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4 真心臣服(1)

054

真心臣服(1)

被温暖清新的气息给包围,倾狂不知不觉便眯上眼睛,毫无防备地睡了过去。

虽然他已经走得很慢,但还是到了‘明院’,凌傲尘不禁埋怨怎么这条路那么短啊?怀里人的睡得正香,他又不忍心叫醒她,幸好路上没什么人,再停一会也没关系。

从‘明院’出来的一个清丽姑娘一眼便看见门前停着的马匹,马上一个潇洒不羁的男子一脸柔『情』地看着坐在他怀里,整个人裹在狐袍里的『女』子,而那个『女』子睡得正香。

“表……表哥。”清丽『女』子不可置信地一声惊呼,『揉』了『揉』双眼,真的是她的表哥。

听到惊呼声,凌傲尘转过头,对眼睛都快瞪到地上去的清丽姑娘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嘘……”然而倾狂还是醒了。

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动,凌傲尘低下头,极富磁『『性』』的嗓音温柔地问道:“醒了?”宠溺地帮她拢了拢狐袍。

“嗯。”轻应了一声,倾狂依旧斜靠在他怀里,似是还没意识到已经到了。

“表哥,她是谁?”见凌傲尘眼里只有在他怀里的『女』子,清丽『女』子尖锐着声问道,嫉妒愤恨的眼光直直地『射』向看不清脸的『女』子身上。

半边脸裹在狐袍里,倾狂斜眼往尖锐声来源看过去,是她,那天那个『女』扮男装的野蛮‘少年’,嗯,想不到换上『女』装,竟也是清纯的美丽『女』子,只是,此时,瞪大了双眼,因生气嫉妒而扭曲的脸庞却让她显得俗不可耐。

“明凤,不得无理。”凌傲尘皱了皱眉道,对明凤这么大声地质问他很是不满,又对倾狂柔声道:“到了。”

“哦,你到家了?那我先回去了。”看都不看那个跺脚生气的什么明凤,倾狂道,因刚醒而声音略带了点沙哑,显得十分感『『性』』,听得凌傲尘心里有点麻麻的。

“我送你回去吧!”本来,他是想送子风先回去的,可是她却睡着了,不知她住在哪?所以他只能驱马回‘明院’了。

“不用了,送来送去麻烦,反正又不远,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开什么玩笑,让他送她回去,那她的身份不就要暴『露』了,现在还不是让他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时候。

“真的不用?”其实他很想送的,一则是为了能跟她多相『处』些时候,二则他想多了解她,至今他只知道她叫子风,是经商的,嗯,这是从她说她开了间‘鸭店’猜得的,其他的,他一概不知,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

“不用。”说着从马背上翻身而下。

拉住她的手,凌傲尘不舍地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拍了拍他的手臂,倾狂斜睨了气得脸都成紫『『色』』的明凤一眼,邪谑笑道:“怎么?还没分开就开始想我了?放心,我会很快就来找你的,亲『爱』的,等着我哦!哈哈……”说着,扬了扬手,潇洒地转身离开。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凌傲尘被她一句话给逗得面红耳赤,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目送她离去,扬起一个无奈的轻笑,他就是这样被她给吃定了。

“无耻。”被倾狂‘大胆’的话给吓到,明凤愤恨地朝她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道。

听到明凤的这句话,凌傲尘翻身下马,走到她身边,黑瞳里竟闪着慑人的光芒,磁『『性』』的嗓音低沉道:“明凤,注意你的言辞。”

从未见凌傲尘用这样的语气跟着她说话,用这样凌厉的眼神看着她,明凤害怕地后退的两步,再看他破皮的嘴角,眼眸中迅速地聚起了水雾,委屈道:“表哥,你凶我,呜呜……你凶我。”转身往‘明院’跑进去,边跑边低声哭泣。

看着她那么委屈地哭着,凌傲尘心有不忍,但……

抬头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暗道:但,无论谁敢在他面前说一句子风的不对,都没有『情』面可讲,即便是师宗。

今『日』与凌傲尘的重逢,让倾狂心『情』十分愉悦,虽然一个不慎,失去了一个小小‘初吻’,但感觉并不坏,何况还‘哄’得他把自己给卖了,所以还是无损于她美妙的心『情』,换下『女』装,穿上男装,从子风变为倾狂,一路哼着小曲回营,柳大将军应该已经把‘闹营’的事『处』理了?两军差不多又要开打了,嗯,是时候该找他‘聊聊天’了,对付三『国』的计谋少不了他。

