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7 敌之诡计(2)

057

敌之诡计(2)

“嗯,三『日』后即可到达。”点了点头,柳剑穹淡淡道。

“太好了,北关口的十万兵马三『日』后也可到达,再加上二十万兵马,我军就是四十万兵马,哈哈,等三军会合之『日』,就是敌军覆灭之时了,哈哈……”多『日』来憋了一股鸟气的各位将军闻言无不欣喜若狂,这下总算可以一吐恶气了。

“昨『日』因雪兴百姓闹营一事,军心已然不稳,末将还当心……现在好了,三十万援兵即『日』可到,这个消息,一定可以让军心重新振奋起来,即使敌军袭,也可撑到援兵的到来。”年纪稍长的刘将军捏了捏短须,松了一口气般笑道。

众将军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说起来,一扫多『日』来的沉寂。

柳剑穹却并不开口,他的思绪还停在昨晚与倾狂的一夜彻谈上,抑制不住满心的『激』动与崇敬之『情』,沉寂多年的狂热因子一瞬间爆发,恨不得立即执剑跨马,征战各『国』,为她的‘霸业’开路。

‘咚咚……’鼓声雷雷突而传来,让帐中所有人一时变了脸『『色』』,在柳剑穹的带领下赶紧跑到营帐。

却见本该井然有序的帐营,因这雷雷鼓声而『乱』了套,以为敌军来袭,各营士兵纷纷提起兵器,仓皇集结,整个『乱』成一团。

“韩墨,传令三军将士不得『乱』跑,各营迅速集合起来,整军备战。”柳剑穹沉稳地下令道,不见半分慌张,刀眉却不可察觉地紧了紧,怎么回事?敌军怎么会这时候来袭,难道三皇子想错了?

“遵令。”韩墨领命而去,很快混『乱』的场面平静了下来,各营将士有序地齐集起来,等待柳大将军的号令。

‘咚咚……’雷鼓声又再次响了起来,却不见敌军攻进来,甚至于连马蹄声都没听到。

“怎么回事啊?”众将军面面相觑,都不明所以,集结起来的士兵也不禁心生疑『惑』。

“禀大将军,发现前方十里外有小股敌兵,擂了一阵鼓之后,便跑了。”探察兵飞奔到柳剑穹身前,单膝跪地禀报道。

闻言,柳剑穹舒展开眉目,高声道:“敌军只是虚张声『『色』』,各营各归各位,加强戒备。”

“是。”高声回喊,各营兵马便散开了去。

众将军重新随柳剑穹回主帐,却已不是兴奋而是气愤了,柳剑穹却依旧神『『色』』未变,不,如果你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赤瞳闪着奇异的光芒,似兴奋似崇拜似震惊……

“大将军,敌军这是何意,跑来擂一阵鼓就走人,害我们白紧张一场。”陈将军气呼呼地道。

“是啊!分明就是耍着我军玩吗?”

见柳剑穹不言语,似是在想着什么,刘将军习惯地捏了捏短须道:“大将军,末将以为,敌军这是在扰『乱』我军心,意图拖疲我军。”

(QuanBeN5)com(全。本*网)

点了点头,柳剑穹扫视了众将一眼,道:“刘将军说得有道理,敌军这几『日』可能将来攻,各位将军要做好作战的准备,希望能顶得了三『日』。”

从未见大将军这么没有信心,众将不仅心慌起来,却也知道大将军说的是事实,只得告退出帐而去,将三十万援兵将到的好消息通知下去,一时倒是也军心大振。

『独』自坐在主帐的柳剑穹一改在众将面前不自信的模样,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扬起一个奇异的笑容,走到地势模型旁,『激』动地喃喃自语道:“敌之首计,困我之势,不以战,损刚益柔,两军对垒,逸者胜,劳者败,三皇子,你,你也太神了吧!完全在你的意料之中,接下来,就等着敌军的第二计了。”

