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6 敌之诡计(1)

056

敌之诡计(1)

“嗯?”挑了挑眉,倾狂无声问道。

“为什么?你明明有那么高的智慧,手中的实力如今看来并不弱于其他两位皇子,为什么你还要隐藏自己,如果是为了帝位,根本就不需要,三个皇子中,皇上最宠『爱』于你,一心想将立你为储君,却是碍于你……不学无术,无德无才,以至于满朝文武皆反对,才拖延至今未立储君,可大家都明白,皇上依旧想将皇位传给你,为何你还要欺瞒天下人,欺瞒皇上,这么做,岂不是自己要阻自己的路……”

想不明白,他真的想不明白,之前他以为,三皇子一直以来隐藏自己,是因为知道自己实力不足于以两位皇子抗争,毕竟她虽有皇上的宠『爱』,然而却是一个毫无背景的皇子,纵使聪明睿智,但如果没有实力的话,即使当上的储君,甚至当上的皇上,也是坐不稳帝位,毕竟另两位皇子的外家势力那么大,所以她才会装成‘草包皇子’以『『迷』』『惑』另两位皇子,暗中培养自己的实力,所以才会来拢笼自己,以增强手中的筹码,可如今想来,却并非如此,她到底在干什么?

柳剑穹发现,自己真的一点也看不透她,她的底太深太深了,他有种感觉,她透漏给他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

“帝位?呵呵……”惮了惮衣袍上沾染的一点尘灰,倾狂『荡』起一个狂肆不羁的浅笑道:“柳大将军以为本皇子像两位皇兄一样目光短浅吗?本皇子要的是天下,要的是整个凤天。”

好大的野心,好个狂妄的三皇子啊!

瞪大赤眸,柳剑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人,白衣飞扬,丰神俊朗,黝黑深邃的眼眸盈满了自信与霸气,身上隐隐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这样的风采,这样的气势,足以让天地失『『色』』,让万民臣服。

这一刻,他竟不禁相信,她说要这个天下,那么这个天下必然是她的,她说要整个凤天,那么这片大陆,最终必将臣服于她脚下。

这样的狂,这样的傲,在她的身上,却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如此地令人拜服。

“柳剑穹,本皇子问你,你当兵为何?”衣袖一摆,双手负手,倾狂踱步至柳剑穹面前站定,不再戏称‘柳大将军’,而是直呼其名,淡淡的笑意,听不到真实『情』绪。

随着她的走近,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他身边,高大的身躯,在她的面前变得如此渺小,如似只要她伸出一根手指便要捏死他般渺小。

强稳心神,挺直腰杆,回视着对方似有魔力般的闪着琉璃光的瞳眸,柳剑穹依旧清冷的声音道:“保家卫『国』,让龙麟『国』的百姓不再受战火所苦,人人能安居乐业。”他也是因战『乱』而失去了家人,成为了孤儿,很明白那种痛那种苦。

QuAnBen5.CoM。全*本*5

“置其身于是非之外,而后可以折是非之中;置其身于利害之外,而后可以观利害之变,柳剑穹,你这个防御保守的想法只会让你身陷局中而看不透时局变化,值此『乱』世,非一统无以救龙麟百姓,只有让龙麟的铁蹄横扫凤天,自东向西,自南向北,统一整个凤天,龙麟百姓以至天下百姓才能真正的免受战火所苦,当然……”顿了一下,倾狂扬唇轻笑:“我没有那么伟大,也没有救民的思想,说实话,天下万民如何,与我无关,我只保护我在乎的人,所以,你想清楚,是否要与我一同‘置身于是非之外,利害之外’,为了我们心中要保护之人,结束这夷靡『乱』世,由你选择,我不『逼』你。”她要他真心臣服于她,为她做事。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深深地震惊,为这样一番言论,为她『精』芒四『射』的眼眸,为她的坦承。

没错,保家卫『国』,保家卫『国』,始终保得了一时,保不了一世,看着并肩作战的兄弟不断地倒下,看着无辜百姓在『乱』火中挣扎,看着嗷嗷待哺的幼儿失去双亲,即使他打了胜战,又能如何,他能一次又一次地打退敌人,可敌人也能一次又一次地来攻打,这样的战争,何时才是个头,不想龙麟百姓受苦,不想敌人的铁蹄再践踏龙麟『国』土,那么只有,以战止战,彻底永绝后患。