回到军营已是入夜时分,看着明显士气低落的守岗士兵完全不复她当初来时的那么『精』神烁烁,对方这一招用得好啊!即使柳剑穹有办法暂时安抚住雪兴百姓,便经过这一闹,一定会搅得军营一团『乱』,本就因战事不利而支动摇的军心更加不稳。

“本皇子不会走错营帐了吧?”一进营帐便发现柳剑穹『独』自一人坐在她帐中,倾狂戏谑笑道,还真的退出营帐看看,才走进去道:“没走错啊!那就是柳大将军走错了?”她还想着要去找他,他自己就送上门来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呢?呵呵。

“三皇子。”柳剑穹站起来身,朝倾狂微微抱了抱拳道:“本将是来找三皇子,可是你却不在,所以本将只好在此等候你归来。”犹豫了一下,又道:“三皇子,北境现在并不平静,所以请你莫要再『独』自外出,就算要出去,也请多带几个侍卫随从保护。”

真不愧为久经沙场的战将,受了那么重的伤,短短几『日』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如果不是他棱角分明的脸庞苍白得没有血『『色』』,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身受重伤的人。

倾狂暗自佩服,微微靠近柳剑穹,邪谑地笑道:“柳大将军这是在关心本皇子吗?”

随着她的靠近,一股淡雅的清香猛然蹿入鼻尖,好似三月桃花香带着花香与和熙的春风一般,撩动着他坚『硬』如铁的心,柳剑穹微微撇过头,清冷的声音微沉道:“三皇子是天皇贵胄,若有闪失,本将担当不起。”苍白的脸上泛上了点血红,看起来健康多了。

“哦,是吗?”意味深长一笑,倾狂一摆袖,在对面的软塌上坐下,道:“本皇子身边的侍卫武功高强,谁伤得了我,柳大将军大可放心,绝不会连累到你的。”

被倾狂这么一笑,柳剑穹尴尬得不知该如何开口,一时倒忘了自己来找她的初衷。

“坐啊!别站着,本皇子不喜欢仰着头说话。”瞥了一眼不甚自在坐下的柳剑穹,倾狂笑了笑,率先开口道:“柳大将军,你来本皇子到底有何事?”

稳了稳心神,想起自己来找她的原因,柳剑穹赤瞳深深看着倾狂,道:“今『日』雪兴百姓前来军营闹事,声言本将派兵扰『乱』明宗讲学,污辱明宗,甚至对众人大打出手,要本将给个说法,『交』出闹事将军。”想了许久,他还是决定来找她,有些事,还是摊开来说好。

“哦,那将军如何『处』理?”撇了撇嘴,倾狂笑问道,并没有半点意外。

见她毫不吃惊,柳剑穹瞳眸更深道:“本将以镇北将军之名起誓,言明本将绝无派人前往闹事,甚至污辱明宗,并保证尽快查明真相,三『日』后给大家『交』待,暂时将他们安抚住。”

“真相,将军心里清楚,但只怕,三『日』后给不了『交』待吧?”星眸微眯,倾狂勾起一个高深的笑容。

明明是还是那个人,可是这一眯,一笑,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的截然不同,一股王者之气淡淡地萦绕在她身边,有种迫人的气势,完全不复以前那种无害的荒唐样。

这才是真正的三皇子吧!虽然之前早已知表面的她并非是真实的她,然而那只是从她给的暗示中去猜测,如今,她此话一出,便是真正地向他表明,这么多年来,她确实是在滔光养晦,也以真实的自己在跟自己『交』谈。

“三皇子说得没错,本将是清楚,这是敌军的计谋,却不能说出来,三『日』,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略薄的嘴唇微微扬起,柳剑穹道,今晚,他探探这位三皇子真正的底。

“父皇的密旨来了?把斯洛城的二十万兵马都给你?”倾狂突而来了这么这一句无头无尾的问话,虽是问话,语气却是肯定的。

赤瞳一缩,柳剑穹心中震惊不已,密旨他也是刚到手而已,还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是从何『处』得知,而且还知道密旨的内容。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