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3 一吻卖身(2)

053

一吻卖身(2)

“我说,凌大公子,你知不知道你很重耶?”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倾狂深邃的眼眸看着他的蓝眸又开始转变,回想起之前变眸的『情』景,大概已知道,他的眼眸在什么『情』况下会变『『色』』,呵,原来凌哥哥……

清灵的声音传来,凌傲尘一个『激』灵,立即翻身跌坐在一旁,脸‘唰’地一下子红到耳根子去,尴尬地不敢再看向倾狂,怕看到她嫌恶的目光。

悠悠地坐起身,倾狂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微『乱』的衣服,一边斜眼看着某人俊美的脸庞红得跟某动物的某个部位有得一比,已变为黑瞳的眼眸到『处』『乱』看,就是不敢看向她,突而觉得他这样的反应真的好可『爱』,该不会,这也是他的初吻吧?不会吧!在十三、四岁就可娶妻的古代,一个二十几岁的‘老男人’竟然还有初吻,凌哥哥,你也未免太‘单纯’了点了吧!

刚想开口取笑一下,却猛然瞳孔一缩,看向他因刚刚那‘意外’而微散开的衣袂。

碧『玉』笛?他身上有碧『玉』笛?难道他就是『玉』笛公子?他竟就是『玉』笛公子?倾狂暗惊,黝黑的眼眸微眯,看着别在他腰间的一截闪着青幽光的『玉』笛。

凡在江湖中混的,谁人没听过‘『玉』笛公子’之名,谁能一提‘『玉』笛公子’而不肃然起敬,作恶之人谁不听‘『玉』笛公子’而『『色』』变,『玉』笛公子,以笛音杀人,专杀为恶之人。

据说,『玉』笛公子便是明宗派子弟,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尤其善长音律,一曲‘无忧曲’名动天下,然而如果你以为他只是个风雅的明士,那么你就错了,说他是天才,其实更多指的是他在武学上的成就,十年前,年少的他,便已是个令天下所有人惊叹不已的五阶高手,如今听说已是七阶的高手。

为何说是听说呢!因为『玉』笛公子很神秘,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叫什么,也少有人能见到他的面,只有通过他手中的碧『玉』笛去辨认他,也就是说,如果他手中没拿碧『玉』笛,就算他站在你面前,你也不认识他。

想不到凌哥哥竟就是『玉』笛公子,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啊!如此,那么朱雀查到的消息……

“子……子风,那个……刚刚……我只是一时『情』不自禁,不不,我不是故意,也不是……”见倾狂半天不说话,凌傲尘鼓起勇气率先开口道,只是语不成句,说了半天也不知在说什么。

“嗯?”恍过神来,倾狂好笑地看着结结巴巴,在这种雪地里还直掉冷汗的凌哥哥,哪有平时潇洒不羁的模样。

听不出倾狂这声‘嗯’中的『情』绪,凌傲尘急了,转过身来,急急地拉起她的手道:“子风,你别生凌哥哥的气好不好?凌哥哥向你道歉。”该死的,他刚刚怎么那么冲动呢!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道歉有用的话,还用官差做什么,凌哥哥,你刚刚的行为可是轻薄耶!岂是一句道歉就能了事的?”抽回手,倾狂撇了撇嘴冷哼道,开始挖坑了,可怜的凌同学,你就自求多福吧!

“呃,子风,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再轻薄子风了……”可怜兮兮地拉了拉她的衣袖,凌傲尘狠了狠心保证道,其实刚刚的‘轻薄’让他很是意犹未尽呢!

倾狂却一袖甩开他,冷哼道:“没有以后,我不要再见到你,不想理你了,哼!”

不再见他了,那怎么行,他不过一时『情』难自禁,就这样判了他死刑,绝对不行。

将她的身子扳过来,讨好地笑道:“好妹妹,好子风,为兄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你说,只要别不理我,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一定义不容辞。”

想了一下,倾狂眼眸一转,『『奸』』『『奸』』地笑着问道:“真的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都会答应?”