“柳剑穹谨听三皇子的吩咐。”撩袍单膝而跪,柳剑穹赤瞳带着灼灼之光,浑身的血『液』似是在这一刻沸腾起来,不管三皇子是为何或为谁去争这个天下,即使她的初衷并非为了救民,但是就凭她的这几句话,他就相信,她能带领龙麟的铁蹄一统天下。

“好。”虚扶起柳剑穹,倾狂邪恶一笑:“『乱』世风云,从这一战开始。”

『交』待完柳剑穹此战的布署,在他的『激』动崇拜中‘送’走他,已是深夜。

打了打哈欠,刚钻进被窝里,想睡个暖觉,失踪了一夜的叶影终于出现。

“我说影啊!就算我今天‘丢’下你,你也不用这么来‘报复’我吧?”打个哈欠,倾狂依旧裹在被子里,挪揄着道。

“咳,叶影不是有心打扰老大的睡觉的,而是有事要禀报。”叶影尴尬地轻咳了一声,他哪敢‘报复’老大,也舍不得啊!

“影,你别那么容易脸红嘛,不然我老忍不住想逗逗你,呵呵……”斜靠在一边,神『情』慵懒笑道:“说吧!是不是幻炎楼有什么发现?”

“嗯。”点了点头,叶影道:“今天老大离开后,我收到童『阳』送来的密信,这几『日』,幻炎楼的人几乎每晚都有出现,所以今晚,叶影未等老大回来,便自行前往查探,加之这几『日』的查探,已经找到幻炎楼在北境的藏身地。”

“在北境的藏身地?”挑了挑眉,似是对这句话不是很理解。

“依今晚所探,北境幻炎杀手最高只有六级,并无七级杀手,所以叶影探得之地,并非幻炎总部。”

沉『吟』半响,倾狂才道:“不管是否是总部,对我此次的计划都无影响,传令离刹,照计划行事。”

“是,老大。”

“影,让北境朱雀员严密注意明宗的一举一动。”倾狂突而闭了闭眼,淡淡道。

“明宗?”皱了皱眉,叶影想了想道:“老大是不是已经发现了明宗有何不对?”

摇了摇头,倾狂的声音里听不出半点『情』绪:“没有,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她说不清的感觉,或许是天生对于危险的敏感,在知道凌傲尘是『玉』笛公子的那一刻,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竟感到一种危险,一种她说不清的危险,这种危险是否来自于凌傲尘,她不知道。

“我会让朱雀员注意,另外我也已经通知朱雀,让她收集明宗的资料。”老大的感觉一向很准,希望明宗是友非敌,否则……

“嗯。”点了点头,倾狂睁开眼,暂时抛开凌傲尘的事,掀被下『床』,走至桌边,拿过纸张,在上面画了起来,不到半响,便起身,将画纸『交』给叶影,道:“将设计纸传给青龙,让他以最短的时间帮我制好图纸上的东西。”小东西,任你速度再快,我也有办法捉得到你,我倒要看看,所谓的灵狐是何等模样。

接过图纸,叶影看了一下,道:“我这就去办。”说着转身便向外走去。

“影。”倾狂却突而出声叫住他,叶影立即转过身道:“老大还有什么吩咐?”

黝黑的眼眸带着温暖,倾狂轻轻一笑,道:“这些事,明天再做吧!先回去好好休息。”

“老大。”听出她话里的关心,叶影感动地叫道,这一夜奔波的疲劳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温暖与心喜,眼眸是深深的『激』动,点了点道:“我会的,老大,你也早点休息。”

看着叶影带笑地离开营帐,倾狂的唇边『荡』起暖暖的笑意,十年来相伴左右,只要有他在,她永远不会感到孤寂,即使他不言不语,却能让她随时地感到他就陪伴在她身边,他总说,是她给了他新生,却不知,在她无数个无眠夜里,是他给了她温暖,驱走她心里难以磨抹的孤『独』,他,还有青龙他们,只要有他们在,她莫倾狂永远就不会是孤寂的一人。

隔『日』,柳剑穹在营帐与众将士商议军事,传达密旨部份内容。

“大将军,你说的是真的?皇上真的把斯洛城二十万兵马归入将军帐下?”韩墨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喜形于『『色』』道,其余众位将军也是面『露』欣喜,二十万兵马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