当晚,正当龙麟军好梦酣的时候,突而传来一阵吵杂声,白『『色』』的帐篷上隐约可见火光,不一会儿,火光冲天。

“敌军来袭营了……”吵『乱』声中,惊恐的声音响起,一时,人仰马翻,混『乱』不堪,嘶喊声,马鸣声,哀嚎声……充斥着整个营帐。

柳剑穹及众位将军还来不及穿上盔甲便跑了出来,一见,又是气得半死,混『乱』的帐营除了龙麟军哪还有半点敌军的影子。

“妈的,有本事就光明正大的打,老搞这些把戏。”脾气较为暴燥的陈将军气愤将手中的抱着的头盔往地上一扔,破口大骂。

“好了,现在说这些没用,韩墨,赶紧组织将士救火,盘点是否有人员伤亡?”柳剑穹淡淡地吩咐,神『情』略显疲惫。

组织士兵救火,盘点人员物资是否有损,整整忙活了一夜,整个军营才算是安静了下来,虽则火势并不大,只烧毁了外围的几个营帐,并没有伤到人,但是这一夜,龙麟军营上上下下都不安稳,因而人人显得疲惫不堪,因援兵即到而重振的军心明显开始焕散了。

连续三天,白天,敌军擂鼓虚张声『『色』』,夜晚,放火扰营,搅得龙麟军没觉好睡,时时提心吊胆,一有动静就往外跑,即使是再『精』锐的军队,在这样接二连三的『『骚』』扰下,也是疲惫不堪,军心动『荡』,吃不好,睡不下的结果,就是所谓的『精』兵已是面『黄』肌瘦,困顿不堪,守岗士兵站着站着都能睡着。

一向用兵如神的大将军柳剑穹这一次却拿不到应敌之策,而且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在议事之时总是面带不安,更让众将军整天坐立不安,心神俱疲,脾气越显暴燥,尤其是陈将军动辄骂人,整个营帐到『处』都充斥着燥动的因子。

而更令众将士气愤的是,堂堂三皇子在这种时候,竟然在敌军烧营的第二天就吓得躲进城里,顺便带走了北巡军,临走之时,还当着三军的面大骂柳大将军没用,枉为‘龙麟战神’,她要上奏她父皇,说柳大将军沽名钓誉,要撤了他的职,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

镇北将军帐下的『精』锐之师陷入了从未有过的低谷,然而,众将以为敌军定会真援兵未到,而我军低落之时前来强攻,可是,没有,连续三天只是在拖疲他们,而不见真正来攻营,直至两路援军已到,也不见敌军有丝毫大规模的举动。

“禀大将军,斯落城副将关陨率二十万援兵已到,北关王业将军率领的十万兵马也已到。”正当众将在主帐苦思对策之际,帐外响起了传令兵的通报声。

柳剑穹立即站起来,连『日』来无光的赤瞳亮光一闪,低声道:“终于来了。”语气中有不可察觉的兴奋,与跃跃『欲』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这句话指的是什么。

“是啊!终于来了。”众将终于面『露』喜『『色』』,接口道,立即随着柳大将军出营而去。

斯洛副将关陨曾是并肩王帐下的一员虎将,后来调配斯洛城副将,身受营中将士的『爱』戴,却与斯洛城守将杨程不合,杨程是大皇子的人,一直都想除掉不肯归顺的关陨,却碍于对方勇猛而无法下手,三『日』前,一纸密旨下到了关陨手中,命他立即接掌斯洛城二十万兵马,并领兵支援北营军,杨程出面阻挠,却被关陨以违抗圣命就地『处』决,二十万兵马得以顺利上路。

到达北营军外,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关陨骑在高大的马背上显得威武不凡,瞪大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精』神委靡,站着都能睡觉的守岗兵,还有缩着身子,躺在一旁呼呼大睡的各营兵。

这……这就是柳大将军帐下的『精』锐之师,开……开什么玩笑!太夸张了吧!

“这是怎么回事?”北关王业将军奉柳剑穹之命率北关口十万兵马来援,刚好与关陨同时到达,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令他大惊失『『色』』,惊呼出口。

“柳大将军到。”

正当两人大跌眼镜,整个蒙了的时候,响起的声音令两人恍过神来,赶紧翻身下马,对着向他们走来的柳剑穹单膝跪下道:“末将关陨(王业)参见镇北将军。”

“两位将军,快快请起。”柳剑穹一个跨步上前,一手扶起一个道。

站起来,关陨迫不及待地问道:“大将军,这里……”说着,眼睛扫视着北营将士一眼,意思不明而喻。

柳剑穹轻叹了口气,道:“敌军多『日』来的扰营至使我军人马困乏,本将苦无对策,幸而两位将军及时到达,否则,我北境危矣!”

“大将军放心,如今我们三军会合,兵力大增,定能打得敌军哭爹喊娘,将他们驱除我龙麟『国』境。”关陨人长得『精』壮,声音也大,一声大喝,甚是壮哉!一时倒是让北营众将士『精』神大振。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29.html