎猛兽,最好的是雪狐,今『日』咱们就来比赛,看谁猎的猎物多?”凌傲尘扬起手中的马鞭,开怀大笑道。

“哈,好,且看今『日』之猎场是谁家天下,驾……”仰头大笑,倾狂豪气冲天道,一扬鞭,率先撒开马蹄,驰骋出去。

“好,哈哈……”一扬鞭,凌傲尘朗笑着追了上去。

雪山半腰上,倾狂双脚控马,拉开弓,几乎不用怎么瞄准,一放,‘咻’,箭羽带着破空的气势直『『插』』入快如闪电的雪狐头上,立即倒地不起。

“好箭法。”随后的凌傲尘一声喝采,驱马上前以箭尖挑起雪狐,冲着倾狂笑道:“子风,你果真是吓到了为兄了,哈哈,如此箭术,为兄自叹不如啊!”语气中竟带着自豪。

“凌哥哥,真以为子风不知么?要比就真比,莫要再让着我,不然我就要生气了。”佯装生气,倾狂收起弓箭道。

“被子风看出来了?哈哈,就算凌哥哥拿出真本事,依旧比不过子风,这点,凌哥哥还是有自知之明。”驱马至倾狂身边,凌傲尘朗笑着道,又低下头看着她猎得的几只雪狐道:“子风,你家是不是专门打猎的?要知道这雪狐可是最难猎得,而你却好似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猎得多只。”

“我家不是打猎的,是开‘鸭店’的,凌哥哥不是知道的么?”歪着头,倾狂巧笑道,不无意外,看到某人慵散的笑容破裂,笑得比哭还难看。

“哈哈……放心,不会再要你去当‘鸭’的,行完猎后,子风请凌哥哥去吃鸭,哈哈……”留下爽朗清脆的笑声,倾狂已是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了。

真是『独』立特行的『女』子,令人难以启口的‘男『妓』’,被她如此自然地拿来开玩笑,却不显得粗俗,反而更令他无可奈何地想从心里发笑。

“子风,等等我,那里是雪山腹地,不可深入……”驱马跟上去,却看见倾狂快马朝左边险峻之地而去,凌傲尘立即大惊失『『色』』地高喊,却喊不回佳人,重重一鞭打在马上,追了上去,扬起阵阵雪雾。

Www.quanben5.coM。全*本*5

本来追着猎物的倾狂突而收紧绳,灵动地眼眸扫视了地势十分奇异的茫茫雪地,而她追捕的猎物竟然无影无踪了,好快的速度啊!竟能在她的眼皮底下逃走,难道她刚刚看到的是……

“子风,你怎跑得这么快啊?”追上的凌傲尘责怪道,刚刚见不到她人影时,心中的恐惧此时还未消去。

“凌哥哥,我刚刚看到灵狐了,可惜它的动作太快了,被它跑了。”倾狂对着驱马到她身边的凌傲尘不无婉惜道。

“灵狐?”凌傲尘惊诧,书上记载:灵狐,神灵之物,能通人『『性』』,速度极快,行动中,人之『肉』眼无法视清,深藏于深山之中,狐血为灵『『药』』,然而利齿有『毒』,勿近。

他对于灵狐的认识也只是偶然在古书记载中看到而已,想不到雪藏山上竟有灵狐!原来世人皆传雪藏山上有妖灵,遇之则死,其实不然,那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灵狐,世人没见过灵狐,因而误传,想不到子风竟知道有‘灵狐’一说,还能看得见,甚至追踪至此,连他都无把握能看得清行动中的灵狐。

见凌傲尘俊朗的眉宇间带着抹沉思,倾狂也无意解释什么,反正事实不能说,又不想对他说谎,唯有保持沉默,任他猜测而去。

只是略微疑『惑』了下,凌傲尘很快便重新扬起『阳』光的笑容,牵过倾狂的缰绳,温柔道:“这里地势危险,稍有不慎便会困死于此,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不行,难得遇到传说的灵狐,今『日』我非要猎得灵狐不可。”倔强地仰起头,倾狂的眼眸中闪着志在必得。