“呃……这个……”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容,他有点犹豫了,如果她又重提让他去当‘鸭’,怎么办?搞不好他凌傲尘一世的英明就这样毁了。

“哼,就知道是骗人的,凌哥哥最坏了,以前抛下我落跑,刚刚又那样欺负我,坏人,以后都不理你了……”翻旧帐,耍赖,绝对是倾狂的拿手好戏,任你再『精』明,也得乖乖地往下跳。

见她又生气,凌傲尘急得也没心思多想了,急急开口道:“别别,我没骗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全都答应了。”就算要自己去当‘鸭’,他也认了。

闻言,刚刚还一脸‘怒气’的倾狂瞬间笑开了,灵动的眼眸一转,一拍掌道:“这可是你说的哦,我要你做的事其实很简单,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已。”『阴』『阴』一笑,又道:“那就是,从今以后,凡是子风说的话,凌傲尘都要无条件听从,只要我去找你,无论你正在做什么,都要立即出来见我,你凌傲尘,只能做我一人的凌哥哥,你的『阳』光只准对我一个人,你的宠溺也只准给我一个人。”她可没忘了,初到北境时那个叫他‘表哥’的小姑娘,他对她的宠溺让她一直都很不爽。

太霸道了吧!凌傲尘有点错愕了地看着扬着得逞笑容的某人,瞬间明白过来,他掉进她挖的坑里了,无奈地一声苦笑道:“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无条件地听你的话,现在可以原谅我了吧?”没办法,谁叫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呢!她的要求虽然霸道,却让他很开心,只因她表现出来的对他占有『欲』竟是如此之强。

“嗯,看在你认罪态度良好,本大人就原谅你了。”

狠,太狠了,明明‘骗’得人家‘签’下如此不平等条约,还得让人家‘感恩戴德’,真是太狠了,可是,不狠,就不是莫倾狂了。

抹了抹额头渗出的冷汗,凌傲尘扶起倾狂道:“那么,请问主人,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他真是一失足成古‘恨’啊!就这样把自己给‘卖’了。

“回不了。”

“为……为什么?”有点战惊地问道,可怜的娃儿,今天被倾狂给吓得有够呛的,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要是让明宗的人看到这样的他,铁定惊得连下巴都掉到地上去了。

“你看。”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倾狂指着她刚刚的坐骑,此时早已倒在地上,气绝身亡了。

刚刚一门心思都在倾狂身上,所以凌傲尘并没有注意到在两人倒在地上的同时,那匹马也跟着倒下,走过去,一瞧,只见它的脖子上有一条细痕,浅浅的,几乎只是划破了皮,然而可以确定,那是致命伤。

“是灵狐。”凌傲尘肯定道,从那破皮『处』泛的黑『『色』』,便可猜出,是被‘灵狐所‘杀’。

“呵,一定是因为我刚刚说的那句看轻它的话,被它听见了,所以它扑过来想咬我,以至于利齿划到了这匹马。”闪着琉光的眼眸扫视了白茫茫的雪地,倾狂轻笑着道,好一只灵『『性』』的灵狐,比她还狠,为了一句话,就想要她的命,呵,不过,对她的味口。

灵狐生『『性』』高傲好杀果真不假,这么危险的动物,还是让子风远离它比较好,在心中打定主意,凌傲尘拉过自己的坐骑道:“谁说我们回不去?共乖一骑不就行了吗?”说着便率先跃上马,将手伸向倾狂。

看着那只修长漂亮的手,倾狂『荡』起一个浅浅的笑容,伸手过去,下一秒便被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随着而来的是清新『阳』光的气息包围着她,净涤她黑暗的灵魂。

“凌哥哥,从今『日』起,这个位置,是我的专属位,知道吗?”她承认她霸道小气,然而又怎样,他是专属于她的天使,他的怀抱,他马前的位置,也是专属于她。

“是,主人。”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凌傲尘宠溺一笑道,一抖缰绳,离开了这个‘危险’之地。

靠在凌傲尘的怀里,倾狂黝黑的眼眸轻瞥向一『处』树丛中,勾唇一笑:小东西,还真挺可『爱』的。

由于雪兴城中大多百姓都涌到军营去找柳大将军‘算帐’,所以宽阔的街道显得冷冷清清。

‘嗒嗒……’清脆的马蹄声在街道上响起,凌傲尘骑着马慢慢地向‘明院’,也就是明宗在雪兴城的居住地而去。

看着整个人裹在狐袍里,缩在他怀里睡得正香的倾狂,凌傲尘咧开一个灿若朝『阳』的笑容,眼神柔得快要滴出水来,心里是如此的满足与叹喟,红尘万丈,只要能得她永相伴,此生便足矣!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