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5 真心臣服(2)

055

真心臣服(2)

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嗯,本将刚接到皇上的密旨,全权负责与燕雨军之战,查明此战,还有哪几『国』介入,并将斯洛城二十万兵马归我调遣……”顿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如何知道皇上密旨已到?而且还知道密旨内容?”

“猜的呗!”见他嘴角一僵,倾狂才好心为他解『惑』道:“第一,算算时『日』,父皇的密旨必在这两『日』到,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突然来找我,必是密旨已到,二则,呵,斯洛城的兵马到这里刚好三天。”

闻言,柳剑穹不得不佩服她心思的缜密,仅因‘三『日』’这两个字,便将事实‘猜’正准,她比他想像中更聪明,难怪这么多年来,她能骗过天下所有人,连皇上也被蒙在鼓里。

“如若我没猜错的话,父皇的密旨中必然还提到我吧?让我立即回京,如若我不肯,想留于此,那便随了我,但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倘若不能保证安全,则让你即使用‘押’也要将我‘押’回京都?”扬唇一笑,倾狂笃定道。

霍然站了起来,柳剑穹这下惊得不能再惊了,刀眉紧皱,声音低沉而冰冷道:“你看过密旨?”密旨所有的内容都被她说得丝毫未漏,如若没看过密旨,怎如此清楚密旨内容,但密旨他随身带着,她又是如何看得到,难道是送来密旨的途中?

“呵呵,没看过,但不难猜,柳大将军,别忘了本皇子是父皇最疼『爱』的‘皇子’,父皇会有这样一道密旨,不是在『情』理中吗?”面对柳剑穹而低沉着声而散发出来的凛冽的气势,倾狂丝毫不受影响地淡淡一笑,反问道。

一收到柳剑穹的奏折,皇帝老爹和娘亲一定很为她的安全担心,之所以没有立即来旨让她尽快回京,是因她来北境之前微微『露』了点底,但是由于心里不肯定,所以才会来了这么一道密旨。

看着依旧一副云淡风清模样的倾狂,柳剑穹眉宇间显出了一丝复杂之『『色』』,但也只是瞬间,收起凌厉的眼神,反正那对眼前的人没用,从怀里掏出一卷金『黄』的密旨,走至她身边递给她,恢复清冷的声音道:“这便是密旨。”反正内容全被她‘猜’到了,给她看也无所谓了。

扫了一眼密旨上的内容,倾狂低『吟』道:“看得出,父皇很震怒。”堂堂龙麟『国』被实力弱于几倍的燕雨打得无力还力,实在有损大『国』之威严,不震怒才怪,想必,如今的朝堂上一定很热闹,大皇『党』一定会趁机弹劾柳剑穹,二皇『党』则必会力保他,两派一定又开始斗了。

“三皇子想让本将如何复旨?”

“柳大将军此话问得……还真是废话。”倾狂勾了勾唇轻道,撇嘴道。

不无意外,柳大将军的脸变黑了,却发作不得,清冷的声音更加清冷:“本将知道怎么做了,必会好好保护三皇子的安全,让皇上放心。”忍,除了忍,还能怎样,谁叫人家是皇子呢!

quANbEn5.com(全。本*网)

“父皇无论如何是放不了心的。”声音有点悠悠,天下父母心皆如此,即使知道自己的孩子有多强,有多厉害,依旧免不了要担心,所谓养儿一百年,常忧九十九,而她的父母亲则更甚,想起远在京都思她念她的皇帝老爹和娘亲,倾狂觉得自己的心立即便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暖流般暖烘烘的。

愣愣地看着她俊朗不凡的脸上散发出的孺子之『情』,柳剑穹的心被深深地触动着,见过她嚣张荒诞的样子,见过她睿智自信的样子,却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浑身被一种名为‘亲『情』’所包围着,如此的温暖,无『情』帝王家,也有如此‘亲『情』’?这样的她,好……好『『迷』』人啊!