“听话,这里太危险了,先回去,改『日』,凌哥哥一定想办法给你弄只‘灵狐’来。”知道她是真心喜欢灵狐,不想拂她的意,让她失望,但又不想她有任何危险的可能,凌傲尘只得先好言劝道,心想着改『日』自己再来此猎狐,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把这只灵狐给弄到手。

“凌哥哥是想『独』自来捉这只灵狐?”虽是问句,但语气是肯定的,她岂会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

“凌哥哥武功好,捉这只灵狐不在话下,只要子风喜欢,就算要十只灵狐,凌哥哥都会想办法帮你弄来。”凌傲尘宠溺地说道,似乎只要倾狂说要天下的月亮,他也会造天梯,登天为她摘下来一般。

这个傻凌哥哥!连她都没把握能轻易地捕得这只灵狐,他要是『独』自一人来猎狐,那才叫做危险呢!深邃的眼眸中掩去暖意,倾狂拉起凌傲尘的手道:“算了,不过就是一只灵狐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凌哥哥,我们回去吧!”既然灵狐在这雪山中,那么早晚有一天也是她的囊中物,何必急在这一时呢!今『日』就暂且放过它。

“嗯,好。”见倾狂肯跟他离开这里,还主动地牵他的手,凌傲尘开心道,反握住她柔软的手,两人同时掉转马头,突而一声细不可闻的‘嗞牙’声传来,下意识地扑了过去:“小心……”

倾狂早已敏锐地感觉到有危险靠近,眼角随着瞥到以光速直朝她而来的一丝白光,正想躲开,猛不丁地被人扑倒在地,眼看着‘凶手’咻然消失了。

白茫茫的雪地上,一个美得让天地为之失『『色』』的『女』子仰躺在地上,如瀑青丝铺在雪地,映衬着她如『玉』的脸庞,竟有一种『惑』人的妖冶,而她的身上,压着一位同样俊美得如仙人般的潇洒男子,双手撑在『女』子的两侧,男子深深地看着『女』子,黑如幽潭的眼眸变得幽深莫测,一抹蓝光渐渐地浮现。

倾狂惊讶地发现凌哥哥的眼眸又开始变为湛蓝了,而且比起之前更加地蓝得魅人,在他的蓝眸的注视下,她的灵魂竟像被『『迷』』住了般,全身根本无法动弹,眼看着他俊美『阳』光的脸越来越靠近她,越来越靠近她,直至……

两唇相抵,虽只是轻轻地一碰,然而却让两人浑身一颤,两颗心也跟着颤了颤,倾狂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她被吻了?虽则在现代,别说接吻了,再深入的她都做过,可是来到古代,这才是第一次接吻,她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被她的天使给夺走了?想她来自现代的新新『女』『『性』』,这本没什么,但让她生气的是,可恶的该死的,这个夺走她初吻的‘天使’怎么一副更加不可置信的样子,感觉受的打击比她还大,是怎么?后悔吻了她,还是这一吻没有他想像中的美好,让他失望了?

她这可就冤枉了凌傲尘,人家一副深受打击的样是在悔恨好不好。

柔软甜蜜的唇瓣美好得让人『欲』罢不能,陌生的**在『体』内叫嚣着,凌傲尘不觉轻颤着,想要更深入,想要得更多,正待他想展开‘进攻’时,却猛然撞进一双灵动深邃的眼眸中,立即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此时正在做的事,不禁懊恼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孟浪地亵渎了心中的珍宝,惨了惨了,她会不会把他当成登徒子,从此跟他恩断义绝,不再往来,不要啊!他好不容易才与她重逢的。

两唇依旧相抵,两颗心在撞击着,恍过神来,倾狂坏心微张开嘴一咬,一丝淡淡的血腥味盈斥地鼻尖,可见某人的嘴唇破了。

唇上一疼,凌傲尘条件反『射』撑起手,不舍在从美好的唇瓣离开,一手抚了抚自己的唇,愣愣地似还未回过神来。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