“柳大将军,回神了。”

清朗带着笑意的声音让柳剑穹猛然恍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竟盯着一个‘男子’,看得呆住了,腾地一下,满脸通红,苍白的脸上一下红得能滴出血来。

“脸这么红,不会发烧了吧?”戏谑一笑,更让柳剑穹恨不得挖得『洞』把自己给埋了,只听得倾狂又笑道:“柳大将军是军中的灵魂,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哦!至于本皇子的安全,你就无须担心了,能要本皇子命者,还没出世呢。”

好狂妄啊!连他这个高阶高手都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她凭什么有这样的自信,难道就凭她身边的那个高阶侍卫,他可不认为她一个未到弱冠之年的‘稚儿’能是个比他还高阶的高手,那就不是天才,而是怪物了。

“谢谢三皇子的关心,这点小伤还伤不到本将。”顿了一下,又道:“本将相信以叶侍卫武功之高,平常高手是伤不到三皇子,但若是比他更高阶的高手,恐以其一已之力,是无法保护三皇子安危,因而,请允许本将派兵随侍保护。”

“随便你吧!”挥了挥手,倾狂无所谓道,在不知她实力之前,他会有这样的坚持也是意料之中。

“柳大将军似乎对对付敌军已有了把握了?”将密旨递还给他,倾狂道,会定下三天拖延的之计,那么就是他已有了计较,只是,怕是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三『日』后,除了斯洛二十万兵马,还有北关口的十万兵马也差不多同时到达,到时,我一定会让燕雨大军后悔不该觊觎我龙麟河山。”握了握拳,柳剑穹满脸煞气道,他已做出了安排,等三十万兵马一到,立即便可进行反攻,依地势之便,驱除外敌。

但见倾狂却摇了摇头道:“即使多了三十万兵马,你也不一定能赢。”如果只是按正常的战役而打,凭柳剑穹的军事才能,手中握有的这十万就够对付敌军的三十万大军,可惜,敌军除了有风鸣暗兵外,连幻炎楼都参了一脚,而以那个神秘军师的诡异,必定还会再出什么怪招。

“三皇子是看不起本将?”赤瞳闪着寒光,即使对方是皇子,唔,也算得上是他认的主子,但也不能这么轻视他。

“呵呵……”轻笑着站起来。

柳剑穹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觉得她每轻笑一下,他的心就跟着颤了一下,赤瞳中的寒光渐渐收敛。

“柳大将军,本皇子如果看不起你,今『日』就不会与你说这么多,能得我莫倾狂欣赏的人不多,你柳剑穹便是其中之一。”此话倒也是真心话,这几『日』来,亲眼看他带伤巡视各营,察看地形,行军布阵,彻夜不眠地研究破敌之法,而且事必亲为,关心『爱』护营中将士,这样的将军确实是位好将军,也值得她另眼相看,战『乱』一旦一起,他便是最好的统帅,这也是她改变心意,要令他真心追随的原因。

因她这句话,柳剑穹瞳眸中不可察觉地涌上『激』动,惊吓于自己竟会因她一句认同的话而如此兴奋不已,不亚于当年他的恩师并肩王对他表示赞赏时的心『情』,更甚。

“三皇子是否也知道‘风鸣暗兵’的事?”压下心中的莫名的『激』动,柳剑穹问道,在他想来,只有这个可能,三皇子才会这么说,但是他已根据当『日』一战,寻思出对付‘风鸣暗兵的方法,如此一来,敌军的三十万便不足为虑。

“不仅知道,而且知道得比你清楚,‘风鸣暗兵’的实力远远超过你想像,并非轻易能对付得了的,还有,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次参与入侵之战的,除了燕雨这个出头鸟,还有齐月『国』,韩霜『国』,而齐月『国』是主谋,所以那三十万大军,并非只是一『国』之军队。”

倾狂轻淡淡地几句话却炸得柳剑穹向来面无表『情』的脸庞有种‘破碎’的趋势:他派人查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的事,她……她早就知道了,甚至连‘风鸣暗兵’都好似很熟悉,天啊!她还知道多少事?她还想给他多少惊吓?三皇子,三皇子,你的实力到底有多深?你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三皇子是如何知道这些的?”试探『『性』』地一问。

“柳大将军是想探本皇子的底,呵,那本皇子就跟你透透点底吧!免得你的心七上八下的,这可是行军的大忌呢!”轻轻一笑,黝黑的眼眸一轻,看似无波却令人无法忽视:“很简单,三『国』联军中有本皇子的人,至于‘风鸣暗兵’,呵,多年前,本皇子就已经开始『摸』它的底了,它的主人是谁,本皇子也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也很清楚地知道那一役中的风鸣暗兵只是‘小试牛刀’。”

“为什么?”闻言,柳剑穹蹙着剑眉问道。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